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03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0年12月3日

2124-03-12-2020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0年12月3日

关于俄罗斯疫苗的研发


今年122日,在联合国大会第31届特别会议期间,举行了“卫星-V”疫苗的线上虚拟推介会,引起了国际伙伴的极大兴趣。

我想强调的是,俄罗斯共有3种抗击新冠病毒(COVID-19)的疫苗正在进行临床试验。第一种疫苗就是已经提到的“卫星-V”;第二种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制剂是“EpiVacCorona”,该疫苗是由俄“矢量”病毒学与生物技术国家科学中心(科利佐沃科学城)研发的;另一种充满希望的疫苗则是由莫斯科市丘马科夫免疫生物制剂研发中心负责研制。

同时,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与加马列亚研究所继续积极开展工作,不仅在俄国内扩大用于大规模接种的“卫星-V”疫苗的批量生产,而且还实施了技术过渡,使其能够在国外站点生产,并进而完成国际市场的投放。

迄今为止,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已收到来自50多个国家购买超过12亿剂“卫星-V”疫苗的订单,并且与国外领先的制药公司签订生产协议,从明年起将确保超过5亿剂“卫星-V”疫苗投放生产。目前俄方还正在与新的合作伙伴进行谈判以增加疫苗的产量。

上周(今年1124日)公布的第二次临床试验数据中期分析结果表明,在首次注射后的第28天,“卫星-V”疫苗的有效性为91.4%。第一次注射后的第42天,疫苗的有效性超过95%。这些技术信息可以从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的相关网站中查询。

包括欧盟成员国在内的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对“卫星-V”疫苗产生兴趣。除了向匈牙利提供制剂样品之外,俄方代表还在与其他一系列欧洲伙伴进行谈判。今年1127日,法国政府疫苗科学委员会的一个代表团访问了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讨论了两国在“卫星-V”疫苗的生产和大规模接种方面的合作。


关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现状


上周,我方使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局势走向正常化的努力仍在继续。没有违反停火的记录。1128日,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与亚美尼亚外交部长阿鲁·艾瓦江通了电话。1130日,俄罗斯政府总理米哈伊尔·米舒斯京与亚美尼亚总理尼科尔·帕希尼扬举行了电话会晤。在接触期间,双方讨论了俄罗斯维和人员的工作方式、向民众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进一步措施,以及保护宗教和文化遗址的具体方案。

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在集安组织集体安全理事会的线上会议,以及谢尔盖·拉夫罗夫在集安组织外长理事会远程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对“纳卡”局势都发表了评论。你们可以在克里姆林宫和俄罗斯外交部的网站上查看相关信息。

俄罗斯维和人员继续全天候监控局势并监督停火制度的遵守情况,为难民返回创造条件,确保运输食品及各种货物的民用车辆的安全,执行恢复基础设施任务的维修队的安全以及进行排雷工作。

我谨提请注意,在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社会中,寻找失踪士兵和牺牲军人遗体的问题十分敏感,此项工作由俄罗斯维和特派团领导机构直接督办。我方维和人员正在使用现代技术设备进行搜寻。

我方也努力解决“纳卡”地区的主要人道主义的问题。在这方面,我们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有关机构保持着密切联系。

应急中心加强了对返回家园难民的积极援助。自1114日以来,回返人数已接近3万,每天有1-2千人返回其原住地,运送人道主义物资的工作已经开始。

我们继续保持与相关国际机构的合作。国际红十字会已经在该地区开展工作,联合国综合评估团正在准备前往该地区。


关于叙利亚及其相关局势的发展


1130日,叙利亚宪法委员会小组第四次会议在日内瓦开启。根据叙利亚当局和反对派代表达成的协议,目前双方正在讨论“国家原则与基础”这一主题。

我方与“阿斯塔纳和平进程”的合作伙伴一直致力于叙利亚各方参与建设性对话,使其达成共识并形成对叙未来政治架构的共同愿景。宪法委员会工作的继续证实了我们为帮助解决叙危机所做的全面努力的有效性。

我们希望叙利亚人能够在讨论宪法文件方面取得进展,因为这完全符合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以及在索契举行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的结果,助力实现叙利亚的最终和长期稳定的任务。

关于稳定伊德利卜降级区局势的俄土协定得到继续执行。土耳其军队正在逐步撤出叙利亚政府控制的领土。1126日,部署在萨拉齐布市以东的第4个观察哨所的撤离工作已经完成。

在叙利亚的大部分领土上,停止敌对行动的状态得到维持。然而,伊德利卜地区的局势依旧紧张。1126日,针对在那里活动的恐怖分子的又一次挑衅,俄空天军部队对其据点实施了打击。

在叙东部,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的偷袭有所增加。1125日在霍姆斯省以及1128日在拉卡省、霍姆斯省以及哈马省的交界处,叙利亚政府军与恐怖分子匪帮发生了武装冲突。


关于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5周年的联合国大会庆祝会议


121日,联合国大会根据第75/5号决议《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5周年》在纽约举行了一次特别纪念会议,以悼念战争的所有受害者亡灵。正是由于俄罗斯联邦与阿塞拜疆、亚美尼亚、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中国的联合倡议,已经确立的传统,即每五年在联合国庄严地庆祝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周年纪念日这一活动才得以延续。该倡议在世界各个角落都得到了响应,共有43个国家支持召开这样的会议。

联合国大会第75届特别纪念会议旨在使所有相关国家的努力联合起来,以防止历史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被歪曲和篡改。正是这一精神贯穿于本次会议大多数发言中。

来自非洲、亚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沿岸的4个区域的代表以及西欧和其他国家的代表在发言中谈到了世界各个地区对实现共同胜利所做的贡献,并强调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对联合国的成立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代表们指出,在当今世界,国际合作与多边主义是世界发展的必然趋势。值得关注的是,东欧国家集团并未在此次会议上发表联合声明。

除了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瓦西里·涅边贾以最初的10个倡议国身份进行发言及塔吉克斯坦代表宣读集安组织成员国外长联合声明外,塞尔维亚、印度、叙利亚、阿塞拜疆、乌兹别克斯坦、亚美尼亚、南非、白俄罗斯、以色列和巴基斯坦也派国家代表在会议上发表了讲话。

所有发言者都指出,必须牢记那场可怕战争的教训,并庄严地悼念受害者。大会谴责了那些蓄意通过改写历史和破坏“反法西斯英雄纪念碑”来消除人们历史记忆的行径。战胜纳粹主义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的一个决定性的转折,因为它既是创建联合国的起点,同时也是建立现代国际关系体系和非殖民化进程,使193个独立国家成为联合国成员国的开启。

在这种背景下,欧盟再次试图将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罪责同时推加给纳粹德国与苏联,这样的立场令人极为遗憾。该立场称,战胜纳粹主义并没有给欧洲国家带来自由,而是成为新的占领、大陆病态化的分裂以及反人道主义罪行的开端。

乌克兰常驻联合国代表的发言无疑更是在亵渎和侮辱历史。该代表认为,当德军从西面、而苏军从东面同时向乌克兰西部开进时,乌克兰就已然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第一个受害者。据其称,苏军在入侵之后杀死了数千名乌克兰人,而且在1941年,苏军从乌领土撤退期间有更多的乌克兰人惨遭其屠戮。基辅代表在这里显然是混淆了历史事件。这次新闻发布会结束后,我将会对此作出评论。

正如联合国大会举行的庆祝会议所表明的那样,将1945年获取的胜利视为全人类的共同财富至关重要,这样的历史价值观将促进国际社会团结一致,并在联合国发挥核心作用、所有国家相互平等与尊重的背景下共同应对当代的挑战与威胁。


关于《北约-2030》报告


我们关注到北约就“如何与俄罗斯相处”这一主题的“思想进程”仍在继续。由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授命“智囊小组”编写、并提交121日至2日集团外长会议的《北约-2030》报告中就有相当一部分对该主题进行了描述。根据联盟领导层的说法,《北约-2030》报告旨在概述联盟未来10年的发展方向,并将有可能成为其制定新战略构想的基础。

即使乍一看报告,也必须指出,“智囊小组”的专家们并没有利用给予他们的机会,客观地分析当前俄罗斯-北约关系危机的潜在原因,以及联盟本身所持有的此种没有远见的政策究竟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该报告的主要内容极其简单,并且是老生常谈。即俄罗斯仍然是欧洲大西洋地区安全的“头号”威胁者。撰写者指责俄罗斯将“整个北约团团包围”。众所周知,有关北约国家、首先是美国军事基地位置的信息不仅在书店中,而且在互联网上都可以查阅到。请你们仔细看一看究竟是谁包围了谁,又从哪个方向形成的合围。报告指责俄罗斯奉行的并不是“所需要”的政策,而是“在集团成员国邻近区域进行可怕的军事行动”。如果一个根本不了解地理的人读了这样的文章,他会认为俄罗斯距离北约国家较远,该国正试图包围整个集团并分阶段接近联盟成员国的边界,以执行“令人生畏的”军事措施。俄罗斯被认为具有针对“其盟友主权”采取混合行动的能力,这些行动包括网络攻击、“政府默许的暗杀”、使用化学武器下毒以及施加政治压力。所有这一切都是北约“智囊成员”在报告中列举出来的。

报告中对历史的回顾也令人困惑:据称,联盟曾试图与俄罗斯构建有意义的伙伴关系,并敦促我们一起参与建设“冷战后”欧洲大西洋安全的共同框架,但俄罗斯“并不接受”这些建议。北约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举动?让我们回顾一下真实的历史,情况恰恰相反:是俄罗斯在为寻找摆脱危机的途径、缓和紧张局势、建立真正平等的欧洲及欧洲大西洋安全体系而采取了许多主动措施,正是北约联盟或者将之拒绝,或者对其视而不见。

在报告中,北约的“智囊成员”认为,正是俄罗斯的“挑衅性行为”制造了建立全面双边合作关系的“永久性障碍”,但他们似乎十分愿意建立这样的关系。根据这样的设定,报告建议联盟在其与莫斯科的关系中要遵循“遏制与对话”政策。我认为,“智囊成员”可以将其重新表述为更为有趣的话语:例如,“遏制的对话”或“对话的遏制”。为什么不这样写呢?所有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在传说中的俄罗斯威胁的借口下实现自身队伍的团结而已。

俄罗斯-北约理事会被赋予了“向俄方传递相关政治信息”通道的功能,首先是在乌克兰冲突问题上,北约在这方面没有发挥任何作用。值得关注的是,报告建议联盟“从实力的角度”与俄罗斯进行对话。这种态度完全歪曲了该理事会的固有属性。我们谨提醒注意,根据2002年的《罗马宣言》,俄罗斯-北约理事会被定义为一个“平等的‘全天候’对话平台”,所有国家均以成员国身份与会,而不是“作为北约对付俄罗斯的一个团体”。同样重要的是,该理事会曾一度发挥出其实际功效:在它的引领下,双边在反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的扩散和阿富汗毒品威胁等领域启动了许多有益的合作项目。2014年,所有积累的有益经验被以单方面的形式废除了,这样做的不是俄罗斯,而是北约。

令人奇怪的是,“智囊成员”并没有开出纠正当前双边危机状况的真正药方。在报告中,不仅没有谈到互利合作,而且只是建议与俄罗斯讨论“和平共处”的可能性。报告撰写人试图让联盟至少在未来10年的时间里在其与俄罗斯的关系中维持现状。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124-03-12-2020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