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6日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挪威王国外交大臣安妮肯·惠特费尔特举行会谈后答媒体问,特罗姆瑟,2021年10月25日

2167-26-10-2021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与挪威王国外交大臣安妮肯·惠特费尔特举行会谈后答媒体问,特罗姆瑟,2021年10月25日

非官方翻译,译自英文


问:欢迎来到挪威。这是您第一次与挪威外交大臣安妮肯·惠特费尔特会面。您认为你们讨论的最重要的议题是什么?您希望挪威新政府有哪些改变?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们从整体上讨论了我们两国的关系,这包括很多方面。一方面,我们有共同的历史。能够与挪威外交大臣一起参加向在二战中牺牲的苏联战俘纪念碑敬献花圈的仪式,我很高兴,也很感动。我在希尔克内斯也定期做这件事,以纪念红军在解放挪威北部的芬马克时取得的胜利。我向挪威所有领导人表示感谢和赞赏:国王陛下、首相,以及挪威政府的大臣和成员,他们一直非常关注这个议题。

这种彼此尊重的表现突显了我们两国彼此相邻人民之间的联系,由于几年前两国签署了在边境地区实行免签证制度的协议,他们密切互动。这为居住在边境两侧的居民带来了经济、社会和文化利益。所有这些议题都将在明天的巴伦支海—欧洲北极理事会(BEAC)部长级会议上进行讨论。

另一方面,挪威是北约成员国。这个组织不能被称为俄罗斯的朋友。该联盟的成员国做出了决定,他们不想维持友好关系,不愿再以《俄罗斯联邦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相互关系、合作与安全基本文件》作为互动基础。他们将俄罗斯,而现在又加上了中国,这两个国家一起,称为对联盟的威胁。北约正在寻找其未来的使命。我的好朋友延斯·斯托尔滕贝格曾是一位出色的挪威首相,他现在说,北约应该对整个世界的安全负责,包括印太地区和拉丁美洲。

当然,我们在一些做法上与我们的挪威邻国存在分歧。我们开诚布公地讨论这些分歧。今天我们还谈到了我们两国国防部和外交部之间进一步谈判的问题。我邀请大臣女士在她方便的时候访问俄罗斯。

我们还通过紧急情况部就北极地区的救援行动建立了互动渠道。这就是现实。

我们之间的分歧有一部分是意识形态领域的分歧。谁是“第一”、“谁统治世界”,这些都是我们从北约“朋友”那里听到的。我们认为有必要把注意力集中在现实生活上。遏制和准备攻击俄罗斯的想法点燃了北约的“想象力”。德国国防部长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声称,他们必须准备好用核武器震慑俄罗斯。这些都是异想天开。也许,这能让她和她的某些志同道合者感到满意。

但我希望也知道,挪威人是一个务实的民族。我们要务实,并专注于积极的方面。

我希望,挪威作为北大西洋联盟的成员,能够充分考虑到与俄罗斯关系的重要性。

问:挪威和俄罗斯是欧洲市场上主要的天然气出口国。莫斯科和奥斯陆是否正在考虑合作的可能性,以稳定天然气市场局势,并应对我们今年经历的波动?

鉴于北约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处于非常糟糕的状态,俄罗斯和挪威是否考虑在不久的将来在两国国防部之间建立更加密切的合作?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认为,我们作为外交部长,不应讨论天然气问题。我们不做开采或销售天然气的事情。

关于俄罗斯与北约的关系,不能说现在形成的局面是灾难性的。因为要想说成是灾难性的,应当至少有点儿关系。而我们和北约之前没有任何关系。但我们一直与挪威进行互动,包括在安全问题上,关于这一点我已经讲过了。而且,除了现有的关于安全问题的定期接触以外,我们还希望将该问题提升到更高的级别上,包括国防部长级别。

:您是否正在考虑扩大国防部之间双边接触的可能性?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刚才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们两国的国防部现在有接触,我们想要将这些接触提升到更高的级别上。

补充资料

图片

2167-26-10-2021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