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05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0年11月5日

1896-05-11-2020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0年11月5日

关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时局

在一周内,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地区的局势依旧紧张。双方在彼此的整个接触线上都发生了交火。民用设施也被当作袭击目标 。

我们呼吁各方力行最大限度的克制,避免攻击平民,并杜绝外来势力的干涉。务必要达成真正意义上的停火、缓解紧张局势及恢复谈判,以实现基于基本原则的和解。

本着这种精神,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于111日和2日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领导人深入交换了意见。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以及俄外交部副部长亚历山大·格鲁什科、安德烈·鲁坚科在与外国同事的对话中也都谈及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局势。

1030日,明斯克小组共同主席国代表与阿塞拜疆及亚美尼亚外交部长在日内瓦举行了会议,这是国际社会为尽早解决纳卡局势所作的又一次努力。早些时候,他们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莫雷尔及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普·格兰迪进行过磋商。

欧安组织明斯克纳卡问题小组其他成员国在113日于维也纳举行的相关问题会议上对共同主席国的维和努力表示支持。


关于叙利亚局势及有关事态发展

10月底,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吉尔·彼得森在隔很长一段时间后再次访问大马士革,我们积极评价此次访问的成果。我们希望,在经过吉尔·彼德森本轮在叙首都的谈判后,就在11月份可以在日内瓦召开叙利亚宪法委起草委员会例行会议。俄方将继续为这一进程作出贡献,而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及“索契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的成果是该进程的基础。同时,我方认为,所有决定都应不受外部势力的压迫或干涉,由叙利亚人自己作出。

至于叙利亚本身的局势,则仍然十分复杂。该国正在经历严重的社会经济危机。美国及其盟国采取的严厉非法制裁阻碍了叙当局开展全面工作以摆脱满目疮痍的局面并向民众提供援助的努力。

而且,众所周知,这种外部压力的第一受害者正是最普通的叙利亚人民。我想提醒大家一件事,所有那些曾经说过自己非常关心叙民众命运的人,现在便是他们使叙民众生活变得更加困苦。

此外,包括库尔德武装控制下的幼发拉底河东岸地区在内的叙中部和东部地区的“伊斯兰国”地下活动的猖獗日益令人担忧。有消息称,对叙军方和库尔德部队阵地的恐怖袭击有所增加。在这种背景下,当地部落团体宣布成立一个亲政府的“部落军”,以抗击位于哈马省、阿勒颇省和伊德利卜东部的恐怖分子。此外,在土耳其“和平之泉”行动区域内,听从安卡拉指挥的武装团体与库尔德人在距位于哈塞克省东北地区的艾因伊萨市不远处爆发了新的战斗冲突。

定于1111日至12日在大马士革举行的“叙利亚难民及境内流离失所者回返问题”国际会议的筹备工作已进入尾声。俄罗斯积极参与这项工作,呼吁所有相关国家、联合国专门机构和国际非政府组织对叙方发出的邀请作出积极回应,并参加这一重要的人道主义论坛。

我想提醒大家的是,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对难民遣返和境内流离失所者返回家园问题给予了相当大的重视,该决议为促成全面解决叙利亚问题提供了国际法律框架。


关于俄罗斯10月份担任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国职务的总结

我还要对今年10月份俄罗斯担任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的基本情况进行总结和介绍。俄罗斯联邦担任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的任期于1031日正式结束。尽管由于新冠病毒大流行导致一系列活动继续受到限制,但安理会的工作日程仍十分繁忙。

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活动是六个月以来第一次以面对面的形式举行。遗憾的是,到本月底,由于纽约疫情的恶化,安理会成员国不得不再次使用线上会议。然而,我们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恢复联合国系统这一重要机构的定期线下活动。

俄罗斯担任主席国期间举行了两次主要活动。首次是1020日关于波斯湾局势的辩论。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出席了会议。此次会议的目的是在相互考虑彼此关切和利益的原则上为进一步建立区域内部关系奠定基础。令人高兴的是,在讨论过程中,绝大多数成员国表示支持俄罗斯提出的有关在该地区建立一个统一并包容各方的安全架构与制度。

第二个主要活动是在安理会第1325号决议通过20周年之际,于1029日就“妇女、和平与安全”问题举行了年度公开辩论会。该决议开创了在联合国安理会讨论该问题的发端。在活动中,除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外,俄罗斯方面还邀请了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姆兰博·努卡、联合国妇女署亲善大使兼好莱坞女演员达奈·古里拉和联合国阿卜耶伊临时安全部队性别暴力问题顾问纳塔利娅·埃米莉娅诺娃(女,俄罗斯人)。

同时,让我们感到失望的是,尽管俄罗斯愿意寻求折衷方案,但由于个别国家的非建设性立场,由俄方起草的纪念性主题决议草案没有获得必要的票数。显然,其根本原因在于西方国家希望将这一问题作为自己内部的问题进行处理,而且原则上要在安理会内形成对该问题提交与审议的垄断权。俄罗斯联邦驻联合国代表团对投票立场的解释性声明以及俄外交部对媒体的相关报道,都对我们文件的相关情况作了更加详细的剖析。这两份文件均可以在外交部网站上查阅。

我还想单独谈一下安理会对叙利亚“化武”问题的讨论。我们当然对西方伙伴再次阻挠在105日会议上就该问题进行坦诚讨论的做法不能感到满意。特别是由于禁化武组织技秘处在处理叙利亚问题上抱有偏见,西方伙伴为了避免相关的不便问题,阻止该组织前总干事何塞·布斯塔尼参加此次讨论活动。我想提醒大家一件事,这位禁化武组织前总干事当时就是在美国的压力下被撤职。然而,何塞·布斯塔尼起草的论题揭露了西方国家的恶毒做法,最终是由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瓦西里·涅边贾进行发表的。

就俄方而言,我们继续坚持认为,使用“化学讹诈”作为对大马士革施加压力的手段是不可接受的。

1026日举行的其他重要活动就是就包括巴勒斯坦问题在内的中东局势的公开辩论会。在不久前以色列与一系列阿拉伯国家间签署关系正常化协议的背景下,相关问题的讨论便更具有现实意义。此次会议由俄罗斯联邦外交部副部长谢尔盖·韦什宁主持,他以谢尔盖·拉夫罗夫的名义宣读了俄外长的致辞。辩论会重申了广泛支持以两国解决方案为基础的中东问题国际公认的调解标准以及相关“四方”在该问题上的领导作用。

在俄罗斯担任主席国期间,联合国安理会10月计划中规定的各项活动也得到充分执行:就一系列非洲问题举行了会议,共同讨论了包括刚果民主共和国、马里、大湖区、中非共和国、阿卜耶伊和索马里制裁等问题;中东议程则包括西撒哈拉(相关联合国特派团任务期限的延长)、也门、黎巴嫩和戈兰高地的局势以及叙利亚问题的人道主义和政治层面的讨论;拉丁美洲的局势也得到了应有的关注,讨论了海地局势,延长了联合国相关专项政治任务的期限,并对哥伦比亚局势进行了讨论;此外,会员国还就科索沃局势交换了意见。

联合国安理会还数次被迫对“实时”危机迅速作出反应。特别是109日,就塞浦路斯局势举行了非公开磋商,并通过了联合国安理会主席声明。为了审议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地区的局势,安理会共举行了两次临时会议。安全理事会还通过了关于马里的主席声明,并就苏丹、也门、马里、哥伦比亚、阿富汗和利比亚问题向媒体发表了声明。

在担任轮值主席国期间,俄罗斯将其任务视为,再次表明安全理事会作为有效协调各方努力、共同应对国际和平与安全威胁的工具继续发挥着应有的作用。积极推广俄罗斯的立场,维护了我国作为国际关系中负责任参与者的形象。并且,这里不仅涉及到形象问题,还包括一系列实际措施。俄罗斯愿意就最紧迫的全球问题进行对话并寻求其解决途径。

美国务院分管政治军事事务局的助理国务卿克拉克·库珀关于为发展与塞浦路斯的军事技术合作,有必要禁止俄罗斯海军船只进入其港口的声明
我们关注到美国国务院分管政治军事事务局的助理国务卿克拉克·库珀关于为发展与塞浦路斯的军事技术合作,有必要禁止俄罗斯海军船只进入其港口的声明。媒体援引他的原话是这样说的:“我特别强调,塞浦路斯尚未采取必要措施拒绝俄罗斯舰队的船只进入其港口。这些和其他步骤当然都是必要的,我们希望塞浦路斯共和国朝着这个方向前进。”这已经不是我方第一次看到,华盛顿将一个国家必须放弃在各领域与俄罗斯合作作为其发展与美国往来的先决条件。这种做法与任何国家奉行独立外交政策的不可剥夺的权利相矛盾。

俄方则遵循另一种原则:我们从未将与伙伴国家发展双边关系与它们同第三国关系的性质联系起来。俄方也不想让他国面对人为的选择即“我们和美国,只能选一个”,因为我们认为这是一项基于真正平等关系的主权国的权利,我们拒绝强迫性对话。

俄方相信,塞浦路斯共和国领导人将继续致力于奉行多方位的外交政策,继续推进与俄罗斯有丰富历史的的互利合作。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896-05-11-2020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