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8月19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8月19日

1622-19-08-2021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8月19日

关于即将展开联合国大会第76届会议的工作

联合国大会第76届会议将于914日开幕。我们希望,其框架内的重要活动,包括计划于921日-27日举行的“高级别会议周”,都能够以面对面的形式举行。尽管技术进步取得了各种成就,但在外交领域,除了当面进行相互信任的交流以外别无选择。虽然,据我们收到的消息,许多世界领袖倾向于准备在“高级别会议周”期间播放视频发言。

我们将继续密切关注纽约的疫情状况,这可能导致“会议周”的举办形式做出调整。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出席联合国大会第76届会议一般性政治辩论的可能性直接取决于新冠疫情的发展态势。此问题尚在研究当中。我们一定会向大家进一步通报此事。

即将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会议将在世界冲突的潜在力量进一步积累和全球威胁不断增加的背景下举行,这要求国际社会紧急制定集体解决方案。在此背景下,俄罗斯将尽一切努力建立多极世界秩序,推动积极凝聚共识的议程,并寻找合理应对当代挑战的办法。

我们将继续主张进一步加强联合国在世界事务中的核心协调作用和严格遵守其《宪章》,包括国家主权平等、不干涉其内政,以及通过政治外交手段解决冲突的原则。我们还将着重反对一些国家不断企图破坏和以某种方式重新制定公认的国际法律规范,并在模棱两可的“基于规则的世界秩序”概念框架内,绕过联合国强行采用替代性的、非协商一致的方法解决问题。

会议期间,我们将为推动我国的主要优先事项开展大量工作。我们指的是加强军备控制、裁军和不扩散架构、防止外空军事化、制定信息空间的普遍行为规则、打击美化纳粹主义和改写历史,以及在打击恐怖主义和有组织犯罪领域扩大非政治化的合作。

作为联合国的创始国和负责任的国际社会成员,俄罗斯将继续为提高联合国作为真正的多边主义基石以及国家间平等有效互动的普遍平台的威望做出贡献。我们愿意与所有志同道合者们一起开展相应的工作。

可在俄罗斯外交部网站上发布的相关资料中更加详细地了解俄罗斯对即将举行的联合国大会第76届会议议程问题的态度。


关于阿富汗局势 

除了俄罗斯官方发言人已经发表的声明以外,在回答有关阿富汗政局变化的问题时,我们还想补充以下几点。

今年815日塔利班在喀布尔夺取了政权——这已经是既成的事实,是整个国际社会在之后与阿富汗建立相互关系时无疑应当考虑到的现实。目前仅剩中部的潘杰希尔省尚未在塔利班的控制之下,在前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和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的儿子领导下的阿富汗塔吉克人在那里组建了武装抵抗部队。

毫无疑问,不久前在阿联酋被发现的逃离国家的总统阿什拉夫·加尼应当对所发生的事情负责。在过去的三年里,他完全有机会确保阿富汗内部和平进程的顺利进行,并促使该国在所有民族政治力量的参与下平稳组建一个包容性的政府。然而,这个机会错失了。

我们注意到,塔利班积极着手整顿秩序,表现出与有影响力的阿富汗政治领导人(特别是阿富汗前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就未来的国家制度进行对话的态度,并愿意考虑公民的利益,包括女性的权利。

我想提请大家关注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今天举行的记者会上发表的评论,他强调,当整个阿富汗陷入内战的时候,我们主张必须紧急向有该国所有彼此对立的阿富汗力量和民族信仰团体参与的全国对话过渡。现在也是如此,当塔利班在喀布尔及其他大多数城市和省份夺取了政权的时候,俄方依然主张进行全国对话,以建立一个有代表性的政府。而这个政府将在阿富汗人民的支持下制定关于多民族国家最终制度的协议。

如果我们谈论这是如何发生的,那么,正如近几年来,以最积极的方式在“三方”扩大会议(俄罗斯、美国、中国、巴基斯坦)和“莫斯科机制”(全世界公认这是推动外部支持解决阿富汗问题最有效的两个机制)框架内。俄罗斯曾主张尽快启动这些谈判。然而,在这方面达成协议的阿富汗政府和总统并未积极履行这些协议,而我们也已就此发表过评论(包括在新闻发布会上)。于是就发生了已经发生的事情。这是一个现实,一个需要利用外交、历史知识和所有涉及外交技能的工具去面对的现实。我们再次重申我国一贯秉持的方针,即:为阿富汗全国对话提供一切支持创造外部条件。我还想回顾一下我们对联合国安理会相关决议的承诺。我们认为(今天拉夫罗夫外长也谈到了这一点),莫斯科机制拥有最大的前景。阿富汗局势已经影响到了整个地区,位于阿富汗周边与其相邻的国家都对此做出了反应。所有五个中亚国家,以及中国、巴基斯坦、伊朗、印度、俄罗斯、美国和冲突各方都参与了“莫斯科机制”。尽管暂时还没有提出任何官方建议,但正如谢尔盖·拉夫罗夫所指出的,这个阿富汗谈判“护航小组”的有效性一直得到所有人的认可。如果恢复“莫斯科机制”的工作是合理的,俄罗斯愿意这样做。我们正在关注当前塔利班发表的希望与阿富汗其他政治力量进行对话的所有声明。他们已经预告了将与一些政治力量的代表举行一系列会晤。

俄罗斯驻喀布尔大使馆,包括其领事处都在继续照常工作。他们正在与新政权的代表建立工作联系,首先是要确保俄罗斯公民的安全,同时也是为了保证我们的驻外机构不间断运作。由于前国家体制的瓦解,给领事工作带来了一定的困难。例如,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暂停了一些文件的认证工作(这与之前在阿富汗境内运作的国家机构和公务制度的瓦解有关)。

领事登记册中包含大约100名俄罗斯公民,主要是阿富汗族人,他们在不同时期曾在俄罗斯或苏联学习,并在我国成家,获得了公民身份,之后又返回到了自己曾经的祖国。大使馆领事部门正在重点处理与他们有关的事宜以及俄罗斯公民的其他诉求。我们注意到,这些诉求的大部分都是请求使馆为公民返回俄罗斯联邦提供协助。所有这些诉求都将会得到认真考虑。

我想强调的是,不存在撤离使馆人员或居住在阿富汗的俄罗斯公民一说。目前正在以正常方式研究安排若干包机的问题。我们在之前新冠疫情条件下也做过这样的工作,动用了当地的航空公司“Ariana”。由于现在没有这样的机会,我们计划包括为那些希望离开阿富汗的俄罗斯公民安排特殊航班。塔利班代表向我们承诺不会对此进行阻碍,并做出了相应的安全保证。

我们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在前几天喀布尔机场发生的众所周知的事件中有我国公民受伤的消息。

我们认为,现在预测在新政权下俄罗斯与阿富汗的经贸关系的前景还为时过早。但是,我们没有理由认为,在建立国家机构运作体系和阿富汗社会恢复安宁之后,我们两国的经贸关系不会获得进一步发展的动力。目前在议程中还有一些其他问题,我们肯定会在收到消息后对这些问题进行评论。


关于媒体对爱尔兰海岸附近的俄罗斯潜艇的报道

我们注意到英国《时报》不久前发表了一篇关于爱尔兰海岸附近的俄罗斯潜艇的文章,据称这些潜艇试图进入水下互联网基础设施进行侦察。

我们认为,该文章是在英国一直持续的反俄信息宣传战中的又一次居心叵测的胡编乱造。像之前一样,一贯以“highly likely(极有可能)”的方式发表毫无根据的言论,其所追求的唯一目的显而易见——让西方涉世未深的平民百姓产生某种“俄罗斯威胁”不断加强的感觉。这些无稽之谈的英国观众和读者有多少被蒙在鼓里,看来只能去猜测了。

我们注意到英方在最高层面发表声明称,他们愿意帮助阿富汗公民离开那里,并给予经济支持。

也许,阿富汗公民(现在英国将要接纳他们)会向女王陛下的臣民们讲述真正的威胁和世界局势,并用他们亲身经历的事情揭穿那个据称威胁来自俄罗斯和有时来自中国的无休止的谎言。

非常说明问题的是,由于缺乏具体事实,此类文章的作者总是试图用某些专家的言论做掩饰,而这些专家都是英国强力部门的退伍军人。

我们呼吁伦敦停止传播关于俄罗斯的虚假信息和谎言。我们想再次提醒大家注意,将恐俄情绪原则上纳入国家政策的做法是徒劳的,重要的是在相互尊重和考虑彼此利益的基础上建立对话。


关于美国和北约在俄罗斯边境地区增加军事基础设施

我们继续从这样一个事实出发,即整个欧洲没有任何可能需要军事方案或大量军事政治集团在这里存在的无法解决的军事政治问题。然而,实际情况和北约在我国西部边境增加军事存在的趋势证明,北约的想法有所不同。

正如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北约领导层在进一步宣传关于必须“武力遏制俄罗斯”的论点的同时,并未确定真正的威胁,而只是在世界崩溃后才开始应对。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答案很简单。多年来,他们自己一直专注于,并投入大量资源,以使他们的受众、本国公民专注于所谓的唯一威胁——俄罗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看不到现实和真正的威胁也就不足为奇了。而现在,这已经是全世界尽人皆知的事了。

在波罗的海国家和波兰的“轮换”存在实际上就是四个北约营群长期驻扎在当地,它们合在一起能够等同于一个配备了重型装备的加强摩托化步兵旅的水平。即便是在COVID-19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北约仍在“东翼”进行军事演习,包括按照对抗“可比”敌(无疑就是俄罗斯)的情景进行演习。我们认为,这样的做法具有挑衅性,至少在当前情况下这是目光短浅的行为。

波罗的海国家往往是反俄路线的主要支持者,他们努力支持俄罗斯可能“入侵”的无稽之谈。据布鲁塞尔自己承认,目前在该地区“部署的军事力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北约继续在波罗的海领空执行巡逻任务,其飞行范围接近俄罗斯边境。其海军存在也同样如此。在加里宁格勒州地区,携带导弹武器的北约舰船经常进入波罗的海。北约国家的飞行员,以及军舰上的船员,故意挑衅俄罗斯的值班应急设备,军事专家们认为,这是在测试我们是否准备好做出对等的回应。

我们对美国在波兰增加军事存在的前景感到担忧。美国计划在其已经部署了4500人的基础上在那里大幅增加美国驻军的总人数。正在建设的基础设施能够使驻扎在该国的美军在短时间内迅速增加到20000人。这些计划与1997年签署的《俄罗斯联邦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相互关系、合作和安全基本文件》的规定背道而驰,该文件明确了加强欧洲大西洋地区稳定的总体目标。

我们还注意到他们在俄罗斯南部边界附近的军事活动也有所增加。基辅定期举行带有侵略场景且有北约国家部队参与的军事演习,并积极改建军事基础设施。今年810日,乌克兰副总理阿列克谢·列兹尼科夫声称可以在该国部署美国的防空系统,这再次证明了,基辅不愿意履行明斯克《综合措施》,该文件第十条规定乌克兰当局作为冲突一方,有义务从该国撤出所有外国武装编队、雇佣军和军事装备。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基辅的政治精英及其西方庇护人更愿意乌克兰走上军事化的道路,从而使和平解决乌克兰内部冲突的前景越来越遥远。

所有这一切都不可避免地导致欧洲的力量平衡发生变化,并引发另一场军备竞赛。我们将会密切关注局势,如果美国和北约采取进一步行动破坏欧洲大陆的安全基础,我们将被迫采取必要措施,以确保自身合法的国家利益,关于这一点我国领导人曾多次谈论过。

我们呼吁北约成员国重新遵守军事克制的原则。我们之前提交给北约领导人的旨在缓和欧洲紧张局势的具体的建设性建议仍然有效。


关于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签署82周年

823日是苏德互不侵犯协议签署满82年的日子。我们遗憾地注意到,近年来,该事件已成为一些欧洲国家进行政治化和伪科学炒作的借口。他们从自身的,甚至不是国内的,而是一个政党、团体或某个运动代表的政治目标出发,毫不掩饰改写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和重新总结其原因及教训的意图。

所有这些都与中长期前景不符。他们只图在这里一时兴起做这些事,不考虑过去和未来。

这几天从布鲁塞尔传来已经成为传统的呼吁,要求将“极权主义政权”对爆发世界冲突的责任均等化。

他们试图将人类历史上最血腥战争的罪责从“一个病态的头脑嫁祸到一个健康的头脑上”,这种恬不知耻的态度令人震惊。认为正是1939823日签署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使欧洲陷入黑暗”的修正主义论点经不起批评。似乎欧洲迅速陷入黑暗不是在1939年,而是在现在——陷入了无知的黑暗。

值得一提的是,在整个二十世纪30年代后半叶,正是我国及我们的外交官一直努力创建统一的欧洲安全体系,试图组织抵抗当时尚未壮大起来的法西斯侵略者。而没能让这个想法得以实现的首先是西方列国,他们现在却宣称我刚才说的那些话。

19389月,德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政府首脑签署的《慕尼黑协定》,彻底改变了力量对比,使它变得对德国有利,这允许德国和波兰军队吞并捷克斯洛伐克的部分地区(苏台德和切欣地区等)。

1939年对整个捷克斯洛伐克的占领,成为西方国家奉行安抚希特勒及其追随者胃口政策的顺理成章的结果,也导致了纳粹分子越来越强大和德国军事工业潜力的增加。

此外,在19398月之前,已经与希特勒签署互不侵犯协议的有波兰(1934年《互不侵犯条约》)、英国(1935年《英德海军协定》和1938年《互不侵犯宣言》)、意大利(1939年《钢铁条约》)、丹麦(1939年《互不侵犯条约》)、法国(1938年《互不侵犯宣言》)、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1939年《互不侵犯条约》)。

由于伦敦和巴黎的过错(他们甚至都没有赋予其代表相应的权利),苏法英在莫斯科就缔结互助条约的谈判以失败告终,以及面临两线作战的实际危险——与德国在西部开战和与日本在东部开战(苏联与日本已经在哈拉哈河上展开了激烈的战斗)——令苏联别无选择。

因此,苏联成为了最后与德国签订此类协议的欧洲国家之一。这是事实,但不知为何我们的西方伙伴和西方主流媒体在撰写大量材料时就是不肯看到这个事实,也不肯采用这个事实,显然他们是为相关利益服务的。由于签署了该协议,乌克兰西部和白俄罗斯的大片地区(1921年被波兰占领的前俄国领土),以及波罗的海国家都脱离了德国的势力范围。尽管是在不确定的时间内,但苏联还是保护了这些土地上的居民,使他们免受德国占领和纳粹“新秩序”(包括大屠杀)的荼毒。后来,这些居民中的许多人在红军的队伍中作战,或者在后方工作,为共同胜利做出了贡献。我想提醒大家的是,在战争期间,仅在一个立陶宛,纳粹及其帮凶就杀害了近96%的犹太人。

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2020年发表的题为《伟大胜利75周年:面对历史和未来的共同责任》的文章中对这些历史事件进行了详尽和深刻的评估。

一些欧洲国家将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责任加到苏联身上的企图与历史事实和常理背道而驰。他们的做法也与纽伦堡法庭的裁决相矛盾。

在公然纵容新纳粹运动和持续向苏联解放者纪念碑开战(首先是在波罗的海国家、波兰、捷克和乌克兰)的背景下推行这种激进的伪历史概念,是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数百万死难者和那些为将欧洲从纳粹手中解放出来而献出自己生命的人的亵渎——这会导致最危险的后果。


关于东方经济论坛

第六届“东方经济论坛”将于92-4日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该论坛成立于2015年,旨在促进加快俄罗斯远东地区的经济发展和扩大亚太地区的国际合作。

考虑到当前的现实,“第六届东方经济论坛”的议程将侧重于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寻找远东和东亚发展的新机遇,即讨论国际关系架构和国际分工转型的问题、克服疫情大流行及其后果的反危机战略、全球贸易中的挑战、广泛生活领域的数字化、新的环境议程,以及构建“一体化整合”进程(这里指的是一体化进程对接),包括在俄罗斯提出的“大欧亚伙伴关系”倡议框架内。

在该论坛丰富的日程框架内,计划举行全体会议和专题会议:“大欧亚伙伴关系的意义和价值”、“数字物流:亚欧之间可靠快速的运输方式”、“北方海航到:更近、更快、更安全”。另外,与亚太地区主要合作伙伴的商业对话、“东方经济论坛”青年部分的活动、第十届亚太经合组织国际高等教育会议等也都在计划之中。

一系列国家领导人应邀参加“第六届东方经济论坛”。

我们希望,本次论坛的举办将成为实施我国战略路线的重要一步,从而巩固俄罗斯远东地区作为亚太经济增长中心之一的地位。


补充资料

图片

1622-19-08-2021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