2018年06月01日

俄罗斯外交部新闻与出版司副司长阿尔乔姆•科任新闻发布会, 莫斯科,2018年6月1日

1075-01-06-2018

俄罗斯外交部新闻与出版司副司长阿尔乔姆•科任新闻发布会, 莫斯科,2018年6月1日

亚美尼亚共和国外长佐格拉布•姆纳察卡尼扬即将
对莫斯科进行工作访问


亚美尼亚共和国外交部长佐格拉布•姆纳察卡尼扬计划于6月7日对俄罗斯联邦进行工作访问。
在与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进行会谈期间,计划根据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于5月14日在索契与亚美尼亚共和国总理尼克尔•帕什尼扬的会晤成果,就双边合作问题进行广泛的讨论。双方还将特别关注国际议题,包括两国在“欧亚经济联盟”、“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独联体”框架内的一体化进程,以及在“联合国”、“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黑海经济合作组织”等其他有威望的国际和地区论坛平台上的协作。
双方还将针对纳卡问题的解决交换意见。在这个问题上,俄罗斯一直与其他“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联合主席国一道,发挥着积极的调停作用。

关于“国际儿童节”


庆祝“国际儿童节”始于1950年。迄今为止,全世界有60多个国家在这一天举行隆重的庆祝活动。
促进并保障儿童的权益、为儿童的安全和全面发展创造有利条件,对于世界的发展一直有着永恒的意义。
近三十年来,《儿童权利公约》是整个国际社会在落实儿童权益领域的主要参照。这是第一个承认儿童拥有人权与自由、拥有独立个体权益的综合性国际条约。俄罗斯联邦不仅是该《公约》的缔约国,同时也是附属于该《公约》的两个任择议定书《关于儿童卷入武装冲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和《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的缔约国。
俄罗斯承诺,始终如一地遵守这一领域的国际法律义务。能够为此佐证的是:2018年5月22日,日内瓦“儿童权利委员会”在第78次会议的框架内,对俄罗斯联邦关于执行《儿童权利公约关于买卖儿童、儿童卖淫和儿童色情制品问题的任择议定书》条款的初次报告进行了审议。
2019年9月,俄罗斯联邦将向“儿童权利委员会”提交关于执行《公约》及其两个任择议定书条款的第六次和第七次合并定期报告。
促进并保障儿童权益的问题,是俄罗斯社会导向型的国内政策的优先事项之一。
俄罗斯在大多数的国家项目中,都纳入了儿童议题。《2012-2017年儿童利益国家行动战略》已经成为该领域的重要文件。通过实施该文件,国家在家庭政策领域采取了一系列完善立法的改革措施,包括减少有子女家庭的贫困、为孩子营造安全舒适的家庭环境、确保儿童接受教育和教育的质量,以及防止对未成年人实施暴力和对已经遭受暴力侵害的儿童进行康复等。
鉴于在执行该《战略》期间所取得的成果,2017年5月29日发布的第240号《俄罗斯联邦总统令》宣布了《2018-2027年俄罗斯联邦保护儿童十年计划》。该计划的目的是进一步完善该领域的国家政策。目前,关于《2018-2020年主要措施计划》的制定工作即将完成。
不仅如此,在《至2020年俄罗斯联邦长期社会经济发展构想》、《至2025年俄罗斯联邦人口政策构想》、《至2025年俄罗斯联邦国家家庭政策构想》和《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战略》中,也对儿童问题有所反映,并提出了解决问题的方法。

关于俄罗斯在联合国安理会
担任轮值主席国期间的优先事项


自今日(6月1日)起,俄罗斯开始担任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这是一个负责维护国际和平及防止冲突的主要机制。
俄罗斯担任主席国的核心活动,将是6月25日举行的以《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全面评述近东、中东及北非局势》为主题的公开会议。
此议题的紧迫性是毫无疑问的。在会议期间,我们希望对该地区发生冲突的根源进行分析,并审议共同解决这些冲突的办法。近东、中东和北非的“热点问题”对该区域的军事政治局势,乃至对整个国际关系都造成了深远的不稳定影响。在一些由来已久的冲突上,首先是阿以冲突,其他诸如叙利亚、利比亚、也门和伊拉克等其他局势的危机也日益加深。这些危机局面相互助长,同时也给邻国造成了不稳定的危险。所有这一切,对于国际和平与安全、文明间的沟通交流,以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不扩散制度都发出了挑战。真正的长期解决方案,需要在国际法的坚实基础上,不设双重标准,并以《联合国宪章》为依据,采取一致通行的方式。
加沙地带和以色列之间的边界已经连续数月处于令人担忧的状态。毫无疑问,这反映在联合国安理会的议程上。计划将召开一次有关巴以冲突的会议,另外也不排除将举行计划外会议的可能。
和往常一样,还将举办一些有关叙利亚话题的各个方面的活动,包括政治方面的重大事件。“宪法委员会”将在联合国的主持下运作,在此,我们计划根据叙利亚政府的决定,适当恢复向该委员会提交其自己的候选人。有关叙利亚的活动还包括人道主义议题——围绕该议题的讨论,应当以“对于存有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返回情况的地区增加人道主义援助计划”为中心。议事日程还包括对消除叙利亚化学武器计划的进程和“联合国脱离接触观察员部队”在戈兰高地责任区的状况进行审议。
安理会将讨论政治解决也门局势及与其相关的人道主义计划——那里的人道主义状况已经到了灾难性的程度。
阿富汗局势依然是联合国安理会关注的焦点。安理会将在6月21日举行的辩论框架内审议解决阿富汗的所有问题,审议的重点是打击恐怖主义、毒品生产和毒品贩卖的重要性。
联合国安理会将在下个月讨论“联合国中亚地区预防性外交中心”的事务,我们将该中心视为在该地区建立对话的综合性政治工具。我们认为,有必要广泛运用该中心参与合作,包括与集安组织、上合组织和独联体的合作,以及在来自阿富汗的威胁的背景下,就该国问题开展协作。
六月份还计划通过关于延长针对利比亚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制裁制度的决议。将分别就联合国的和平建设活动及“刑事法庭余留事项国际处理机制”的工作召开会议。我们的工作计划中还包含许多有关非洲的内容,其中包括中非共和国、苏丹和南苏丹。六月,共计将召开20多个安理会会议。
我们将尽全力确保联合国安理会在其全体成员进行建设性协作的基础上,开展协调而高效的工作。

关于美国国务院代表就
俄罗斯在解决朝鲜问题中的作用所发表的言论


我们注意到,有媒体报道,美国国务院代表呼吁俄罗斯在朝鲜问题上与华盛顿协作,而不是“在这个威胁上和我们唱反调”。如果这种表述确实反映了美国外交部门的立场,那么这不能不让人感到困惑。
在5月31日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访朝期间,以及他与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和朝鲜外务相李勇浩会晤期间,俄方公开表示支持平壤和华盛顿就双边关系正常化所做出的努力,并希望朝美高峰会谈能够顺利举行。此外,在俄罗斯和中国制定的解决朝鲜问题的《路线图》中,明确指出需要在美国和朝鲜之间建立直接的对话。
很显然,如果不能拉近美国和朝鲜的距离,并且消除他们之间的敌意和不信任,就不可能达成任何可靠的协议,而这一过程需要很长的时间,同时需要双方调整步伐、相向而行。正因如此,我们呼吁不要怀着过高的期望,不要提出明知不可能完成的要求——这些都可能导致谈判进程的中断。我们很希望华盛顿能够采取理智的做法,真正寻求一个旨在建立东北亚持久和平的、相互妥协的解决方案,而不是在那里寻找一个“不存在的黑猫”。

叙利亚局势进展


在过去的一周里,叙利亚局势取得了以下进展。
在首都地区彻底消灭了恐怖分子的存在。合法的叙利亚当局又重新掌控了大马士革南部城镇哈贾尔阿斯瓦德(Al-Hajara Al-Aswad)、塔达母和“雅尔穆克”巴勒斯坦难民营。最后一批数量在800到1500人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撤退到了位于霍姆斯省和代尔祖尔省交界处的沙漠地区。他们的家人都已被送往伊德利卜省。
在已经解放了的地区升起了叙利亚国旗,排雷工作已经开始,市政服务和执法部门的工作正在恢复。维修队正在收集碎片和清理街道。与此同时,来自这些地区的成千上万的难民,等不及清理和扫雷工作的完成,正在急着返回家园。
然而,叙利亚北部和西北部的安全形势正在恶化。由于在伊德利卜市和达纳市的“努斯拉阵线(Jabhat al-Nusra)”发生了恐怖袭击,造成了超过50名和平居民的死伤。此外,在各种非法武装组织的火并中,那里有二十多个武装分子被打死。
位于“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内的吉哈德圣战分子对叙利亚当局控制下的领土进行了挑衅性的炮击。仅在这周的头三天,他们就向阿勒颇的居民区发射了105枚炮弹和导弹。
在代尔祖尔省东部的阿布-克马尔市和迈亚丁(Mayadin)市等地区,伊斯兰国分子对政府军的据点实施了一系列肆意妄为的袭击。与此同时,政府军截获了试图从叙利亚东部潜入代尔祖尔省西南部的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的四个小分队。

关于叙利亚的人道主义局势


由于叙利亚政府军在该国大部分之前被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控制的地区(包括距离大马士革最近的城镇东古塔镇)采取的行动,为局势正常化创造了条件,这一事实客观上成为了5月29日就叙利亚人道主义局势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安理会会议的大背景。
据联合国估计,近两周内又有超过一万名国内的流离失所者返回了东古塔,而那里本就有20万人需要援助。国际组织正在开展援助工作,包括供给食品和药品。联合国专门为此拨款了1600万美元。
独具特色的是,之前曾认真监护这些曾经是“反对派”区域的西方捐助者们,像接到命令一样对需要援助的人们失去了兴趣。他们还发布着真正恬不知耻的论调,即只有在“值得信赖的政治变革”之后,才可能为重建提供协助。而他们所指的,就是现有政权的更替。
总体而言,以上论调再次令人信服地表明,叙利亚合法当局的反对者们无耻地利用人道主义问题肆无忌惮地对大马士革施加压力,无耻地对西方国家非法强加的、单反面经济制裁给和平居民所造成的灾难性后果视而不见。
华盛顿领导的“国际联盟”的行动所造成的极为严重的人道主义问题,被尽量用沉默去回避。并且,被美国空军摧毁的拉卡依然躺在废墟中,那里的废墟中“塞满”了地雷和没有爆炸的弹药。这对于居民返回和国际人道主义机构的工作来说,就连最起码的条件都不具备,尽管返回者的数量一直在不断增加,已经达到了13.5万人。
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在美国人非法控制下的阿特-塔纳夫的卢克班难民营,向国内流离失所者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情况并未得到解决。塔布卡地区的图维新难民营的情况也极其严重。
某些人正在寻找对大马士革提出新的指摘。例如,正在积极“制定”与不久前叙利亚当局采取的、旨在整顿公民财产权的措施有关的内容。批评者们报道失实的最佳例证是他们拒绝了与当局直接对话去讨论这些措施的可能性。而我们认为,这是解决所有矛盾和误解的唯一途径。

围绕所谓的“斯克里帕尔事件”的局势进展


我们继续密切关注所谓的“斯克里帕尔事件”的局势进展。上周,尤利娅•斯克里帕尔发布了视频。无疑,这给人最大的安慰是她活着,并且身体健康。令人感到高兴的是,尤利娅打算回到她的故乡。我们愿意在这方面为她提供一切必要的协助。
但是,即便是这个简短的视频,也已经暴露出了很多问题。首先,我们的同胞在自己的讲话中有多少是自由的。
目前依然不清楚的是,尤利娅•斯克里帕尔处于何种状况,她能否与外界自由沟通。在完全尊重其私人生活的情况下,由于对其行为和决定的独立性没有信心,因此我们不会撤销关于英国应当不容置疑地执行其国际法律义务、允许我们对自己的同胞进行领事探访的问题。
我们还想指出,我们在发布的视频中看到的尤利娅•斯克里帕尔,其明显的不自然状态可以证明她极度缺少来自亲人的道义上和心理上的支持。与此同时,众所周知,英国当局以凭空捏造的理由已经两次拒绝给其表妹维克托利亚发放签证,后者想到英国看望并支持自己的家人。这种完全自然的、真诚的愿望,被很少关心亲人的感受和权利的伦敦无耻地设置了人为障碍。
我们不能也不会容忍伦敦这种公开蔑视人权、忽视公民基本自由,包括无故限制人们的沟通和往来的态度,更何况我们说的是这种近亲关系。
索尔兹伯里医院的医生在英国媒体上发表的言论也没有说明情况,这些言论不仅没有回答我们之前曾向英国官方提出的关于两个俄罗斯公民的治疗细节的问题,而且也没有与之前发布的、与该事件有关的消息相关联。
所有这些都证实了我们对英国当局采取的刻意误导公众的行为的看法,为此,他们定期将有关该事件的新的“事实”“注入”信息空间。
与此同时,英国当局继续逃避与俄方的直接沟通,使我们关于合作调查的请求得不到答复,他们还围绕调查结果制造保密气氛,并监控通过媒体提供的信息。
我们将继续要求伦敦详尽解答我们的所有问题,这些问题是我们就英国当局在索尔兹伯里煽动的挑衅而向其提出的。特别是,英国人应当解释清楚以下几个关键点:
– 英国是否研制过“诺维乔克”型化学武器制剂样品或其他类似制剂?
– 依据哪些特征(标志)确认,在索尔兹伯里使用的制剂是“俄罗斯制造”?
– 英国是否拥有被英国人称之为“诺维乔克”制剂的测试样品?
英国方面对这些及其他许多问题都避而不答,让我们更加确信英国在这次挑衅中扮演着难堪的角色,而挑衅的结果是俄罗斯公民受到了伤害。

关于英国议会的反俄报告


不久前,英国议会下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发表了一篇报告,题为《莫斯科的黄金:俄罗斯在英国的腐败》,该报告包含着针对俄罗斯的、不分青红皂白的指控,引发了许多问题。
事实上,这篇报告是英国当局实施“反俄罗斯运动”的又一个要素,而且显然是为了完成议会审议的一项法案,该法案旨在于2019年3月英国脱欧之前,为国家制裁政策创建法律基础。
这项法案的通过,将使在现有国际机制框架内的多边合作变得非常困难。众所周知,根据2003年签署的、关于在打击犯罪所得洗钱领域的《部门间协议》,俄罗斯财政监督部门和英国金融情报机构就该问题一直在进行相应的信息交流。此外,俄罗斯财政监督部门还在“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的平台上,以多边形式与英国代表团保持着工作交流。这种民粹主义的攻击只会给国际机构必需的工作成效带来风险。
伦敦虚伪政策的双重标准也十分明显,他们为在俄罗斯被指控犯罪的数十名俄罗斯公民提供庇护,拒绝我们将这些人引渡并绳之以法。尽管这些人当中有很多自称是 “政治难民”,但他们几乎所有人都被指控参与重大的盗窃、诈骗、谋杀和极端主义行动。
总之,我们将英国议员们的这一企图——把反洗钱的美好事业与反俄口号以及通过打压我们获得自我肯定联系在一起,视为业已形成的、带有对双边关系造成所有不利后果的、长期的、其实质近似于对俄保守派政策的又一个佐证。

答问选登: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不久前对俄罗斯媒体宣布,正在准备武力收复目前在“叙利亚民主力量”控制下的国家北部地区。俄罗斯是否支持大马士革的这一行动?这是否会导致危机的深化?
答:我们一贯支持叙利亚的领土完整。叙利亚政府是自己领土的主人。事态将如何进展,我们拭目以待。但是我们会进一步落实后再给您一个详细的答复。
问:今天一些媒体报道称,昨天在平壤举行的会谈上,达成了关于今年将举行俄朝最高级别会晤的协议。您是否能证实已经达成了这样的协议?是否有关于更加准确的会晤日期的消息?
答:我想提醒大家的是,关于国家元首会晤的评论,不应向外交部提问。这是总统办公厅新闻局的职能。
问:在杜尚别举行的“打击恐怖主义和暴力极端主义”高级别会议上,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奥列格•瑟罗莫洛托夫在发言时称,阿富汗正在变为国际恐怖主义的基地。与此同时,五角大楼的官员认为,俄罗斯正在批评那些帮助阿富汗打击恐怖主义的国家,但对于减少从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招募的外来人员的人数却做得不够。您对此有何评论?
答:俄罗斯作为国际社会负责任的一员,在阿富汗方面已经做得够多的了。我已经提到了,阿富汗问题将是我们担任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期间的优先事项之一。请等待关于我们在联合国安理会工作结果的相关信息,本月就会有这样的信息。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075-01-06-2018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