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6日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希腊共和国外交部长尼科斯·登迪亚斯会谈后举行的记者会上发表讲话并答媒体问,雅典,2020年10月26日

1826-26-10-2020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希腊共和国外交部长尼科斯·登迪亚斯会谈后举行的记者会上发表讲话并答媒体问,雅典,2020年10月26日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的会谈进行得非常顺利。很高兴再次来到希腊。感谢我们的希腊朋友,感谢东道主对我们代表团一如既往的款待。

希腊是我们非常重要的欧洲伙伴之一。数百年来,我们一直拥有密切的历史关系和精神关系,这在我们两国关系中,包括在现阶段,都是真正的非常宝贵的资产。

明年,我们将庆祝希腊人民解放斗争爆发200周年,该斗争的结局是建立了一个独立的希腊。我国也尽一切努力为这些进程做出了贡献。正如刚才尼科斯·登迪亚斯所说,具有象征意义的是,俄罗斯帝国外交部总务处长约翰·卡波迪斯特里亚斯成为了新希腊国的首位总督。

今天我们签署了一份重要文件,该文件将大规模启动下一个大型文化-人文项目——“俄罗斯-希腊历史年”,我们希望,该项目将于明年初正式启动。我们在联合备忘录中制定了内容非常丰富的活动计划。我希望,这项倡议不仅会得到历史学家和考古专家的关注,而且也会引起我们两国广大公众(特别是年轻人)的兴趣。

我们指出,尽管卫生防疫的形势依然严峻,但双方的合作仍在继续。我们再次注意到,在疫情爆发初期我们相互提供协助,包括我们的希腊朋友积极帮助我们运送了逗留在希腊境内的几百名(700多人)俄罗斯人。而且,首架航班是我们的希腊朋友免费提供的。我们当然对此非常重视。相互支持——这是我们在各个领域关系的特点。

在双边事务上,我们当然希望能够尽快扭转因疫情大流行导致的双边贸易下滑的情况。“俄罗斯-希腊经济、工业和科技合作联合委员会”在此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个非常重要的政府间机构的联合主席进行了视频沟通。我们希望,只要情况允许,该联合委员会就将召开正式的全体会议。

我们同意继续努力完善和扩大条约法律基础。现在,两国的相关部门正在制定一些重要领域(如:卫生、通讯、信息技术和海关合作)的文件。

我们在许多地区和国际事务上达成了广泛共识。我们商定在包括联合国、欧安组织、欧洲委员会和黑海经合组织在内的多边平台上继续保持联系。我们对希腊在过去六个月中,作为欧洲委员会的轮值主席国,在该泛欧组织部长委员会框架内所发挥的作用表示赞赏。我们对希腊在这半年中推行的优先事项感到满意。令我们感到满意的是即将于11月初在雅典举行的部长级会议(现在看来,这将是一次视频会议)届时将批准一些重要文件,包括《雅典宣言》,以及与发展我们各国青年之间的联系有关、与教育和文化有关的倡议。

我们非常有兴趣地对东地中海局势交换了意见。我们重申了自己的立场:支持通过在国际法框架内进行对话,来解决任何领域出现的所有矛盾。

我们还谈到了叙利亚和利比亚。我们讲述了我们如何与其他外部参与者协作推进解决方案,包括我们在阿斯塔纳机制框架内与土耳其和伊朗合作解决叙利亚危机。我们还阐述了,我们采取了哪些措施以使俄罗斯和土耳其就伊德利卜降级区达成的协议得到全面执行,首先是铲除“沙姆解放组织(HTS/Hay'at Tahrir al-Sham)”武装分子的余孽。

我们提到从日内瓦传来了有关利比亚的好消息,在联合国的主持下,的黎波里和班加西的代表团在那里进行了谈判。我们希望,已经宣布的停战将立即通过采取建立相应机制的具体步骤得到支持,政治解决进程也不会被“束之高阁”。

我们描述了俄罗斯作为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共同主席国,为促进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的调解(从立即停火开始)所发挥的作用。

我们还讲述了我们在与后苏联地缘政治空间有关的其他方面采取了哪些措施。当然,我们感兴趣的是,那里现存的所有问题都能得到彻底克服和解决。

我们对谈判的结果感到满意。我邀请部长先生再次访问俄罗斯联邦。他答应会根据自己的意愿选择城市。我们愿意满足这些愿望。

谢谢。

:我们看到东地中海局势的发展是如此迅速。您刚才也谈到了这一点。俄罗斯是否有计划和倡议来协助解决这一紧张局势?

谢尔盖·拉夫罗夫:关于东地中海,我可以确认我所说的话。这个地区的问题已经积累了很多年,特别是在地中海南部。而众所周知,现在又增添了新问题。我们坚信,所有问题都应当在国际法的基础上解决。

关于我们是否会提出某项倡议。我认为,那就是必须全面执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以及其他国际法律文件。这是我们能够稍微缓和一下局势,并将其转入谈判轨道的关键。

首先,沿岸国家应当表现出主动性。如果有人想让我们利用我们与一些国家的关系从中斡旋,我们将愿意考虑这种可能性。

问(译自希腊语):目前,希腊正在就将领海扩大到12海里的问题进行积极讨论。您对此问题持何立场?

显然,土耳其正处于其政策的新阶段。您如何看待国际社会对这项政策的态度?

谢尔盖·拉夫罗夫:关于扩大领海的决定,您刚才已经说了,这是希腊政府的意愿,因此,俄罗斯联邦在这件事情上不能采取任何立场,除非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的立场。根据该《公约》,《公约》的每个缔约国有权将其领海宽度确定为12海里,当然,需要考虑合乎情理的理由和地理特征。如果涉及的是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国家在该《公约》框架内的某些计划重合的情况,那么就只能根据该《公约》,在尊重彼此利益的情况下,通过谈判找到解决方案

关于土耳其。我们与土耳其的关系良好,但并不是没有问题。我们在某些问题上的立场都不尽一致,但是,当我们找到共同点时(我们就利比亚问题进行顺利谈判),我们就会一起努力,帮助推动建立解决危机局势所需的条件。我们将继续与土耳其开展此类协作。

无论局势多么严峻,国家间出现的任何问题都需要在对话的基础上进行解决。包括土耳其和希腊之间的问题。我们希望这些问题能够通过直接对话得到讨论和解决。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826-26-10-2020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