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02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9月2日

1716-02-09-2021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9月2日

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76周年

93日是一个在我国庆祝军人荣耀的日子——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日(1945年),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武装冲突,夺取了数千万人的生命。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影响几代人命运的巨大悲剧。

根据2020424日《俄罗斯联邦总统令》确立的这个节日,使历史的公正得以恢复,并充分体现了苏联对早日成功结束这场血腥战争和确保向和平生活过渡所做出的决定性贡献。

194559日夜签署的《纳粹德国无条件投降书》结束了整个欧洲战线的作战行动。

当时,军国主义日本是纳粹德国的唯一真正盟友,还继续在远东和太平洋进行军事行动。军国主义日本被击溃的关键事件是苏联武装部队对满洲里的关东军以及萨哈林岛和千岛群岛的日本部队和军团采取的致胜行动。

战争的结果载入了194592日日本签署的《投降书》及《联合国宪章》中,1956年日本也成为了该组织的成员国。

我们不得不遗憾地表示,直到今天东京官方仍拒绝完全承认已经形成的历史现实,并拒绝接受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原因、情况和结果的公认评价。

93日,我们缅怀苏军将士、苏联各族人民和兄弟共和国的英勇无畏、英雄主义和自我牺牲精神,他们为胜利结束这场可怕战争做出了决定性的贡献。其教训表明,只有联合起来捍卫自由和民族独立,才能粉碎仇视人类的企图。

今天,我们共同的任务是:保存历史真相。这在当今有人试图改写二战历史、重新审定其结果、贬低苏联在战胜纳粹德国和军国主义日本中所起作用的背景下尤为重要。

我们希望,庆祝这一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将再次提醒全人类:苏联和其他同盟国为已经持续超过75年的、和平的国际秩序所付出的代价是如此惨痛的。


关于阿富汗局势


美国和北约近二十年来在阿富汗创造的历史以不光彩的方式结束了。这不仅是失败,这是灾难。长期存在的恐怖主义、贩毒和当地居民生活水平低下的问题,实际上,并没有得到解决。很多事情只是变得更加糟糕。外国势力没能在自己离开后留下一个稳定的政治体系,如此看来,随着“塔利班运动”上台,将会从根本上重新建立政治体系。他们以美国无人机的空袭再次造成平民伤亡(空袭导致一座居民楼倒塌,造成包括6名儿童在内的9人死亡)的事件作为国际联盟军事存在的“最后收场”。我们强烈谴责这种滥用武力的行为。

我们对阿富汗的社会经济紧张局势日益加剧感到有些担忧,这与一直以来向该国提供捐助的西方国家暂停了其财政、后勤援助有关。关于国家机构和银行恢复运作一事,仍存在不确定性。在喀布尔和其他主要城市,由于生活必需品、食品和燃料价格上涨,人们表现出对塔利班政策的不满。鉴于此,我们呼吁国际社会采取有效措施,防止阿富汗出现人道主义危机。我方正在考虑向喀布尔运送人道主义援助的可能性。

据来自阿富汗的报道,“塔利班运动”的代表正在采取旨在建立该国新政治体系的措施。鉴于此,我们主张尽快组建有包括少数民族在内的阿富汗所有民族政治力量参与的包容性的联合政府。我们还注意到“塔利班运动”高级官员沙哈布丁·德拉瓦的声明,其呼吁那些匆忙削减外交使团的国家恢复工作。这一信号表明,塔利班的领导层愿意与国际社会发展关系。

俄罗斯驻喀布尔大使馆继续照常工作。现阶段,确保大使馆人员和馆舍安全的情况都在我们的控制当中。


关于在阿尔及利亚召开的利比亚问题部长级会议


今年830-31日,在阿尔及利亚人民民主共和国首都召开了利比亚邻国会议,阿尔及利亚、埃及、刚果共和国、尼日尔、苏丹、乍得和利比亚本国的外长们,以及联合国秘书长利比亚问题特使扬·库比什、阿拉伯联盟秘书长艾哈迈德·阿布·盖特、非洲联盟政治事务与和平安全委员班科莱·阿德奥约出席了会议。

本次论坛所宣布的主要目的是为利比亚人提供协助,以早日实现民族和解及克服自2011年以来一直持续的严重的军事政治危机。在此背景下,各方就联合国安理会第2510号和2570号决议以及2020120216月在柏林举行的国际会议相关决定的执行问题,饶有兴致地交换了意见。与会者们在阿尔及利亚的会议上商定,继续在联合国的主持下推进利比亚的政治进程,并强调,需要加强信任措施,为在利比亚组织定于今年1224日举行的全国选举创造有利条件。各方同意下一次类似会议将在开罗举行。

俄罗斯始终强调利比亚周边国家在全面解决利比亚军事政治冲突中所发挥的特别重要的作用。我们一贯支持他们积极参与国际努力,加大力度协助推进该国的政治进程。我们欢迎阿尔及利亚及时提议在其国内组织这样一次具有代表性的活动。我们重申,愿意加强与利比亚邻国的合作,以期早日在利比亚的土地上恢复和平与安全,同时,这也将有助于整个撒哈拉-萨赫勒地区局势的可持续正常化。


关于一些大型IT公司无视俄罗斯法律的要求 


近日,一些主要位于美国管辖范围内的大型IT公司无视俄罗斯联邦当局主管部门关于阻止和删除非法内容的合法要求,这种做法已经具有系统性。

实际上,已经发送至“Google”和“Apple”总部的关于停止允许其在线应用程序访问公认的极端主义资源的指令仍未受到关注。我们不能接受一些互联网巨头在不参考其经营所在国立法的情况下,自行选择回应哪些请求、保留哪些资源和删除哪些资源的情况。尤其是绝不允许政治歧视或将政治作为决策的主导因素,我们以及所有尊重国际法的人们认为,这应当建立在立法的基础之上。例如,尽管已经宣布保证遵守保护信息获取自由的原则,但是没有什么能够阻止“Apple”公司应乌克兰情报部门的要求关闭了对该国境内许多俄罗斯媒体和社交网络资源的访问。他们想要做的时候就可以做,重要的是意愿,但是这种意愿不能基于政治形势,特别是当我们谈论言论自由、媒体监管等事情的时候。

与此同时,在对俄罗斯法律规范采取轻率甚至漠不关心的态度的背景下,上述公司却以更加遵纪守法的态度表现出愿意与其总部驻在国和所有西方国家的权力机构进行对话。他们很清楚,如果不执行相应的指令将会发生什么。此外,他们甚至采取措施自行进行负责调整。当不需要向他们屡次提醒和发送呼吁,并反复公开请求时,他们逐渐自行调整到执行国家法律的状态。与此同时,我们在这些国家看到了采用政治化态度的例子。当“Apple”和“Google”通过任意限制将诸如“Parler”这样的社交网络从媒体领域移除时,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纯粹是在将这个问题政治化。

我们认为,这种傲慢的、有选择性的行为,以及对俄罗斯授权机构多次针对公认的极端主义内容所提出要求的明显无视,在当前正在进行大选程序的背景下尤其令人无法接受。我们听到来自美国伙伴的许多要求和担忧,甚至威胁不仅不要干涉他们的内政,还不要干预他们的选举。他们对俄方的要求有很多。我们曾试图表达,可以通过文明的沟通方式和恰当的交流渠道。重要的是,我们需要能够证明华盛顿认为的俄方以某种方式会干预(或已干预了)选举的例证和事实。他们具体要说的是什么?没有提供例证,但言论仍在继续。

现在正是我们向美方展示、阐述并提请其注意事实的时候了。只是这些事实不是关于俄罗斯“企图”干预或影响美国内部政治进程的,而是恰恰相反。美国的法人实体、公司、机构正在以某种方式制造某些状况,而这些完全可以解释为不仅是企图干涉内部事务,而且还企图干预选举的政治进程。谈论这个的不只是我们,还有一些俄罗斯的政府机构也在谈论这件事。相应的声明已于今天发布。

美国IT垄断企业对散发违禁材料的不断纵容,可以合理地解释为干涉俄罗斯国家的内政。在这种情况下,那些持续涌现的关于干涉美国内政的毫无根据、蛊惑人心的指责至少令人沮丧。

今天,再次向上述公司发送了俄罗斯通信监管局和俄罗斯总检察院的要求,我们敦促这些公司以应有的方式采取符合这些要求的行动。

从更加广泛的意义上说,我们认为需要建立和发展更加有序的法律法规环境,以便来自国外司法管辖区的IT运营商能够负责任地在俄罗斯境内实施其经营活动,即将于202211日生效的《外国人在俄罗斯联邦境内从事信息电信互联网业务法》就是为促进此事而颁布的。我们希望,随着外国人按照本法规范开设代表处,我国与外国互联网巨头们之间的对话,将上升到一个全新的、符合公众需求的水平。

即便没有我们的材料,也有足够多的信息被引用(包括俄罗斯通信监管局的声明)。我们额外关注这个话题,以便避免今后我们的美国伙伴说他们不知情。现在他们肯定知道了。事实俱在。如果需要确认细节或详情,我们很高兴回答问题。我们对对话持开放态度。


补充资料

图片

1716-02-09-2021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