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5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8年11月15日

2176-15-11-2018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8年11月15日

俄罗斯被再次指责所谓的“干预”美国选举


从历史上看,美国国会的“中期选举”比总统竞选在国际上所引起的关注热度要小得多。由此看来,尽管美国现行的是两党制衡制度,但对于外交策略的选择依然是国家元首的特权——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今年,我们看到了与以往完全不同的画面。大多数政治势力集团,以及由其发起的当地媒体都声称: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之间看似平常的抗衡,实则受到了所谓“俄罗斯干预”的威胁。
我们被从假设转为了事实,也就是转为了像美国政治理论家们所评价的那样。
他们详细考量了先发制人的对策,甚至是在非常谨慎而有把握的情况下才付诸于实施。
就在投票日当天,也就是11月6日,“Facebook”收到了来自联邦调查局的一份“举报”,其中涉及了社交网络中上百个据称散布虚假选举信息的账户。“Facebook”斗志昂扬地宣布,已对这些账户进行了封锁。
他们并未在海外进行过任何有真凭实据的调查。为什么?因为他们炒作的“亲克里姆林宫巨魔”的谣言此前已经成功运作。援引数十家媒体“独立分析师”的一堆数据,说是有四百多个网站在美国互联网上散布“俄罗斯的宣传”,并且其中的一百多个是由莫斯科控制的。当然,所有这些都一如既往地没人拿出任何证据。
这种方式毫无新意,只不过在美国人的心目中,特别是在现实场景里,此类操作却显得越来越诡异——毕竟,在投票站投票的人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以“受到了亲克里姆林宫的影响”为借口去炒作。但是他们自己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竞选期间所发生的事情,以及在投票站亲身经历的事情。我认为,只有少数美国公民了解那些负责在当地进行选举的美国官员的言论——他们一致断言,如果有人试图发动黑客攻击,那绝对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美国内部!下面我就举几个具体的例子。
马塞诸塞州联邦秘书威廉弗朗西斯•加尔文声称,其办公室记录了黑客对包含有当地投票站位置和预投票选票信息的网站所发起的攻击,但是这些攻击都来自美国。在乔治亚州同样可以追踪到这种“内部攻击”的痕迹。州务卿布莱恩•坎普已经开始对当地一些民主党的支持者就涉嫌企图入侵选举数据库一事展开调查。而负责网络安全的民主党人拉夫•克里克恩(Raffi Krikorian)的表态也很有意思,据他说,选举期间没有关于党的系统被攻击的信息。
还有其他佐证:越来越多的评论家指出,在互联网上,仇恨和不容忍情绪的主要制造者,以及挑衅性言论的始作俑者,正是美国人自己。据“大西洋理事会”的专家称,很难怀疑该机构拥有亲俄立场,源自美国“内部”的虚假信息,其规模远比国外要大,其“所造成的影响”也远比任何外国活动更深远。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在互联网上记录了反移民言论的巨增,他们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无休止地把一切都归结于俄罗斯干预美国的各种选举,对这个话题的合理解释是不可能找得到的。但是,也许,如果理智的声音还在沉默,那么至少是时候听听美国人自己的声音了吧?

美国和北约在俄罗斯边境的军事活动


在上次发布会上,我们引用了美国国务卿在推特上发表的言论——“不应当相信那些说北约正在包围俄罗斯的人”。然而,反过来,我们说这就是事实,而且还展示了可以看得到的资料,并承诺提供有关此事的真实信息。
我们一直密切关注着北约在我们的边境上不断加强部署。与美国国务院不同,他们不关注这个过程,或者根本就认为它不存在。
在美国领导下的北约指挥部并未遮掩其大力加强欧洲军事力量的计划,包括建立新的指挥所、后方支持系统以及相关基础设施。美国的军事存在经常在与俄罗斯接壤的国家当中进行轮换,而实际上他们已经在那里成为了永久性的存在。
在我国边境上的军事训练活动也在有计划地扩张。从10月份开始,波罗的海地区和欧洲北部地区集中了大批参加一系列重大军事演习的部队和装备。他们正在对已经部署在北约“东翼”国家中的部队进行补充。北约国家的类似行动,在客观上已经导致了该地区的军事化,制造了新的危机,并提升了军事化政治对抗的程度。
不久前,“三叉戟接点”大规模军演刚刚结束。他们公开表示,这些演习的目的,就是要向莫斯科传递出“对于来自东方的威胁已经做好了集体防御准备”的信号。当然,这些威胁绝对是杜撰的、虚构的(关于实际上存在着威胁的地方,我今天将非常详细地告诉你们)。这种反俄逻辑同样也是美国和北约于11月7日在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展开的大规模军演“巨蟒(Anakonda)”行动的基础,并且这些军演具有明显的攻击性质。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这些地区从未出现过如此大规模的军队入侵。
特别是,我们还注意到一个前所未有的现象——应五角大楼的要求,在这些演习的过程当中,除了其他事项之外,还将进行从“冲突区”,也就是从毗邻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居民点,撤离居民的训练。值得注意的是,几十年前,在欧洲就曾采用过类似的方式。我认为,不应当有人让这段历史重演。
北约及其个别成员国正在沿着从波罗的海到黑海的整个弧线增加他们的军事存在。
北约在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部署了4个多国营,在罗马尼亚部署了1个多国旅。关于在黑海建立北约国家常驻海军部队的问题尚未从议程中删除。此外,美国还向欧洲派驻了特遣队和装备,他们还不断提高对多国部队开展训练活动和侦察活动的强度。因此,他们在与俄罗斯毗邻的地区,以所谓的不断“轮换”(而实际上是常驻)的方式,部署了总数为一万到一万两千人的北约部队。而这还不包括常驻在欧洲地区的美国军人,以及中欧和东欧国家的本国武装部队。特别是,波兰正在实施“在未来几年内将正规军和领土防御部队的最大数量扩张到20万人”的计划。
在迅速扩充这些部队的同时,他们还在积极改进军用和民用设施,创建物流和后勤支持系统,包括在立陶宛、波兰、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国建立武器和军事装备库,以及对指挥机构的改旧建新。
在“冷战”结束将近三十年后,我们看到,北约是如何一如既往地将自己的边界越来越向东推移,并且每次都是以自卫为借口。

叙利亚局势进展


在过去的一周里,叙利亚局势保持相对稳定。
在恐怖分子残留的地区,零星冲突仍然时有发生,主要是在伊德利卜,在那里,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多次粉碎了“努斯拉分子”和一些忠实于他们的团伙向阿勒颇突围的企图。阿勒颇西部的武装分子还在继续进行炮击。令人警惕的是,当政府军对“努斯拉分子”的挑衅还以颜色的时候,一些将自己定位为“温和派”的非法武装团体却前来帮助恐怖分子。我们必须承认,尽管土耳其方面在继续努力履行9月27日签署的《俄土备忘录》中的义务,但是在伊德利卜非军事区,真正脱离接触尚未实现。
美国人对幼发拉底河东岸被恐怖分子控制的村庄恢复了密集的空中打击,据当地居民称,他们使用了磷弹。与此同时,根据叙利亚官方新闻机构SANA提供的信息,由于这些不加选择的打击,在位于哈金镇(Hadjin)以南的沙哈夫居民点造成了六十多名平民的死伤。鉴于此,叙利亚外交部向联合国秘书长和安理会主席发送了两封信函,要求“停止这种进攻,调查这些罪行,并对肇事者进行谴责和惩罚”。
在人道主义方面,俄罗斯针对协助叙利亚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重返家园的倡议正在得到继续落实。仅在11月13日一天,就有一千多人从邻国约旦和黎巴嫩返回了叙利亚(在这种情况下,从约旦返回的人数持续增加——自“纳西布”边境口岸全面开通以来,已有九千多人经该口岸入境叙利亚)。此外, 还有两百多名国内流离失所者在同一天返回了自己的常驻地。
还是在这一天,11月13日,俄罗斯方面在阿勒颇省开展了一次人道主义行动,期间向居民分发了450箱总重量1.9吨的食品。截至今日,“俄罗斯驻叙利亚敌对双方和解中心”已经采取了1991次行动,所提供的物资总重量超过了3100吨。
我们不能忽视在国内流离失所者“卢克班”难民营中正在持续发展的严峻的人道主义形势,该难民营位于美国人在其“阿特-坦夫(At-Tanf)”非法军事基地附近划定的55公里“独占区”以内。11月3日抵达那里的、期待已久的联合国人道主义车队,毋庸置疑地缓解了当地居民的困境,但是那里的问题并未得到全面的解决。
我们认为,有一个事实绝对不能被接受,即美国人违背最初的协议,依然让“ Magavir AL-Thawra”(“革命游击队”)匪帮参与为“独占区”内的人道主义车队提供安全保障。另外,还有一个引申问题——美国及其控制下的恐怖分子拒绝允许“叙利亚红新月会”的代表进入营地。难道,他们有什么可隐瞒的事情吗?
显然,人道主义车队无法解决共计六万居民的“卢克班”难民营的问题。正如我们多次谈到过的那样,这取决于“阿特-坦夫”区域内的局势是否能够得到根本解决。
近日,在日内瓦举行的俄罗斯、美国和联合国三方代表会议,就是为了详细审议该难民营所面临的形势。此举至关重要。

第七届圣彼得堡国际文化论坛


11月15日至17日,在我国的“北方之都”正在举行“第七届圣彼得堡国际文化论坛”,这是一个具有国际水准的活动。每年,该论坛都汇聚成千上万来自世界各地的文化领域专家,他们当中包括戏剧、歌剧和芭蕾巨星、著名导演和音乐家、社会活动家、政界、商界以及学术界的代表。
今年将一如既往地举办各种大型活动,一系列的俄罗斯首演和世界首演将逐一登场,话剧、音乐会、展览,以及其他为广大观众所喜闻乐见的众多活动将缤纷呈现。

里海沿岸国家之间的合作现状


我们欣慰地看到,里海轨道上的五方合作正在得到迅速发展。这在很大程度上源自今年8月12日在阿克套举行的“第五届里海峰会”所取得的重大成果。在该峰会的框架内,《里海法律地位公约》等一系列政府间协议和议定书得以签署。
里海沿岸五国首脑根据“阿克套峰会”成果所签署的各项决议正在按部就班地付诸实施。在五国的首都已经启动了《公约》所批准的程序,里海沿岸国家副部长级“高层工作组”会议目前正在筹备,该工作组是为监督里海的各方面合作而建。各方一致同意,该级别的首次会议将于近日在巴库举行。
五国跨部门间的合作也获得了积极的推动力。在首脑会议之后的这段时间里,对于在峰会上所签署的政府间经济、交通和事故防范方面的协议,俄罗斯已经完成了协议生效所必需的国内程序。据我所知,此项工作在其他里海沿岸国家也正处于推进阶段。
我们注意到,十月份举行的关于“打击该地区偷猎活动的五方议定书草案”的会谈取得了重大进展(有关该草案制定的委托书将刊载于《第五届里海峰会公报》中)。在商务方面,十月底,在土库曼斯坦举行了政府间级别的 “里海人文气象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在今年年底之前,计划将在阿塞拜疆召开“保护及合理利用里海水生物资源政府间委员会第二次会议”。
科学界对里海问题的兴趣也在与日俱增。昨天(2018年11月14日),在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成功举办了第十一届“里海对话2018”国际经济论坛。希尔绍夫海洋研究所(P.P.Shirshov Institute of Oceanology)将于今年11月底主办“里海的未来-科学项目与研究”国际圆桌会议。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176-15-11-2018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