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05日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外交部长豪尔赫·阿雷亚萨会谈后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发表讲话并答媒体记者问,莫斯科,2019年5月5日

939-05-05-2019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外交部长豪尔赫·阿雷亚萨会谈后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发表讲话并答媒体记者问,莫斯科,2019年5月5日

·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         我与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外交部长豪尔赫·阿雷亚萨举行了会谈。我们的会谈充满了信任和友好。我们认为本次会谈非常有益。

·         委内瑞拉是我们很久以来值得信赖的伙伴。今天,当针对这个主权国家掀起了以推翻其合法政府为目的、卑鄙无耻的、毫不负责的运动时,我们重申了我们对委内瑞拉及其政府、总统和委内瑞拉人民的支持。

·         遗憾的是,当我们听到主要来自华盛顿的针对委内瑞拉的威胁(正如美国官员所强调的:他们把所有行动方案都摆在了“桌面上”)时,我们不得不说,我们得出的是一个可悲的结论,即:南斯拉夫、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和乌克兰的悲剧,仍然并未成为华盛顿乃至其他一系列西方国家首府所应当吸取的教训。

·         我们同我们的委内瑞拉伙伴一致认为:任何绕过《联合国宪章》和安理会决议使用武力的行为,都会给当今的整个国际安全架构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         很显然,正如任何其他国家的人民一样,委内瑞拉人民只能在国家宪法的框架内,通过和平对话,自行决定自己的命运。鉴于此,我们注意到,国际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都赞成通过政治外交途径解决委内瑞拉危机。

·         在目前的情况下,尤其需要所有人、无一例外地、无条件地遵守《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国际法基本准则,例如:不干涉内政、尊重每个成员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和平解决争端。我们重申:声援友好的委内瑞拉人民,支持于2018520日由委内瑞拉人民选举出的合法总统。我们对尼古拉斯·马杜罗政府所采取的防止局势进一步恶化的措施表示欢迎。

·         俄罗斯愿意继续为促进和平解决委内瑞拉的内部分歧做出建设性的贡献,并尽可能地参与到国际和地区调停人的努力中来,譬如“蒙得维的亚机制”。我们也愿意与“国际联络小组”进行接触。重要的是,能够让调停人为没有前提条件的、更不应有任何最后通牒的、真正的、包容性的全国对话而创造条件。

·         豪尔赫·阿雷亚萨通报了委内瑞拉局势的进展,讲述了正在进行着的、使社会经济形势正常化的工作。由于美国对委内瑞拉经济的支柱产业实施了制裁,并冻结了委内瑞拉位于国外的国家资产,这些都使得该国的社会经济形势急剧恶化。

·         我们还一致认为,决不允许把向委内瑞拉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政治化。应当根据联合国大会第46/182号基本决议,通过联合国的专门渠道(此渠道亦根据该决议,以人道、中立、公正为原则进行运作),并在与受援国的合法当局保持密切联系的情况下,给予此类援助。联合国系统的这些人道主义渠道,不应当成为侵犯联合国成员国主权的借口。

·         俄罗斯向委内瑞拉提供人道主义的和其他的援助,以解决其严重的社会和经济问题。我们将以委内瑞拉政府能够接受的各种人道主义应对机制,继续向其提供这样的援助。

·         我们还谈论了双边合作的热点问题,并商定继续努力扩大合作。我们详细讨论了一些具体的步骤,旨在贯彻执行普京总统和马杜罗总统于去年十月在委内瑞拉总统访俄期间所达成的协定。另外,今年44日-5日在莫斯科举行的“高级别委员会”会议上(俄罗斯-委内瑞拉商务论坛也与该会议同时进行)所达成的协议,也必须执行(这是我们共同的立场)。

·         我们有进一步工作的指导方针,而且它们非常具体。我们将朝着两国总统确定的方向前进,并将在未来保持密切的联系。

·         问:不久前,俄罗斯和美国总统进行了电话会谈。期间,弗拉基米尔·普京强调,必须通过对话,走政治解决委内瑞拉局势的道路。莫斯科对此类对话如何评价?是否已经出台了某些措施?

·         谢尔盖·拉夫罗夫:措施很多。从最初委内瑞拉局势刚开始恶化的时候,我们就曾呼吁通过委内瑞拉人之间的对话来解决所有的问题,呼吁国际社会推动他们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而不是煽动一方去反对另一方,或是煽动反对派断然拒绝对话。

·         特别是,乌拉圭、墨西哥和加勒比共同体(CARICOM)提出的倡议。该倡议也同我所说的一样——希望反对派和政府能够坐在谈判桌旁,相互提出自己的要求,继而寻求达成共识——这样才能使他们得以恢复民族团结。众所周知,尼古拉斯·马杜罗总统已经同意了这样的建议,而胡安·瓜伊多却公开断然拒绝了这个提议。显然,他并非自主行事,而是在按照其美国庇护者的授意行事。但“蒙得维的亚机制”得以保留,其建议依然放在谈判桌上。我们将随时准备提供协助,以确保这些建议变得切实可行。

·         还有一个“利马集团”,这个集团成立已久,并且是在一个公开反对政府的平台上成立的。之后,出现了一个“国际联络小组”,一系列拉丁美洲国家和欧盟代表都加入了该小组。顺便说一句,该联络小组将于明天和后天在哥斯达黎加首都圣何塞召开会议。本次会议结束后,该小组将如何宣布他们的立场,我们拭目以待。该联络小组起初也要求对话,但他们提前设定了目标。其成员曾表示,政府和反对派之间的对话,应当在反对派的要求得到了满足的情况下方可进行,即:提前举行总统选举。这已经不是对话,而是别的什么事情了。让我们看看,在明天和后天的讨论之后,国际联络小组的态度是否会有所改变。我希望,他们的态度能够朝着更加实际的方向去转变。近几天发生的事件表明,对抗的升级、在国外策划委内瑞拉暴动的企图、以使用武力相威胁,以及人道主义方面的投机行为——所有这些企图,都将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我希望,国际联络小组(我们与该小组也保持着关系)能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向他们陈述我们的立场。他们将会听到也许不只是我们,还有其他许多国家,向他们提出的建议。

·         问: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今天表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正在考虑针对委内瑞拉的任何可能的方案,包括军事方案。您对美国军事干预委内瑞拉的可能性有多关切?

·         谢尔盖·拉夫罗夫:美国政府代表声称“桌子上”放着所有行动方案,甚至具体指出了军事方案,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非常希望,这表明的不是特朗普总统的意图。至少,在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电话会谈中,他没有说过这样的打算。而他们的谈话所涉及的,正是如何帮助委内瑞拉人民摆脱这场危机。我们的立场非常清楚,美国的立场也很明了:他们不认为从反对派的一方来看,能够与政府进行具有建设性的对话。无论如何,我们愿意进一步推进我们的立场,包括与美国、欧盟以及拉丁美洲国家的关系。我非常希望那些也许还在华盛顿的分析师们能够认真计算一下任何鲁莽行动将会招致的后果,因为,我深信,对委内瑞拉乃至该地区的任何其他国家使用武力,都将是对整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的侮辱。我希望,华盛顿也能明白这一点。

·         问:在您与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会谈之后,您发表声明说,莫斯科与华盛顿在委内瑞拉的立场上势不两立,但是莫斯科对待对话的态度是开放的。请您介绍一下明天您将在芬兰与国务卿迈克·蓬佩奥进行会晤的议程。是否有迹象表明,华盛顿将尝试应用国际法准则,而不再像过去那样使用最后通牒?

·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们今天已经多次讨论过这个话题了。与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的会晤,定于明天在芬兰罗瓦涅米市举行,那里将举行为期两天的北极理事会部长级会议。我们将会讨论委内瑞拉,但不限于此。我们的议程内容非常丰富,包括国际舞台上需要解决的许多问题和任务。我们还面临着与全球和地区安全有关的许多问题。在其中的大多数问题上,俄罗斯与美国的协作将能够发挥出非常重要的积极作用——如果我们能够在制定共同方针的原则上建立起这种协作的话。

·         至于说到美国是否愿意遵循国际法,他们几十年来一直在秀肌肉,并向那些反对军事行动的人民解释说,他们带来的是福祉、民主和人权保护——这是美国人的一个显著特征。例子太多了。最近的例子有南斯拉夫、伊拉克和利比亚。

·         我很难从一个能够决定是否遵循国际法的美国政客的立场去发表意见。在具有不同力量的美国政治文化中,以及在历届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政府中,美国人的意愿占主导地位。面对美国突然想要解决的问题,他们会首先制定出自己的解决方案,然后强迫其他所有人同意。

·         有时得到的结果是:这些单方面制定的方案不起作用——今天,我们在一系列的冲突当中都能看到这一点。于是,针对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生活迫使我们寻找集体解决的办法。

·         我们在一系列的地区冲突上存在着许多矛盾,包括叙利亚、阿富汗和朝鲜半岛局势。但是,在这三个方向上,按照美国人的提议,我们与他们进行着非常专业的磋商,毕竟还是存有一线希望——理智最终能占据上风。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939-05-05-2019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