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01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4月1日

614-01-04-2021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4月1日

关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民族团结日”设立25周年


42日是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民族团结日”。

25年前的这一天,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签署了《建立共同体条约》,该条约成为双方在通向1999年签署《建立联盟国家条约》的道路上迈出的第一步。这些文件在我们两国几百年共同历史和两国兄弟人民间友谊的基础上,确定了进一步开展俄白合作的方向。

二十五年前,莫斯科和明斯克决定,自愿建立一个在政治上和经济上一体化的共同体。“目的是将物质和精神潜力结合在一起,以拉升经济,为改善人民的生活水平和提高个人精神境界创造平等的条件。”(1996年《条约》第一条)

建设“联盟国家”的进展是显而易见的。许多事情已经稳固地进入普通百姓的生活中,人们已经对于这些事情视为理所当然。这就是俄罗斯公民和白俄罗斯公民在医疗、社会和养老保障、教育、出行自由、居住和就业领域享有平等的权利。

我们两国正在贸易、经济、国防、人文、科技和其他领域有效执行重要的联合创举。在国际舞台上,我们付诸实施的倡议,不仅对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对整个国际社会也具有重要意义。同时,我们还一起对抗共同的挑战和威胁。

我们愿意与白俄罗斯朋友在双边议程的各个方面一起努力,以确保我们两国的稳定发展。


关于美国国务院就世界人权状况发表的年度报告


不久前,美国国务院再次发布了关于世界人权状况的报告。我们认为,美国应当将此类报告专门用在自己身上,但是他们还是将注意力集中在其他国家的事务上。快速浏览这份篇幅冗长、内容空洞的文件,以及涉及俄罗斯的部分,给人一种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些年复一年都有的内容,在评价不同国家的人权状况方面充斥着双重标准,这些国家被无耻地划分为“好”或“坏”,而这仅取决于它们是遵循了美国的战略方向,还是拥有自己的生活和发展理念。即使不阅读报告,也能很容易地猜到“受罚”国家的名字,以及对他们提出的那些陈词滥调的意见。不能不令人感到讽刺的是,报告声称美国政府将与违反人权的行为进行对抗,无论这些行为发生在哪里,也无论这些行为的肇事者是美国的伙伴还是美国的对手。我认为,华盛顿首先需要管好自己国家的部门——五角大楼及美国的其他权力机构在世界各地的所作所为,造成了不是孤立的,而是全球性的人权侵犯事件。

我们注意到,中国国务院发布的关于2020年美国违反人权的报告。这份文件不是陈词滥调,而是用事实统计令人信服地证明了,美国的人权状况已经不受当局的控制。新冠疫情的大规模扩散、政治动荡、族裔冲突以及社会分化加剧,都是使美国人权状况恶化的因素。

尽管美国并未针对自己的人权方面进行如此全面的审查,但与此同时,在政治言论中,在必须要这样做的情况下,他们也谈论本国社会的分裂和对人权的侵犯。但往往在这种时候,出于某种原因,他们没有把这些状况提升到国际层面。

在中国的文件中反映了一个重要事实,即:美国公民对国家选举制度的信心已降至二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从华盛顿的反应来看,当谈到遵守人权标准的时候,美国的“自大狂症”只会在他们国家越来越严重。

我们一再指出,美国及其盟国越来越积极、公开、无耻地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正如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近期的一次采访中指出的那样,不仅美国,而且整个西方大体上都忘记了如何使用经典外交,几乎只把制裁当作主要手段。他们正在推进一个意识形态化的议程,旨在通过遏制其他国家的发展来保留其主导地位。这项政策与国际事务中的客观趋势背道而驰。

以捍卫人权为借口,美国及其附庸国不断施加非法的、与现实脱节的打击其他国家人权的制裁。真是荒谬。但这是当代美国对外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

为了促进华盛顿更加客观地理解世界人权状况,我们建议美国方面了解一下我们在俄罗斯外交部网站上发布的相关年度报告中对美国人权状况的分析。那里有许多有趣的事实资料。

我们再次敦促华盛顿专心纠正自己的缺点,特别是在人权领域,而不是给别人强加双重标准和好为人师。


关于美国的移民危机


当我们说,在美国有一些事情比对世界人权状况进行某种全面审查更重要的时候,我们指的就是这样一个具体例子。

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发生的移民危机,已经达到了人道主义灾难的程度。这种情况需要联合国、其他国际机构、人权非政府组织以及所有对那些处于恶劣条件的儿童所遭受的苦难牵肠挂肚的人们进行紧急干预。

现实令人震惊:现在,在用于遣返的拥挤的临时隔离所里,大约有18000名未成年人。目前,连维持哪怕是接近正常人类生活条件的资金和资源都不够。孩子们实际上被赶进了“兽笼”,那里的卫生条件差,新冠疫情肆虐。睡觉也只能睡在地板上。

他们的父母正“冲向”美国的南部边境。被拘留者的统计数字已经超过了十万人。据美国媒体的估计,每天有近千人非法穿越边境。在2月至3月间,约有5万非法移民进入该国,其中有不少罪犯和运毒者。执法人员称,预计在一年之内,边境地区的难民人数将达到100万人。

我们认为,华盛顿在临时拘留中心对待移民(特别是未成年人)的态度,可以认定为对国际人权义务的公然违反。我所说的包括《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六条(生命权)和第七条(禁止酷刑),以及《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非法移民的拘留条件在许多方面可以被视为酷刑和不人道待遇,而美国的这种情况,毋庸置疑,需要相关国际监督机制的关注,例如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禁止酷刑委员会。

我们希望,美国媒体不仅会对此主题进行密切、客观的关注,还会使该主题成为核心话题。我们知道美国公民社会那么关注人权,以及人权在其他国家的遵守情况。我希望,美国的言论自由能够得到充分利用,能够有益于美国人民。

我知道,国务院不太关心这个话题。当然,这不是“阿列克谢·纳瓦利内的脚”,需要在每次记者会上专门评论。但毕竟是18000名儿童的命运,还是值得对他们进行关注的。

我要提醒大家的是,美国仍然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至今尚未成为《儿童权利公约》缔约国的国家(该《公约》是人们在保护儿童权益领域普遍运用的工具),另外,美国也没有加入联合国在监管移民领域通过的两项最大的协议,即:《难民问题全球契约》和《安全、有序和正常移民全球契约》。

围绕对美国而言一直非常尖锐的移民话题,新政府似乎通过自己耍的“把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全世界都看到,在一个自称扮演民主价值观和人权的主要捍卫者角色的国家中,爆发了人道主义危机,这是一个生动的例子,它说明了,在大选前为了狭隘的党派目的,许下了美国接受“所有苦难者”的空洞承诺,而这些花言巧语在当局无能的背景下变成了人类的苦难。让儿童成为自己国家内部政治斗争的人质是可耻的,也是不可接受的。


关于美国干涉其他国家内政


现在是时候谈谈美国干涉其他国家内政的话题了。是美国自己,现任美国政府鼓励我们这样做的。

“干涉”——这是一个很委婉的用语,不能反映问题的实质。这不是简单地“华盛顿在各个历史时期对其他国家内政的干涉”,这是美国政府手上沾满的鲜血。

我们已经谈论过美国干涉其他国家内政的话题。显然,大多数美国干涉其他国家内政的事情都发生在“冷战”时期。但是,即使是在当今的历史时刻,他们也有应当考虑的一些事情。

在那些年代,国际舞台上的意识形态对手,为了巩固自己的地缘政治地位,经常试图在其他国家任命“自己的”政府。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欧洲的“大集团”划分变得越来越明确,因此,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国家多半成为了“行动”的舞台。

美国政府所遵循的政治动机常常与经济利益交织在一起。他们想要控制运输走廊、自然资源、矿产(首先是石油和天然气)的意图,往往隐藏在“崇高目标”的面具之下——人权议题、推行民主、安全问题等。

诸如联合国这样的能够起到限制作用的机制,并不总能对白宫重新划定世界政治版图的企图设置有效壁垒。

我们不会把这场发布会变成“国际形势讲座”,不过,我想回顾一下过去几十年来美国干涉其他国家内政的一些事实,以及他们所导致的后果。

1973911日,在美国的直接支持下,智利发生了军事政变,其结果是:民主选举产生的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被推翻,并建立了奥古斯托·皮诺切特独裁政权,历时17年,一直伴随着枪杀、残酷镇压以及智利社会的严重分裂。

还可以想起在1982年,美国情报部门积极活动,“帮助”危地马拉的军事政府上台。之后,1983年,对格林纳达的武装干涉接踵而来。1984年,美国人又在尼加拉瓜为反政府武装提供资金。1986年7月27日,在对著名的“伊朗门事件”进行审理时,联合国国际法庭在海牙做出裁决,认定了美国公开干涉尼加拉瓜内政的事实。

1989年,美国在巴拿马采取了武装干涉行动。原因之一是美国不愿意履行他们在1977年签署的关于20年后(1999年)将巴拿马运河的控制权移交给巴拿马政府的协议。时任巴拿马总统的曼努埃尔·诺列加被捕,而实际上此人自50年代起就与中央情报局(CIA)密切合作,是为美国在整个拉丁美洲支持的势力运送非法武器、军事装备及资金的主要渠道之一。曼努埃尔·诺列加被带到美国,他被指控犯有敲诈勒索、毒品走私和洗钱罪,并被判处40年监禁,最终在美国服刑17年。

据各种数据显示,美国武装干涉巴拿马期间,造成515人至数千人死亡。入侵开始后,联合国安理会成员投票谴责美国在巴拿马的侵略行径,但美国、英国和法国利用其“否决权”阻止了该决议。美洲国家组织也对美国入侵巴拿马进行了指责,并要求美军立刻从该国领土内撤出。

直到今天,古巴仍然是华盛顿在国际舞台上做出此类行径的令人发指的例子。60多年来,古巴人民一直捍卫走自己的发展道路的权利,抵制华盛顿对其主权的直接攻击。我要提醒大家的是,这一切都始于1961年美国雇佣军直接入侵古巴的企图。这件事在历史上被称为“科奇诺斯湾行动”。华盛顿早在1960年就采取了反对古巴的封锁措施,随后又实施了许多行政措施,包括1992年的《托里切利法案》、1996年的《赫尔姆斯-伯顿法案》等,以加强对哈瓦那的制裁制度,尽管国际社会一再谴责这条路线(包括在联合国大会的论坛上),但美国仍然对古巴实施了公开的经济侵略。美国国务院再次将“自由岛”列入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名单中,看起来他们像是在完全没有原则地玩弄“双重标准”。

当今的一个证明美国公开、无耻地干涉主权国家内政的例子是委内瑞拉。几年来,我们一直在观察其试图通过经济制裁,煽动国家武装力量发动军事政变,以及组织跨境武装入侵来推翻该国的合法政府。

1992年,美国在安哥拉为其“需要的”总统候选人乔纳斯·萨维姆比(Jonas Savimbi)的竞选活动提供资助。但是,他输了。而在大选前后,美国为他提供了与合法政府进行对抗的军事援助。冲突的结果是65万人丧生。他们支持叛军的官方理由是与共产主义政府做斗争。2002年,美国因其公司获得了理想的优惠,他们不再需要乔纳斯·萨维姆比。美国要求他停止敌对行动,但他拒绝了。一位美国外交官曾就此事这样说道:“玩偶的问题就在于,他们并不总是跟着拉线做动作。”最终,乔纳斯·萨维姆比在与政府军的冲突中被打死。

1998年,美国认定苏丹的“Al-Shifa”工厂为恐怖分子本·拉登制造了化学武器。之后用巡航导弹对该设施进行了打击,而这个设施不过是苏丹一家以生产治疗疟疾药物为主的制药厂。该国百分之九十的药品都是在该厂生产的。导弹打击的结果是使成千上万人丧生,因为他们根本无药可治。

要知道,最有趣的是:根据1999年《纽约时报》的新闻调查结果,事实证明,对工厂实施导弹打击的决定是没有充分根据的,而且,美国国务院领导层实际上迫使助理国务卿销毁了一份由国务院情报分析员撰写的报告,该报告证明了轰炸制药厂的论点是站不住脚的。

包括在上一次的新闻发布会上,我们曾谈论过很多关于美国及其附庸国在二十世纪90年代至二十一世纪初这段时间在巴尔干地区所起的作用。详情就不说了(你们都知道,那些事情很可怕),我要说的是,美国的目的就是要让巴尔干国家的政治体制最大程度地忠实于美国的指示。他们试验并使用了一套工具,该工具后来成为华盛顿及其盟国向欧洲其他地区(包括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强加政治意愿的模板。在南斯拉夫,因该国当时所处的艰难的社会经济条件(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臭名昭著的“外部制裁壁垒”,当时西方违反了在1995年签署的有关波西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代顿协定》后就取消制裁的协议)而引发的公众不满情绪不断高涨。外部势力促使分散的反对派力量和各种派系团结在了一起。结果,在美国及其欧洲支持者肆无忌惮地直接施压下导致了一场混乱的竞选活动且获得了不确定的结果和街头抗议之后,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被迫辞职。

2003年,伊拉克。美国入侵该国的官方理由(我要提醒大家的是,未经联合国批准)是萨达姆·侯赛因政权与国际恐怖主义有关,另外,中情局还提供了关于伊拉克涉嫌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信息。

事实证明,所有这些都是谎言,是经过精心策划的阴谋。手里拿着那只试管坐在联合国安理会大厅里的科林·鲍威尔成为了阴谋的象征。萨达姆·侯赛因被美军擒获,并于200612月被处决。

我必须要说的是,最终,美国军队在伊拉克待了近9年。根据西方媒体的报道,从2003年至2011年(美军撤离的时候)记录在案的平民死亡人数为10万至30万人。而许多非政府组织的数据比这个数字还要多出数倍。

2011年,利比亚。联合国安理会于2011年3月17日通过了第1973号决议,该决议规定在利比亚上空设立禁飞区,以阻止对无辜平民的军事轰炸。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盟军严重歪曲上述决议的含义,并以此为掩护,实质上站在武装反对派一边而开始对政府军发动空袭。结果,利比亚民众国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被推翻,并于201110月被杀害。

根据英国报纸《每日电讯报》的报道,双方(包括平民在内)有2万人遇难或被打死。冲突地区的难民数量多达18万人。

根据2012年联合国的报告,萨赫勒地区的所有国家——阿尔及利亚、乍得、埃及、马里、毛里塔尼亚、尼日尔和突尼斯——都因难民潮而感受到了利比亚危机的负面影响。

当美国人认为他们能怀疑、指控或诋毁某人某事时,他们应当记住自己的历史。为此,他们不需要读书——这对他们来说太难了。他们只需要看看自己的双手。


关于加拿大实施新的反俄制裁


加拿大因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而采取了新一轮反俄制裁。所有这些都表明,渥太华官方对否认客观现实已经固执到了病态的程度。药方只有一个:得放弃幻想——可以迫使那些投票赞成回到祖国怀抱的克里米亚人拒绝自己的历史选择的幻想。

加拿大当局试图指点主权国家,他们应当如何生活、应当遵循怎样的价值观,这破坏了加拿大自己的声誉,使其陷入到与越来越多的、重要的国际参与者的对抗中。俄罗斯联邦不会对渥太华当前的攻击坐视不管,目前正在准备回应。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认为,中国因加拿大干涉中国内政而对其官员和机构实施制裁的决定是有道理的。

一帮西方主流国家实施制裁真是可笑。特别是澳大利亚,他们制裁的原因是其在2021年得知了刻赤海峡大桥的存在。这已经是讽刺了。我知道澳大利亚很遥远,但现在有大众传播媒介、大众交流媒介、社交网络、传播工具、聊天工具。不必花费几年的时间来了解如此庞大的工程吧。真是太滑稽了。

从另一方面看,我们有什么可惊讶的?如果他们以基辅官方的声明(他们说不会有桥)为导向,那么,也许,他们没相信过桥的存在。现在明白了。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614-01-04-2021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