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16日

俄罗斯联邦常驻欧安组织代表亚历山大•卢卡舍维奇在 该组织常务理事会会议上就乌克兰局势和执行《明斯克协议》的 必要性发表讲话, 维也纳,2018年6月14日

1162-16-06-2018

尊敬的主席先生,

在6月11日举行的“诺曼底模式”四国外长柏林会谈期间,对冲突各方——基辅、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履行《明斯克协议》中各自义务的情况进行了分析。各方均认识到,必须履行“四国”领导人曾在2015年和2016年所达成的“综合措施”及其政治条款。部长们同意,应立即缓解顿巴斯局势、建立停火制度、隔离军队和武器装备、撤出重型武器,并保护重要的民用基础设施。各方重申了解决人道主义问题和释放在押人员的重要性。
6月6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欧安组织常务理事会主席的声明。该声明明确表示,要严格执行2015年联合国安理会第2202号决议所批准的“综合措施”,以及在“诺曼底模式”和“联络小组”框架内商定的措施。
我们希望,这些信号能够使基辅有所克制,放弃军事冒险,并重新开始履行明斯克“综合措施”,该“综合措施”是和平解决冲突的唯一基础。
6月13日,在明斯克“联络小组”会议上达成了一项协议,以确保顿涅茨克过滤站的工人在轮换期间的安全。我们期望乌克兰方面能够向当地的武装部队指挥官发出必要的指令。我们支持“安全问题分组”协调员——“欧安组织驻乌克兰特别监察团”团长埃尔图鲁尔•阿帕坎的建议,立即采取停火措施,并发布关于不使用武器的命令、禁止对抗、根据现有协议明确义务、禁止采取进攻行动以及派遣破坏小组。这些都有可能成为在缓解紧张局势的道路上所迈出的重要一步。试图通过人为干预来束缚这些具有建设性的倡议是不可取的。我们欢迎“人道主义问题分组”协调员托尼•弗里什提出的关于“声明不对关押者使用酷刑”的建议。我们呼吁,在“国际红十字委员会”所提建议的基础上,尽快解决修复斯坦尼察-卢甘斯卡亚大桥的问题。
乌克兰危机拖的时间太长了。其被用于煽动反俄情绪的目的,对于乌克兰人民来说太昂贵了。我们不禁想起6月2日是乌克兰武装力量对卢甘斯克发动空袭四周年,此次空袭造成8人死亡,28人受伤。当时,乌克兰的代表们试图使用约20枚火箭弹冒充卢甘斯克政府大楼内的空调爆炸。这对于现在的基辅当局来说就像“家常便饭”。
四年来,基辅采取惩罚性措施的实质从未改变。其犯罪目的是恐吓顿巴斯人民,散布仇恨和搞破坏。遗憾的是,2015年冬季,使明斯克“综合措施”得以签署的乌克兰军队的失败,其所产生的威慑作用正在减弱。我们需要联合呼吁基辅实实在在地履行其应当自行承担的义务。
随着“联合力量行动”的开始,乌克兰军队加强了在顿巴斯的军事动作。乌克兰安全部队试图在戈尔洛夫卡附近和马里乌波尔斯基方向实施局部突破,然而这些行动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基辅占领了非军事区佐洛托耶和彼得罗夫斯科耶。而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某些地区的武装部队没有这样做。
据“特别监察团”称,自5月31日以来,由于乌克兰武装部队不加选择地炮击,顿巴斯有3名和平居民被打死,9人受伤。更加令人发指的事件于6月7日发生在基洛夫斯克,当时乌克兰军队向正在固定线路上行驶着的公交车发射了迫击炮弹。这次袭击导致了5名女性和2名男性受伤。
“特别监察团”正在确认关于乌克兰安全部队占领了位于戈尔洛夫卡附近“灰色地带”中的奇加里镇的情况。由于基辅发起的交火,致使该居民点的大部分房屋被摧毁或被烧毁,并且失去了自来水和基本必需品的供应。乌克兰士兵驻扎在一些幸存的建筑当中,并在那里储存弹药,平民们不得不离开。乌克兰安全部队已经危险地接近了民兵阵地,一个新的不稳定态势业已形成。
佐洛托耶和彼得罗夫斯科耶撤军区被基辅安全部队占领,这违反了“联络小组”于2016年9月21日通过的关于隔离军队和武器装备的决议。必须立即恢复该地区2016年形成的原状,并在斯塔尼察-卢甘斯卡亚完成对军队和武器装备的隔离。“特别监察团”对那里曾有过二十次以上的“七天以及更长时间完全遵守停火约定”的记录。
顿涅茨克过滤站附近依然存在着危急情况。乌克兰武装部队意在通过武力占据这个地方。“特别监察团”记录下了安全部队曾在距离过滤站500米的地方加固阵地。“监察团”正在落实乌克兰方面在排雷问题上的不作为。由于持续发生枪击事件,自6月7日以来,乌克兰国家财政局的工作一直处于停滞状态。这给超过35万人的供水造成了影响。顿巴斯的民兵组织宣布,愿意就在基础设施周围采取更多安全措施进行协商。
尊敬的主席先生,
如果不执行“综合措施”的纲领,因2014年“迈丹革命”所引发的危机就无法解决。这只能通过基辅、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直接对话才有可能实现,不需要额外耍花招。
在柏林举行的部长会议上,详细讨论了一整套政治解决危机的方案,其中就包括关于顿巴斯地区特殊地位的法律生效程序问题。“联络小组”应当记录了2015年10月2日在巴黎“诺曼底模式”首脑峰会上所达成的、于2016年10月19日在柏林得到确认的、所谓的“施泰因迈尔公式”。这个公式把“在顿巴斯举行当地选举”和关于特殊地位的法律生效结合在一起。政治解决危机的方案已经出台,基辅已经在方案上签了字,但是乌克兰领导层却没有为协议的真正执行迈出第一步,也并未承担政治责任。
在基辅,一些主张武力解决国内冲突的立场非常强势。乌克兰联合力量行动指挥官谢尔盖•纳耶夫(在6月12日接受“乌克兰国家新闻社”采访时)曾表示,乌克兰武装力量已经准备好在顿巴斯使用包括航空器在内的所有现有武器,指挥官已被授权,可自行决定在“接触线”上使用武器。我们很想听听我们在“诺曼底模式”中来自法国和德国的尊敬的同事们对这些言论作何评价。
这种逻辑令人感到很熟悉,华盛顿也在试图“保护”乌克兰当局免于执行“综合措施”,故而将该措施的某些条款错误地与符合基辅逻辑的、在顿巴斯引入联合国维和行动联系在一起。他们还企图在该地区建立一些军事政治指挥所,从而将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某些地区的领土纳入自己的管辖范围,而这与明斯克的“综合措施”相违背。解决乌克兰内部危机的任何形式的国际援助,包括联合国在内,都应当基于冲突各方——基辅、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协商一致的结果。只有通过他们的直接对话,才可能和平地、政治地解决危机。这一理念是基于俄罗斯为支持欧安组织和明斯克“综合措施”而提出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草案制定的,然而基辅和华盛顿迄今为止尚未对此做出回应。
尊敬的主席先生,
乌克兰东南部以外的局势只能证明,目前乌克兰的现实是,要在顿巴斯取得调解进展并不容易。其国内继续推行着民族文化的民族主义。其《教育法》中的歧视性条款也并未废除,该法律将居住在该国的匈牙利人、罗马尼亚人和波兰人同俄罗斯居民一样,置于弱势地位。他们还继续对乌克兰东正教教堂的神职人员进行迫害。这个国家的犯罪新闻中,充斥着滋生于民族和宗教仇恨土壤中的、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的犯罪行为。6月7日,“特别监察团”记录了又一次事件。一群来自“国民卫队”的激进分子用斧头和锤子破坏了位于基辅的茨冈人的营地。自从2018年年初以来,极右民族主义分子对少数民族人员的袭击事件有所增加,而且他们还有罪不罚,这些都给“Freedom House(自由之家)”造成了恐慌。
对言论自由的钳制和对记者的迫害也正在加剧。他们在虚构的刑事案件的框架内,以“叛国罪”的荒谬指控,依然扣押着“俄新社-乌克兰”网站负责人基里尔•维申斯基。6月2日,乌克兰安全局曾试图招募“俄新社”驻立陶宛的记者伊琳娜•维索科维奇。情报部门的压制、威胁和挑衅,对记者的人身迫害和政治审判,在乌克兰已经司空见惯。基辅的安全部队与臭名昭著的“和平缔造者”网站一起,开始用“射杀名单”恐吓媒体记者。继奥列斯•布津纳和巴维尔•舍列梅特遇害之后,很少有人还会怀疑,自己也将突然成为新的祭品。
我们希望,西方不会无视基辅侵犯记者和少数民族权利的行为。尽管在根据5月3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欧盟-乌克兰人权协商”结果所发表的联合新闻稿中,并未包含对上述罪行和侵权行为的谴责,但我们仍希望相关信号已经传达给乌克兰方面。我们需要一个一致的国际立场,从而警告基辅不要进行类似“导演谋杀巴布琴科”的幼稚游戏,也不要在顿巴斯开展大规模武装挑衅。
感谢关注。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