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15日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塞尔维亚共和国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会晤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致辞并答媒体问,贝尔格莱德,2020年12月15日

2233-15-12-2020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塞尔维亚共和国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会晤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致辞并答媒体问,贝尔格莱德,2020年12月15日

尊敬的总统先生,
女士们、先生们,
我要向塞尔维亚领导层和亚历山大·武契奇总统本人以如此高的水平接待我国代表团,以及传统的塞尔维亚的盛情款待表示衷心感谢。

会谈的内容非常丰富。我们对双边关系的所有议题,以及一些在欧洲乃至整个世界依然存在且没有变得更容易解决的问题都进行了讨论。

我们重申,坚决履行两国在最高层面达成的关于在各个领域(包括政治对话、经济领域和军事技术合作)深化战略伙伴关系的协议。

我们对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今年六月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75周年庆祝活动表示高度赞赏。塞尔维亚仪仗队作为阅兵方阵的一部分通过红场,这又一次证明了人们的共同态度:绝不接受改写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和粉饰纳粹及其帮凶的企图。

为了发展我们共同的基本方针,我和亚历山大·武契奇总统出席了在贝尔格莱德解放者纪念公墓举行的点燃长明火的隆重仪式。长明火的火种取自莫斯科的无名烈士墓。这再次证明了我们的精神和历史的共同性。我们向所有为了子孙后代的和平未来而献出自己生命的人致敬。

我们谈到了发展经贸合作的问题。我们认为,“俄罗斯-塞尔维亚贸易、经济和科技合作政府间委员会”在此发挥着重要作用。该委员会的联合主席——俄罗斯联邦副总理尤里·鲍里索夫和塞尔维亚负责创新与技术发展的部长奈纳德·波波维奇——一周前在莫斯科召开了会议,并制定了下一步工作的具体方向,其所涉及的领域包括:能源、交通基础设施、农业、工业合作等。我们还着重讨论了加强高科技领域合作的问题,包括和平利用核能和数字化。

我们重申了双方的共同意愿:在应对新冠病毒疫情所造成的后果方面加强合作。我们已经积累了很多经验。我们的专家会在疫苗开发及其后续生产的实际问题上保持经常性的联系。

我们高度赞赏俄罗斯和塞尔维亚东正教教会之间一直保持着深入而友好的对话。这种对话的基础是捍卫东正教世界和古老的教规基础的整体性。今天,我和亚历山大·武契奇总统出席了圣萨瓦教堂内部装潢的竣工仪式(该教堂是我们两国人民精神血脉的象征)。塞尔维亚和俄罗斯的能工巧匠都参与了此项工作。同时,我们还向逝世的塞尔维亚宗主教圣爱任纽表达了崇高的敬意。

正如总统所言,今天我们审议了我们参与解决的所有关键问题。我们再次对塞尔维亚领导层所奉行的与所有国家建立平等互利关系的平衡路线表示支持。这一原则是俄罗斯外交政策的基础。我们欢迎亚历山大·武契奇总统重申贝尔格莱德致力于保持军事中立、拒绝加入反俄制裁(无论这些制裁源自何方)的方针。我坚信,塞尔维亚的中立立场有助于推动巴尔干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事业,从而阻挡这个重要且多灾多难的地区向加剧对抗发展的趋势。

有关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代顿和平协定》已经签署了25年。这些天一直在庆祝这一周年纪念。我们拥有共同的立场:我们拥护该协定的基本原则,首先是涉及三个组成国家的民族和两个实体(塞族共和国和波黑联邦)权利平等的原则。

我们还谈到了一个尚未解决的问题——科索沃。我们赞成联合国安理会第1244号决议作为寻求所有可能达成的协议的基础。我们感兴趣的是欧盟的调解作用,终于转化为了实际成果。欧盟调解人的使命已获得联合国大会的批准。必须公正地履行该使命。要抑制我们所看到的普里什蒂纳对很多年前就已经达成的所有协议(包括履行建立“科索沃塞族城市联盟”的义务)公开进行破坏的行为。我们的立场保持不变。我们赞同在联合国安理会第1244号决议的基础上寻求妥协,并且仅支持塞尔维亚人民能接受的解决办法。

我向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转达了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最热烈的问候和祝福。我们重申,我们致力于充分履行两国在最高层面达成的所有协议。

问: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主席团的两名成员泽利科·科姆希奇和舍菲克·扎费罗维奇拒绝会见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您对此有何评论?您对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外交部长将米洛拉德·多迪克与希特勒相提并论的声明如何评价?您如何评论西方国家关于俄罗斯在塞尔维亚的利益是对贝尔格莱德施压的工具的说法?

谢尔盖·拉夫罗夫:关于今天我们对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访问,我们与塞尔维亚朋友分享了我们的看法。我认为,您所提到的事情对于发展我们与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人民的关系而言无关紧要。

我认为,做出这一决定的政客们并不是独立自主的。显然,他们这样做是受人指使,而且多半表达的并不是本国选民的利益,至少不是“大多数人”的利益,而外部势力的利益。这些外部势力不仅不会对发展俄罗斯-波斯尼亚的关系和俄罗斯-塞尔维亚的关系感兴趣,而且对西巴尔干国家行使与所有外部伙伴建立互利合作的权利也根本不感兴趣。

若干年前,当我国代表团再次前往包括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在内的巴尔干地区的时候,当时的欧盟高级代表费德丽卡·莫格里尼称,巴尔干是欧洲联盟的利益区,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所有国家都与那里无关。很久以来,从殖民地和半殖民地时期起,这种哲学思想已经在许多欧洲国家根深蒂固。人们对此无能为力,但是,有必要反对这种绝对不能接受的路线和思维方式。

至于说到俄罗斯在塞尔维亚的“利益”和西方反对我们的友谊与合作的言论。在谈到西方对俄罗斯-波斯尼亚和俄罗斯-巴尔干的整体协作所采取的行动时,我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塞尔维亚是一个主权国家。我们尊重塞尔维亚和塞尔维亚领导层与所有感兴趣的国家发展平等和互利(这是我要特别强调的)关系的意愿。我们在发展莫斯科和贝尔格莱德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方面所采取的所有行动,都是在充分尊重我们塞尔维亚朋友的这项权利的基础上进行的。我认为,另一种态度已经不符合当今世界的现实,而且是绝对不合时宜的。

补充资料

图片

2233-15-12-2020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