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01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8年11月1日

2078-01-11-2018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8年11月1日

俄罗斯-北约理事会会议结果


在10月31日举行的新一轮俄罗斯-北约理事会会议上,各方讨论了与必须缓解俄罗斯与北约之间的军事紧张局势,以及防范危机事件发生有关的紧迫问题,并针对北约国家“三叉戟接点2018(Trident Juncture-2018)”军事演习简报和俄罗斯“东方-2018”军事演习简报进行了交流。
俄方注意到,《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中导条约》)是维系欧洲和全球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我们强调,俄罗斯一直关注确保该条约的可行性,我们坚定地忠实于《中导条约》并严格遵守其条款。俄罗斯还强调,我们已经最大限度地为尽快澄清引起美国不安的情况做好了准备,并阐述了俄罗斯多年来对于美方执行该条约的关切。
针对在地区恐怖主义威胁背景下的阿富汗局势,以及其他国际安全问题,各方交换了看法。

美国可能退出《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


美国总统10月20日发表的关于“美国打算退出《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中导条约》)并将着手研制该条约所禁止的武器”的声明,令人深感遗憾,并引发了严重关切。我们认为,在华盛顿接二连三采取的退出一系列国际协定(包括《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和国际组织的行动中,这次将是最为危险的错误之一。
撕毁《中导条约》将成为一个非常危险的举动,这很可能对国际安全与战略稳定造成最为不利的影响,并且蕴含着将各地区拉入新一轮军备竞赛的严重风险。因此,围绕该条约的发展态势,所牵扯到的已不仅是俄罗斯和美国,还有国际社会的其他成员。
我们呼吁所有愿意为世界安全与稳定承担责任的人,针对美国宣布的退出计划将导致的危险性,向华盛顿发出明确的信号。照理说,退出计划不应得到以维护全球安全为己任的国家的理解。我们在国际媒体上看到的一些国家的官方代表对此所发表的评论,以及随之而来的专家和分析家的回应就说明了这一点。
俄罗斯已向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提交了一份谴责美国试图撕毁《中导条约》的决议。感谢所有支持我们的国家,他们表现出了独立的立场和负责任的态度。至于其他人,对于维持军备控制体系最为重要的因素,他们实际上错过了发出赞同声音的机会。
在破坏《中导条约》的同时,美国正在开展大规模的宣传活动,他们试图让事情看起来似乎是由于俄罗斯“违反”了该文件的条款而引发了这个事端。对剧情的如此编排完全不符合事实,并且这种嫁祸于人的企图是绝对不可能被接受的。毕竟,美国方面依然是拿不出明确的证据以支持其主张。这些主张也依然是无稽之谈,而且还具有明显的挑衅性。我们重申,俄罗斯一直恪守着《中导条约》的条款。
美国针对我国提出的毫无根据的指责,是在试图掩盖其自身公然违反《中导条约》的行为。近年来,我们曾多次指出这些行为,但我们始终未收到对我们所提出关切的明确答复。
总体上看,华盛顿退出《中导条约》的举动似乎取决于其“确保自身的全方位军事优势,并保证自己能够为此获得完全行动自由”的意愿。其他事实,譬如五角大楼在欧洲的军事活动日益频繁,也说明了这一点。
从最新动向中可以看到,几天前,美国在德国的军事基地运来了二十年来最大的一批弹药,这已经创下了继北约轰炸南斯拉夫以来的记录。试问:如果没有了《中导条约》,那么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看来,原本被该条约所禁止的陆基“战斧导弹”也将现身欧洲......
我们不得不以最严厉的方式警告美国方面:如果美国撕毁《中导条约》,我们将被迫做出回应。而且,正如俄罗斯总统普京所讲过的那样——我们将立即采取对等行动。
我们一再指出,尽管该条约并不完美,但它仍然发挥着自己的作用。我们愿意努力维系这个条约的可行性。但是,为此我们需要一个负责任的、愿意继续对话的伙伴。只有通过坦诚、平等和具有建设性的对话,才有可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希望华盛顿最终能够意识到这一点。

美国违反或废除重大国际条约的历史


如今的全球化世界,已越来越依存于那些能够规范国家间关系的国际协定的执行效果。对于诸如尊重人权、保护环境,以及裁军和禁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领域来说,这一点尤为重要。
声称自己是“新世界秩序”缔造者的美国和西方政界,不断违反或推迟对于基本国际协定的签署。例如1948年签署的《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直到40年后才得到美国的批准。而他们至今都未批准《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儿童权利公约》。
美国一再违反《联合国宪章》的原则。例如:1983年,这个国家对格林纳达进行了武装入侵。联合国大会在其第37/8号决议中已表明,美国的行为“粗暴违反了国际法”。1986年,美国对利比亚实施了打击,1989年又入侵了巴拿马。在这两件事上,美国的这些行动都受到了联合国大会的谴责,后者将这些行为视为违反了国际法。
国际法院认定,美方违反了《联合国宪章》。1986年,尼加拉瓜诉美国一案的裁决已经众所周知:法院明确指出,美国侵犯了尼加拉瓜的主权,违反了不干涉内政和不使用武力的原则。
美国及其盟国对《联合国宪章》不负责任的态度,导致了1999年对南斯拉夫的轰炸和2003年对伊拉克的入侵。2011年3月,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成员国开始对利比亚进行武装干涉,并以这个国家的彻底瓦解而告终。他们还以非法空袭或向非政府武装提供武器的方式进行非法干预,继而导致叙利亚激进情绪剧增,并最终催生出一个全球性的武装分子和恐怖分子群体。而美国在伊拉克境内完全盲目而冲动的、毫无远见的非法行动,也从根本上在该地区促成了“伊斯兰国”的出现。美国对利比亚和叙利亚的干涉,其结局令人触目惊心。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于1970年签署。除了四个国家(古巴、印度、巴基斯坦和以色列)以外,该文件几乎得到了所有国家的支持。该《条约》确定了一个战略目标——拒绝核武器。此外,该文件还规定,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不得对无核国家使用核武器。美国扬言,他们“正在履行”自己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中的义务。然而时至今日,与华盛顿不履行该《条约》重要条款有关的、令人不安的情况依然没有改变。美国在继续吸引北约的欧洲无核成员国加入所谓的“共同核使命”。正是这些“使命”,却涵盖着核计划的内容,并通过动用北约无核成员国提供的运载飞机、机组成员、机场和地面服务基础设施来训练对核武器的实战操作技能。所有这一切都直接违反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第一条和第二条。2002年,美国军方高层宣布,允许对无核国家或恐怖分子使用核弹。
《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曾讨论了四十年,最终于1996年得以签署。该文件规定,禁止以包括和平目的在内的任何理由,在地下、地面、水中、大气层和外层空间进行任何形式的核试验。世界上44个拥有核设施的国家签署了该《条约》,美国和中国也签署了这份文件,但并未批准。这项极其重要的国际条约已经签署了二十多年,却未能生效。鉴于在加入《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问题上,尚未签署该《条约》的国家受到美国的主导,故此华盛顿停滞不前的立场是使《条约》成为生效的国际法律文件的主要障碍。
1972年,美国和苏联签署了《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该《条约》建立了“确保相互摧毁机制”,即无论苏联还是美国,都不能相互攻击,因为报复性的打击将确保对侵略国予以摧毁。这样一来,发起导弹袭击将自动成为一种自杀行为,并且在两个超级大国之间也就由此形成了所谓的“战略平衡”。该协议是在华盛顿的提议下缔结的,但是在2001年,美国总统乔治•布什宣布美国单方面退出该协议。表面上的理由是他们希望保护自己免遭所谓的“流氓国家”和恐怖组织的导弹袭击。如果我们没有看到他们的战略规划,即“在那些对他们来说能确保其完全予以统治的、非常重要的领域,他们并不打算受到国际义务的制约”,那么也许我们还能相信这些说辞。这是一种策略。因此他们解释说,据称俄罗斯未履行在某些条约中所应尽的义务——这些不过都是借口。事实上,我今天向大家讲述的,是美国的政客们在国际法领域的既往作为。
于是,自从美国建立反导防御系统给国际安全体系造成了最为不利的影响以来,欧洲-大西洋地区以及亚太地区的关系就变得错综复杂。在进一步分阶段开展核裁军的道路上,这已经成为最为严重的障碍之一,并为核军备竞赛的重启创造了危险的先决条件。
下一个项目是《禁止化学武器公约》。该条约规定,禁止发展、生产、运输、扩散和使用化学武器,这些都已为大家众所周知。此外,它还规定了建立复杂而全面的国际监督体系。美国在该条约的制定和签署方面都发挥了关键的作用。但是,他们却通过各种手段逃避国际监督,因为“这可能威胁到国家的安全利益”。很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听华盛顿这样说,其他一些国家也对此纷纷仿效。
下一个条约是《生物和毒素武器公约》,该公约于1972年签署,1975年生效。它禁止发展、生产、贮存和获得“可能作为武器使用亦或其本身就是生物武器的生物制剂”。该公约还包含了一个特殊的议定书,该议定书禁止使用即便是少量的用于研究目的的致命微生物和毒素。美国很不情愿地加入了就该公约所达成的协议,许多高级官员原则上反对签署上述议定书,原因是他们认为,这可能给从事微生物研究的美国公司带来损害。2001年7月,华盛顿发表声明称,在对该议定书进行修订之前,他们不会遵守该文件的规定。
下一个文件是1992年签署的《联合国气候框架变化公约》(《京都议定书》)。该公约旨在减少造成所谓“温室效应”的气体工业排放,而“温室效应”被认为是全球气候变化的主要原因之一。美国在1992年签署了《京都议定书》,但是,美国政府却在2001年拒绝执行其条款,并解释说,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全球变暖的过程取决于气体排放数量。根据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政府的说法,执行该公约并未有助于减缓“温室效应”,反而却使美国的工业陷入困境。
我认为,再次重复《巴黎气候协定》的相关资料没有意义。你们大家都很清楚围绕该协定所发生的事情。
在评价履行2011年关于加强信任与安全机制的《维也纳文件》(VD-2011)义务的问题上,美国经常针对俄罗斯提出所谓的“选择性实施”和“缺乏透明度”的指控。美国就该文件的要求,不过是因为自2014年以来他们一直对“俄罗斯执行该文件,包括针对乌克兰的态度”持有某种疑义。
在毫无证据地指责俄罗斯“在乌克兰东部地区武装、培训分裂分子并开展联合军事行动”的同时,美国和北约国家严重损害了该文件作为客观监督欧安组织成员国军事行动的工具作用。
靠着世人皆知的北约扩张,美国及其盟国一再规避《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的限制性条款。与此同时,他们完全背离了俄罗斯根据欧洲大陆新的军事政治现实提出的修改控制欧洲常规武器制度的建议。对此最有利的例证就是他们拒绝批准《关于修改欧洲常规武器力量条约的协议》。
2018年8月,美国冻结了与俄罗斯在《开放天空条约》框架内的合作。几乎从该文件签署的那一刻起,华盛顿就一直无视条约中关于“制定观察本国岛屿及领地的特别程序”条款。因此,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美国领土的很大一部分根本就无法进行观察,这严重违反了该条约的基本原则。只是在2015年底,华盛顿迎合过俄罗斯提出的要求。阿留申群岛的相关规程至今未对飞行员可以停留休息的可能性做出规定,而这可能会给飞行安全带来不利的影响,并严重制约了俄罗斯对这部分美国领土进行观察的可能性。
今年8月31日,美国当局要求俄罗斯驻旧金山总领馆、俄罗斯驻华盛顿贸易代表处和俄罗斯驻纽约贸易代表处分部在9月2日前停止活动。随后,属于俄罗斯的大楼遭到了查封。许多专家和律师认为,美国对俄罗斯外交财产采取的行动是非法的,因为他们违反了《1961年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的规定。
在今年10月3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声称,美国将退出1961年签订的《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中的《关于强制解决争端的任择议定书》,该议定书允许将与违反该公约有关的争端移交给海牙的联合国国际法院。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发表声明称,华盛顿将退出《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今天我们已经谈论过这件事。
以上是一份很不完整的实例清单,列举了美国如何对待国际法和国际协议。总的来说,他们只是根据在当前的历史时期,在华盛顿占据主导地位的政治局势和政治利益之下,将国际法和国际协议玩弄于股掌。
因此,当有人告诉我们说,美国计划退出某项条约,是因为俄罗斯未履行里面的某些条款,这不是真的。这样的解释说不过去。
这只是一份关于加入和退出的清单——签署了,但未批准;签署了、批准了,但未执行;以及按照自己的方式和喜好,对国际协议进行大量修改——这份清单还可以继续扩充。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约翰•博尔顿关于俄中军事技术合作的言论


我们注意到了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约翰•博尔顿在华盛顿汉密尔顿协会发表的关于中国伙伴利用俄罗斯军事技术知识产权的言论。
我们想就此指出的是,俄中军事和军事技术合作发展得非常顺利,这也是双边战略伙伴关系特别互信的有力证明。这让某些人感到了不安,上述言论就证明了这一点。这不是第一次,也许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企图在俄罗斯和中国之间挑拨离间。这种拙劣的攻击是不会得逞的。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078-01-11-2018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