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6月28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 莫斯科,2018年6月28日

1249-28-06-2018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 莫斯科,2018年6月28日

关于世界杯足球赛的进程



2018年世界杯足球赛激战正酣,小组赛已接近尾声。我们给予了热切的关注,大家都在为精彩的比赛呐喊助威。我认为,关于“包括教练组和领队在内的各国国家队如何看待眼中所见的俄罗斯”,已经没必要再给予评价了。
我认为,你们在社交网站上已经看到了许多以此为题的消息。当前的话题已集中在俄罗斯人如何接待客人,关于这些,是按照我们俄罗斯人的习俗,敞开心扉、以诚相待。这简直令人惊讶。我们真的没想到,自己会有这种感觉。当然,我们也确信,绝大多数外国媒体都大大方方地发表了围绕着体育主题的客观素材,从这些素材中,可以真正了解到在莫斯科、圣彼得堡、叶卡捷琳堡以及其他承办这次体育盛会的城市中有关世界杯的情况。
我们高兴地注意到,即使是那些曾经对本届赛事和基本上在有关俄罗斯的话题上态度都不十分明朗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俄罗斯世界杯的成功。近日,立陶宛外长利纳斯•林克维丘斯承认,他并未看到乌克兰体育部长伊戈尔•日达诺夫提出的,并得到了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以及其他一些国家支持的、对这次体育盛会进行抵制的想法有什么效果。
正如我们所说的,现实,是对抵制宣传和意淫假想的最好回应。这也是回答给你们的针对那些意图孤立俄罗斯的问题的答案。别信那些所谓“俄罗斯已被孤立”的言论,他们在撒谎,他们想孤立,但是没能成功。最重要的是我们如今所看到的,这是将那些打算或曾经打算孤立俄罗斯,并企图这样去做的人,与普普通通生活在世界各地的正常人区分开,正常人有自己的政治观点和喜好,他们很清楚诸如“和平”、“好邻居”这样的理念,包括“体育促进和平”,这一切都超越了把这些问题进行政治化。令人感到惊讶的是,那些曾经来过我们国家的人,能搞清什么是真相,什么是谎言,他们会进行对比。而很多人是第一次来,尽管之前被吓住了,但媒体还是来到了这里,并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了一切。
正如你们所了解的,各国的官方代表团、政党代表即将到来。例如,从未来过俄罗斯,但现已到访的高圆宫宪仁亲王妃——久子(Hisako, Princess Takamado),正如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所报道的,这是首位访问俄罗斯的日本王室成员。该报还引用王妃的话说,这对她来说非常荣幸。我们很高兴类似报道能够传达给国外的民众。
波兰媒体——很遗憾,我们并不认为他们对俄罗斯有什么特殊的偏爱——他们也同样指出,俄罗斯为球迷创造了所有条件,并提供了享受这次体育盛会的独特机会。例如,波兰第一广播电台“RFM FM”就评价道:“莫斯科已经为世界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波罗的海国家的媒体最初曾让我们感到非常遗憾,他们说,这个活动不会有任何结果,也不必去参加,因为俄罗斯人一定会搞砸。而现在,他们的态度已经转变为友好。总而言之,我们正在成为见证者。现实战胜了那些捏造的、根植于庸人自扰的陈词滥调。
英国《独立报(The Independent )》记者O.卡罗尔开始撰写关于“英国球迷与俄罗斯球迷联欢”的文章,并对双方关系最初是如何建立起来的进行了历史性的额外探讨。此类文章在欧洲、亚洲和非洲比比皆是。
英国《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写道:“在所有能回忆起来的足球比赛中,这次也许是最为友好的比赛了”。这非常重要,因为正是在英国,有人用俄罗斯在球迷和足球流氓之间进行挑衅来进行恐吓。你们还记得一年半之前推出的那些极端可怕而可耻的“BBC”纪录片吧——别去,因为英国球迷会遭到殴打。
英国球迷B.格兰特在接受《贝尔法斯特电讯报(Belfast Telegraph)》的采访时说,当他走出飞机的时候,他还感到有些不安,但是当他来到城市,并在球迷当中散步时,人们拥抱了他,还为他拍照。“我想告诉每一个人:别信你们在报纸上读到的那些东西,自己来看看就明白了。”在被问及他们是否相信英国媒体撰写的关于俄罗斯的负面消息时,他的同事答道,他们亲眼见到了一切,再也不会相信了。
《挪威日报(Dagbladet)》明确指出,作为世界杯的主办方,俄罗斯展现了其最好的一面。在他们的记者随访的人当中,大家都对在世界杯比赛期间并未出现任何暴力和混乱而感到惊讶。
挪威电视台“TV 2 Norge”记者E.博根这样描述了正在发生的事情:“现在我更加明白,为什么你在世界杯赛场上能感觉这么好,这是一种极其强烈的愉悦感受,是一次超越了国界的联欢,也是一场令人印象深刻的大型活动。我们应当为东道国所做出的一切而向其表示尊敬。”
遗憾的是,没有传统的负面消息是说不过去的。记者G.罗宾逊就在美国《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爆料”:由于在索契发生的兴奋剂丑闻,俄罗斯在世界杯的前两场比赛中所取得的“惊人”胜利,“在这里引发了许多问题”。他们到底引发了谁的问题,又引发了哪些问题呢?我们已经就此话题发表了声明,我想再说一次,我们呼吁所有怀疑者了解一下反兴奋剂委员会的结论和国际足联(FIFA)新闻处的声明,其中已讲到:“针对被列入2018年世界杯推定阵容的俄罗斯足球运动员所进行的调查已经结束,且所有事宜均已了结。”
除了带有偏见的宣传报道之外,还有堂而皇之的造假。显然,这些人绝不相信俄罗斯根本就不是他们笔下的那种野蛮残暴的国家。也正因如此,西方媒体不厌其烦地公然撒谎。在社交网络中曾流传过一张照片,照片上有数十条狗的尸体横在道路中间。当然,据说这是针对俄罗斯世界杯的一个图例说明。后来发现,这个画面不是在俄罗斯,而是在巴基斯坦拍的。人们还找到了这张照片的创作者——“路透社(Reuters)”摄影师A.索姆罗。不仅如此,这张照片是2016年8月4日在卡拉奇拍摄的。人们还原了原始照片,显然,照片并非摄于俄罗斯。但令人感到遗憾的是,一些通讯社,特别是“法新社(AFP)”,竟把这张照片用在其发表的关于2018年世界杯足球赛前夕发生在俄罗斯的事件报道当中。真不幸,事情已经到了公然造假的地步。
还有一个来自“CNN”的“爆料”。据称,埃及国家队和英国“利物浦”足球队前锋穆罕默德•萨拉赫(Mohamed Salah)因“对车臣发生的事件不满”,“正在考虑离开国家队的可能性”。在将此消息提供给电视台之前,至少应该与国家队的官方立场以及球员本人的直接发言一起发布吧。埃及足球协会新闻处表示,他们对于球员打算离开国家队的意图一无所知。这就是他们惯用的肮脏伎俩。
我们已经听说了很多关于“俄罗斯打算把即将举行的体育赛事用于自己的政治目的”的说法。遗憾的是,我们看到,如今的确有人在其他国家正把这种体育赛事用于其政治目的,确实有很多这样的例子。我们一直强调,体育在政治之外。并且,如果将这个主题政治化,会逐渐扼杀体育赛事,并危害运动员自身。
有件事我不得不说。我们对欧安组织以“媒体自由”为题,在基辅举办活动感到震惊。他们还是把这个话题与世界杯联系在了一起。难道,有什么与记者认证相关的问题吗?亦或,有什么不允许他们参加活动的问题吗?在我看来,一切都组织得那么透明、清晰,并且井然有序。最重要的是,我们没听说有任何来自记者方面的投诉。怎么就将这两个话题掺和在一起了呢?我们完全不能理解。
在将世界杯政治化的过程中,德国媒体比所有人都走得更远。让他们原谅我吧,这简直读不下去。在持续数周的时间里,德国媒体每天都在无休止地呼吁他们的政治领袖、政治家以及公众代表不要前往俄罗斯。日复一日,用的都是同样的德文宣传材料。我不知道他们在针对谁,但未必是俄罗斯公众,也许针对的是德国球员。也许,当德国国家队读了很多让政治代表们不要观看比赛的呼吁之后,他们便把这当成了自己的行动指南。于是顺理成章地,他们现在也没什么可看的了。当然,这只是也许。
我想援引一些世界杯参加者的言论,遗憾的是,这些参加者因为没能在小组赛阶段出线而不得不离开俄罗斯。因此,他们讲出的,是对自己所看到的事情的最终感受。比如冰岛国家队。顺便说一句,他们赢得了很多俄罗斯人的心,这些人真诚地关心冰岛队,为他们的胜利欢呼雀跃,也为他们的失利倍感痛苦。冰岛队在自己的“推特”上发布了以下消息:“这是一届史诗般的世界杯。在赛场上我们绝对付出了一切,我们是高昂着头离开比赛的。谢谢你们,全世界最好的球迷!感谢俄罗斯,如此热情的款待!”摩洛哥国家队门将布努在与西班牙的比赛结束之后说:“俄罗斯拥有最佳的体育场、友好的人民和美丽的城市。”而在本届世界杯上创造了奇迹的尼日利亚国家队中前卫约翰•奥比•米克尔向记者讲出了这样的评价:“我们在俄罗斯得到了非常好的礼遇,大家都支持我们,没有任何种族偏见的表现。甚至让人感到吃惊的是,这里的人们那么强烈地支持我们。”将种族主义与足球球迷混为一谈,一直是许多西方媒体报道的热门话题,这些报道曾阻碍了人们前往俄罗斯。
我们将继续关注这些话题,并且我们将继续带头为精彩的、高质量的、漂亮的比赛和我们的球员们呐喊助威。

叙利亚当前局势



叙利亚局势依然严峻。由于激进的叙利亚反对派及其资助方并未按照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针对“和平和政治解决”采取相向的行动,导致叙利亚境内持续存在的恐怖团伙开始一个又一个地破茧而出。“努斯拉阵线(Jabhat al-Nusra)”和未被歼灭的伊斯兰国分子利用在叙利亚政府控制之外的领土上所充斥的无政府状态,加强了自身的作战实力,并转为主动的挑衅。
遗憾的是,就连南部的冲突降级区也未能幸免。该降级区是根据俄罗斯、美国和约旦已签署了的、经俄罗斯和美国总统于2017年11月11日所发表的声明批准了的三方协议,以及在“阿斯塔纳进程”中已通过了的决议而建立的。
尽管已经做出了承诺,但我们的伙伴却没能确保从反对派武装一方去维持停火,也没能继续与极端主义团伙(“伊斯兰国”、“努斯拉阵线”基地组织及其他联合国安理会认定的此类组织)做斗争。最终也就没能实现“确保在冲突降级区内完全没有外国武装分子”的这个目标。
叙利亚西南部地区被继续与该国的其他区域相隔离,而非在“尽力支持叙利亚实现统一和国家主权”的框架内,将各个区域逐渐重新融入叙利亚的统一进程。2017年11月8日签署的、俄罗斯-美国-约旦备忘录中所陈述的、关于叙利亚官方当局重新掌控边界过境点和为运送商业和民用物资开放叙利亚-约旦边境的问题,同样也未能得到解决。
相反,从冲突降级区却继续向德拉市和苏维达市进行了火箭炮炮击,其结果很不幸,造成了许多和平居民的死亡。
自6月24日以来,叙利亚政府军向该国西南部发动了攻势,其目的是消灭恐怖分子、恢复国家的统一。
至6月25日,已经从“努斯拉阵线分子”手中清理出了拉扎特高原,解放了德拉省的大型居民点“博斯尔-艾尔-哈里尔”,并将伊斯兰国分子赶出了邻近苏维达省东部的“卡乌斯-阿布-扎巴尔村”和“塔尔-姆基尔村”。
重要的是,与此同时,大部分当地武装力量不堪忍受“努斯拉阵线分子”对平民的持续压迫,转而投向了叙利亚政府军一方。
来自“敌对双方和解中心”的俄罗斯军人正在尽一切可能,让叙利亚政府和不与恐怖分子为伍的反对派武装力量之间达成和解协议。
俄罗斯从未退出过2017年7月7日和2017年11月8日在美国和约旦参与下达成的、关于在叙利亚西南部建立冲突降级区的备忘录。我们重申,必须执行这些备忘录的条款,包括关于打击“努斯拉阵线”和“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并消灭其在降级区中的存在的条款。当前,叙利亚军队在俄罗斯空天军支持下所做的,是我们的美国伙伴早就应该做好的事情。
然而,几天前美国政府做出的关于向叙利亚所谓的“白头盔”组织额外资助660万美元的决定,不得不让人再次提出关于华盛顿是否真的希望尽快根除恐怖主义、解决叙利亚危机,并使叙利亚恢复稳定的问题。关于直接参与西方反叙利亚信息战(包括组织那次引起了轩然大波的化武挑衅)的“白头盔人员”的可疑活动,已经说得不少了。事实上,美国及其领导的联盟正在继续支持与恐怖分子相勾结的内奸。
不能忽略的另一话题是已经拖延了很久的、由叙利亚危机造成的苦难——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的问题。要解决这个问题,不仅需要确保足够的安全,还需要重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经济手段和社会基础设施。在那里,暂时还无法恢复电力和供水,不能定期供应食品和生活必需品,并且在学校和医疗机构尚未开始运作的情况下,难民将无法返回家园。同样重要的还有,必须为一家之主创造就业机会,这样才能让他们养活并得体地教育自己的子女。
俄罗斯军方正在继续清理已被解放的居民点的爆炸物,这也是一个巨大的贡献,为了成千上万的叙利亚人能够自愿、安全、有尊严地重返家园而创造条件。
我们欢迎国际社会在牢固的国际法(首先是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的基础上,为了帮助叙利亚及其人民、为了促进该国局势的尽快解决而提出的任何倡议。

美国国会代表团将访问俄罗斯



我想回答几个在新闻发布会开始之前收到的问题,特别是有人要求评论关于美国国会代表团可能访问俄罗斯的情况。
今天我可以确定,美国国会代表团计划于近日(6月30日-7月5日)来到俄罗斯。预计该代表团将包括议会两院的议员,即:参议院和众议院的代表。率领该代表团的是参议院的理查德•谢尔比。
访问计划包括参观圣彼得堡和莫斯科,还包括在俄罗斯联邦议会联邦委员会和俄罗斯联邦议会国家杜马举行会议(7月3日),并会见其他俄罗斯官员。当然,我们将很乐意在俄罗斯外交部看到并接待美国人。
我们期望,代表团的到来能够为恢复两国议会间的全面交流注入新的活力,而这些交流曾一度被美国的国会议员们“冻结”。我方的出发点是,政府立法部门方面的对话将在各种关系中发挥有益作用,以促进其氛围的改善,并在各种问题上建立相互理解。
关于在俄罗斯外交部的会议形式,我们将另行通告。

俄日可能以“2+2模式”举行会晤


日本记者请求对可能举行的俄日“2+2模式”会晤发表评论。正如你们所记得的,这种模式意味着两国的外交和国防部门负责人的共同参与。
会晤日期正在研究当中。在目前这个阶段,我无法说得更加确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5月26日在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曾说过,第三次“2+2模式”会晤计划在今年下半年举行。我只是想提醒大家一下,我们将根据协商结果告知大家具体的日期。

关于外国代表团参加2018符拉迪沃斯托克“东方经济论坛”



还有人向我提出了关于外国代表团参加2018年符拉迪沃斯托克“东方经济论坛”的问题。本届“东方经济论坛”将于9月11日-13日举行,具体的细节尚在制定当中。我现在还不能发布外国代表团参加本次活动的详细信息。我们将在八月份更加详细地回到这个问题。

问答选登:
问:在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即将举行的会晤上,您是否期待能有所突破?例如,一些美国媒体,特别是“CNBC”电视台推测,美国人将建议加入对伊朗施压,以换取减轻制裁。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与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的会晤议程是否已确定?在这次会晤中,是否会涉及那种媒体有时会忽略的重要问题,譬如巴勒斯坦问题和导弹袭击加沙地带的问题?
答:如您所知,由于职能职责所限,我们对峰会不做评论。
我建议大家不要使用诸如“突破性会晤”、“取得突破”一类的术语。我建议务实地、实事求是地看待此类会晤。对于俄美关系,我们早就准备好进行各级别的一系列会晤,但这需要一个双边的议程,应在双边议程的指导下进行,我指的首先是两国公民的利益。很多问题的积累并非一日之功,我们经常谈论这些问题。因此,需要将自己的期待建立在务实的基础之上,先搞清议程上有哪些议题。
关于外长会议,我们暂时没有具体的细节,因为会议还处于讨论阶段。一旦出现某个具体的日期或形式,我们会与你们分享。这种会议的议题很多——双边关系、所有存在的问题、国际议题、叙利亚、中东和北非的一系列问题,包括眼下正不幸面临着的巴勒斯坦-以色列调解问题。如果谈到其他地区,那么还有乌克兰局势、国际恐怖主义议题,以及大量的、按照惯例和传统意义上能够以上述形式进行讨论的其他问题。我们不是在预告,但我想说的是,所有这些议题,无论怎样,我们都会以各种形式同美国的同事们进行讨论。也许,如果这样的会议能举行的话,这些议题都可能有所涉及。
问:6月26日,美国负责欧洲和欧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韦斯•米切尔表示,美国拟增加向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供应武器的军事预算。请允许我引用这一言论——“我们向不久前受到俄罗斯武力威胁的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提供军事援助”。这种说法是否构成一种对抗性的言论,亦或,是对两个主权国家内部事务的挑衅和干涉?因为在乌克兰的某些地区,乌方并未遵守停火协议,是否可以认为,这种声明违反了人权领域的原则和标准?为什么还要提供武器?
答:这是我们多次提到的老话题了:如果大家都这么倡导和平,特别是在乌克兰、美国和加拿大,如果呼吁执行《明斯克协议》,那这里又何必提到武器?《明斯克协议》所说的完全是另外一回事,那是承担相应义务的每一方都应该遵守的。然而遗憾的是,我们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一方面,基辅不履行《明斯克协议》项下的义务(多年以来,他们完全彻底地不履行《明斯克协议》);另一方面,西方国家却在提供武器、发表有关声明,并通过相应的决议。我认为,大家都非常清楚,支持乌克兰秉持的好战言论将导致怎样的后果。而这种好战言论,很遗憾,早已超越了我们讨论的范畴。
最重要的是,乌克兰的那部分政治势力得到了支持,他们声称需要通过使用武力来控制局势,并扬言不需要《明斯克协议》。我记得,当乌克兰总统彼得•波罗申科在签署了《明斯克协议》之后回到祖国的时候,那部分政治势力差点儿指责他犯下了叛国罪。
所有这一切都在齐头并进,都是为了乌克兰那部分政治势力的利益,为了依赖和信奉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的那些人的利益,一切都为了支持这些思想。这已经导致了什么后果,你我都看得到。整个世界,包括那些离乌克兰很远的国家,都在提心吊胆地关注着这里的局势。许多人在这里投入了自己的政治资本,特别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她亲自参与了这些协议的制定,给出了自己的想法等等。他们确实投入了自己的政治资本。然而所有的一切都被两个因素一笔勾销——基辅不履行义务,这得到了西方相关政治家和官员的支持;而供应武器则表明,用武力说话是正确的。
所有这一切,所有这些行动,都徘徊在灾难的边缘。《明斯克协议》作为一个具体的、有积极作用的、在一段时间内能够奏效的方案,原本可以得到实施。国际上在各个层级都一再证实了这套文件的迫切性和不可替代性。落实《明斯克协议》只可能对乌克兰和乌克兰人民有利,而不是为了其他什么人。但是,这些行动却抹杀了在那里讲好的一切,也抹杀了国际社会为了通过给义务承担方施加影响以试图贯彻落实上述协议所做出的一切努力。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249-28-06-2018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