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17日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欧洲委员会部长委员会第129次部长级会议上发表讲话,赫尔辛基,2019年5月17日

1017-17-05-2019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欧洲委员会部长委员会第129次部长级会议上发表讲话,赫尔辛基,2019年5月17日

尊敬的主席先生,

尊敬的秘书长先生,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七十年前欧洲委员会的成立,是为了通过促进欧洲人民的团结,继而彻底消除战争的可能性。

然而遗憾的是,委员会的缔造者们所设想的统一议程并未得到充分的落实。同样是在1949年,北约成立,并成为欧洲大陆分界线和紧张局势的象征。

“冷战”结束以后,出现了建设泛欧家园的新机遇。但是,那些奉行“分而治之”原则的人,竭尽全力固守着欧洲的分界线,而且现在还在继续深化它们。他们为了自身的利益,试图拿出臭名昭著的“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来取代国际法。这导致了我们这个建立在共识文化之上的“组织”变得无足轻重。

这种做法的表现之一,就是在违反了《欧洲委员会宪章》的情况下,在“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PACE)”针对俄罗斯代表团所实施的制裁。其导致的结果是自2014年以来,超过半数的欧洲人权法院的法官和人权事务专员在没有我们的参与下经由选举产生,将来还会有秘书长的选举。显然,没有俄罗斯代表团参与选举,将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系统性的危机已经在欧洲委员会的主要机构——外长委员会——的工作中显现出来。未能达成共识的文件成倍增加,欧洲委员会框架内真正平等的政府间合作不再受到重视。 “组织”正处在一个交叉路口——要么作为一个能够达成一致的机制而得到加强,要么在那些意图使欧洲委员会服务于小众群体利益的压力下变得退化。

我们支持所有倡导停止缺乏理智的对峙、维护欧洲委员会完整的人。为此,需要回到“组织”最初的原则之上,而其最关键的原则就是:所有的成员国一律平等。

我们相信,欧洲应当明白,没有俄罗斯,几乎不可能在各个方面确保真正的欧洲安全。我希望,在未来欧洲的关键问题上,欧洲人还是能够找到并表现出独立性的力量。

我们并非像有些人试图散布谣言时所说的那样,打算离开欧洲委员会。我们也不拒绝包括财政义务在内的、自身所应当承担的任何义务。

我们赞赏欧洲委员会对于俄罗斯国家权益的发展、司法体系和处罚机构体系的改革,以及其他许多人道主义问题的解决所已经做出并仍将继续做出的积极贡献。

我们愿意根据国际法准则、《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继续在欧洲委员会开展我们的工作。对于这些原则,应当在其不可分割的相互关联中予以解释和应用。

最迫切的任务是:让共识文化回到欧洲委员会当中。令我们感到遗憾的是,由于一些代表团的非建设性立场,未能使当前会议的一些重要文件获得一致的支持。但是,很明显,只有少数几个成员国反对的、关于权利和义务的决议,为在我们的“组织”《宪章》的坚实基础上解决其目前的危机开辟了道路,我要特别强调的是,必须遵守《宪章》的不仅仅是成员国,还有法定机构自己。现在,就“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说几句。

在面对新挑战(其中包括:贩卖毒品、非法移民、现代奴隶制、恶意使用人工智能的风险)的情况下,欧洲的团结尤为重要。老问题也并未消失。欧洲的伟大胜利已经过去了七十年,意图美化纳粹主义及其帮凶的势力有所抬头。在拉脱维亚,有人为“武装党卫队”的老兵举行庆祝活动。而在经历了国家政变之后的乌克兰,在纳粹共犯的旗帜下,民族激进分子正在兴风作浪,他们的手上沾满了血腥的罪行。令人感到痛心的是,许多欧洲价值观的狂热分子,今天竟不愿回忆201452日发生在敖德萨的数十名平民被活活烧死的事件。而欧洲委员会以及我们的委员会将把对这一罪行的调查进行到底,并确保让肇事者受到惩罚。让我们不要忘记自己所做出的决定。

媒体自由权,以及少数民族的语言、教育和宗教权利,在许多国家依然遭到践踏。在基辅,离任当局癫狂地签署法令,在生活的各个领域禁止使用除乌克兰语之外的其他语言。可耻的无国籍“奇观”依然存在。反犹太主义事件的发生愈加频繁。现在,是时候去面对迫害基督徒的全球性问题了(为什么我们会对此感到羞愧?),也要面对打击仇视伊斯兰教的任务。所有这些都需要欧洲人权机构进行干预,而首当其冲的就是欧洲委员会。

尊敬的同事们,现在正是时候,我们应当克服分歧、确保恢复“组织”真正的团结。

我想感谢芬兰担任轮值主席期间在这方面所做出的重要努力,以及总体上完成的大量工作。我们祝愿新的轮值主席——法国——工作顺利、继往开来。

当然,我也要向托尔比约恩·亚格兰表示感谢,感谢他为了寻求摆脱当前的危机,以及总体上在过去十年中他在这个岗位上所做出的巨大而弥足珍贵的贡献。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017-17-05-2019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