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04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2月4日

187-04-02-2021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2月4日

关于“西方集体”有关俄罗斯社会政治局势的言论


我们注意到所谓的“西方集体”不久前发表的言论。美国起了“领唱的”的作用,他们正在指挥这个“大合唱”。北约和欧盟国家的国家元首及外交部长也就俄罗斯社会政治局势的话题发表了声明。

这是一次协调过的信息活动。目的是在全球范围内遏制我国、干涉我国内政。这里没有什么新意。我们远非西方伙伴所针对的唯一目标。每个可能对他们构成竞争的国家都会引发他们的关切。他们无法从健康、合理的角度以正常的方式理解对手。所有这些对我们的西方伙伴来说都“如鲠在喉”,因为这违背了他们关于自己的“特权地位”的方针原则(只有他们可以操纵别人如何生活,只有他们可以谈论什么是民主)。我们已经经历了很多次,对此非常了解。现在不过是又一次“发作”罢了。

正如我已经说过的,美国起的是“领唱的”作用。所以我们将与他们进行单独对话。英国、德国和法国也出风头了。他们一再针对我们提出无端指责,在描述俄罗斯发生的事件时歪曲事实。我要强调,这里谈论的是干涉主权国家的内政。我们就这样评论这些声明。给人的印象是,西方的官方人士无视近几天和近几个月在欧盟和美国本地发生的事情。他们故意转移国际社会对其本国局势的注意力,并将重点放在其对俄罗斯局势的看法上。

我要提醒大家的是他们那里正在发生的事情。大规模骚乱,示威者与警察之间发生暴力冲突,警察使用了所有可能的方式和手段(甚至动用了枪支)镇压抗议活动,就像不久前在美国发生的情况一样。我们注意到,暴力程度仍在不断升级。这才是需要我们的伙伴关注的事情,他们应当关注本国的局势,而不是试图助长俄罗斯局势的动荡。

对俄罗斯局势的伪关切将无助于解决欧盟和北约国家(特别是法国)公民的问题。欧洲和外交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的言论已经“超越”了所有外交礼仪。我可以给出的建议是:为批评我国所付出的所有精力,都应当用于和平目的,即用于解决你们本国公民的迫切问题。明天,我们将在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与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何塞普·博雷利的会谈中提出全部问题(关于不可接受的言论、伪评价、歪曲事实),博雷利将于明日抵达我国。我要提醒大家的是,这是计划内的访问。


关于美国起诉一月大规模抗议的参与者


美国持续对今年16日所谓的“袭击”国会大厦的参与者以及所有不同意本次总统大选结果的人提起诉讼引发了严重关切,当局和服从他们的媒体将这些人称为“内部恐怖分子”。顺便问一句,欧盟国家驻美国的大使,或者欧盟驻美国的代表对此做出什么反应了吗?华盛顿针对本国公民的言论引发他们的关切了吗?没有吗?不应该呀。

据现有消息,联邦调查局已经审理了400多个刑事案件,向法院申请了500多份对嫌疑人进行搜查和传唤的许可令,并起诉和已经逮捕了约200人。在这种情况下,仅有几十名被告获得保释或监视居住。其他人正遭受着严酷的逼问,包括对亲戚和朋友的处理,强迫他们提供“需要的”口供。此外,一些并未遭到正式起诉的人也被解雇,被赶出社交媒体,并遭到公开排挤。

实际上,美国的执法机构根据本届政府的政治命令和指示采取的行动,使人们对其客观性产生了疑问,该政府将今年16日发生的事件称为“暴乱”,将所有那一天曾到过国会大厦的人好像称为“掠夺者”。然而,其中大部分都是普通民众,他们担心自己国家的局势。这里涉及的是7400万选民,他们为自己的总统投票,并捍卫了自己的信仰。我所说的这些话,正是华盛顿针对我国的言辞。

他们的抗议不会自行熄灭。不满情绪也无法掩盖。甚至美国针对俄罗斯散布的那些言论,也无法使公众的目光离开其自身的问题。他们必须解决这些问题。美国公民应按照华盛顿的国际义务得到合法对待。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表示关切,并要求其遵守基本人权,美国当局经常虚伪地关注其他国家的人权问题,但却在自己的家里无视人权。处理好自己的问题吧,问题太多了,都需要解决。

我们将持续关注这个问题,并与华盛顿进行严肃对话。


关于叙利亚局势的进展


今年125日-29日,叙利亚宪法委员会小组在日内瓦举行了第五次会议。会议期间,根据早先达成的协议,亲政府和反对派代表团在来自民间社会的“独立”代表的积极参与下,讨论了与根本法直接相关的议题。

在本轮会议召开前夕和会议进行期间,我们与“阿斯塔纳机制”的伙伴们一道,协助叙利亚各方进行建设性对话,以拉近他们的立场,并使其对本国未来的宪法建立共同愿景。我们希望,在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吉尔·彼得森的有效协助下,能够于近期在日内瓦平台上继续进行叙利亚人之间的协商。鉴于此,我们认为,在宪法轨道上取得的实质性进展,将有助于在全面遵守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和索契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的各项决定的基础上,尽快全面、持久地稳定叙利亚局势。

叙利亚的大部分地区都在遵守停火制度。但伊德利卜地区仍处于紧张状态,恐怖团伙依然在那里作威作福。“伊斯兰国”分子继续在该国东部的沙漠地区进行突然袭击。叙利亚政府军和俄罗斯空天军对他们的窝点和据点予以回击。另外,在美国军事支持下自行宣布成立的库尔德人政府控制的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伊斯兰国的地下活动也越来越猖獗。


关于围绕伊朗核计划《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局势的进展


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生有可能将伊朗核计划《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实施进程恢复到最初商定的框架中的重大进展。

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对乔·拜登总统的政府给予了很大希望。华盛顿发出了某些关于原则上愿意回到《伊核协议》的信号。但是,目前我们所看到的还只是美国和伊朗之间正在就谁应该先向对方“迈出第一步”相互交换意见。

德黑兰一再表示,一旦失去的利益平衡得以恢复,他们愿意重新开始全面执行《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所有条款。目前,伊朗方面正继续沿着扩大核活动的道路迈进,包括在福尔多、纳坦兹和伊斯法罕的设施中增加铀浓缩的能力。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的最新报告就证明了这一点。但是,必须考虑的是,伊朗在上述地点进行的所有活动,都是在该机构的严格监督下实施的,而且并未超出德黑兰在《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中所承担的义务。

我们认为,挽救《伊核协议》的必要条件是:制定和缔结该协议的所有国家,包括美国和伊朗在内,都必须始终一贯地全面执行该协议。我们愿意与《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参与国密切协作,以实现这一目标,同时与新一届美国政府就此进行建设性的互动。


关于北约轰炸南斯拉夫所造成的长期后果


在塞尔维亚,有人向北约发起了首例个人诉讼,要求其对1999年轰炸期间使用贫铀弹而造成的健康损害予以赔偿。已有2000多人向律师寻求类似内容的帮助,这些人中既有塞尔维亚人,也有阿尔巴尼亚人。联盟对南斯拉夫的侵略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在塞尔维亚南部的受难地区,至今包括癌症在内的多种疾病的发病率都远高于全国的平均水平。

北约在执行其他“人道主义任务”后也留下了这样的“痕迹”。例如,在利比亚北部,轰炸之后的辐射水平值比允许值高出了数倍——北约“人道主义工作者”的典型手法。这种直接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给自然环境和人类造成长期严重破坏的做法,已成为北约成员国的一贯行径。

北约成员总是谈论对欧洲安全的威胁,然而实际上,他们所采取的不负责任的行动才是主要的威胁,这些行动导致紧张局势升级,并且已经给欧洲的中心地区带来了环境灾难。他们不仅对南斯拉夫使用了放射性弹药,而且还对各种企业进行了有针对性的打击,导致大量有毒和致癌的化学物质泄露到周围的土地与河流中,包括多瑙河。

遗憾的是,至今无人因这些罪行受到惩罚。这也是西方“主流思想”的正常表现——不坦白,也不承认自己的错误。难道南斯拉夫只是个例吗?还有伊拉克、利比亚以及地球上的其他地方。他们来到这些地方,对那里进行摧毁,然后就离开了,没有道歉,也没有受到任何惩罚。但是,之后还教别人如何生活,以及什么是自由。联盟中有“模糊化”责任的独特方法。那里的感觉就是恣意妄为,因为没有人惩罚他们。

似乎,北约成员国担心为后续给所有受害者支付赔偿开创先例。因此,北约一向否认在塞尔维亚南部地区发生的恶性肿瘤和白血病扩散的情况与联盟大规模使用贫铀弹有关,认为将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是没有根据的。甚至,数百名来自科索沃部队的北约军人也遭受了因联盟侵略南斯拉夫而造成的长期后果。这些都已得到证实,例如,意大利法院对曾于1999年在科索沃部队服役并在此后罹患肿瘤的意大利军人的诉讼所做的一系列裁决。

年轻的塞尔维亚人未曾目睹北约的侵略,但却仍然受到其长期后果的各种影响。因此,根据对所有细节的科学研究,继续认真记录和系统地整理北约在南斯拉夫所犯罪行的证据,对于该国而言非常重要。也许,上述提到的针对北约的诉讼,以及塞尔维亚议会于2018年成立的部门间委员会的活动,能够有助于查明真相并使罪人得到惩罚,以使此类情况再也不会发生。


关于美国官方人士就《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声明


我们注意到,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于今年23日发表言论称:“美国得出结论,俄罗斯联邦自2011年《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生效以来,每年都遵守了其在该条约框架内的义务。” 

就在几个月前,也就是2020128日,美国总统军备控制特使马歇尔·比林斯利曾称:“俄罗斯正在系统地违反军备控制协议,因此在这个问题上不能信任它......这令人深感不安。按照这种危险的思维方式,俄罗斯正在建造和完善拥有数千核弹头的武器库,完全不受《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限制。” 

矛盾重重。危机十分明显。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87-04-02-2021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