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4月30日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副部长关于《不扩散核武器条约》2020年审议大会准备工作的新闻发布会发言,莫斯科,2019年4月26日

903-30-04-2019

429日,星期一,在纽约举行了不扩散和军控领域最重要的活动之一:《不扩散核武器条约》2020年审议大会第三次筹备会议召开。(第三次筹备会议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2020年审议大会   429日至510日)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是现代国际安全体系的基础之一。这项独特的国际条约一方面解决了核不扩散及核裁军问题,另一方面又实现了和平利用原子能领域的平等互助。《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是多边外交有效性的一个典范,是参与国在解决全球国际问题方面积极互动的一个标准。

去年(201871日)我们庆祝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开放50周年。在莫斯科举行了一次致力于这一周年的国际会议。《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保存国俄罗斯、英国、美国的外交部长发表了一项支持该条约的联合声明。

明年,我们将迎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生效50周年。就在周年纪念日前一天,将举行关于该条约的审议大会。

俄罗斯联邦一贯并坚持不懈地奉行加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制度三大基本支柱的政策。

正如《不扩散核武器条约》2010年审议大会所商定的那样,需要紧急解决的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召开一次关于在中东地区建立无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区的会议。

我们正在作出必要努力,使该地区的相关国家能够展开这种对话。在今年年底前召开会议非常重要,我们相信它会成功。

另一项重要任务是始终如一地执行为解决伊朗核问题而达成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应严格遵守这项2015年由联合国安理会相关决议支持的独特协议,并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基础上提供解决复杂问题的积极榜样。

当然,议程上的核心问题之一仍然是核裁军。俄罗斯对该问题始终都抱有积极的态度。作为建立“无核武器世界”目标的一贯支持者,俄罗斯联邦将继续采取有效措施缩减和限制自身的核武器,并有计划地降低核武器在国家军事学说中的作用。在完全履行所有自身义务的同时,我们将根据《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六条的要求,与其他国家共同承担维护和平及加强全球安全的责任。

我们对核裁军的实际贡献非常可观,裁减的数量史无前例:与“冷战”高峰期相比,俄罗斯的核武库减少了85%以上。包括2010年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在内的所有条约的义务都得到了充分履行,俄罗斯战略武器的总潜力甚至低于该条约规定的核武器载具及弹头的极限水平。

这里不能不提到《中近程导弹条约》。这是第一份旨在实际减少核武器的文件。我们已经完全摧毁了两类陆基核导弹,并且自愿在规模和参数方面履行超出本条约规定的义务。

此外,俄罗斯把自身的非战略核武库减少了四分之三,将其列入未开发类别,并集中保存在本国领土内的中央储存基地。

此外,应当指出的是,俄罗斯参与的、和平利用原子能领域的国际合作无论从规模或者技术完善的层面都是无与伦比的。我们在这一高科技领域取得的成就,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高效率与所有感兴趣的国家进行分享,以期实现这些国家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四条中规定的权利。俄罗斯的核技术及创新解决方案值得世界关注。如今,“俄罗斯联邦原子能署”国家公司正在12个国家建造36个动力装置,在全球舞台上处于领先地位。我国与53个国家缔结了和平利用原子能的政府间协定框架,并与18个国家签署了和平利用原子能的项目工程。

俄罗斯联邦通过与其在集安组织、独联体、上合组织和金砖国家中最亲密的盟友和伙伴,以及与不结盟国家和其他国家中志同道合者的紧密合作,进一步加强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制度。这些合作还将推动国际社会为维护世界安全和战略稳定建立更多的联合努力行动。

同时,当今的现实是,美国及其北约集团中的盟友和其他一些受其控制的国家无视国际社会大多数国家的意见,多年来一直奉行一项截然相反的政策,使《不扩散核武器条约》陷入困境。

华盛顿在上个世纪末发起的旨在废除不扩散和军控领域现有国际法律架构的措施成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制度和整个现代国际安全结构的严重破坏因素。

在美国2002年退出基础性《反弹道导弹条约》后,我们实际上亲眼目睹了华盛顿完全无视战略稳定和军控领域的所有基本协定。几十年来,美国一直在不负责任地破坏那些为解决最棘手国际安全问题而经过精心策划和严密保存下来的多边平等互助原则。出于某种原因,美国认为国际法框架是一种负担,并开始草率地着手建立自己的混乱体系,即其所谓的《基于规则的秩序》。当然,应当这样理解,即从现在开始,这些“规则”将由美国人来制定,并在必要时要根据华盛顿的命令进行修改。值得关注的是,没有一个美国盟友对这些“规则”说不。毫无疑问,对于绝大多数联合国成员国来说,这种来自美国的国际法创新是不可接受的。

更何况,所有这一切已经侵害到《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审议进程,并对即将举行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周年审议大会产生令人失望的影响。

事实上,没有哪一项不扩散或军控领域的多边协议会逃过美国的否定或者其破坏的企图。同样的结果也会反映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审议进程上。

让我们按顺序理清当前的情况。我们只会用事实来说话。

我已经就建立“无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区”及“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相关主题阐明了观点。

《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全面禁试条约》)是核武器不扩散制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限制核武器领域的一个有效工具。该条约旨在为全人类的利益服务,不能成为个别国家草率决定的抵押品。

遗憾的是,我们看到了美国在这件事上截然不同的态度。《全面禁试条约》的生效需要来自美国的批准,然而,美国却公开宣布它不会批准该条约。

鉴于美国此前20年表现出的对批准该条约的态度,当前这一措施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它只是再一次直观地展示了美国在该问题上的厚颜无耻:比尔·克林顿政府曾一度宣称《全面禁试条约》是外交的优先事项,而唐纳德·特朗普则很容易地采取了截然相反的立场。

如今,是否还能够保留《全面禁试条约》是一个很大问题。无论如何,在禁止核试验领域,美国不再具有向他人提出任何要求的道德权利。

有必要让那些害怕讨论《全面禁试条约》生效问题的美国盟友认清这一切。

总的来说,《全面禁试条约》问题要求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进程框架内进行最彻底的进一步分析,并且必须将该问题列入可能的最终文件草案。我们的美国同事将无法逃避讨论事情的现实情况及其在外交政策中经常犯下的过失。

尤其让人不安的是,美国继续违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本身的关键条款,甚至将其盟国也推向这一深渊。

北约国家“联合核任务”的流弊纵容了有计划使用核武器及部署美国核武器的非核国家代表直接参与学习使用核武器的要素,这严重违反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第一条和第二条。

美国将其核武器转交至无核国家手中的行为,以及无核国家同意接受美国核武器的行为都是违法的。

所有这一切都破坏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基础,为核裁军领域的进一步前行制造了额外的障碍。

这个问题只有一个解决方案:那就是所有美国核武器都要返回其领土,禁止将此类武器部署在国外,并清除所有允许快速部署该武器的基础设施。同时,应全面禁止无核国家武装部队人员参与核武器相关的任何演习。

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背景下,最新的美国军事学说立场看起来十分危险。因为在该理论中,其可能使用核武器的“选项”得到切实扩大,其中还包括先发制人的核打击。同时,在美国的新核理论中,您会首次找不到华盛顿对遵守《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规定义务的清晰承诺。

从本质上讲,美国的军事思想又回到了半个世纪前的水平,当时人们认为核战争是可以打的,并且还可以打赢。考虑到这一点,华盛顿没有回应我们半年前提出的、有关就禁止启动核战争发表联合声明的建议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美国的核理论中透露出其制造新型低当量核弹头(用于三叉戟-II型潜射弹道导弹)及研发新型海基核巡航导弹的计划。美国还打算在欧洲部署新型、高精度、可控当量的核轰炸机。具有此类特征的核载具明显要被当作“战场武器”。这意味着美国在有意降低使用核武器的“门槛”,故意增加将会带来灾难性后果的核冲突发生的风险。我想提请欧洲同事特别关注,所谓的北约盟友正是把你们的家园当作使用“核武器”的“战场”。是否应当考虑一下,你们正在把自己推向何种深渊?

在这种背景下,美国人反复强调的、所谓“俄罗斯核威胁”正在迅猛增长的说法看起来特别卑劣。华盛顿故意歪曲俄军事学说中有关使用核武器可能性的规定。长久以来,西方公众一直被暗示,俄罗斯已重新考虑其对核武器地位和作用的看法,并更加强调该武器的重要性。而所有这一切并不符实。

众所周知,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框架下,传统上争论最激烈的就是裁军问题。遗憾的是,由于美国今天的行动,进一步采取核裁军措施的前景越来越渺茫。

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地谈到《中导条约》的悲惨命运。尽管美国早已违反了该条约(自1999年以来),但俄罗斯则一直采取措施对其予以保护。现今十分清楚,华盛顿退出该条约的决定是早有所谋,美国人只不过是一直在试图寻找将其付诸实践的借口。由此看来,我们在过去二十年中设法维护《中导条约》的事实本身就是俄罗斯外交的重大胜利。现今,当华盛顿决定最终撕毁该条约后,我们只能做到将其损失降低到最小。

由于至202125日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续约”前景不确定,情况变得进一步复杂化。

我们不止一次地强调赞成该条约的延期,特别是,这将为俄罗斯赢得时间,以便找到能够应对现今世界出现新式武器的方法。但首先,有必要解决美国根据《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要求将相当数量的核载具进行改装,并单方面非法宣布将其排除在统计数量之外的问题。解决这一严重问题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改变华盛顿的政治意愿。

至于根据《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六条规定的义务进一步推进削减核武器的问题,我们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没有改变。它基于现实主义和实用主义原则,其基本要素如下:

--削减和限制核武器的进程只能分阶段进行,而且必须基于共同和不可分割的安全原则。

--核裁军进程应具有多边化的性质。在此种情况下,该问题应基于共识原则,考虑到所有国家的利益。

--必须始终如一地创造条件,推动核裁军进程继续前行。不能将这一进程与一系列对战略稳定产生不利影响的因素分开考虑。这其中包括:美国全球反导防御系统的单方面、无限制发展;将武器部署于太空的可行性进一步增强;包括非核战略进攻性武器在内的新型武器的出现,试图以绕过联合国安理会单方面非法制裁的方式削弱他国的防御潜力,破坏国际组织权威及裁军架构。

如果不在平等和不可分割安全原则的基础上解决上述问题,鉴于核武器在确保若干国家安全方面的作用,我们就无法谈论核裁军领域实际措施的执行情况。

总的来说,如果不尊重这一进程中参与者的安全保障,并且我再次强调,如果没有严格遵守保障利益平衡的协商一致规则的情况下,特别是在国际安全与稳定领域的困难局势条件下,就不可能在核裁军问题上进行建设性和注重结果的合作。

在目前的条件下,我们对通过2020年审议大会的一致建议不抱有太大希望。关于《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议程上的一些最重要的问题,包括核裁军、《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全面禁止核试验》、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区、区域性主题等问题仍然存有严重分歧,在剩余的时间内不太可能将其克服。

而且,尽管我列举了一系列问题和深刻矛盾,但在与其合作伙伴和志同道合者密切合作方面,俄罗斯仍决心确保《不扩散核武器条约》2020年审议大会第三次筹备会议的积极进程。我想特别强调:俄罗斯代表团针对《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议程上所有项目提出的建设性意见不会破坏任何人的利益,并会做出相关说明。我们随时准备就每一个议程问题开始全面的谈判工作。

我们仍然对非对抗性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2020年审议大会第三次筹备会议充满期待。重要的是,在审查周期的最后阶段,我们将继续密切合作,全面审议“条约”条款的执行情况。此外,还需就剩余的程序问题作出决定:审议大会的议程、大会的工作流程以及大会主席的任命。

我们做好了与所有国家进行合作的准备。就个人而言,俄罗斯将为成功举办2020年审议大会和第三次筹备大会尽一切努力。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