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8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10月28日

2199-28-10-2021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莫斯科,2021年10月28日

#联合国宪章是我们的规则

众所周知,今年1024日是联合国庆祝其《宪章》生效 76 周年的日子。世界各地的俄罗斯外交官都在祝贺这个世界组织庆祝这一独特的“生日”——这一天,为了支持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的核心协调作用,我们在共同的主题“#联合国宪章是我们的规则”下组织了一次全球数字行动(我国145个大使馆、代表处、领事馆和驻国际机构代表处参与了这次活动)。我要提醒大家的是,这个主题是今年925日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联合国大会第76届会议一般性政治辩论上发表讲话时用六种官方语言提出的。一个月后,这一行动真正成为了全球性行动。

公众无比真诚和充满热情的反应令人振奋。我想说,我们的呼吁得到了来自世界不同地区数十个国家的数千名志同道合者的支持。来自中国、白俄罗斯、委内瑞拉、叙利亚等国的外交同行们,以及国际组织的代表(首先是联合国本身)、政治家、政治理论家、专家、大学生等等——都对这个作为能够为确保全球稳定与安全、可持续社会和经济发展制定有效方法的不可替代“平台”的世界组织表示了支持。

在有人不断试图将某些模糊概念强加于国际社会的背景下(例如:试图灌输某种正在失去现实意义的“基于规则的世界秩序”),人民的这种声音听起来更具有说服力。对于那些已经忘记的人,我们会再次提醒他们,我们已经有了一套规则,而且与那些难以理解和政治化的建议不同的是,现有的这套规则是大家普遍接受的,它得到了联合国所有国家的认可——这就是《联合国宪章》。因此,我们要再重复一次,而且要在未来不断重复——“#联合国宪章是我们的规则”。

您可以在社交网络上的外交部帐号中看到和听到所有那些在联合国生日当天表示支持联合国的人发出的声音。那里发布了许多视频消息,还有我们在这些视频的基础上制作的影片,以及从各种不同语言(俄语、英语、西班牙语、汉语等)的最精彩的发言中摘录的剪辑。

 
  关于第16届东亚峰会的结果

 
今年1027日,以视频的方式举行了第16届东亚峰会(EAS),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出席了本届峰会。

我们将东亚峰会视为就亚太地区发展的热点问题进行最高级别战略对话的重要平台。正如我们所看到的,在伴随着各种不断涌现的安全风险的地缘政治动荡的情况下,以及在需要完成亚太地区国家危机后复苏任务的背景下(首先是作为东亚峰会架构基础的东南亚国家联盟的任务),对旨在各个领域深化实际的,也就是没有对抗的务实合作的需求正在不断增加。我国正是基于这些建设性的立场在该论坛上开展活动。

为了提高整个地区的抗疫潜力,我们在东亚峰会框架内正在开展系统性的工作。作为2020年根据俄罗斯的倡议通过的一项专门的领导人声明的后续,今年我们继续推进一个特殊的对话机制,以协调各国应对传染病传播的努力。

在寻找能够确保疫情后复苏走上可持续轨道的办法方面,俄方提出了就针对受COVID-19疫情严重影响的旅游业采取激励措施在东亚峰会建立全面对话的想法。我们得到了伙伴们的支持,并在峰会上通过了相应的声明。我们还是现任东盟轮值主席文莱发起的关于心理健康合作声明的共同提案国。

加强现有的以东盟为中心的多边互动机制体系,仍然是俄罗斯一直以来的优先事项。鉴于此,我们非常重视继续在东亚峰会的平台上就地区安全架构进行磋商,上一轮磋商是在今年8月进行的。

今天,还有一个在最高级别上进行的重要活动。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通过视频会议的方式与东盟同行举行了会谈。议程中包含了一系列各部门的实际倡议,其中包括通过促进俄罗斯-东盟战略协作的下一个五年行动计划,以及关于发展禁毒合作和有关在加强以东盟为核心的架构方面开展联合工作问题的文件。此外,关于“俄罗斯-东盟峰会”的成果以及俄罗斯的倡议我们将另行详细讲述。

 
  关于阿富汗的当前局势

 
我们继续关注该国事件的进展情况。我们注意到前政权的一些政治人士发表的关于成立“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民族抵抗最高委员会”以武装打击塔利班的宣言。发起人包括巴尔赫省前省长阿塔·穆罕默德·努尔、阿富汗元帅阿卜杜勒·拉希德•杜斯塔姆,以及前副总统尤努斯·卡努尼,他们目前都身处阿富汗境外。我们呼吁阿富汗所有民族政治力量放弃激进言论,并尽一切努力完成民族和解进程。

该国的社会经济形势依然严峻。在此背景下,人们在喀布尔举行了示威活动,呼吁国际社会解除对阿富汗国家储备的封锁。示威者向国际社会提出全球范围内的请愿,正是国际社会多年来说服这些当前向他们提出请求的阿富汗居民,阿富汗的局势已经得到控制,他们知道将引领阿富汗人民走向何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都还是西方民主。我们认为不应当忽视这样的请愿,这些资金将会被解冻。这将能够使他们满足居民最基本的需求、支付工资、维持国民经济,以及防止阿富汗发生人道主义灾难。

 
  关于乌克兰东南部的局势

 
最近几天,我们看到乌克兰东南部的事态正在向悲惨的方向发展,冲突地区的局势严重恶化。据媒体报道,今年1026日,乌克兰武装部队在接触线上的“灰色”地带采取了进攻行动,他们试图占领坐落在那里的斯塔洛马里耶夫卡村。乌克兰军队显著增加了对不受基辅控制的地区的炮击次数,包括使用重炮。顿巴斯居民的房屋被摧毁,民用基础设施遭到破坏,12个变电站无法供电。暂时还没有关于平民伤亡的报告,也没有这样的数据,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排除局势会进一步恶化。我们要强调的是,乌克兰安全部队故意违反20207月商定的《加强停火措施》,蓄意加剧本就已经极其困难的局势,无视顿巴斯代表提出的在“停火制度监督和协调联合中心”内保证“停火”制度的要求。

在此背景下,今年1027日召开的解决乌克兰东部危机“联络小组”的会议无果而终。此外(这是关键点),由于以基辅官方为代表的乌克兰方面不愿意释放被俘的卢甘斯克在“停火制度监督和协调联合中心”的代表安德烈·克夏科,其安全分组的工作仍然处于停滞状态。尽管官方人士发表了声明,但基辅并没有让俄罗斯领事官员接触这位公民,我要提醒大家的是,这位公民拥有俄罗斯国籍。俄罗斯驻基辅大使馆和驻哈尔科夫总领事馆正在继续设法安排与他会面。遗憾的是,欧安组织特别监察团并未在报告中记录与“停火制度监督和协调联合中心”的卢甘斯克代表有关的事件。我们坚决主张监察团应当坚定不移地执行自身任务,并及时将此类违反协议行为的所有事实记入报告。

给人的印象是,基辅故意将联络小组的谈判引向“死胡同”,只是为了让自己能够不受约束地通过军事手段使顿巴斯回归。西方国家不断供应武器和弹药,并在该国境内执行军事训练任务,这些都为乌克兰领导层可能用武力解决冲突增加了信心。与北约国家进行的许多联合军演,目的也是如此。

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和促进其军事发展肯定是精心策划的。如果我们不是用军事语言,而是用艺术形象来形容,那么安东·契诃夫对它们有不错的描述。大家都记得这样一句话:“如果在戏剧的第一幕中墙上挂着一把枪,那么这把枪在最后一幕中一定会开火。”(这句话摘自安东·契诃夫写给作家亚历山大·拉扎列夫-格鲁金斯基的一封信。这是他很久以前就说过的,当时是1889年,但现在,这句话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有现实意义)。西方国家向乌克兰供应大量武器,刚好符合了这个场景。我想再次提醒大家,乌克兰东南部的冲突没有军事解决方案。所有那些非常关心和平居民、普通民众以及乌克兰局势的国家都确定这一点。试图以武力解决问题将产生最悲惨、最不可预测和最可怕的后果。

我们呼吁正在向乌克兰输送武器的西方国家——首先是美国,以及作为“诺曼底模式”参与国的柏林和巴黎——停止鼓励该国军事化,并利用自身的影响力使基辅回到通过政治和外交手段实现顿巴斯持久和平的道路上来。

 
 

关于西方教官与乌克兰新纳粹分子的合作

 


我还想就多年来我们一直提请西方伙伴关注的话题说几句。他们总是摆出这样的话题不存在的样子。这不仅涉及西方国家,也涉及到许多国际组织,这些国际组织并未按照其指导性文件规定应当做的那样有效开展这方面的工作。我想讲述的是西方教官如何与乌克兰的新纳粹分子合作的事情。

多年来(包括2014年、2015年,以及其他许多年份),我们一直在提醒我们的伙伴关注这个话题。看来,他们并没有听到我们的声音。现在这个话题开始爆发了,包括通过各种非国家人权机构。也许,至少通过这种方式国际社会会明白,今天和现在都需要立即关注这个话题。

瞧,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欧洲、俄罗斯和欧亚研究所发布一份关于西方军事教官培训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的报告。

很难相信乔治华盛顿大学对我们国家有某种同情或特殊好感。我们认为,这是美国的机构,即便带有一些偏见,但这些偏见也绝对不会是亲俄态度。

美国研究人员分析了乌克兰新纳粹组织“Centuria”的活动,得出的结论是,他们把乌克兰国家陆军学院变成了一个独特的“枢纽”。新纳粹分子在那里接受训练,获得必需的军事知识和经验,并从学员中招募新支持者。毕业后,他们设法在武装部队中获得任命,包括在与声名狼藉的“亚速营”有关的部队。

在整体画面的背景下显得尤为突出的是西方军事教官的作用。由于该研究报告的作者们知道北约专家与国家陆军学院的合作,因此他们发现了来自法国、美国和加拿大的军事教官与军事大学的学员有过联系,其中一些人持有的就是极右意识形态。

此外,基辅还将新纳粹分子派遣到欧洲军事教育机构学习。至少已经确定了两个这样的案例:一位名叫K.杜布罗夫斯基的运动成员在英国桑德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完成了为期11个月的军官培训课程;而另一位“Centuria”的积极支持者V.文杰尔果列尔参加了德国军官学院的活动。

因此,欧洲人和美国人用本国纳税人的钱在乌克兰为新纳粹分子的培训买单,这与其政府的保证背道而驰。而与此同时,这些年轻人根本从不掩饰自己的政治信念,在社交网络上积极发布军事训练课程的照片,吹嘘被授予军事官职和军衔。

西方的一些社会活动家对这些被揭露的事实感到愤慨(很早以前就需要这样做了,不过至少现在他们是这样做的)。加拿大西蒙·维森塔尔中心向该国国防部发出了要求进行调查的请求。他们强调,加拿大教官参与培训乌克兰新纳粹分子是“对二战期间与纳粹主义斗争的老兵们记忆的侮辱”。

如果没有美国大学的研究,他们也不会关注这件事。数百张证明包括北约国家在内在乌克兰出钱并参与培训纳粹分子、民族主义者和极端分子的照片,通过这些人的个人主页和账户在互联网上流传。他们不仅不隐藏或掩盖自己的世界观,而且还用各种方式表现得以此为自豪,并将这种世界观强加给公众,他们正在尽一切努力使公众,甚至使乌克兰的公民社会适应这种全新的“常态”。

为什么那些从事人权事务和捍卫人道主义最高原则的社会组织和机构,这么多年都没有关注这件事?在这份通过加拿大西蒙·维森塔尔中心发送的请求中,强调了加拿大教官参与培训乌克兰民族主义者是对老兵们记忆的侮辱,并呼吁加拿大政府以某种方式回答已经出现的问题,然而这样的问题有很多。

就我方而言,我们要指出,西方国家及其赞助的非政府组织与乌克兰极端民族主义势力开展此类合作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对新纳粹分子进行军事培训不仅是不可接受的,而且是难以置信的,这种做法极其危险,包括对乌克兰本身而言也是这样。

我们希望外国伙伴(首先是来自北约成员国的伙伴)能够了解一下华盛顿大学的报告,并至少重新审视其与乌克兰军事部门的合作方式。我方希望,获得认证的记者,特别是在布鲁塞尔北约总部获得认证的记者,能够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向北大西洋集团提出这些问题:北约如何评价这种合作?是否知晓此事?如果他们知道,为什么保持沉默?当然他们不知道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谈论的正是北约国家。


关于俄罗斯外交部就美化纳粹主义和新纳粹主义及种族主义表现撰写的报告

 
这是新发布的一份报告,该报告收集的事实证明了上述的负面表现越来越具有长期性。除了该报告以外,我们几乎在每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都会列举大量实例。

我们越来越频繁地看到,一些西欧和东欧国家试图篡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真相。今天,歪曲历史事实的企图呈现出多种多样的形式。在“去共产主义化”的借口下,他们正在大规模摧毁反纳粹战士的纪念碑和各种纪念设施。他们还篡改了教学大纲:其中越来越多地强调“在苏联侵略下遭受的苦难”,并指出希特勒德国及其主要敌人苏联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承担同等责任。更有甚者,在一些国家,公开为纳粹组织成员和纳粹的帮凶树碑立传,并为他们组织庆祝活动。

此外,在个别国家,在粉饰罪犯和亵渎解放者记忆的同时,仇外情绪也有所增加,并伴随着具有侵略性的民族主义、沙文主义和其他形式的种族和宗教不容忍现象的表现。形成这种局势往往是官方当局推行其政策的必然结果,而这些政策的目的就是要加快建立一个以主体民族为基础的单一的族裔社会,同时伴随着对少数民族的歧视,尤其是在语言和教育领域的歧视。我们正在谈论的是关于乌克兰的事情(我们今天已经谈论了很多),以及关于波罗的海国家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谈论这个),在这些国家,这些群体(首先是俄罗斯居民和讲俄语的居民)实施自身权利的状况已经恶化到非常严重的程度了。

我们相信,这种事态正在对民主和人权的基本价值观构成直接威胁,对国际和地区安全与稳定构成严重挑战。如今,重要的是,要尽一切可能阻止以下事态的发展即:阻止人类忘记种族优越感和纵容沙文主义及仇外心理的任何表现会导致什么后果。

重要的是,国际社会的绝大多数成员与我们一起维护同样的原则。但重要的是,这不能仅仅是说说而已。当我们听到的关于此事的各种讨论、辩论,读到的各种声明、文章和采访的时候——每个人都致力于这些共同的原则。但是,一旦要作一种似乎最简单的回应时如:拒绝拆除纪念碑,或者拒绝为通敌者建造纪念碑,那么事实证明,我们是唯一敢于站起来并直接谈论此类事情的人。大家都在哪里?同样建造这些纪念碑以纪念那场战争的国家在哪里?我们得到了国际社会绝大多数成员的支持。联合国大会每年以压倒性多数票通过的决议就证实了这一点,该决议的名称复杂、命运多舛、含义明确:《打击美化纳粹主义、新纳粹主义及其他助长当代形式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不容忍行为的做法》。这些条款被作为编写本报告的基础。

我们希望,该报告中提到的国家当局能够明白美化纳粹主义的消极倾向。我们认为,这些国家的人民也必须对这些事件做出评判并将能够采取措施应对这些可耻和危险的现象。我们认为,今天,在国际层面,该领域最重要的任务之一依然是各国团结合作,防止一个种族或民族、其宗教和文化优于或排斥其他民族和文化的虚假的“价值观”死灰复燃。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199-28-10-2021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