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21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9月21日

1856-21-09-2021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9月21日

于谢尔盖·拉夫罗夫计划在联合国大会期间的接触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联合国大会期间的行程仍在制定中。我们收到很多与俄罗斯外长进行双边或多边会晤的申请。截至目前,已计划与各国代表团团长进行约25次接触,以及与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联合国大会第76届会议主席阿卜杜拉·沙希德举行会晤。另外还计划举行一系列多边活动。

外长将于925日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同日,还将为联合国驻地记者举行记者招待会。

谢尔盖·拉夫罗夫计划在纽约联合国大会期间与埃及、叙利亚、斯洛伐克、波兰、法国、英国和古巴的同行进行会谈。这只是一些已经确认或正在安排的会晤,这样的会晤还将会有很多。我们会及时向你们通报。


关于美国国务院有关俄罗斯选举的声明


我无法对我们总体上代表“集体西方”的外国伙伴的反应置之不理,我们已经对此进行了实时评论,但美国国务院的声明正好涌来。正如大家常说的,他们“没有一天不谈论俄罗斯”。美国国务院(这也是意料之中)非常担心,我国在国家杜马选举中如何遵守我们在欧安组织中的承诺。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伙伴多么匆忙地加入了来自欧洲议会的“恐俄队伍”,或者欧洲议会“融入”了美国的路线中。

众所周知,官方的投票结果尚未公开,但这完全不会让那些喜欢批评我们国家的人受到影响。

我想首先提醒我们的西方伙伴,我们的选举完全符合俄罗斯法律的条款和国际法规范。

尽管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网络攻击次数(这是中央选举委员会直接声明的),其中有一半攻击来自美国境内,另外还有美国互联网平台公然干预筹备和举行选举的过程,但我们的敌人没能破坏俄罗斯选举体系的威信,将来他们也不会得逞。

当然,华盛顿依然一如既往地发表反俄言论,丝毫不会费心给自己的幻想附带上哪怕是一丁点具体事实。他们不仅不会承认选举结果的客观性,而且原则上也不会承认我国的选举制度本身。与此同时,几乎在同一时间,美国宣布有意与俄罗斯进行“建设性”对话。

给伙伴们一个建议——要么空话连篇,要么建设性对话。需要做出选择。如果真是很想谈论我们的选举,那么美国国务院完全可以将莫斯科给他们转交的有关我们记录到的从美国境内干预选举的资料进行分析的结果分享给大家。


关于阿富汗当前局势


我们欢迎阿富汗方面于今年920日宣布喀布尔国际机场恢复运营。这为该国恢复正常的和平生活创造了积极的条件。

目前,阿富汗的社会经济重建,以及改善该国人道主义局势的问题变得越来越紧迫。鉴于此,我们注意到世界卫生组织负责人谭德塞·盖布雷耶苏斯访问了喀布尔,并与塔利班临时政府首脑穆罕默德·哈桑举行了会晤(今年920日)。我们将继续向大家通报我们对该国局势的看法。


关于欧洲议会在有关俄罗斯的决议中的“加泰罗尼亚条款”


今年916日,欧洲议会批准了一项决议,该决议再次提到了加泰罗尼亚分离分子似乎与俄罗斯之间有关系的问题。

将上述内容加入文件的唯一依据是一篇在西班牙媒体上传播的虚假文章,不久前美国《纽约时报》发表了该文章。我注意到,尽管该文章谈论的是有关俄罗斯的国际关系,以及我国的对外政策的立场等内容,但在出版之前,我们并没有收到美国报纸的询问。

我们立即对这些材料进行了反驳,并要求美国报纸也同样撰写和发表反驳文章。

与此同时,大多数欧洲议会议员完全无视以西班牙国家法院为代表的西班牙国家本身的立场,该法院早在2020年就因不构成犯罪而将关于俄罗斯涉嫌干涉加泰罗尼亚非法自决公投筹备工作的调查放入了档案柜,议员也无视了西班牙总检察院的声明,后者正式承认了针对俄罗斯在加泰罗尼亚问题上的“痕迹”的调查是“毫无希望的”,也是“毫无根据”的。

这简直就是野蛮人的行径。根据美国报纸的材料,欧洲议会通过了一项与该文件直接涉及的那一方的官方机构和执法机构的立场相反的决议。怎么能这样做?是谁负责在该机构检查数据和原始材料?

我们认为,欧洲机构长期以来一直采用这样的规则:一旦要对俄罗斯进行批评的时候,什么都可以做——随心所欲地捏造、撒谎和欺骗。然而,坐在欧洲议会的人代表的不仅是他们自己,也不仅是暗地里对他们胡说八道的游说团体,他们还代表着自己的人民、本国民众。实际上,他们不是在代表自己的人民,而是在杜撰这样的歪理邪说的时候他们简直陷害自己的人民。

我想提醒大家的是,欧盟的一个国家(比利时)为在逃的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者的领导人提供庇护,拒绝将他们引渡到马德里。我没听说,欧洲议会在这几天的议程中审议了谴责布鲁塞尔的文件。不是我们坚持,只是认为在所有这些连续发表的声明中应当有的某种逻辑。哪怕是一种假逻辑,但它毕竟是一个逻辑。而在这里压根儿没有逻辑。

我们不止一次阐述过俄罗斯的官方立场。加泰罗尼亚的局势完全是西班牙的内部事务。

马德里十分清楚我们的立场。我方的出发点是无条件尊重这个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关于西方国家对俄白“西方-2021”联合演习的反应


我们注意到,在西方媒体中,而且不只是在大众传媒中,还在北约成员国官方代表参加各种活动时发表的公开声明中,包括在917-19日举行的总参谋长的会议上,他们都在积极讨论俄白“西方-2021”联合战略演习似乎与2011年关于加强信任与安全的《维也纳文件》的标准不符的话题。他们指责我们隐瞒数据,并提供了有关演习规模的不实信息,超出了《维也纳文件》规定的通报人员数量的“门槛”。

怎么说呢?我们不得不声明,我们的伙伴正在公开误导所有人。

我们一再重申,俄罗斯方面完全遵守《维也纳文件》规定的义务,无论是在本国领土上,还是在与我们的盟友进行军事活动期间,都确保了必要的军事活动透明度。而且,可以说,俄罗斯联邦早已成为按照2011年《维也纳文件》被检查最多的国家。

我们要提醒大家的是,我们提前向伙伴介绍了有关“西方-2021”演习的情况。分别位于莫斯科和明斯克的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国防部在“维也纳安全合作论坛”上就联合演习进行了通报。

我们在媒体上详细介绍了演习的参数和过程。我们还邀请了驻莫斯科的军事外交官作为观察员。还需要做些什么才能让西方伙伴平静下来?

应当强调的是,根据《维也纳文件》,在俄罗斯境内按照统一行动指挥参与俄白演习的部队人员数量最多不超过6400人,这大大低于规定的应通报军事活动的“门槛”。我们建议那些试图质疑这个数字的人再次仔细阅读 2011 年的《维也纳文件》,了解其包含哪些力量,不包含哪些力量。

遗憾的是,我们并不总能看到联盟方面也能像我们一样开放。北约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将其演习分成不同的阶段,以回避通报“门槛”,尽管这些演习拥有同样的行动背景,参加演习的也是同样的力量和装备,并在本国、北约或美国驻欧洲武装力量的领导之下。例如,今年5月至6月由美国领导的一系列最大规模军演,在北至波罗的海、南至巴尔干半岛的16个国家中进行。而北约官员并没有邀请我们的观察员观摩这些演习。

至于说到北大西洋集团代表关于需要改进《维也纳文件》的声明,它们与现实相去甚远。此类声明没有意义,因为从军事角度看,这份文件完全是在不同的条件下签署和修订的。现在,联盟显然是想要通过修改《维也纳文件》来弥补因俄罗斯终止《欧洲常规武装力量条约》而造成的信息损失,并确保单方面“透视”俄罗斯武装力量的活动。在采取“遏制”我国的方针的背景下进行这样的修订,我们不同意。


关于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审判结束75周年


1946101日,作为国际军事法庭、“国际法院”载入史册的诉讼程序在纽伦堡结束,从法律上确认了法西斯主义的最终失败。

这次审判是纳粹德国战败最重要的政治和法律结果之一。该事件对人类命运的意义难以估量。历史上首次将酝酿、计划、发动和实施侵略战争判定为反人类罪,认定国家的高级官员对反人类罪的实施负有个人责任,并确定了种族灭绝的法律定义。

至关重要的是,这一程序的历史任务是对法西斯暴行的主要发起者和罪魁祸首进行司法审判;这绝不是对德国人民的报复,他们自己在一定程度上也被希特勒的政策绑架了。

“纽伦堡审判”从创建到评估结果的所有阶段都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是反希特勒联盟盟友们的齐心协力。

“纽伦堡审判”对国际法律实践和现代国际法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联合国将法庭的裁决理念作为战后国际人道主义法和刑法的原则,其至今都未丧失法律和政治意义。

即便在今天,纽伦堡法庭的判决仍然完全保留着自身的现实性,因为人们越来越多地试图修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将侵略者与解放者、受害者与刽子手的责任相提并论,并将战犯奉为英雄。必须坚决反对此类尝试。绝不允许篡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重新审议其结果,以及为纳粹及其帮凶和他们犯下的暴行辩护。“纽伦堡审判”的历史意义经久不衰,其结果不可更改。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856-21-09-2021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