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13日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会谈后所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发表讲话并答媒体问,索契,2019年5月13日

991-13-05-2019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会谈后所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发表讲话并答媒体问,索契,2019年5月13日

我与我的同事、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进行了非常有益的会谈,我们的会谈在一如既往的友好、热情和相互信任的气氛中进行。

我们注意到,今年,在庆祝建交70周年之际,我们两国在各个领域的合作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水平。

去年,双边贸易额创下了历史记录——1080亿美元。而今年的第一季度,双边贸易额又同比增长了4%。我们正在制定价值1200亿美元的投资项目。另一项重大创举——“地方合作交流年”活动——也将于今年完成。

我们对于军事与军事技术合作,以及在打击新威胁、恐怖主义、极端主义、贩毒和其他形式的有组织犯罪领域的合作进展表示满意。

总之,我们再次确定,我们的关系依然保持着上升态势。我们商定了为加强俄中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而进一步接触和采取行动的时间表。

在今年即将开展的政治接触当中,首先,我们将重点介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对俄罗斯联邦进行国事访问的筹备进程。今天我们一致认为,所有的组织问题都已经得到了圆满的解决。本次访问,无疑将成为今年两国关系发展的最重要的里程碑。此外,在上半年举行的众多多边论坛框架内,以及2019年秋季计划举行的中俄政府首脑(总理)第二十四次定期会晤期间,国家元首们还将有更多的机会进行交流。

我们详细审议了我们的外交协作,这是国际事务中的稳定因素。俄罗斯和中国一贯主张在以《联合国宪章》为原则的基础之上,建立一个更加公正、民主的多中心世界秩序。对于损害根据二战结果构建起来的国际安全架构、破坏战略稳定,以及用某些规则取代包括《联合国宪章》在内的国际法准则的企图,我们表示反对。在贸易问题上,对于绕过世贸组织规则而采取行动的企图,我们也不会接受。

我们商定,深化两国在多边平台上的相互协作,这些平台主要包括:联合国及其安理会、上合组织、金砖国家、“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东盟成员国及其对话伙伴国之间的互动机制,以及“俄印中”三国机制和“俄蒙中”三方机制等。

我们特别关注了对于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和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对接进程的政治支持。我们认为,这一倡议与各种一体化机制(首先是欧亚经济联盟、上合组织、东盟)的潜力相结合,未来将能够建立起以开放、透明和虑及彼此利益原则为基础的“大欧亚伙伴关系”。

我们讨论了世界上一些被认为是冲突地区或危机地区的各种不同局势。我们分析研究了围绕着委内瑞拉所发生的事情,并一致认为该国的命运应当由委内瑞拉人民在国家宪法的框架内,以和平的、具有包容性的对话方式自行决定。我们强调,任何来自外部的干涉,特别是武装干涉(现在,一些愣头愣脑的家伙已经在谈论这件事),只会使政治解决危机的前景更加复杂,并造成新的冲突局面。

我们对朝鲜半岛事态的评估一致,双方同意继续就此问题保持最为密切的接触,并共同为在东北亚建立和平与安全机制而不懈努力。

对于协助稳定阿富汗局势、尽量减少从阿富汗逸出的恐怖威胁和其他威胁,我们有着共同的兴趣。我们商定,通过发挥“阿富汗问题莫斯科磋商机制”和“上合组织-阿富汗联络小组”的潜力,继续推动解决该国存在的问题。我们将在“俄中美”三方机制内继续进行互信磋商。

我们与中国朋友都认为,必须保留叙利亚的领土完整,必须执行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除此之外别无选择。打击恐怖主义和打击仍在叙利亚境内兴风作浪的恐怖团伙余孽,依然是非常紧迫的任务。现阶段我们非常重视叙利亚的重建工作,并为恢复其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协助。另外,我们也赞成根据“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的决议,推动其政治进程。我们向中国朋友通报了我们在完成组建“宪法委员会”方面的努力,该委员会将着手落实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所规定的政治进程。我们强调,必须取消西方国家宣布的单反面的经济制裁,叙利亚人民正在因这些制裁而遭受着苦难。

我们还谈到了有关伊朗核问题《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议题,并虑及了美国从该协议退出的情况。中国与俄罗斯坚信,保留该协议非常重要。我们明确指出,华盛顿旨在切断伊朗石油出口的单方面反伊制裁是不合法的。我们还注意到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依然致力于《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但它希望我们的欧洲同事也能这样做,他们也应当履行自己的那部分协议。

总的来说,会谈再次验证了我们的共同意愿,即:在包括国际事务在内的最广泛的问题上,巩固俄中合作。

我们进行了一场非常详实、友好而专业的会谈,再次向我的同事表示感谢。

问(译自汉语):近期,美国加大了对伊朗的施压。德黑兰也宣布,减少其本应充分履行《联合行动计划》的义务。该国的局势正面临着恶化的威胁。在您看来,俄罗斯应该采取哪些措施,以解决围绕伊朗核计划的危机?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希望,这个问题并不意味着,只有俄罗斯应该做点儿什么。俄罗斯恰恰正在履行《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所规定了的一切。特别是,根据商定的时间表,俄罗斯正在对生产稳定同位素的福尔道核设施进行改造。而远非所有其他缔约国都履行了他们的承诺。我要指出的是,伊朗关于“减少”其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中的义务的声明,涉及的是与浓缩铀和重水储备的“上限”有关的承诺,这些储备有可能在任何特定的时刻存在于伊朗境内。鉴于此,我想指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包含着非常明确的规定,其中包括:首先,伊朗履行的这些义务是自愿的;其次,如果协议的其他缔约方未履行自己的义务,那么德黑兰有权暂停遵守该协议。遗憾的是,德黑兰公布的无法从伊朗出售石油的情况,反映出我们的欧洲伙伴没有能力履行自己的义务,他们曾自愿制定了一种规避美国对伊朗石油出口实施非法制裁的机制。机制已公布,但却并未使用。此外,欧洲同事还告诉我们,这个机制在现阶段只能用于提供人道主义物资(当这件事开始发生的时候)。这完全不是伊朗所期待的、根据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批准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这个计划,这项具有约束力的决议曾保证,伊朗可以向国际市场自由供应自己的石油。因此,俄罗斯将争取让其他交易缔约国,首先是我们的欧洲同事,履行自己的那部分义务。此处别无他法。

我知道,今天,法国外长让-伊夫·勒德里昂、德国外长海科·马斯和英国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正在布鲁塞尔与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费得利卡·莫格里尼召开会议。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取消了其原定访问莫斯科的行程,紧急赶去了那里。我希望,欧洲人还是会遵循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中所规定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已批准的内容。而他们将面临来自迈克·蓬佩奥反方向的巨大压力,对此我也毫不怀疑。明天,我们将尽力设法与他们弄清楚,美国打算如何走出因其单方面决定而造成的危机。我期待明天与我的同事进行开诚布公的会谈。

问: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不久前表示,莫斯科和华盛顿可能在不久的将来签订某项核协议,中国也可能随后参与该协议。但是北京称,不打算参加任何三边核裁军协议的谈判。这是否意味着,该问题进入了一个死胡同?在这种情况下,延长《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3》有何前景?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们曾听说,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表示,有兴趣让中国参与俄美之间的谈判(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谈判)。而且,特朗普还说,中国也表现出了参与谈判的兴趣。之后我们听到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声明,其中明确指出,中方对此没有兴趣。如果美国人想提出倡议,应该直接与我们的中国朋友讨论这一倡议,这是我们已经告知了华盛顿的。

至于说到《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3》的命运,我们,包括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曾不止一次表示,在20212月到期后,将该条约延长五年。我们依然愿意与美国人讨论这个问题。与此同时,我们将解决各方对于《条约》中所商定的各种削减数字提出的问题,这需要通过监督执行这一重要协定的双边机制来进行。

众所周知,对于美国宣布将大量潜艇发射装置和战略轰炸机改装为其自称的“无核”状态,我们提出了疑问。这是《条约》所允许的。但是,改装应当以这样的方式进行,即:让另一方有机会百分之百地确定,这些发射装置和轰炸机不可能返回到“有核”状态。我们现在正在讨论这个问题。这是一个纯粹的专业问题。我们暂时还未能达成一个能够确保一切都按照《条约》完成的、可接受的模式。

明天,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将来到这里。我认为,这将是我们谈判的中心议题之一。之后,我们会尽力向你们通报结果。

问(向王毅提问):有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事态,您如何评价?中国和俄罗斯将在此方向上进行怎样的合作?

谢尔盖·拉夫罗夫(王毅回答后的补充):我补充几句。我们完全同意我的同事刚刚所阐述的观点。正如我在开场致辞中已经提到的,我们在朝鲜半岛的问题上有着非常密切的协作。我们和我们的中国朋友对于美国和朝鲜领导人开始直接对话表示欢迎。我们将尽一切努力,推动这一建立在我的同事所提到的原则基础上的对话,即:分阶段、互惠、开放的原则。当然,无核化并非只是朝鲜无核化 ,而应该是整个朝鲜半岛无核化。

我们多次表示,赞成沿着这条道路向前推进。差不多两年前,也就是在2017年的夏天,在一次俄中首脑会议期间,我和王毅先生签署了一份声明,其中包含了那份“路线图”的内容。我们刚刚提到过,没有“路线图”,局势就得不到促进。我要指出的是,美国和朝鲜领导人开始进行的接触,正是按照我们的“路线图”建立起来的。这份“路线图”是我们与中国一同制定的——从恢复信任的措施开始,以直接接触为延续。我们希望,在某个阶段,无论是针对朝鲜半岛无核化的问题,还是针对在整个东北亚建立起和平与安全体系的问题,都能达成全面的协议,包括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提供明确的、切实有力的安全保证。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不止一次提到过这一点,包括425日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俄朝首脑会议的结果中也有提及。制定这样的保证并不容易,但这一定会是未来潜在的协议中无可争议的部分。俄罗斯和中国愿意参与制定此类保证。

我要再次强调,这种行动应该是相向的。平壤曾采取的信任措施非常认真,包括停止核试验和发射弹道导弹,并关闭了其中一个试验场。作为回应,我们的美国和南韩伙伴暂停了军事演习。但是,就在不久前,他们却又举行了几次规模相当大的演习,这引起了平壤的负面反应。我们同中国朋友一样,正在采取措施,以平息各方的激烈情绪,并继续协助各方为建立对话和达成相互可接受的互惠协议而创造必要的条件。

问(向王毅提问,译自汉语):最近,中美贸易谈判遇到了一些困难。美国已经采取了增加关税的措施。您如何评估中美贸易谈判的前景?鉴于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即将访问索契,您如何看待目前俄罗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三边关系?

谢尔盖·拉夫罗夫(王毅回答后的补充):我简要地支持一下王毅先生刚才所说的话。大国之间的关系,不仅对这些国家的人民、对互利合作的发展非常重要,而且对世界的命运来说同样非常重要——这并非是在唱高调,而是形势的真实反映。我们必须认识到自己有责任维护国际舞台的稳定,并确保对于所有国家来说都有一个平等的、不可分割的安全。任何涉及到在您刚才所提到的国家——中国、美国和俄罗斯联邦——之间开展合作的倡议,如果它们是为和平事业服务的,我们都将予以支持。

我们已经就阿富汗问题进行了三方对话。我认为,如果在俄罗斯、中国和美国之间能够进行更加密切的三方对话,那么朝鲜半岛的局势完全可以得到更加成功的解决。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991-13-05-2019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