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27日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俄印中外长会议后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及答记者问,乌镇,2019年2月27日

413-27-02-2019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俄印中外长会议后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及答记者问,乌镇,2019年2月27日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这已是俄、印、中三国外长的第16次会晤。今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美丽而宁静的小镇,在东道主细致周到的安排下,我们就当前全球和地区问题交换了意见。此次会晤同时也是2018年11月30日“二十国”峰会框架下三国领导人于布宜诺斯艾利斯非正式会晤的延续。

令人欣慰的是,在所有最重要、最具有原则性的问题上我们的观点相互一致或者相近。

俄、印、中三国都认为当今的政治进程应当以考虑各国利益、扩大国际合作,以及尊重各国文化文明特点为基础,以能够促进形成更加民主与公正的多元化世界格局为目标。

我们发表共同声明,主张世界各国都应无一例外地遵守包括尊重国家主权平等、不干涉他国内政、拒绝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在内的“联合国宪章”基本原则。对一部分国家妄图打破现有多边机构运行体系,努力以某种“基于规则的秩序”取代国际法的做法深表关注。我们还坚决反对置国际公认的解决危机和冲突的基础于不顾,企图在全球安全和战略稳定领域破坏基础性条约的行为。

俄罗斯与中国、印度都认为,从当今世界的局势出发,旨在成立和促进建设性国际事务议程的“俄、印、中”框架合作完全符合我们三个国家发展的内在需求。

我们就在联合国、G20、金砖国家、上合组织以及围绕东盟国家形成的亚太地区的各种多边平台上继续协同合作达成了一致。

三国外长还对多边贸易体制的持续危险性失衡、保护关税措施的加强、“贸易战”的爆发,以及绕开联合国安理会的非法单边经济制裁的扩大深表关切。我们认为,所有国家都应在公正的基础上平等地参与全球经济活动。

我们就有必要在“俄、印、中”框架下,就打击恐怖主义威胁、防止极端主义意识形态及毒品犯罪蔓延加强联合行动力度方面达成共识。具体讨论了国际信息安全领域内存在的问题,并指出第73届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在国际安全背景下信息和通信领域发展》和《反对将信息通信技术用于犯罪》两个决议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俄罗斯正是这些决议的发起者之一,并最终推动了该决议在联合国框架内的谈判工作。

三方外长还就阿富汗、朝鲜半岛、委内瑞拉局势、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问题,以及《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即伊核协议)进行了深入讨论,并就包括巴勒斯坦、叙利亚、利比亚、伊拉克、也门在内的中东及北非局势交换了意见。俄方还将2月14日在索契举行的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和解进程保证国峰会的成果向两国外长做了通报,并感谢印度和中国朋友对此次索契峰会的高度赞誉。

我们同意将在“三驾马车”框架内扩大共同感兴趣领域和方向合作的可能性。尤其强调三个国家在安全理事会秘书处、金融情报、学术界代表定期会议和青年论坛方面的接触十分有益。“俄、印、中”下一届青年论坛将于今年在俄罗斯联邦举行。

正如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所说,我们也将考虑建立国防部长会晤机制。

我们磋商和谈判的所有成果都即将发表在扩大联合公报中。

我们不仅将向各自的领导人汇报今天在这里所做的工作,还将建议他们在下一次多边活动期间,举行新一轮“俄、印、中”三国领导人非正式会晤。

正如此前已经宣布的那样,下一轮俄、印、中三国外长会晤将在俄罗斯联邦举行。

问:俄联邦安全局曾宣称美国向委内瑞拉邻国投送军事技术装备和特种部队。俄罗斯正在采取哪些应对措施,或者说正在计划采取哪些措施?因为,根据俄联邦安全局的说法,在该地区很可能将上演一次有预谋的武装干涉事件。您将如何评价华盛顿对莫斯科“不允许军事干预”这一警告的反应?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们正在密切关注那里所发生的一切。我们看到,有人毫无顾忌地试图人为编造军事干预的借口,并且听得到来自华盛顿的直接威胁:所有的计划已经“摆在桌面上”了。而这些威胁的物证也就是您所提到的美军装备及特种兵的集结。此外,我们还注意到美军方以向受害者提供人道主义援助为借口,不断实施挑衅行为试图突破委内瑞拉国境线。然后美军会找到一个特定的人道主义剧目来推动对外的歇斯底里的叫嚷,最后进行武装干涉。
  
我们正积极地与所有关心军事干涉方案前景的国家开展合作。并非偶然的是,巴西领导人宣称,不仅巴方自己不会参与武装干涉,也不会允许美方利用巴领土向委内瑞拉发起进攻。尽管我没有听到哥伦比亚领导人发布同样的声明,但也许是我有所疏漏。综上所述,我认为,包括积极建议在委提前举行总统选举、并支持议会主席胡安•瓜伊多的“利马集团”所有成员在内,没有一个拉丁美洲国家对军事干涉方案表示过认同。

在我看来,美国应该尊重该地区各国的态度。首先,我们建议要关注所谓的“蒙得维的亚机制”。该机制由乌拉圭、墨西哥和加勒比共同体提出,主张委内瑞拉所有政治力量立即加入到“全国和解对话”。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已多次表示愿意进行这种对话。遗憾的是,胡安•瓜伊多及其支持者拒绝接受该机制,并要求必须满足其提前进行总统选举的最后通牒。

另一个不安的情况是华盛顿通过国家领导成员之口宣称,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接下来要收拾的是古巴和尼加拉瓜。也就是说,此前“门罗主义”所倡导的“美国人不允许任何人干涉南美洲事务”的言论正在被当前发展形成的、“主张使用武力推翻那些出于某种原因不符合美国家利益的南美政权”的新理论所取代。不言而喻,国际法将因此受到践踏,而美国人正准备以臭名昭著的“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来取而代之。最后得出结论,美国为拉丁美洲准备好了如此霸道的规则。

我真心希望所有拥护“联合国宪章”的国家都会公然声讨美国的此种行径,并坚决要求在委内瑞拉举行全国范围的包容性对话。同时,委内瑞拉问题只能在“联合国宪章”的原则基础上进行解决。因为这涉及到国家的主权平等问题。“尊重国家主权及其领土完整,不允许干涉他国内政”都十分清楚地写在这份最重要的国际法文件当中。绝非巧合的是,在今天的联合声明中,涉及委内瑞拉这一问题上,我们要求必须在“联合国宪章”的原则基础上解决该问题,而联合国宪章应当得到所有国家的尊重,其中包括美国。

问:您早就习惯于以“三驾马车”的形式举行三国外长会晤。有没有计划以类似的形式组织国家领导人或国防部长三边会晤?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们已经提过,将同意考虑建立三国国防部长会晤机制的可能性。三国外长还将建议各自的领导人在即将举行的多边活动期间举行新一轮的、由三国国家领导人参加的非正式会晤。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413-27-02-2019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