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7月22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7月22日

1486-22-07-2021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7月22日

俄罗斯向欧洲人权法院针对乌克兰提起跨国诉讼

 
俄罗斯联邦向欧洲人权法院针对乌克兰提起了跨国诉讼。此举酝酿已久。从乌克兰发生非法政变时起,多年来,该国的人权状况不仅没有像“独立斗士”期望的那样有所改善,反而变得更遭。“迈丹”当局及其帮凶在乌克兰危机一开始犯下的罪行仍未得到调查,包括敖德萨工会大楼纵火案、基辅针对本国国民发动的所谓的反恐行动,以及因未关闭领空导致MH-17航班的空难等罪行。

伴随着这些侵害行为还有一些至今仍在继续系统性实施的新暴行:对教育和媒体实施违背保护少数民族权利的国际义务的全面乌克兰化(我们今天还将详细讨论这一点)、迫害“不受欢迎的”新闻记者、对克里米亚进行水封锁等等——这份清单简直无穷无尽。

所有这一切都证明了,按照欧洲人权法院的术语,乌克兰确立了“行政惯例”(我再强调一下,这是欧洲人权法院的术语),这意味着乌克兰官方当局对权力机构和个人违反《保护人权与基本自由欧洲公约》的行为有系统性的纵容。

为什么俄罗斯联邦要现在做这件事?多年来,我们经常收到来自(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公民及组织的请求、呼吁,甚至恳求,他们要求在国际法庭上追究基辅违反人权的责任。批评的声音此起彼伏:乌克兰已经对俄罗斯提起了多起诉讼,什么时候能够轮到俄罗斯这样做?抛开基辅已经具有躁狂性的无节制的诉讼不谈,我想强调的是,这些年来俄罗斯一直采取克制立场,根本不是没有理由或证据的表现,相反,我们已经积累了大量材料,这份惊人的证据集将会在法庭上使用:无论基辅抱有怎样的希望,什么都不会被遗忘。

莫斯科一贯坚持的立场是,法院的介入是一种极端措施,只能在特殊情况下使用。一方面,这是出于我国对国际法庭的尊重态度,另一方面,是希望寻求其他和平方式在法庭外解决争端。但是,我们的所有耐心已经到了极限。基辅政权完全免受惩罚(他们已经陶醉其中),以及国际组织对其无数暴行视而不见的放任不管,使基辅更加肆无忌惮。

对乌克兰系统性地践踏人权追究国际责任(这些暴行的规模从众多个人对乌克兰的投诉中可见一斑),俄罗斯捍卫了欧洲的法制——欧洲委员会的一个重要价值观。对于这一点,我们真是听得太多了。

我们希望,欧洲人权法院在审理俄罗斯的申诉时能够表现出独立性和非政治性,并详细调查基辅政权侵犯人权的证据。


关于美国和德国就“北流2”的协议

 
尽管华盛顿出于地缘政治和自身经济利益的考虑,在阻挠北流管道二号线(“北流 2”)项目实施的同时,继续千方百计地意图使对欧洲有利的这一项目政治化,但该项目仍将会很快投入运营。无论在美国的压力下做出多么奇怪的决定(就像不久前在美德谈判中发生的情况一样),这些决定都无法改变这个大规模项目的建设进入“冲刺阶段”的客观现实。该项目符合国际法准则、符合欧盟的监管要求,以及沿岸各国的法律要求,除此之外,也符合欧盟的“绿色”气候议程,现在人们就这个话题谈论得非常多。

将那些宣扬“俄罗斯侵略”的陈词滥调留给其始作俑者们的良心吧,这里就不谈了,我们只能重申,俄罗斯从未把能源供应或者过境问题用作武器,未来也不打算这样做。相反,我们一贯主张本着尊重合作伙伴的利益和互利共赢的原则,在与所有国家开展能源合作和发展合作的过程中去政治化。

我们从未反对过在德国的监管下为乌克兰设立绿色基金。如果基辅希望西方能够通过注入可再生的太阳能和风能来满足居民和国家经济的需求——这是乌克兰领导层和乌克兰人民的事情,而乌克兰领导层对乌克兰人民已经承诺了那么多。俄方只会对乌克兰雄心勃勃地为应对气候变化和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所做出的贡献表示欢迎。从美国和德国的声明中我们也更加清楚地知道,到底是谁并将如何管理乌克兰燃料动力综合体的发展。这与华盛顿和欧盟提出的关于国家主权、国家产业和行业主权以及关于每个国家在战略部门进行决策的主权的基本原则有些背道而驰。在谈论支持乌克兰能源的可持续性时,美国和德国好像忘记了,决定正式停止供应俄罗斯天然气的不是莫斯科,而是基辅。我们从未有过停止向乌克兰供应天然气和放弃过境乌克兰供应天然气的想法。这个问题是纯粹的商业问题,是相关经济实体的特权。

一些据称是捍卫市场经济原则的国家声称,俄罗斯公司必须签订至少10年的通过乌克兰管线转运天然气的新合同,且无论其经济效益如何,这样的言论,当然,听上去有些奇怪。你们在什么地方听说过这种事情吗?也许,其他国家联系过美国的燃料动力公司,建议或迫使他们按照与这些公司毫无关系的国家的条件向其他国家或国内市场提供能源。而且,这些声明是在已经出台的非法单边制裁和限制该公司运作的人为规定,以及威胁采取阻止对欧洲进行能源出口的新措施的背景下做出的。假如莫斯科用最后通牒的方式要求签订购买大量俄罗斯天然气的长期合同,看看我们的西方伙伴将会作何反应一定很有意思。

希望理智的思维依然能够占据上风,并找到合理的解决方案,不是基于泛政治化的言论和恐惧症的异想天开的方案,而是通过务实的经济核算制定的方案。我们相信,“北流2”将可靠运行,为欧洲消费者提供负担得起的能源,并加强我们共同的欧洲大陆的能源安全。


关于不久前军情五处(MI-5)处长肯·麦卡勒姆发表的言论

 
我们注意到英国媒体报道的英国军情五处(MI-5)处长肯·麦卡勒姆关于英国的安全似乎受到来自“敌对国家的行动(网络攻击、虚假信息等)”的威胁的言论,他将我国也列入了敌对国家当中。

与此同时,作者的所有论点都是基于众所周知的“highly likely(极有可能)”原则:没有任何证据或具体事实——只是对于一些“混合威胁”的猜测。所有这一切都没有得到任何具体实例的证明。

但是,他们营造了负面信息的氛围,对国家间对话和双边关系的正常发展产生了破坏性的影响。

我们已经不止一次说过,我们觉得评论此类声明没有意义。我们认为进行负责任的对话并运用具体事实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英国方面拥有不仅可以用非空谈的方式呈现给麦克风和社交网络,而且可以以具体数据的形式呈现的东西,那么我们随时欢迎。请通过适当的渠道传递。

我要提醒大家的是,俄方已多次在各个层面向伦敦建议就国际信息安全进行双边部门间磋商。特别是,201712月,谢尔盖·拉夫罗夫在莫斯科与时任外交大臣的鲍里斯·约翰逊举行会谈期间,也提出过相应的建议。

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强调,莫斯科始终不渝地遵守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原则。我们对英国也没有不友好的意图。

与此同时,我们也不止一次地警告伦敦,在英国扩散的反俄歇斯底里症,最终遭受打击的是它的始作俑者。鉴于此,我们要再次提醒这些人,将恐俄症上升到国家政策的层面是徒劳无用的,而在相互尊重和考虑彼此利益的基础上进行对话才是重要的。


关于南非共和国的当前局势

 
我们持续关注与大规模骚乱有关的南非共和国内部政治局势的进展,其原因是该国前总统雅各布·祖马于今年77日被逮捕。我们对在该国一些地区爆发的骚乱造成大量平民(200 多人)伤亡表示遗憾。

我们认为,事件发展到如此地步的决定性因素之一是存在深刻的社会经济问题,而新冠病毒疫情的传播又加剧了这些问题。

我们希望,得益于南非当局采取的一贯措施,他们将能够使局势正常化,并使其回到宪法领域。

关于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技术秘书处领导层在操纵该组织杜马(叙利亚)事件调查团
最终报告结论方面所起作用的新材料
 
我们注意到媒体刊登的对禁止化学武器组织201847日叙利亚杜马化武事件调查团前成员的采访。这些材料中的内容涉及到了我们长期以来在联合国安理会和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平台上经常提出的许多问题。

我们要向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技术秘书处前工作人员伊恩·亨德森和B.维兰的个人勇气表示敬意,他们不顾那个著名的以欧洲大西洋“价值观”联合在一起的国家集团对他们施加的压力,两年来一直在为捍卫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的该组织的威望进行斗争。他们曝光了关于叙利亚杜马事件报告的阴谋,这个曾经是纯粹技术性的国际机构,其领导层从报告中删除了一系列具体事实、证据和专家的评估。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如果现在把820日换为94日,然后说这是写错了,那么他们难道不会在报告发布之前从报告中删除重要数据?其实这很简单。现在我们已经看清了这是如何发生的。

他们通过歪曲事实确定了反叙利亚的结论,同时,这又为2018414日美国、英国和法国违反《联合国宪章》对大马士革实施的侵略行径做辩护。

我们将继续努力使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技术秘书处的领导层对这一情况进行全面和全方位的调查,因为这件事已经严重损害了该组织的公信力。

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应当从事禁止化学武器和对各国在该领域的活动进行监管的工作,而不是“暗箱操作”。但实际情况却恰恰相反:似乎许多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工作人员都忘记了他们的基本议程(监督禁止化学武器)。


关于俄罗斯-东盟建交30周年


 
我们在本周庆祝了两个重要的纪念日——俄罗斯-东盟建交30周年,以及与该联盟建立全面对话关系25周年。2018年,在新加坡峰会上,双方的对话关系上升到了战略伙伴关系的层面。

推进与东盟的关系一直是我国亚洲政策的优先事项之一。在领导人会议上,双方确定主要合作领域。

外交部长和经济部长每年至少会晤一次。两周前,谢尔盖·拉夫罗夫在访问雅加达时,与自己的印度尼西亚同行一起,专门为周年纪念日的事宜与“十国”外长举行了视频会议。

30年来,俄罗斯与东盟的关系奠定了坚实的条约法律基础,建立了广泛的多层次对话机制。

而这项工作还在继续。今年已经推出了两个全新的专业互动平台——负责安全问题的高级代表磋商平台和信息通信技术安全对话平台,并签署了一份应急响应领域的备忘录。

俄罗斯与东盟之间的战略关系是确保亚太地区稳定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在新冠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其重要性更加突出。我们在国际舞台上持有近似的立场,努力在该地区建立一个以国际法准则和原则为基础的稳定、包容、平衡和透明的安全架构。俄罗斯有兴趣加强“十国”在该地区事务中的核心作用,积极参与以东盟为中心的“东亚峰会”、“东盟地区安全论坛”、“东盟成员国与对话伙伴国防部长会议”等机制的活动。

令人感到鼓舞的是,在因疫情大流行造成的困难之后,出现了恢复贸易增长的趋势。我们计划通过发展创新型和知识密集型产业、在俄罗斯-东盟商业理事会的协助下支持私营企业的努力,以及通过在欧亚经济联盟和东盟之间加强合作来巩固这一趋势。

为了更好地了解和认知彼此,一些非政府组织(如: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MGIMO)东盟中心、俄罗斯-东盟科研中心网络)的活动,以及定期举行的青年峰会和其他联合活动,为我们提供了帮助。

补充资料

图片

1486-22-07-2021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