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5日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回答《莫斯科-克里姆林宫-普京》电视节目的提问,莫斯科,2018年11月25日

2255-25-11-2018

问:我们经常可以听到美国人说,他们之所以反对“北流-2”和“土耳其流”,是因为这些项目侵害了乌克兰及其公民的利益,您认为美国人会真的关心乌克兰公民吗?
谢尔盖•拉夫罗夫:在这个问题上已经谈论了很多,包括许多重量级的欧洲领导人都发表过观点,但他们真正关心的仅仅是各自国家在加强能源安全方面的根本利益。而其中一部分人为了体现所谓的盟友间的团结性,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项反俄措施,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取悦美国,或者更确切地说,取悦的并不是美国,而是那些试图破坏莫斯科和华盛顿间形成建设性对话开端的政治群体。
问:俄罗斯总统普京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晤的准备工作是否已经在专家层面上开始了?
谢尔盖•拉夫罗夫:俄罗斯联邦总统办公厅代表已经谈到过这一问题。
准备工作不需要过多的努力,因为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以往的所有接触来看,两人的会晤都会伴有一系列文件的制定。而这些文件,在我看来,不仅对两国关系的现状进行了系统化梳理,厘清了自奥巴马政府切断两国间最大最好的一部分对话通道以来的所有疏漏,还不断提示我们的谈判人员应当向两国总统提出哪些合理化的建议。所有这一切不会引发任何的轰动性新闻。在对于俄罗斯和美国,乃至更为重要的整个人类社会的利益都至关重要的领域,例如:在打击恐怖主义、有组织犯罪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消除计算机安全领域的威胁,杜绝虚假、臆造的事实侵害公共空间等方面,两国有必要开展一项没有任何意识形态的、正常的、专业的、非政治化工作。但是我们的西方伙伴们暂时并不十分愿意与我们就上述领域共同进行专业性的评估验证以及经验交流。
毫无疑问的是,真正需要俄罗斯和美国共同付出努力的是成功解决大量的地区冲突。遗憾的是,当今世界的这些冲突越发频繁。叙利亚也许是其中最尖锐、最棘手的一个例子。顺便说一句,无论是叙利亚还是朝鲜半岛问题,都可以成为俄美联手努力解决的目标。
俄罗斯和美国对于包括叙利亚和朝鲜半岛在内的各种局势的不同方面都存在着影响。这种影响应当用于解决问题,而不是使其进一步加剧。有必要实现能够带来和平结果的一系列措施,而不是试图从各种局势中形成对抗性的争论,从而促成如同当下发生的某种内部政治分歧。
问:遗憾的是,在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每次会晤之后,俄美关系总是会变得更糟。此次会晤是否会使两国关系出现再次恶化的风险?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们不能保证美国那些想方设法破坏特朗普总统任期的国内政治力量不会诉诸新的挑衅行为。与之相对,这种新的挑衅,以及试图破坏我们关系的行为很有可能再次发生,但这并不能改变我们需要对话的事实。我们做好了对话的准备。当一个大国总统准备与另一个大国总统进行对话时,我认为,努力达成此次会晤是我们应尽的神圣职责。更何况,最近一段时间,在恢复两国其他层面的对话渠道方面发生了向好态势的转变,特别是在俄美安全理事会之间的接触得以恢复之后。

补充资料

视频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