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4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0年12月24日

2314-24-12-2020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0年12月24日

关于迈克·蓬佩奥的反俄言论


今年1218日,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接受广播电台主持人M.莱文采访时公开声称,俄罗斯已被列入美国敌人的清单,俄罗斯的核武器对美国人构成了“巨大”威胁,而且莫斯科似乎还是对华盛顿政府发动新网络攻击的幕后黑手。像以往一样,这些指责没有任何证据做基础。

就在不久前,也就是2019514日,在与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会谈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迈克·蓬佩奥代表美国,在讲话中强调了“改善我们两国关系”的愿望。他明确指出,他正在“尽一切努力”朝着这个方向采取措施。然而,我们现在从美国这位“首席外交官”口中听到的却是公开的敌对言论,这种言论根本不能促进双边对话的正常化。

从大洋彼岸经常传来有关俄罗斯进行黑客攻击的无端指责,迈克·蓬佩奥的言论并未给这种已经成为家常便饭的指责增添任何新内容。他只是把对俄罗斯在网络事务上采取“不负责任”行为的毫无根据的指责又重提了一遍。这个话题依然在华盛顿为“争取”自己的受众而进行的内部政治对抗中占据着中心地位之一。

在这样的背景下,有趣的是,1219日,美国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推特上发表评论时写道,攻击可能是另一国家所为。美国政治统治集团内部立场的不一致——这是美国政权的新趋势。

还有一个尚未得到答案的问题:为什么即将卸任的美国政府非要使本就由于他们的努力举步维艰的俄美关系继续雪上加霜呢?


关于美国自由媒体热炒有关黑客攻击美国的“俄罗斯痕迹”的信息


经常向信息空间散布一些关于为俄罗斯政府工作的黑客对美国国家机构进行大规模攻击的“热门新闻”,已经成为陈旧的政治惯例。因为缺乏事实,所以他们要用在黑客攻击美国的事情中杜撰出的“俄罗斯痕迹”来弥补。

我们早就奉劝我们的同事停止虚假的诽谤,不要再继续误导本国公民和国际社会。但是,美国一直回避对与确保国际信息安全有关的问题进行实质性讨论,由此可以证明,他们缺乏支持其主张的实际论据。

对于美国的统治集团而言,与其解决内部政治问题,不如通过夸大俄罗斯代表的外部敌人的形象更方便。但是,不能排除的是,针对我们的新指责的真实目的是阻碍新任美国总统约瑟夫·拜登与我们建立合作,包括在国际信息安全问题上的合作。

我们坚信,这种情况既不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也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就我方而言,我们愿意与美国任何首脑就国际信息安全问题进行具有建设性的、专业且务实的对话。我们再次提醒我们的同事,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于今年925日发表了声明,其中载有我们两国就此问题进行协作的具体建议。

此外,在2013年与华盛顿达成的双边协议的框架内,我们建立了官方渠道,以便在发生计算机事件时两国的授权机构,以及高级别政治官员能够进行直接联系。另外,自2018年以来,“俄罗斯国家计算机事件协调中心”一直在运作,这是俄罗斯联邦与从事应对计算机事件工作的其他国家的机构、国际非政府和外国组织开展协作的授权机构。我们再次呼吁我们的美国同事通过官方渠道交流有关计算机事件的信息,而不是进行毫无根据的、带有政治色彩的指责。


关于新版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联合战略


我们注意到,五角大楼于今年1217日发布了新版美国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联合战略,该战略描述了他们准备对抗俄罗斯和中国的总体计划,俄罗斯和中国被其定义为“对这个全球和平与繁荣时代最严重的两个威胁”。

据美国人称,俄罗斯似乎正显露出“侵略性”,因为他们正在实施制造核武器、导弹、潜水艇、飞机和防空系统的计划。同时,再次编造我国奉行“为了降级而升级”的理念,也就是意图在发生潜在冲突的情况下,为了以对俄罗斯有利的条件停止敌对行动使用核武器,这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华盛顿的“战略家们”最为担心的是,俄罗斯的海军力量可能会令美国的海上优势遭到质疑。如此看来,他们显然没有听说过诸如“平等的安全”、“均势”之类的原则,而如果他们听说过的话,那么,看来,他们没有正确理解这些原则。其结果是:“大国竞争”的对抗思想贯穿了整个这份美国文件。

在过去几年中,我们不止一次地看到美国在与俄罗斯的对立关系中所进行的此类评价和计划,并在许多学说和预算文件中屡次提及,其措词也一次比一次严厉。采用这种“战略”的目的只有一个——试图为进一步增加本就已经高到荒谬程度的美国军费开支的方针辩护,而他们增加军费开支打的是意图确保华盛顿拥有普遍统治地位的旗号。这种做法显然是没有前景的。它不仅无助于实现他们所宣称的目标,即利用海洋“拉近不同社会群体的距离”(在这样的背景下,这看起来显得尤其恬不知耻),而且还为增加海上军事对抗奠定了长期基础,这种对抗暗含着极其危险的后果。我们认为,新一届美国政府应当认真考虑这一点。


关于伊朗核计划《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局势


本周的工作重点是努力维护和稳固伊朗核计划《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今年1221日,《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缔约国召开了一次外长级视频会议。第二天,也就是今年1222日,联合国安理会讨论了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关于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执行情况的报告。我们在外交部的门户网站,以及俄罗斯常驻纽约代表处的官方网站上发布了有关这些活动的评论和资料。其中清楚地概述了俄罗斯在这个问题上所持立场的所有重要方面,这个问题不仅没有丧失现实性,而且还具有了更多紧迫性和重要性。

《联合全面行动计划》部长会议及安理会会议的结果令人信服地表明,破坏“核协议”、阻止其实施,以及质疑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的合法性的企图已彻底失败。尽管我们的美国同事做出了各种相关努力,但他们还是没能使时光倒流并重启在签署《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之前曾执行过的制裁决议。他们没能重新制定《核协议》。该协议仍然有效,并将按部就班地予以实施。同样,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也依然以其在2015年7月20日获得一致批准的形式发挥效力。

根据《联合国宪章》第25条,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必须在没有任何条件和任何质疑的情况下履行该决议。

摆在伊朗核计划《联合全面行动计划》面前的是一条漫长而布满荆棘的道路。美国必须纠正其犯下的所有违反《行动计划》和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的行为,恢复全面协议所依据的“反复权衡”的利益平衡,并最终促使德黑兰重新充分履行《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条款(伊朗方面曾暂停履行这些条款,以回应华盛顿的破坏行动及其施加的反伊制裁)。我们认为,美国返回《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不应受到其他条件和任何预设要求的约束。

我们希望能够在这方面取得进展。我们注意到,伊朗领导层经常表示愿意以这种方式采取行动。稳步执行2015年协议的集体努力的政治意愿和空间一直存在。


关于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有关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在国际比赛中悬挂国旗的决定


众所周知,1217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就针对俄罗斯体育实施制裁做出裁决。我们的运动员在两年内无权代表国家参加世界锦标赛、奥运会和残奥会。在执行制裁期间,不能在比赛中使用俄罗斯国歌。

我们对法庭的此项裁决感到遗憾。我们认为,法院没有充分考虑俄罗斯方面的论点。

俄罗斯一贯主张发展国际体育合作,以及不包含任何政治化的公平、公正的体育运动。我们强烈谴责运动员使用违禁药物,但是,我们认为,采取偏见态度、强加给我们集体承担个别人违法责任的原则是不可接受的。俄罗斯联邦主张在体育反兴奋剂领域开展广泛的国际合作。


关于德国为伪人道主义组织“白头盔”在叙利亚的活动提供支持


德国外交部,终于放下了一切犹豫和拘束,越来越热情地为臭名昭著的“白头盔”组织充当其主要的鼓动者和赞助者,力图将其形容成“英勇的人道主义服务”和叙利亚平民“希望的象征”。正是以这种浮夸的手法,该国外交部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描写“白头盔”行动的特别文章。我们的德国同事不遗余力地将这个非政府组织描绘成“没有恐惧和非难的骑士”。据柏林称,他们战斗在叙利亚的“人道主义前线”,从营救受难者和向作战区的伤员提供紧急救助,到扑灭大火和在平民中开展新冠病毒预防工作,他们完成广泛任务。

正如上述文章所述,为了实现这些崇高的目标,2020年德国外交部为“白头盔”拨款510万欧元。但尚不清楚的是,包括对德国公众来说也不清楚的是,这些预算资金的哪一部分被用于资助伪人道主义者与在叙利亚西北部活动的诸如“沙姆解放组织(Hayʼat Tahrir al-Sham)”等圣战恐怖团伙的合作。这笔金额中是否包括柏林官方将“白头盔”的头目之一哈列德·阿里-萨列赫从约旦迁至德国的费用?根据情报部门提供的资料,此人与恐怖匪帮有直接关系,我们在之前的记者会上对此进行过详细的阐述。

“白头盔”的德国赞助者的簿记确实可能会使人迷惑,因为似乎越来越难以在被柏林大肆赞美的支持人道主义任务的费用项目和各种协助恐怖分子的费用项目之间划清界限。


关于联合国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评估团


有消息称,联合国领导层决定向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冲突地区派遣一个综合评估团。参加该使团的将是各人道主义机构的代表,以便了解“当地”的情况,并评估受难者的需求。

目前仍在继续制定和协商该评估团的各项参数。我们认为,通过专门的国际组织与当事各方进行协调,加强对所有受难者的人道主义援助是有益的,也是非常需要的。在今年119日俄罗斯、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领导人发表三方《声明》之后(正是由于这份《声明》才得以停止敌对行动),俄罗斯各部委和部门便立刻开始着手此项工作。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314-24-12-2020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