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9年06月27日

俄罗斯外交部副发言人阿尔乔姆·科任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6月27日

1349-27-06-2019

俄罗斯外交部副发言人阿尔乔姆·科任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19年6月27日

关于荷兰“MH17空难基金会(Stichting Vliegramp MH17)”代表马来西亚“波音”飞机失事的遇难者亲属,就恢复俄罗斯代表团在“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中的权利问题,致欧委会大会的呼吁书

我们已经获悉荷兰“MH17空难基金会(Stichting Vliegramp MH17)”代表马来西亚“波音”飞机失事的遇难者亲属,向“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提出请求,呼吁推迟恢复俄罗斯代表团在“议会大会”中的权利。

我们当然理解2014717日在乌克兰东部上空发生的这起悲剧的遇难者亲属的感受,这与“国际联合调查组”所开展的调查有关。然而,这样的呼吁,如同在这个问题上向俄方施加影响的所有其他努力一样,实际上都是徒劳无益的。

俄方从悲剧发生的第一天起就与荷兰合作,提供了有关MH17空难所有可用的信息。但是,俄罗斯向“联合调查组”移交的前所未有的大量数据,都遭到了坚决地无视。其他姑且不谈,这些数据中包括“阿尔玛兹-安泰”空天防御康采恩所进行的实地试验结果、原始雷达数据(这些数据驳斥了“联合调查组”所坚持的导弹发射地点的可能性),以及能够证明击落飞机的导弹属于乌克兰的解密文件等等。

与此同时,我们想指出的是,乌克兰没有收到任何与其未关闭领空有关的任何指控。

俄方对本次空难的遇难者表示深切哀悼,并将继续为查明MH17航班失事真相提供一切可能的协助,从而将真正的,而不是事先指定的该事件的罪魁祸首绳之以法。我们相信,通过对话与合作,一定会走上通往真相的道路。

关于美方在与塔利班的冲突中支持伊斯兰国分子的消息

最近,关于“塔利班运动”和“伊斯兰国”的武装分子在阿富汗东部的武装冲突愈演愈烈,以及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特战队暗地里向伊斯兰国分子提供武力支持的消息,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出现。

我们认为,所有这一切都证明了,一方面,“塔利班运动”正在履行其关于加强打击盘踞在阿富汗并处心积虑酝酿建立“全球性的哈里发国”计划的国际恐怖主义武装分子的承诺。另一方面,塔利班本身仍然是关于美国军方支持伊斯兰国分子行动的唯一消息来源,因此尚无法证实该消息。我们不止一次向美国同事表达了我们对此事的担忧,但他们断然否定了这些消息的可靠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依然希望美国及其北约伙伴能够在打击阿富汗境内的国际恐怖主义方面表现出诚意。

然而,有一种情况是毫无疑问的,即:无论是阿富汗政府军,还是其外国盟友,事实上都没有对阿富汗境内的伊斯兰国分子采取任何积极行动。一些军事专家提出了这样一种假设:由此可见,阿富汗当局正在试图在对抗塔利班的“战场”上人为地增强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从而削弱其主要军事政治对手的力量。我们呼吁国际联军和阿富汗领导层打消这种幻想(如果这种幻想确实存在),并在那些已经被伊斯兰国分子及其拥趸牢牢占据的阿富汗地区,加强对他们的打击。

关于《凡尔赛和约》100周年

在本次发布会新闻介绍部分即将结束时,我想谈一些历史问题。622日,俄罗斯和世界上的许多国家(主要是原苏联的加盟共和国),都为“缅怀和哀悼日”——伟大卫国战争爆发纪念日——举行了纪念活动。在俄罗斯,没有一个未受到这场巨大悲剧影响的家庭,每个家庭都为“正义战胜邪恶”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根据官方数据,仅苏联,就为这场战争损失了2700万人。总体上看,第二次世界大战成为了人类历史上最血腥的冲突,这场战争夺去了5000多万人的生命。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胜利日》一文中详细描写了此次战争的教训和结论,该文章发表在上周出版的《国际生活》杂志上。

明天,即628日,是《凡尔赛和约》签署100周年纪念日。一方面,该文件对第一次世界大战(作为“非日历上的二十世纪的开始”)的结果进行了总结,另一方面,它实际上为形成爆发二战的先决条件提供了温床,并成为二战爆发的起因之一。

该文件不仅为战败的德国制定了许多苛刻的条件(在克服这些条件的过程中,纳粹分子在很多方面建立了自己的宣传和政策),其本身也堪称是一份极其片面和不平衡的文件。在狭隘自私和快速解决问题的思想的指导下,凡尔赛的“父辈们”表现出了令人惊讶的鼠目寸光,事实上,他们把俄罗斯从战后世界秩序的主要参与者中“排除在外”,忘记了俄罗斯在一战中的作用和牺牲,以及对协约国的整体胜利所做出的贡献。同样,他们对列宁起草的《和平法令》和反布尔什维克力量的企图都采取了无视的态度,而后者却真诚地认为自己是与盟国所拥有的共同事业的继承者,应当参与战后的和平会议,并在那里捍卫我们国家的利益。而他们利用俄罗斯的内部矛盾,只是选择了忘记俄罗斯。这在当时对他们来说很方便,但却是目光短浅的做法。

同事们,今天我们提起这个发生在一个世纪以前的历史事件,并不是为了要找出其罪魁祸首,或将那些事件的参与者分为赢家和输家。我们只是想再次强调,欧洲和国际社会的未来是团结与合作,是国家、地区和全球利益的有机结合,而不是企图通过武力,并在损害另一方利益的前提下确保自己的安全。可持续的安全只能是平等的和不可分割的。在《俄罗斯联邦外交政策构想》中就规定了这一原则,该《构想》把建立“基于解决国际问题的集体原则和基于国际法制的”平等和民主的世界秩序作为重点。俄罗斯始终倡导和主张在所有国家之间进行平等的对话,并虑及每个国家的国家利益,正如历史所清楚表明的,每一次的破坏行动(包括制裁政策),都不会带来任何好的结果。

问:除了伊朗以外,您认为,谁还能袭击阿曼湾的邮轮?俄罗斯安全会议秘书尼古拉·帕特鲁舍夫在以色列的会议上表示,被击落的美国无人机位于伊朗空域。他还说,俄罗斯国防部向他提供了这方面的信息。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此论点?

答:关于阿曼湾的邮轮事件,您知道我们的立场。我们认为,有必要等待实质性的国际调查,因此我们不做任何预测或假设。相关国际机构应对此事进行调查。

关于问题的第二部分,我不准备对此做任何评论,因为我没有相关信息。我们将进行确认,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再回到这个问题上。

问:您能否就俄罗斯在“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上恢复权利发表评论?

答:昨天,也就是626日,“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为克服该组织长期以来的系统危机而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大会”以多数票(116票赞成,62票反对)确定了俄罗斯议会代表团的权利,并取消了主要由英国和乌克兰代表提出的旨在破坏俄罗斯作为全权参与者回归“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进程的所有修正案。

624日,在会议的第一天,“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以令人信服的多数票(118票对62票)通过了一项《改进议会大会关于权利与投票的决策程序》的决议,该决议对“大会”的议事程序进行了必要的修订。从今以后,各国代表团的主要权利都是不可分割的。

“大会”的决定反映了欧洲委员会(特别是“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已经明白,“大会”出于政治原因而做出的限制国家代表团权利的行为是不合法的,这种做法不符合国际法的基本原则(即:国家主权平等),也与该组织的《章程》相抵触。与此同时,他们也明白了,没有俄罗斯的参与不可能解决当代欧洲的问题。

我国有兴趣在平等的基础上继续在欧洲委员会开展工作,旨在解决那些为了8.3亿欧洲居民的利益而产生的共同问题。除议会渠道以外,俄罗斯还以其他各种形式,首先是政府间的合作,一直进行着这项工作。在欧洲委员会框架内,我们在打击腐败、洗钱、贩毒等领域参与制定的国际标准,加强了俄罗斯的法律体系,促进了国家管理系统的内部稳定,为创造健康的经济环境提供了动力。欧洲委员会的各项公约是在欧洲建立一个统一的法律和人文空间的工具,也是与欧洲各国开展务实双边合作的基础。

“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通过的决议为及时解决俄罗斯联邦对欧洲委员会的债务问题创造了条件。

我们听说乌克兰代表团,以及其他一些代表,强烈抗议俄罗斯回归“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甚至决定离开“大会”。我们认为,没有人剥夺他们的权利,他们随时可以重返工作。显然,“大会”并未支持他们想要扩大对抗的企图。

问:美国、中国和俄罗斯的阿富汗问题代表将于七月份举行会议。我想知道,这次会议将在哪里举行?它与四月份举行的会议有何不同?俄罗斯对这次活动有何期待?

答:由俄罗斯总统阿富汗问题特别代表扎米尔·卡布洛夫、美国国务院阿富汗和解事务特别代表扎尔梅·哈利勒扎德和中国外交部阿富汗事务特使邓锡军参与的三方会议的日期尚在商榷中。我们正在等待中方的正式邀请。我们预计会议将在七月举行。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349-27-06-2019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