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7日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访问“今日俄罗斯”法国办事处时,与“今日俄罗斯”及“卫星通讯社”驻法记者的对话,巴黎,2018年11月27日

2290-27-11-2018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访问“今日俄罗斯”法国办事处时,与“今日俄罗斯”及“卫星通讯社”驻法记者的对话,巴黎,2018年11月27日
“今日俄罗斯”记者:欢迎您的到来!
谢尔盖•拉夫罗夫:你们的办公室让人耳目一新。我们这样靓丽的记者实际上是对法国主权的一种征服!
***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记者:电视台的几位同事周日曾身处巴黎市骚乱中心,还有人遭到了催泪瓦斯和水枪的袭击。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听说如果催泪瓦斯侵入眼粘膜后,再用水清洗十分管用。所以起码他们顺序没有搞错。

***
“今日俄罗斯”记者:原则上我们的记者无法进入爱丽舍宫进行采访。但今天是个例外。
谢尔盖•拉夫罗夫:事情不在于谁不让谁去哪里,而是要看,是谁在看守的岗位。
欧安组织外交部长理事会将于12月6日至7日在米兰举行。我们在此次会议上将有几项提议。其中之一就是对1990年欧洲安全与合作会议(欧安会)期间,也就是改革与合作的极盛期,所作承诺的逐字确认。我们当时接受了“必须确保媒体和公众无障碍获取信息自由”的义务。也就是说,从这些义务的视角出发,无法获取新闻的媒体被视为“有缺陷的媒体”(权利受到侵犯)。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他们对此的反应。
“今日俄罗斯”记者:最有趣的是,尽管事实如此,但没有任何人在书面上或口头上直接拒绝我们。
谢尔盖•拉夫罗夫:只是不让你们进去?
“今日俄罗斯”记者:我们曾收到过一条短信,上面写道,他们将有选择地决定我们将参与哪些活动,以及哪些活动不能涉足。有一次让我们进去了,但据我所知,卫星通讯社的记者一次也没能被准入。
谢尔盖•拉夫罗夫:可是,即使是与“今日俄罗斯”相比,你们也是绝对“自由的”。
“卫星通讯社”记者:我并不这样认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举出一个例子来证明我们的“自由性”。但是我们没有收到正式的回绝,只是不让我们进去。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曾经向让•伊夫•勒德里昂做出承诺,如果他再指称你们不是媒体,而是宣传工具的话,俄方也不会对派驻莫斯科的法国记者实施报复。因为我们懂得礼貌。
***
( 以下翻译自英文)
谢尔盖•拉夫罗夫:你们的代表处氛围很好,说实话,我都不觉得这里是一个工作场所。
“今日俄罗斯”记者:我们平时工作很努力。今天是因为您的到访,我们才表现得有些兴奋。
谢尔盖•拉夫罗夫:平时会恰恰相反。只要你们的上司不在,我想你们一定会什么也不做,更不会做出一副很努力的样子。
“今日俄罗斯”记者:事实上,我们非常幸运,因为这里是一支务实的团队。唯一令人担忧的是反对假新闻传播的新法案。
谢尔盖•拉夫罗夫:今天,我向法国外长让•伊夫•勒德里昂提到了这一问题。他没有做出任何答复。该问题不仅体现在法国国家立法中,而且还反映在巴黎倡导的多项国际努力当中。我们今天就这一问题进行了探讨,特别谈到了为没有进入“媒体白名单”的信息提供保护的问题。此外,我还提及由“无国界记者”制定并被一系列国家视为攻击它国武器的“宣言”。今天我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有关对新闻的全球性态度问题,不论它是真或是“假”,都不能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讨论。例如,如果我们谈及欧洲,在欧安会的平台上讨论;如果谈及整个世界,就应在联合国范围进行讨论。
我们无法理解在国际机构框架外来监管互联网的做法。例如,在这里不仅出现了“信息与民主宣言”,还在巴黎和平论坛及其系列活动期间(2018年11月11日至14日)通过了所谓“巴黎呼吁”。多年来,国际电信联盟一直在主导关于互联网治理的讨论。当然,美国方面并不倾向于与任何人讨论这一问题,他们是互联网的发起者,也是一个依旧对其实施整体控制的国家。
我理解,当出现各种不同观点时,以某种形式进行讨论、协调要远比不择手段强行推销单方面主张的办法费事得多。但是,经过激烈讨论达成的一致意见在本质上要比以单方面形式得出的结论更加强大和稳定。让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
祝你们一切顺利!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290-27-11-2018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