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30日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伊朗共和国外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和土耳其共和国外长梅夫吕特•恰武什奥卢就叙利亚问题进行三方会谈之后所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并答记者问,日内瓦,2019年10月29日

2209-30-10-2019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伊朗共和国外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和土耳其共和国外长梅夫吕特•恰武什奥卢就叙利亚问题进行三方会谈之后所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并答记者问,日内瓦,2019年10月29日
今天,我们在一个重要而意义非凡的事件前夕进行了会晤。我指的是,明天将召开的宪法委员会会议。我与我的伊朗和土耳其同事进行了三方会晤,随后,我们与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吉尔•彼得森进行了详细的交谈。当然,我们的主要议题就是当前宪法委员会的工作。

众所周知,宪法委员会的建立,是由参加了2018年1月在阿斯塔纳“三国”倡议之下、在索契举行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的叙利亚人所做出的决定。而今天,“三国”的代表就在这个大厅里。从那时起,尽管时间很长,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我们一直坚定地朝着这一最为重要的事件迈进。这个事件——开启叙利亚人之间的直接谈判——将于明天启动。我们一致认为,这是我们共同的、重大的胜利。最重要的是,这是叙利亚人民的成就。我要强调的是,这不是叙利亚某一方的成就,而是叙利亚全体人民的成就,即政府、反对派和叙利亚的所有公民。

我们强调,最重要的是确保对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的执行。特别是,必须确保那些涉及“将由叙利亚人自己实施,并且将只属于叙利亚人的政治进程”的内容得到执行。而所有的外部参与者,都应提供最为有利的条件,以便在这个方向上建立起这一进程,并使叙利亚人能够在联合国秘书长特使吉尔•彼得森的协助之下,寻求一个能够达成相互谅解的契机。

不言而喻,仅仅通过宪法委员会,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当然,还需要同时解决与叙利亚的人道主义局势有关的问题。要在没有政治化、歧视和先决条件的情况下,解决这些问题,并且推动为了让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返回自己的家园而创造前提条件。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我们向大家分发了经由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外长批准的三方《声明》。《声明》确认了我们对叙利亚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充分承诺,明确了我们在该国铲除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以及绝不接受任何分裂叙利亚的意图的方针。

在这份《声明》当中,我们也对启动宪法委员会的工作表示欢迎。我们强调,这一机制的启动再次证实,叙利亚冲突不存在军事解决方案。我们还表示,完全支持该委员会的活动,鼓励各方达成协议。我们支持联合国秘书长特使吉尔•彼得森为促进这一进程所付出的努力。

我们希望,宪法委员会的参与者们能够遵循妥协意愿,进行建设性的互动,并且不会受到外部干扰。该委员会工作的开展,不应受到来自外部的、任何人为设定的期限限制。这项工作应当旨在达成一个共同的、最广泛的协议。
在《声明》的最后,我们强调了在整个叙利亚境内解决人道主义问题的重要性,这一点尤其重要。我们还强调,必须为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返乡创造条件。

我衷心感谢我的同事们能够在“阿斯塔纳机制”内进行持续的合作。我们商定,继续与叙利亚所有各方协作,为恢复该国长期持久的稳定、清除恐怖主义余孽、改善人道主义局势,当然,还有在政治进程中取得进步而做出积极的努力。

问(向谢尔盖•拉夫罗夫提问):俄罗斯如何看待叙利亚-土耳其边境的局势?如何看待美国驻军依然驻留在油田附近?俄方从一开始就声明,美国在叙利亚的存在是不合法的。而现在,美国人正在谈论从一个被摧毁的国家中获取经济利益。难道这是正当的吗?

谢尔盖•拉夫罗夫:至于美国在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所采取的行动,当然与国际法背道而驰。美国及其领导下的联盟参与国,在叙利亚的存在都是违法的,违背了叙利亚合法政府的立场。美国在声明从叙利亚全部撤军之后没两天,他们又紧接着声明还要留在那里。甚至那些从叙利亚撤至伊拉克的部队,又开始以“保护油田免遭伊斯兰国侵袭”为借口,重返叙利亚。我认为,这是托词。况且,早在今年三月份,美国领导层就曾公开宣布,伊斯兰国已经被彻底战胜并且被剿灭了。如果从原则上考虑这些情况,这当然是非法行为。美国的专家团队自身也对这一问题展开了讨论,即:如何评价目前正在发生着的事情。专家们表达了他们的意见,我们完全同意这些意见。同时,他们还引用了各级国际法庭对类似情况的判决。这些判决的内容是:任何未经许可,非法开采主权国家自然资源的行为,都是非法的。我们的出发点也在于此。我们的美国同事非常清楚我国对这一问题的立场。我们将捍卫这一立场。

问(译自英文):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吉尔•彼得森多次指出,目前,叙利亚有五支军队。这使政治进程变得复杂。美国正在撤军,我想知道,土耳其、俄罗斯和伊朗何时会从叙利亚撤出自己的军队?

谢尔盖•拉夫罗夫(在穆罕默德•扎里夫之后回答):我要补充的是,各项索契协议,包括一年前签署的有关伊德利卜的协议,以及今年10月22日签署的关于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与土耳其共和国边境的协议,都已经过大马士革政府及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本人的批准,实际上,也得到了库尔德人的批准。因此,我们认为,我们现在谈论的进程,其目的是实现和平,并最终确保叙利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我不记得针对美国建立的联盟所采取的那些行动有过类似的评价。是的,我们被迫与位于“当地”的那些人进行接触。所谓“消除冲突”现象是存在的,军队同有关方保持接触。但是,我不认为我的同事们所提到的存在(更何况这些存在受着包括索契协议在内的监管)可以与联盟的非法存在相提并论,更不能与那个傲慢的发言相提并论。他们说保持其军事存在是为了保护叙利亚的石油资源,也就是说他们保护叙利亚不自我伤害。

说实话,我不曾听说,吉尔•彼得森抱怨过在叙利亚存在的五支军队是其斡旋的主要障碍。至少,他没向我们表达过这样的抱怨。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209-30-10-2019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