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23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5月23日

1074-23-05-2019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5月23日

关于美国发表“发现阿萨德政权再次使用化学武器的迹象”的声明


        我们注意到,华盛顿于521日在官方层面发表声明称,发现了“阿萨德政权在叙利亚西北部再次使用化学武器的迹象”。叙利亚外交部已经对此言论予以驳斥。

        首先,我们要指出的是,该声明很可能涉及的是在卡巴尼居民点(拉塔吉亚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分子的又一次表演。同样的信息发布在隶属于恐怖主义团伙“沙姆解放组织(HTS/Hayʼat Tahrir al-Sham/)”的互联网资源上。而就是这些可疑的信息来源,却成为了联合国安理会某成员国发表官方声明的依据。

        我们不得不遗憾地指出,伪装大马士革针对自己的人民使用化学武器的表演,已经成为北大西洋同盟国在叙利亚和中东所奉行政策的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西方国家更倾向于让世界的这一地区永远处于不稳定的局势中,而不是竭尽全力协助让所有交战方都能参与的政治解决叙利亚内部冲突的进程。

        在美国发表各种关于“叙利亚当局涉嫌经常使用化学武器”的武断声明的背景下,华盛顿及其盟国公开表示,愿意“以适当的方式立即应对”此类信息。我们非常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在违反《联合国宪章》和公认的国际法准则的情况下,为了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以及盘踞在该主权国家境内的国际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团伙的利益,他们已经对叙利亚领土发动了两次导弹袭击。

关于利比亚局势的进展


         利比亚的当前局势已经引发严重关切。由总理法耶兹·萨拉杰领导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和哈利法·哈夫塔率领的“利比亚国民军”形成的两股对抗力量,依然继续依靠武力解决他们之间的矛盾。由于有人绕过联合国的禁运规定向利比亚提供武器和军事装备,因此这两个阵营都不缺乏武器。而这一状况也助长了这两股力量的武力对抗。

        然而,这样做的结果是:死难者的数量已经数以百计,伤者数以千计,国内流离失所者的数量已经达到了数万人。此外,利比亚首都的城市基础设施也遭到了破坏。不久前,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切断了的黎波里的供水。许多人道主义组织都发出了警报。联合国秘书长利比亚事务特别代表加桑·萨拉姆(我们完全支持他所做的调解努力)警告说,该国正处于大规模内战的边缘,这将会对利比亚,乃至整个地区造成最为严重的后果。而这也正是我们几年来一直在讨论的问题。

        在利比亚血腥内讧的情况下,恐怖主义团伙的势力也有所抬头。他们在该国的西部和南部非常活跃,多次针对“利比亚国民军”的军人和石油天然气设施护卫队发动罪恶袭击。

        我们重申俄方的原则性立场:支持停止敌对行动,并在联合国的主持下建立利比亚人之间的政治进程,最终目标是确立能够在利比亚的土地上恢复和平与繁荣的、统一的主权国家制度。鉴于此,俄罗斯愿意与国际上的所有有关方面相互协作,继续向利比亚人提供必要的援助。


关于美国对伊朗施压

         我们对美国歇斯底里的反伊情绪日益高涨表示严重关切。在德黑兰宣布打算暂停履行其在伊朗核问题《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中的部分承诺以回应美国的大规模制裁之后,在美国掀起了新一轮反伊热潮。

        有一个问题:伊朗人有权采取这样的措施吗?在我们看来(同时也是从国际法,以及近年来相关事件发展的逻辑和对这些事件的理解的角度来看),当然,他们完全有权在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的基础上采取这些措施(该决议于2015年批准了上述《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该决议第26条规定:“伊朗将会把重启的制裁视为全部或部分停止履行其协议承诺的理由”。因此,关于伊朗是否有权这样做的问题,不仅可以被认为是已经解决了的,而且也是不适合讨论的问题。

        因此,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背景下,不可能对德黑兰提出任何不满的意见。与此同时,还存在一种自相矛盾的情况:美国人自己一年前就已经退出了这项协议,但他们却要求,伊朗人不得退出该协议。如果我们回到“排他性理论”,那么这就是该理论的一个组成部分。在华盛顿,这个理论的拥护者们经常对其进行谈论和实践,看来,他们坚决主张这一理论,目的是让美国一步一步地将自己排除在当代国际法体系之外。而与此同时,所有其他人都应当继续履行其这样或那样的义务。

        由于美国向波斯湾地区派遣航空母舰和轰炸机,使那里的局势变得更加紧张。与此同时还伴随着一些好战言论,以及针对伊朗毫无根据的、没有任何证据的指责——伊朗在其周边地区从事“破坏活动”,还给驻在其邻国伊拉克的美国外交官制造威胁。而说到伊拉克人,他们不仅时常受到美国的威胁,甚至还因为美国的行动而失去生命。现在,华盛顿没人会想起这些事。

        这不禁令人联想到:华盛顿实施的制裁、军事压力,以及激烈的侵略性言论,就是要故意挑起德黑兰更加强硬的报复行动,继而为直接对抗寻找借口。

        这是一条非常危险的路线。这条路线不仅蓄意撕毁了伊朗迄今为止一直严格履行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而且还导致了整个中东地区的不稳定局面。

        我们想建议美国思索一下,他们的侵略行径可能导致什么后果?这样的政策,对于这个灾难深重的地区,乃至整个国际安全,可能会制造出哪些额外的麻烦?

        我们再次强调:俄罗斯赞成尽快召开“《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参与国联合委员会”会议。为了维持该协议,并寻找向前推进的办法,需要有关各方做出协调一致的努力。美国不应阻挠此事。

关于委内瑞拉的局势

 

        当前的局势证明了,除了委内瑞拉人民自己通过和平、文明的方式解决内部分歧以外,别无选择。我们欢迎委内瑞拉政府和反对派愿意在开始对话前进行接触,包括通过国际调解。我们支持任何在平等的基础上虑及各方利益的倡议。只有委内瑞拉所有主张在《宪法》的框架内通过和平、外交手段解决分歧的、具有建设性的政治力量都参与谈判,才能使危机得到永久的解决。

        俄方愿意与所有对和平解决委内瑞拉国内政治局势感兴趣的各方进行讨论。我想再次阐明俄罗斯的原则性立场。俄罗斯外交政策的一个关键原则就是:坚定不移地尊重其他国家的主权和不干涉其内政。俄罗斯一贯与获得其人民信任的合法政府(也就是拥有合法政权并承担着国家全部责任的政府)合作。这使我们能够拥有以他们为代表的、有能力在国际舞台上奉行自身独立方针的对话伙伴,这对我们来说本身就很有价值。

        那些关于“俄罗斯应该对委内瑞拉发生的一切负责”的言论都是无稽之谈。不,事情并非如此。而正是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制裁,才导致了委内瑞拉今年的社会经济状况显著恶化。几天前,委内瑞拉驻莫斯科大使在与媒体见面时详细阐述了这一点。

        当所有拉丁美洲国家和加勒比国家,以及其他地区的绝大多数国家都清楚而明确地反对武装入侵委内瑞拉的时候,美国军方却继续进行公开挑衅——5月9日,在距离拉瓜伊拉港20公里的委内瑞拉领海海域内,发现了美国海岸警卫队的舰船。这样的行动只会使紧张局势加剧,无助于加强信任。

        与此同时,为了推翻合法政权,激进的反对派开始与美国武装部队南方司令部进行会面。这超出了正常的理智范围。我们呼吁委内瑞拉所有负责任的政界人士,只坚持和平的政治斗争方式。我们认为,挑起内战的做法和武力罢免合法总统的企图,都是不可接受的。因为这是一条充满暴力和流血的道路。

        那些来自外部的、向马杜罗总统提出停止其涉嫌对国民议会议员进行政治迫害的要求不值一评。首先,这是干涉内政的又一例证。他们试图通过某些所谓的“政治犯和独裁统治的受害者”的说辞,力挺那些国家政变的同谋。在任何一个文明国家,参与武装叛乱都将受到法律的制裁。为什么对委内瑞拉发生的事情要另眼相待,且不需要调查罪行和惩罚罪犯呢?请大家都尊重委内瑞拉的国家体制和委内瑞拉人民吧!

        上周(5月13日)发生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违反国际准则和规范的恶性事件。美国警察进入委内瑞拉驻华盛顿外交代表处的大楼。这是对《维也纳公约》第22条和第45条关于保护外交使团的条款最粗暴地践踏。我要提醒大家的是,今年三月,美国警察协助那位自立总统的“外交官”侵占了委内瑞拉驻纽约总领事馆和委内瑞拉驻华盛顿的武官处,而现在,他们又强行驱逐了经委内瑞拉政府同意驻于上述大楼内的“使馆民间保护团”。这又是一个美国当局藐视国际法和采用双重标准的令人发指的实例。

        总而言之,尽管我们已经习惯了华盛顿总是在法律框架之外对其反对者实施恐吓、人身压迫及其他各种方式的诸多表现,但美国的政治统治集团能够如此轻而易举地将这些手段应用于自己的战略伙伴,这还是令我们感到惊讶。在“哥伦比亚宪法法院”的法官们拒绝与美国驻波哥大大使讨论修订关于过渡期特别法庭的法律后,美国国务院撤销了这些法官的美国签证。事实上,对于美国而言,哥伦比亚司法权的高级代表等同于被制裁的委内瑞拉最高法院的法官。你们对这个数学等式感觉如何?

        就俄方而言,我们将继续与委内瑞拉伙伴合作,制定符合我们两国利益的具有建设性的议事日程。


关于索尔兹伯里和埃姆斯伯里事件的新“传闻”


         我们阅悉了本周在英国《卫报》上刊登的一篇涉及索尔兹伯里和埃姆斯伯里事件的文章。其中引用了了解调查进程的匿名消息来源,列举了一些能够证明“英国版事件经过”中明显不一致之处的新细节。我想提请英国外交部门注意。通常我们从英国外交官那里听到一些版本,这些版本在俄罗斯媒体对所发生事件的报道中广为流传。我想说的是,与英国媒体流传的不计其数的诽谤、泄密和流言蜚语相比,俄罗斯媒体所讲述的那些版本根本不值一提。如果英国外交部能对此表达一些看法,那还是很不错的,因为他们正在就该问题对俄罗斯媒体进行审查。

        事实证明,由于缺乏针对那些在新闻界和政界中受到指控的人的明确证据,调查未能成功找出他们的同谋。鉴于此,英国警方确认,无法确定在埃姆斯伯里发现的装有“诺维乔克”的瓶子的来源,也不能令人信服地将其与发生在索尔兹伯里的事件联系在一起。

        事实上,这些“泄露的”信息意味着,尽管英国警察进行了大量工作,但仍未能按照英国政治领导人强行认定的索尔兹伯里的犯罪版本提供证据。我再重复一遍:我们能够谈论的一切,都无一例外地只是英国媒体发布的资料。而每一篇新报道,都只是在强调,缺乏能够支持伦敦最初就所谓的“斯克里帕尔案”所发出指责的证据。

        关于英国《卫报》的这份资料,俄罗斯驻伦敦大使馆已经向英国外交部提出质询,要求其对该资料包含的信息予以确认或否认。正如俄罗斯驻英国外交人员向英国主管机关发送的其他数十份类似质询一样,我们尚未收到英国方面的答复。总之,尽管我们一再呼吁,英国方面始终未能向我们提供任何有关所谓的“斯克里帕尔案”的可靠信息。如此看来,原因很简单——要么,他们有所隐瞒;要么,压根儿就没有针对相关指责的真实证据。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074-23-05-2019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