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07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10月7日

2001-07-10-2021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10月7日

关于谢尔盖·拉夫罗夫即将出席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成员国外长会议


1012日,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将在努尔苏丹出席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亚信”)成员国第六次外长会议。

会议议程计划讨论发展地区务实合作的前景,包括在其融入泛欧亚空间全方位一体化工作的背景下。

在俄罗斯的倡议下,拟在“亚信”平台开启一个新方向——国际信息安全领域的合作。

作为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经济层面活动的协调国之一,我国还为支持中小企业加强合作起草了一系列综合建议。



关于阿富汗当前局势


我们对“伊斯兰国”恐怖团伙在阿富汗的活动日益增多感到担忧。近日,“伊斯兰国”成员在喀布尔市中心的一座清真寺附近发动了大规模恐怖袭击,造成20名平民死亡,30多人受伤。该团伙在该国南部(包括扎布尔省)的敌对行动也越来越频繁。我们对“伊斯兰国”在俄罗斯驻喀布尔大使馆所处区域的活动格外担心,104日,那里消灭了5名该恐怖团伙的武装分子。

我们呼吁阿富汗当局采取更多措施确保俄罗斯外交使团,以及身处阿富汗境内的俄罗斯公民的安全。

关于欧足联在2024欧洲杯发布会框架内将克里米亚展示为乌克兰领土的一部分
我们遗憾地注意到,反俄情绪已经波及到欧足联,根据该组织章程其承诺“发展和宣传足球运动,排除所有宗教、种族或政治歧视”。此外,任何体育组织都没有资格确定领土隶属关系。事实上,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不同了。

我们看到,在这一切的背后,是基辅“坚持不懈地”意图利用各种国际平台,一次又一次地表明其不接受已经存在的事实,甚至在绘制地图上拒绝承认克里米亚的俄罗斯地位。

欧足联(一个受人尊敬的组织)不应让自己卷入乌克兰足球官员的挑衅行动。而他们的行为具有挑衅性,对所有人而言都是显而易见的。我要提醒大家的是乌克兰国家队在上一届2020年欧洲杯上发生的丑闻,其球员穿着印有与法西斯合作的叛徒的口号,这些叛徒是与纳粹德国并肩作战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决不能允许带有侵略性的复仇主义和极端主义思想渗透进体育。我们提请欧足联的领导层注意这一点。

无论欧足联“制图把戏”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克里米亚是俄罗斯联邦的一部分的事实,既不会被任何发布会或声明所改变,也不会被乌克兰队足球服上的图案或任何挑衅行为所改变。

我们一贯主张开展公平公正的体育运动,绝不允许将体育运动政治化,以及试图将其作为施压和不公平竞争的工具。运动员,包括居住在俄罗斯克里米亚的运动员,都不应成为机会主义游戏、阴谋或讹诈的“人质”。

问答摘录:

问:英国国防大臣本·华莱士声称,伦敦将对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敌对国家发动网络攻击。俄罗斯外交部如何评价此威胁?

答:我们注意到英国国防大臣本·华莱士在英国媒体上发表的声明。特别是,他谈到准备对敌对国家发动某种计算机攻击,其中提到了我国。

多年来,以应对据称来自我国的威胁为借口(他们提到的不只是俄罗斯,但我们比其他国家被提到的次数更多),关于有必要在信息网络空间加强进攻性武器的思想已经被引入北约成员国的公众意识中。我们呼吁我们的对手不要沉迷于“游戏”,也不要挑起网络军备竞赛。

我们再次强调,俄罗斯联邦一贯主张不能将信息空间军事化,以及只能将信息和通信技术用于和平目的。这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我们曾多次提议,特别是向英国伙伴提议举行双边专家磋商,但是伦敦更倾向于针对俄罗斯发表此类敌对性的、咄咄逼人的、喜怒无常的声明和毫无根据的攻击,而不是进行建设性的专业接触。

我们不会发表具有挑衅性的言辞,而是再次建议在确保国际信息安全的所有问题上进行合作。

问:您能否对关于在海牙举行的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执行理事会第98次会议上,包括美国在内的45个国家就阿列克谢·纳瓦利内“中毒”一事采取指责俄罗斯当局的外交行动的消息进行评论?

答:让我们看一下,这45个国家都是哪些国家。其骨干就是由那些在北约和欧盟框架内背负着臭名昭著的“团结”的国家组成的。我们大家都对这种“团结”及其如何“被打造出来”进行了很好的研究。那些不直接隶属于这两个国家间联合体就看不到本国未来的国家对它们趋之若鹜,而它们正试图确保华盛顿和欧洲巨头之间的跨大西洋关系能够在国际事务中占据军事政治和金融经济的主导地位。美国在此发挥着关键作用。他们自己赋予自己这样的地位。

我想强调的是,关于所谓的阿列克谢·纳瓦利内被“俄罗斯化学武器”毒害的故事矛盾重重,充斥着各种假消息和暗黑时刻,以及来自西方国家最高政治层面的诽谤和彻头彻尾的谎言。2020820日之后围绕阿列克谢·纳瓦利内健康状况发生的信息政治战、变态反应和事件,越来越多地证实了这一切都是由一些西方国家的情报部门拙劣计划和粗暴实施的挑衅。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阴谋干涉俄罗斯联邦的内政,包括在今年9月我国举行议会选举前夕。英国常驻禁止化学武器组织代表处以文件的形式采取上面提到的外交行动的情况,也很能说明问题。

我要提醒大家的是,正是这个国家一手炮制了“斯克里帕尔案”,这起案件明显与“恐俄症”和伦敦奉行的反俄政策有关。

我们随后立即对这次最新的反俄攻击做出回应。我想提醒大家的是,俄方已经按照执行1959年相关《欧洲公约》提供法律援助的程序通过俄罗斯联邦总检察院,以及在《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第九条框架内通过俄罗斯外交部,向这一“阴谋”的最积极参与者们(其代表首先是柏林、巴黎、斯德哥尔摩和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技术秘书处领导层)发出了众多质询(而且这些质询一次比一次多)。我们至今没有收到答复。我们还有很多问题,除了我们没有收到答复的问题之外,又出现了许多新问题。为什么需要答复?需要答复是为了完成已经在俄罗斯内务部进行了一年多的预审查,目的是确定与去年8月在阿列克谢·纳瓦利内身上发生的事情有关的可能的犯罪事实,从而根据俄罗斯法律的规定进一步适当地审查该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得到答复,也许是对一个最重要问题的答复,即:据称德国军事化学专家、法国和瑞典实验室的一些专家,以及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技术秘书处为此挑选的两个专门实验室(技术秘书处和相关国家刻意隐瞒了这两个实验室的所属国)发现的物质痕迹,是在何时以及在何种情况下在俄罗斯联邦境外在阿列克谢·纳瓦利内的生物材料中出现的?他们就是不说、不证实,也不公开否认这是哪些实验室。据我们了解,这里所说的是属于对阿列克谢·纳瓦利内事件极为关注的欧洲大西洋共同体的国家。

大家很快就可以在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官网的公开部分了解到我们的反制措施和相应的文件。

问: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会见了伊朗共和国外交部长。特别是,据外交部消息,双方讨论了恢复“核交易”谈判的问题,美国已经从这里单方面退出,但现在他们又想要回来并正在与伊朗进行谈判。是否可以认为,即将于2022年举行的联合国《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将为完成美伊这一谈判进程和恢复“交易”设定一个界限?

答:我们没有看到即将于2022年举行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审议大会与在恢复全面实施经常被称为“核交易”的伊朗核计划《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方面进行的多边努力之间有关联。

众所周知,伊朗核计划《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参与国之间(包括伊朗,也包括美国代表)所进行的密切磋商,目的是确保华盛顿严格遵守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的要求,并使伊朗“解冻”其为回应美国的违规行为而暂停履行的义务。这些磋商从四月份一直持续到六月份。现在我们所说的是这个过程的延续。

至于说到对谈判持续时间、频率和连续性的预测——这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后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其目的应当是拉近各方的立场。我们认为,通向全面(我们希望一切能够如愿以偿)“重启”伊朗核协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最快、最有效的途径是所有各方都要在最初确定的没有“添头”和例外的利益平衡的基础上严格遵守其规定。

谢尔盖·拉夫罗夫与伊朗外长侯赛因·阿米尔·阿卜杜拉希扬于今年106日在莫斯科的会谈中详细讨论了这些问题。

我们注意到,所有相关方原则上关注的重点都是加快协商恢复伊朗核协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方案。我们希望,下一轮谈判能够在不久的将来举行,之前的谈判成果可以作为达成协议的起点和可靠基础,我们希望能够在可预见的未来达成协议。


补充资料

图片

2001-07-10-2021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