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30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8年11月30日

2314-30-11-2018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8年11月30日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将出席“欧安组织外长理事会”会议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计划于12月6日-7日出席即将在米兰举行的第25次“欧安组织外长理事会”会议。
我们致力于在高级别政治层面,就欧洲安全领域事务的态势、欧安组织成员国所面临的共同挑战与合作前景等问题,展开公开而相互尊重的对话。我们期望,这次讨论能够将一些议题汇集在一起,诸如:促进欧洲-大西洋地区的军事和政治紧张局势的缓解、促进对跨国威胁给予更有效的打击、推进对于冲突的解决,以及各国在经济领域和人道主义合作等热点问题上的立场。
俄罗斯将在米兰会议期间推动的优先事项包括:打击恐怖主义和毒品威胁、对接一体化进程、保护传统价值观等等。 我们还打算提出一个议题——在挑衅性的反俄宣传掩护下,北约的军事基础设施正在持续扩张,并不断向我国边界推进。 我们还将提请各方注意,在乌克兰、美国和欧盟国家,特别是在波罗的海国家,侵犯公民的语言和受教育权、践踏媒体自由、新纳粹主义和种族-宗教局势愈发堪忧等现象已经昭然可见。我们将支持欧安组织在促进冲突解决中所付出的努力,包括在乌克兰东部、德涅斯特河沿岸和纳戈尔诺-卡拉巴赫(Nagomo-Karabakh)等地区。我们支持欧安组织在巴尔干地区的工作,并将共同主持有关外高加索地区稳定问题的“日内瓦国际研讨会”。
俄罗斯与同伴们一起为米兰会议拟定了四项决议草案:打击恐怖主义、欧安组织在解决国际毒品问题方面的作用、媒体自由获取信息,以及保护少数民族语言和受教育权。 我们期待欧安组织各国的部长们能够批准这些草案。 总共有二十多份草案文件摆在谈判桌上, 我们的专家建设性地参与其间,并对其给予了协调。
在“欧安组织外长理事会”会议期间,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还将与一系列成员国外长、欧安组织及其他国际组织领导层展开双边会谈。

叙利亚局势进展


11月28日-29日,“第十一轮叙利亚问题高级别国际会谈”在阿斯塔纳举行。除了叙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巴沙尔•贾法里率领的叙利亚政府代表团、A.图马领导的反对派代表团和担保国(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代表团以外,参加本轮会谈的还有作为观察员的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斯塔凡•德米斯图拉和约旦代表团,以及“国际红十字委员会”和“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的代表。总的来讲,我们对本次会谈的结果予以积极的评价。与会者们讨论了解决叙利亚危机的广泛问题:从政治进程(包括根据索契“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的各项决议,继续开展完善“宪法委员会”建立的工作),到计划举行推动叙利亚难民重返家园的国际会议。
在“第十一轮阿斯塔纳叙利亚问题国际会谈”期间,还举行了“释放被扣押者/人质、转交死难者遗体和搜寻失踪者工作组”的第六次会议,针对该机制所做出的努力已开始带来实际的成果。11月24日,在俄罗斯驻叙利亚部队的协助下,在阿勒颇省北部的巴布市,10名被非法武装分子扣押的叙利亚公民与10名被拘留在政府监狱中的反对派武装分子进行了首次交换。我们希望,未来这样的交换能够继续,并且规模能够不断扩大。
在哈萨克斯坦首都举行的会议期间所达成的协议,记录在“阿斯塔纳进程”担保国联合声明当中,该声明业已公布。
最让大家关注的是叙利亚“当地”的局势,特别是伊德利卜的局势。尽管土耳其在努力执行9月17日所签署的俄土备忘录,但那里依然有爆发冲突的危险。对于通过所谓的“温和派”力量划定界限并建立非军事区的措施,恐怖分子正在竭尽全力阻挠其实施。他们的挑衅越来越肆无忌惮。11月24日,“努斯拉”武装分子向阿勒颇的居民区发射了含有氯气的迫击炮弹,造成了包括8名儿童在内的一百多人受到了化学伤害。叙利亚外交部已就此事致函联合国秘书长、联合国安理会主席,以及“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总干事。
就俄方而言,我们再次呼吁国际社会妥善应对这一野蛮攻击。 我们长期以来一再提出警告——伊德利卜的恐怖分子正在准备化学挑衅,包括在臭名昭著的“白头盔”的参与之下。但是,如果说以往他们的类似行径是为了挑起以美国为首的联盟对政府军进行大规模的攻击,那么现在,在我们看来,这已经完全是为了另一个目的——阻挠上述俄土备忘录的执行,动摇“阿斯塔纳机制”内的协作,特别是俄罗斯与土耳其之间的协作。
最新的“第十一轮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会谈”已经清楚表明,恐怖分子的这些图谋是徒劳无功的。担保国们,正如他们在联合声明中所说的那样,“强烈谴责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并要求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作为国际上判定使用化学武器事实的主要主管机关,根据所有此类报道的相关事实,完全依据《关于禁止发展、生产、储存和使用化学武器及销毁此种武器的公约》,进行及时而专业的调查”。
我们很遗憾地看到,作为“阿斯塔纳机制”观察员的美国,却拒绝派代表参加“第十一轮阿斯塔纳叙利亚问题国际会谈”。显然,美国伙伴对叙利亚有着自己的看法,并且他们对于努力让纷争在这个国家得到和平政治解决不感兴趣。美国在幼发拉底河地区的活动就证明了这一点,这令我们(并且不只是我们)感到愈发忧虑。
依靠具有分离主义倾向的库尔德活跃分子,美国已在叙利亚东北部建立起一个准国家的实体,而美国军方实际上是在为其提供“安全保护伞”。我要强调的是,上周,在塔尔阿拜德(Tal Al-Abyad)和艾因阿拉伯(Ayn Al-Arab)(也称为科巴尼(Kobani))地区内,他们仍在叙利亚-土耳其边境沿线继续建立美国的观察哨所。
很难想象,这些举动与对叙利亚的统一、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的承诺有什么关联。美国在其亲自参与通过的国际和双边文件中曾一再重申这一承诺。至于这些行为是否符合国际法,基本上无需讨论。

乌克兰进入战争状态


基辅领导层正在继续“玩火”。几天前,最高拉达批准了在乌克兰的十个州进入战争状态。 该事件是一个经过了精心策划的预谋中的一部分,其第一阶段是乌克兰的武装力量在刻赤海峡地区的俄罗斯海岸附近进行挑衅。 俄罗斯领导层已经对这一挑衅进行了全面的评估。
基辅当局及其代表们,当然还有乌克兰总统彼得•波罗申科,其意图非常明显。首先,利用战争状态提高自己不断下滑的选举支持率,并企图在新一轮反俄浪潮的巅峰赚取得分。他们以臭名昭著的“抵抗俄罗斯侵略”为借口,对乌克兰公民的基本宪法自由实行严格限制,包括禁止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和行动自由。现在,基辅当局可以随意扣留自己民众的任何物品,从个人财产到文件。乌克兰安全部队被赋予了各种特权,甚至包括不经审理和调查即可使用武力,而这本身就构成了国内冲突在该国全境蔓延的严重威胁。
同样需要注意的是,战争状态是有选择性的,主要涉及的是讲俄语居民占大多数的地区。而根据社会调查显示,这些地区的大多数居民都不赞成现任当局的做法。
我们认为,乌克兰正在发生着的事情是另一个令人震惊的信号——该国局势正在朝着对抗的道路发展。我们呼吁联合国、欧安组织、欧盟理事会和其他国际组织予以关注,这种武力扩大化的威胁,将使乌克兰的人权状况更加不堪。我们也正告那些西方保护者,乌克兰总统彼得•波罗申科的这一企图是极其危险的,在竭力保留权利的过程中,他已将国家拉向了又一次的冒险,这将给乌克兰自身乃至整个欧洲的安全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与所谓被“谋杀”的记者阿尔卡季•巴布琴科有关的故事已经震惊了整个国际社会,此事完全由乌克兰安全部队策划并实施。不仅如此,这个假新闻还传到了联合国安理会,而随后我们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安然无恙的记者。我想,依然是这些相同的手法,依然是这些人,策划了又一次的挑衅。而挑衅性是当前基辅政权的主要行为特征。他们没有能够影响局势的其它手段,没有积极的经济发展方向,也没有民间社会融合的积极转变,更找不到哪怕是一点点落实《明斯克协议》的任何东西,这些都与选举无关。毕竟,事实摆在那里,当话题涉及到自以为有资格获得第二个总统任期的时候,需要拿出来的已不再是承诺,而应该是汇报对于第一个任期前的那些承诺是如何落实的。然而没什么可汇报的,这就是为什么必须进入战争状态以及为什么发起持久挑衅的原因。
依我看,在这种对支持率的追求,以及无论如何也要死守自己位子的企图当中,他们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国家和人民。

俄罗斯关于联合国安理会改革的立场


在我们此前的会议上,曾听取过俄罗斯关于联合国安理会改革方面的立场。
俄罗斯赞成联合国安理会进行改革,为的是使其更具代表性,能够更充分地反映当前的地缘政治现实。
与此同时,在联合国各成员国的态度依然存在重大分歧的背景下,有必要继续寻求一种能够得到成员国最广泛支持的变革模式,应得到远比《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三分之二选票更多的支持,最好能够达成完全的共识。重要的是,谈判应具有包容性和透明性,应针对现有的所有提案,并且不应制定时间表和最后期限。
还有一个关键点是不能为了使安理会更具代表性,就采取对其工作效率和工作能力会产生影响的做法。无论改革延着怎样的道路开展,它都应当能够充分而快速地应对新出现的挑战与威胁。在这方面,改革后的联合国安理会必须保持相对的紧凑。
原则上,我们支持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国家在联合国安理会扩大其代表性。我们毫不怀疑,在这个庞大的国家群体当中,有不少国家能够为维护世界的和平与安全做出重大贡献。
坦率地说,我们对限制否决权的想法表示质疑。我们认为,否决权是能够制定出平衡的、经过完善的安理会决议的重要因素,也是捍卫少数人利益的重要因素。西方国家即便不使用否决权,也能轻而易举地在联合国安理会动员足够多的选票,以阻止不符合其利益的项目,这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秘密。况且,那些动员的方法与《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方式相去甚远。
俄罗斯一贯主张建立和谐的国际关系体系,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则就是:政治解决新出现的危机、拒绝暴力型的政权更迭政策。共同致力于这些原则,将能够从客观上消除围绕否决权进行辩论的紧迫性。

庆祝“无名烈士日”


12月3日,在俄罗斯被定为“无名烈士日”,以纪念那些为国捐躯的赤子。这个纪念日在不久前确立——那是在2014年。1966年,也是在这一天,为了庆祝战胜德国法西斯军队的又一个周年纪念,人们将一位无名烈士的遗骸从位于列宁格勒公路41公里处的无名烈士墓迁移到了其永久安葬地——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墙外“亚历山大花园”的墓碑下。
每年在这一天,我们的驻外代表机构都会与独联体国家的大使馆密切协调,举办隆重的纪念活动,并敬献花圈。为了维系并保存历史的记忆,这一非常重要的传统已经在全世界得到了发展——从中国到欧洲国家、美国和加拿大。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314-30-11-2018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