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08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5月8日

973-08-05-2019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5月8日

针对叙利亚化学事件以及在美英两国的“白头盔”,俄罗斯社会活动家马克西姆•格里高利参加为此举办的主题活动


4月25日,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处组织了一场情况说明会,以讨论“禁止化学武器组织调查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真相代表团”做出的关于杜马市化武袭击事件的报告。非营利组织“民主研究基金会”主任马克西姆•格里高利耶夫作为主讲人发言,他对这篇报告提出了有理有据的批评。俄罗斯专家对调查团专家的客观性提出了质疑:他们故意使用虚假信息,而这些信息成为将事件的责任推给大马士革官方的依据。民间团体代表的调查,证实了俄罗斯外交部定期在各个平台对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在叙利亚的活动所做出的评价。

会上还展示了针对臭名昭著的“白头盔”犯下的无数罪行所收集的证据——掠夺、抢劫、器官贩卖、充当恐怖分子的帮凶。在活动中发放的题为《白头盔:恐怖分子的帮凶和虚假信息的来源》的报告,是“民主研究基金会”的工作成果,该报告的俄文版可通过以下链接阅读:https://cloud.mail.ru/public/2fHo/oHNqTM6eP
我们不得不再次提出,作为联合国总部所在地的东道国,美国方面并未恰当履行其所应承担的义务。我有证据证明这一点。我们原计划派遣俄罗斯国防部一个科研机构的负责人德米特里•波克隆斯基参加在纽约举行的上述会议,但美国方面并未在规定的时间内签发入境签证。据推测,俄罗斯专家是“联合国秘书长关于认定使用化学和生物武器的调查机制”的专家,他将提供是谁一手制造了杜马化学事件的证据,该事件是由非法武装团伙及其帮凶发起挑衅的结果。遗憾的是,华盛顿却阻挠我们向联合国提交对事件所进行的评估,尽管那些评估是专业的,并且是以事实为依据做出的。这不能不令人感到愤慨。美国继续利用其联合国总部东道国的地位,阻止重要事实信息的传播。这些信息证明了:美国及其盟国以虚假的借口,并在违反《联合国宪章》的情况下,于2018年4月对叙利亚领土实施了导弹袭击。

我们还被问及俄罗斯方面是否拥有相关的证据。这些证据当然有,而且它们的提供者不仅有政治部门的代表,还有专家团队和民间团体,还有一些相关的机构。

4月29日,在华盛顿,马克西姆•格里高利耶夫在俄罗斯驻美国大使馆举办的活动中发表了其有关“白头盔”的报告。据我们所知,美国方面已经开始行动——非政府组织一致拒绝为他提供讲话的平台。正如我们所了解的,发生这样的事情并非偶然,我们总是被民间团体、媒体记者和人权保护主义者们问及有关叙利亚、调解等等问题。而现在的情况却是:愿意与美国同行分享自己工作成果的专家来了,但却被拒之门外。然而更糟糕的是,据我们所知,一些美国非政府的活动却由在行政部门任职的人员直接管控着,这是无法接受的。关键是:难道俄罗斯民间团体的代表能对美国人权保护主义者和非政府组织的代表们讲些什么令他们不能听或者听起来很危险的事情吗?我们不能排除的是,在这项工作的背后,有美国行政当局的影子,而且很可能就是国务院——我们有理由这样认为。

但是,尽管他们竭尽全力使活动无法举办,但活动还是进行了,而且举办得非常成功。许多来宾和记者都出席了这次活动。他们没能得逞。

同样在伦敦,5月10日在英国首都举行了关于叙利亚人道主义局势的活动。在此框架内,也提交了针对“白头盔”的调查结果,并引起了俄罗斯和当地的叙利亚问题专家、外交界人士,以及一些英国媒体和外国媒体的关注。对于俄罗斯专家针对“白头盔”活动的犯罪性质、在杜马导演化武攻击事件,以及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相关报告失实的看法,大家普遍采取了积极的态度并充分接受。

这些活动都清晰列举了“白头盔”在叙利亚所从事的犯罪行径,诸如:他们与恐怖主义组织保持着稳定的联系;参与导演化武袭击事件;炮击和空袭;屠杀包括儿童在内的平民(包括以非法摘取器官为目的);故意破坏基础设施。此外还列举了一些向“白头盔”提供财政和其他支持的国家所采取的“双重标准”。这并非定论,但却会引起人们的思考。您可以不同意,也可以就报告的结论进行争论,但报告中包含着大量收集到的客观证据。

基里尔•维辛斯基被捕一周年


5月15日,也就是在国际社会热烈庆祝“世界新闻自由日”的几天之后,我们不得不遗憾地在日历上看到,这一天是“俄新社乌克兰”网站负责人基里尔•维辛斯基在乌克兰被逮捕并羁押一周年的日子。我要提醒大家的是,他是因被无端指控犯有叛国罪而被逮捕的。昨天,基辅波多利斯克区法院再次将维辛斯基的羁押期延长至7月22日。与此同时,辩方有关改变强制措施的要求也遭到了拒绝。

众所周知,基辅经常宣扬的自由思想,与其对俄罗斯新闻媒体和本国记者的镇压行动毫不相干,而这些行动对于现代欧洲来说是前所未有的。乌克兰政权已经成功掌握了对媒体施压、关闭渠道、逮捕、人身攻击和驱逐记者等各种手段。而所有这些都以“打击信息侵略”为借口。至于说到基里尔•维辛斯基,那么他之所以遭受苦难,就是因为他兢兢业业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并且是在完全符合乌克兰法律、完全符合透明的编辑纪律的框架内完成的。
我们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基里尔•维辛斯基。我们不会让这个话题远离国际社会的视野。我们将继续与相关的国际机构合作,首先是与欧安组织媒体自由事务代表哈雷姆•德济尔进行合作,并力促乌克兰当局履行其在欧安组织框架内的义务。

关于荷兰政府不愿公开有关2014年7月17日马来西亚“波音”飞机在乌克兰东部失事事件的官方文件


今年1月份,我们就已经谈论过关于荷兰当局拒绝公布有关MH-17事件的官方材料。

近日,在一份提交给荷兰议员的说明中,荷兰外交部重申了政府的立场,对于无法公布文件和官方谈判内容的原因进行了辩解。在此期间,他们讨论了马来西亚“波音”飞机在乌克兰上空坠毁的情况,特别是,据称,讨论了乌克兰未关闭其领空的问题。

荷兰外长在其辩解中提到了2017年10月25日荷兰国务委员会颁布的一项决议,根据该决议,议会议员对于公布机构间来往文件的要求是没有根据的。由此涉及的是荷兰外交部和荷兰情报部门的材料。他还强调,政府的行为并未违反该国关于政务公开的法律。

同时,根据议员们自己的看法,这些文件可能包含着关于乌克兰拒绝“关闭”交战区领空的真实原因,其结果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荷兰人坚决不愿公开官方往来文件,这使人不禁产生一些联想——荷兰正在努力掩盖一些最重要的信息(这些信息可能对这次空难有着完全不同的阐释),同时,无论如何都要试图让乌克兰当局避免成为众矢之的,并再次将所有的罪责归咎于俄罗斯。

但是,甚至就连荷兰的议员也产生了理性的质疑——基辅不可能不知道,不关闭交战区的领空,会对民用航空的安全造成威胁。

关于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针对“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的言论


我们注意到了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针对“Russia Today(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发表的声明。我指的是5月2日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亚的斯亚贝巴举行的“世界新闻自由日”庆祝活动上的评论。

在谈到非洲国家在确保新闻自由方面所取得的成就时,这位英国政治家突然以下面的态度提到“RT”:“像‘RT’这样的电视台,总是试图诱导观众去相信:真相只是相对的。而事实总能证明克里姆林宫官方的言辞,甚至在它们反复无常的情况下”。

举例来说,杰里米•亨特已经习惯了不断制造著名的假消息,他说俄罗斯“散布了40多个索尔兹伯里事件的独立版本”,据说这些版本都是这个充当着“反宣传工具”的电视台传播的。

我想指出的是,我们向英国外交部发送了一份照会,表达了对特蕾莎•梅政府代表又一次发表不受欢迎的言论的困惑,包括对那个臭名昭著的“40个版本”的言论。杰里米•亨特竟敢在“世界新闻自由日”期间发表这些极具挑衅性的声明,这件事说明了英国政治家缺乏原则,并且完全不尊重言论自由的价值观。对于他们来说,对政治行情的考量,总是要比客观事实和真理更重要。

我们想再次提醒英国方面,对我们的新闻发表此类歧视性言论是不能被接受的,另外,伦敦官方应当履行为确保自由和正常的媒体活动而创造相应条件的国际义务。

杰里米•亨特可以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平台,对英国媒体、八卦杂志和黄色报刊进行审查,看看他们是如何泄露消息的,又是如何散布包括假新闻在内的各种谣言的。他们经常这样做,并且在这方面已经炉火纯青、登峰造极。如果他在这方面有麻烦,外交部也没人能从事这项工作,那我们可以给他们发送资料(我们有这些资料)。这样,杰里米•亨特就能带些东西来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论坛”了。

顺便提一下,不久前,杰里米•亨特与英国外交机构媒体自由事务特使A.克鲁尼一同宣布,将成立一个能够为各国政府改善媒体自由状况提出建议的法律专家小组。现在,我们明白这个小组可以从谁那里开始工作了——他们可以从英国政府和他们自己开始。

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到来之际,我们提请相关国际机构和人权界注意,在亚德斯亚贝巴举行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活动中所发生的上述事件。我们希望听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领导层对杰里米•亨特的挑衅性言论的评价——这样的声明有多符合该组织为确保世界言论自由所做出的努力。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973-08-05-2019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