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1月28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1月28日

133-28-01-2021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1月28日

关于西方政客就俄罗斯抗议活动的情况所发表的言论


我们注意到,围绕在我国境内进行的非法活动的情况,以及其他俄罗斯内部问题,西方政客们像复制一样几乎同时发布了精心策划的声明。

许多人,特别是西方国家的官方人士,明显是在玩弄华丽的辞藻,他们的口吻非常相似:“在任何国家,健康和充满活力的反对派都应当能够自由地对当局进行批评”(瑞典外交部长安·林德);“公民社会和政治反对派应当能够自由运作——这是民主社会的必要元素”(新西兰外交部长纳纳娅·马胡塔);“所发生的一切只是印证了近年来俄罗斯离民主国家群体越来越远的感觉”(捷克总理安德烈·巴比什)等等。我再重复一遍,所有这些都是精心策划的。关于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的声明我根本不想提,他已经“超越了”自己。

“七国集团”成员国外长在不久前发表的声明中要求我们“释放那些因在今年123日行使其和平集会权而被肆意拘留的人”,俄罗斯外交部官方网站已经发布了我们的回复。

听到这些国家发表这样的声明很奇怪,他们的警察毫不犹豫地向表达自己“民主”抗议的和平公民使用特殊手段(警棍、催泪瓦斯、水炮和橡皮子弹),例如:“黄马甲”示威、“向国会大厦进军”,更不用说发生在几乎所有“旧世界”国家的众多冲突,期间当地警察特种部队驱赶反对新冠病毒限制的公民社会的代表。

我们的西方伙伴认为发生在俄罗斯的事情是“镇压和平抗议”,但在自己国家强行限制公民的权利和自由时却打着“国家安全利益”的旗号。

据各种评估,2018-2019年在法国举行“黄马甲”示威游行期间,向示威群众发射了近14000发橡皮子弹,约2500人受伤。超过12000人被拘留,其中大多数人被逮捕。而这只是发生在一个法国。

值得提醒柏林的是,德国对抗议行动的反应非常强烈,甚至是怀有敌意的,包括20208月在柏林爆发的所谓的“反抗疫”游行,示威者在联邦议院大厦冲破了警察的封锁。当时示威者的行动遭到了包括该国最高领导层在内的德国政治统治集团一边倒地强烈谴责。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还将他们称为“令人厌恶的”。德国政府通过其官方发言人斯特芬·塞伯特称此为“滥用示威权”。大多数德国政客也发表了类似的言论。

德国执法机构采取了严厉措施(如同在随后发生的类似事件中一样),对集会群众使用催泪瓦斯,并拘留了近300名公民。所有这些都能在视频上看到,可以了解一下。

再举一个例子:荷兰。目前,除了俄罗斯,他们没有如此关注过其他任何国家。周末发生的骚乱“与合法抗议没有任何关系”。这是该国代首相马克·吕特说的话。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数千人走上街头,要求政府放宽因抗击COVID-19病毒疫情大流行而采取的严厉措施(几乎是完全“封城”),并取消夜晚的宵禁。这一切是如何结束的呢?洗劫商店、烧毁汽车、用自行车设置路障。警察毫不吝惜地采取了措施:用警棍、催泪瓦斯和水炮驱散抗议者。


结果,250多人被拘留,并展开了大规模调查,以查明参与集会的人员。


为什么西方集团的同事们(北约、欧盟)没有相互指责?为什么“七国集团”对在荷兰、德国和法国发生的事件没有发表过任何声明,哪怕是做出一些反应?你们听说过什么吗?我没听说过。没看到过,也没读到过。为什么?因为它们根本不存在。他们不仅从不谴责自己,甚至都不会进行评论。但是,当事国家的权力机构却有评论。例如,荷兰司法与安全大臣费尔德·格拉珀豪斯称:“那些令人震惊的骚乱、抢劫和纵火的画面被四处散布。这与反抗疫示威没有任何关系。这纯粹就是在实施犯罪”。并非只有他一个人如此严厉地谴责自己国家的公民行使集会权和抗议权。艾恩德霍芬市长J.约里茨玛(他的城市在抗议行动中遭受的损失最大)把集会的参与者(他的国家的公民)称为“社会的渣滓”。“我的城市在哭泣,而我也在与它一同哭泣。我担心,如果我们继续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那么我们将被推向内战。”


只有欧盟以东被认为是对和平示威的残酷镇压。真是惊人的伪善!


我建议我们那些为俄罗斯民主担忧的西方伙伴,把注意力集中在解决自己的问题上。我们已经对此谈论过很多次了——之前是“关着门”说,现在是公开谈论。去解决你们自己的问题吧,你们已经积攒了很多问题,多关心一下自己的公民,维护自己的民主吧。与其批评别人,不如进行合作。可以互动的领域有很多,然而问题也不少。

如果你们如此“关心”这件事,那么请表现出应有的关注和尊重,并请维护俄罗斯记者在国外的权利。


关于俄罗斯媒体在国外的状况


我们举几个俄罗斯记者在与西方官场打交道时所遭遇的和所感受的事例,这些都是仅发生在2020年的事情:

1. 2020年1月,塔斯社新闻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在米兰机场被当地边防部门的代表扣留。

意大利金融警察对他进行了审讯,并检查了手机中的内容。

2. 20202月,安卡拉检察院媒体犯罪调查局扣押了“卫星-土耳其”新闻社的工作人员。

土耳其部门的代表根据该国监管信息空间以禁止传播威胁该国领土完整的信息的现行法律,对记者们进行了讯问,并对通讯社代表处各分部进行了搜查,在此期间,计算机、通讯设备和存储盘被扣押。几个小时后,媒体的工作人员才被释放。

3. 202010月,联邦调查局的工作人员讯问了“今日俄罗斯”国际新闻通讯社驻华盛顿代表处前任负责人的妻子。

在谈话过程中,情报人员对其丈夫在通讯社代表处工作期间的活动及离职原因很感兴趣。谈话结束时,他们建议她可以在美国永久居留,但遭到了这位女士的拒绝。

4. 202010月,一名自称是美国联邦调查局巴尔的摩办事处的情报人员给“今日俄罗斯”国际新闻通讯社驻华盛顿代表处的一名记者打了电话。

联邦调查局的工作人员询问了记者与美国的俄罗斯同胞进行私人交往的事情、有关他们与俄罗斯政府机构人员联系的信息、“俄罗斯世界”基金会,以及其他“不恰当”的问题。

5. 202010月,“RT”特派记者在出入美国时被美国情报部门的代表扣押了两次,目的是调查这名记者访问该国的原因。在上述讯问期间,其私人物品和电子设备被扣押,以进行后续检查。

6. 202012月,美国情报部门对塔斯社驻纽约代表处的工作人员实施了挑衅行动。两名联邦调查局特工造访了代表处负责人和摄影记者的公务房。美国人感兴趣的是美国俄罗斯同胞组织协调委员会主席参与举行的活动。现在美国情报部门对该组织的“需求”很大,只不过是消极的需求。

这种兴趣超出了与公民社会的工作范围。

7. 202012月,“卫星-拉脱维亚”的编外记者(拉脱维亚公民)被该国国家安全部门拘留,原因是针对他们提起了违反欧盟制裁制度的刑事诉讼。我们详细讨论过这个话题,并事实上证明了这是凭空捏造的指控。

该部门的人员对记者们进行了讯问,并搜查了他们的住所,期间扣押了计算机、通讯设备和存储盘。讯问结束后,记者们在签署了不外出和不透露谈话内容的文件后被释放。这就是他们宣扬的“民主的胜利”。

这些例子说明了俄罗斯媒体代表在国外开展合法的记者工作时不得不面对的事情。我想提醒我们的同事们,如果他们积极倡导“言论自由”,那么在这场斗争中应当更加始终如一地去做。“言论自由”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概念,不能使用双重标准。这里甚至不是双重标准的问题,而是直接打压、迫害俄罗斯记者。他们甚至都没有遮掩,他们提出的所有要求都与专业活动有关。


关于列宁格勒完全解除封锁77周年


今年127日,我们国家庆祝了一个“军人荣耀日”——列宁格勒从法西斯封锁中彻底解放的日子。1944年的这一天,列宁格勒、沃尔霍夫和波罗的海沿岸第二战线的战士们将德军赶出了城市,解放了几乎整个列宁格勒州。持续了近900天的列宁格勒封锁被解除。

1944127日晚,从324门大炮发射的节日礼花在列宁格勒上空隆隆绽放。列宁格勒人聚集在不久前还遭受过炮击的街头、广场和涅瓦河畔欢迎他们的解放者。一个接一个,共鸣放了具有历史意义的24响礼炮。安装在“战神广场”、涅瓦河畔的大炮,以及红旗波罗的海舰队的火炮也一起发射。而每一次成千上万的列宁格勒人高喊的“乌拉(万岁)”声与大炮的轰鸣声一起融合在了庄严的礼炮声中。即使是在距列宁格勒很远的地方都能看到这一壮观的景象,就连列宁格勒战线的将士们都看到了它的余晖。

1944127日成为了数十万城市居民生活中最幸福的日子之一,而同时也是最悲痛的日子之一,因为几乎每个列宁格勒人都承受过失去亲人和朋友的痛苦。

列宁格勒保卫战是伟大卫国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持续时间最长、最血腥的一场战役。在逼近城市的战斗中,以及在完全解除封锁之前,驻防部队和居民总共死伤了150万至200万人,包括至少80万在1941-1942年第一个被封锁的冬季死于饥饿的列宁格勒人。

敌人的文件证明:封锁的目的是让列宁格勒居民无法获取粮食。饥饿是纳粹军事行动的一部分。只有3%的列宁格勒人死于轰炸和炮击,其他人则都是死于饥寒交迫。

列宁格勒的保卫者和居民在战胜纳粹主义所取得的成就上真正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对这座城市的防御,牵制住了德国“北方”集团军群的近30万大军。这一点在1941年夏末和秋季尤为重要,当时敌人企图攻占莫斯科,并急需补充资源。对列宁格勒的英勇防御,还有助于保持对连接摩尔曼斯克和“母地”的最重要的铁路干线的控制,租借的物资就是沿着这条铁路运送的。

在大量书籍和资料(其中包括文件汇编和回忆录)中也记录了列宁格勒人的壮举。文学作品反映了那个时候的感受、情绪和体验。在1945年至1991年间,苏联出版了近400本书,并且在后苏联时期又出版了200多种刊物。1965年,因列宁格勒居民在封锁期间表现出的英雄气概和勇敢精神,这座城市被首批授予了“英雄城市”的称号。

在列宁格勒彻底解放77周年之际,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向位于亚历山大花园的“列宁格勒英雄城市”纪念碑敬献鲜花。国家元首还参观了位于俯首山的“胜利博物馆”,并参加了在线活动“人民的功勋——不可征服的列宁格勒”的启动仪式,可登录博物馆网站victorymuseum.ru了解活动详情。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互联网项目。我邀请你们所有人访问网站,看看这个项目。

这个独一无二的展览旨在怀念所有为伟大胜利做出贡献的苏联人民,并让每个人都有机会纪念自己的祖先。这是“纪念与荣耀年”的重要项目之一。 


关于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


第二次世界大战给全世界亿万人民带来了不可估量的灾难。大屠杀也成为这场战争最悲惨的页之一。

76年前——1945127日,苏联军队解放了纳粹“奥斯维辛-比克瑙(奥斯维辛)”集中营,数百万人在那里遭到了残酷的折磨和杀害。根据联合国2005年的决定,这一天被指定为“缅怀大屠杀受难者国际纪念日”。俄罗斯是联合国大会相关决议的共同提案国。

今天,某些国家还在试图改写历史,试图将苏联将士把世界从纳粹主义手中拯救出来的功勋从当代人的记忆中抹去。这通常还伴随着将其提高到国家意识形态层面的尝试,把那些站在另一边而且是真正邪恶的一边的人当作英雄。

俄罗斯坚决反对篡改历史和复兴纳粹主义的企图。鉴于此,俄罗斯每年都将《打击美化纳粹主义、新纳粹主义及其他助长当代形式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不容忍行为的做法》的决议草案提交给联合国大会审议。这项决议再次于20201216日在第75届联合国大会的全体会议上获得通过。该文件以压倒性的多数票予以批准:130个国家“赞同”,2个国家(美国和乌克兰)一贯表示“反对”,包括欧盟成员国在内的51个国家投了“弃权票”。

同时,在过去的几年中,根据作为主要提案国的俄罗斯的提议,并在其他共同提案国的支持下,该决议的文本中包含了关于绝不允许任何否认大屠杀的企图的条款。我们的共同职责就是牢记这一壮举、怀念所有“法西斯恶魔”的受害者。

昨天,也就是今年127日,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处向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发送了一封信函,其中提请其注意在乌克兰举行的将纳粹帮凶英雄化的大规模活动,并请求将此信函作为安理会和联合国大会的正式文件进行分发。


关于电子签证


根据2020年7月31日颁布的第305-FZ号联邦法之规定,自202111日起,相关联邦行政机构确保为实际启动发放统一电子签证系统做好技术准备,该系统发放的电子签证已经取代之前在相应试点项目中办理的入境某些俄罗斯联邦主体的电子签证。

同时,我们注意到,根据2020316日颁布的俄罗斯联邦第635-r号政府令第5条,自2020318日起至今,一直暂停发放电子文件形式的签证(包括统一电子签证)。

将由防止新冠病毒输入和在俄罗斯联邦境内扩散的行动指挥部,根据世界疫情状况和撤销入境俄罗斯联邦的限制之后,做出关于恢复办理电子签证的决定。

请大家关注这一话题,因为我们收到了很多与此有关的问题。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33-28-01-2021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