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11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2月11日

248-11-02-2021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2月11日

关于美国和国际人权组织官员发表有关俄罗斯联邦违反言论和集会自由权的声明


国际信息空间充斥着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官员,以及自以为拥有权利保护地位的一些国际组织的代表所发表的关于俄罗斯联邦涉嫌侵犯公民的集会自由与和平抗议权利的言论,这些言论的口吻和内容不可接受。

我刚刚讲述过,目前我国在举行大规模活动时遵循的是哪些永久或暂时性的规则、规范和法律。

关于西方主流思想如何描述这件事。正如你们所猜测的那样,我们谈论的是未经批准的集会及其组织者,而西方却试图将他们描绘成所谓的“非系统性”俄罗斯反对派的领导人。实际上,无论是我们,还是我们的西方伙伴,都非常清楚此类代表所具有的水平。他们就是某种势力的代言人。

有许多人出面保护他们。我们所指的包括: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国务院官方发言人奈德·普莱斯、“Human Rights Watch(人权观察组织)”发言人休·威廉森(Hugh Willamson),以及“西方集体”的其他数十个非政府组织和媒体,其中很多组织和媒体经常依靠国务院或者间接通过其他与国务院有关联的机构提供的资金生存。

显然,有人在发动大规模的反俄挑衅,妄图动摇和破坏我国的内部政治局势稳定。这些企图注定要失败。我认为,西方伙伴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他们变得更加恼怒。

令人感到惊讶和愤慨的是,这一针对我国的信息战的发起者和执行者正在越来越多地使用非法手段。他们打的不只是可以进行不同评定的“擦边球”,而是采用非法的手段。我在讲述上一个主题时已经提到过其中的一些。此外,还有其他方面。他们试图让未成年的青少年参与到他们的游戏中,在俄罗斯各城市进行非法示威活动时把他们当作“人盾”或其进行信息攻击的目标受众,这是不可接受的。此种干涉我国内政的行为将被制止。


关于西方在对待媒体自由方面采取的双重标准


我们不止一次地说过,不只是我国成为了被干涉主权国家内政的对象。我们举过各种各样的例子。这里还有一个例子。尽管这个例子并不是最鲜明和最明显的,但同时也是相当具有代表性的。

我读到一则新闻:“美国对匈牙利反对派广播电台将不复存在深感关切。这是美国国务院新闻处负责人奈德·普莱斯在昨天发布的书面声明中谈到的事情。” 

我再说一遍,这是一个很小,但却非常鲜明的例子。我认为,匈牙利根据本国法律能够自行确定他们将如何生存,包括在信息领域。

最有趣的是,不久前访问过俄罗斯联邦的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何塞普·博雷利,在其举行的记者会上也曾提到过这件事,当时有人问他,许多欧盟国家正在关闭俄语媒体,这样做的依据是什么?他说,他希望并相信在尊重对这些国家具有约束力的国际规范的同时,依据的是本国法律,这些问题将会得到公平的解决。我觉得,这也应当适用于匈牙利。

还有一个方面。我想提醒大家的是,正是美国国务院及其以美国大使馆为代表的机构,对乌克兰关闭三家电视台表示欢迎。我想弄明白,这有什么区别。为什么在一个国家关闭某个媒体机构时要横加指责,而在另一个国家关闭另一些媒体机构时却表示欢迎?我们对答案都心知肚明。


关于德国外交部高层接触“白俄罗斯反对派协调委员会”


我们注意到有关德国当局的代表于今年128-29日在柏林与“白俄罗斯反对派协调委员会”组织的个别领导人进行接触的报道。特别是,根据该委员会在社交网络上发表的文章,以及德国国家传媒控股公司“Deutsche Welle(德国之声)”的资料,德国外交部国务秘书米格尔·贝格尔会见了白俄罗斯前外交官帕维尔·拉图什科,期间德方宣布了一项倡议,以建立一个对白俄罗斯犯有侵犯人权罪行的人提起刑事诉讼的国际机制。在这方面,据称他们还“在与俄罗斯关系的背景下”讨论了白俄罗斯共和国的内部政治局势。值得注意的是,德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就上述会晤发表的评论中并未提及讨论过这个问题。

白俄罗斯抗议运动中的一些领导人,包括加入“白俄罗斯反对派协调委员会”的一些人,尚未公开表示过反俄倾向。但是,在这件事情上,这种倾向已经漏出端倪。

莫斯科对德国官方针对我们同盟国当前的社会政治进程和在此背景下的俄白关系所持的立场不抱任何幻想。德国在后苏联空间使用的外交手腕众所周知。因此,我们对德国联邦外交部长海科·马斯于今年26日发表的关于德国政府有意拨款2100万欧元用于支持白俄罗斯“民主”抗议运动的声明并不感到惊讶。

综上所述,我们谨警告德国对手,不要试图直接或借他人之手干涉和离间俄罗斯与白俄罗斯的同盟关系。


关于荷兰媒体发表的反俄文章


荷兰刊物《Trouw》和《De Groene Amsterdammer》发布了一些资料,指责俄罗斯和中国以技术专家的名义向该国派遣间谍。他们公布了一个方案,按照该方案,莫斯科和北京邀请了专家,为他们提供签证支持,并解决了他们的移民问题。据媒体报道,这项所谓的“工作”是通过在荷兰的业务,以及俄罗斯和中国各组织在荷兰境内的分支机构进行的。

因此,据称抵达荷兰的专家正在收集必要的信息,而俄罗斯和中国正不断加强其在工业和其他间谍活动领域的力量。

与往常一样,没有人提供任何证据。这些出版物披露的资料很可能是故意制造的,并用于再次针对两个主权国家散布虚假信息。也许,这就是当地情报部门分发的《手册》的直接实现。这也正是欧盟正在好像打击的虚假消息。如果是这样,那么《Trouw》和《De Groene Amsterdammer》刚好就是他们应当注意的对象。他们正在散布假消息、谎言。如果有任何可以用作证据的资料,请把它们拿出来。


关于在挪威部署美国轰炸机


我们注意到有关准备在特隆赫姆地区的挪威空军基地部署美国B-1B“Lancer(兰斯)”战略轰炸机,以与挪威空军举行联合演习的消息。

我们认为,奥斯陆的这项决定是其在紧邻俄罗斯边境的极北地区采取的一系列增加军事活动的行动的又一举措。众所周知,在挪威北部特罗姆瑟附近建设的供美军核潜艇停靠的港口已近完工。

据称,为了组织训练活动,英国、荷兰和美国的海军陆战队长期驻扎在该国北部。202010月,美国海军陆战队在挪威境内的军事存在从“轮换制”改为“定期制”,实际上使他们能够以举行演习为借口多次增加驻军数量。这些只是几个例子。

令人感到困惑的是,挪威国防大臣弗兰克·巴克-延森评论称,挪威的行动具有“稳定作用”,并且似乎莫斯科没有理由做出特别激烈的反应。当俄罗斯边境的紧张局势不断加剧,以及为针对我国采取敌对行动而建造的威力巨大的军事根据地即将建成的时候,我们很难说出“平静”二字。

我们认为,奥斯陆的这种活动对地区安全构成了威胁,结束了挪威一贯奉行的“和平时期不在本国境内永久部署外国军事基地”的政策。

我们希望,奥斯陆将会负责任地制定其在北部的政策,并避免采取破坏整个地区稳定和给双边关系造成损害的行动。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48-11-02-2021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