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13日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就访法结果发表讲话,巴黎,2021年11月12日

2314-13-11-2021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就访法结果发表讲话,巴黎,2021年11月12日

关于今天俄罗斯联邦和法兰西共和国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以“2+2”形式举行的会议,我想说几句。这不是我们第一次以这种形式进行会面,但是在一段时间里我们之间持续了相当长的停顿。而2019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法国总统埃玛纽埃尔·马克龙在布雷甘松(法国)同意恢复这种做法。我们先在莫斯科进行了会面,今天在巴黎又再一次举行会谈。我们认为“2+2”形式的对话非常有前景。我们赞赏法国总统埃玛纽埃尔·马克龙在欧洲大西洋地区事态发展的战略问题上寻求契合点的愿望,以及他希望与俄罗斯建立建设性和互利关系的意愿。本着这一精神,我们就全球安全形势、欧洲大西洋、非洲、中东和亚太地区局势交换了意见。同样,按照传统,我们没有避开尖锐问题,包括讨论了一些我们的立场并不总是一致的内容,甚至在有些地方我们是相互抵触的。

就俄方而言,我们注意到世界局势仍然非常紧张的事实。我们看到了以美国同行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意图保持并人为加强其主导地位,摧毁基于根据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果创建的联合国组织建立的架构,并将某种直接与国际法对立的“基于规则的世界秩序”强加给世界舆论和国际社会。

这其中就包括企图遏制俄罗斯的发展。这些企图是由北大西洋联盟和美国人直接宣布的,包括北约针对我国采取相当激进的行动。这几天发生了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在黑海海域附近部署更多部队和向该地区派遣“异常规模”的军舰,以及其他非常具有侵略性的行动。

我们看到我们谈话的对方意图加强和证实欧盟针对与俄罗斯关系所奉行的路线,该路线多年来一直没有改变。其关键点是,欧盟准备在俄罗斯履行《明斯克协议》后尽快实现关系正常化。我们已经通过实例证明了这种说法是荒谬的。我们再次阅读了《明斯克协议》的相关条款,其中白纸黑字清楚地写着,基辅、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之间需要就一些事情达成一致,包括这些地区的特殊地位、在那里举行选举的程序、实行大赦等等。

我们提议讨论如何克服在我们与欧盟之间的关系中形成的僵局。我们回顾了,我们曾经欢迎法国总统埃玛纽埃尔·马克龙提出的构想——与俄罗斯一起,而不是针对俄罗斯建立欧洲安全架构。我们认为,重要的是将这些正确的言语转化为实际的行动。很明显,无论是在欧盟,还是在北约,都存在着自己的内部“纪律”,即所谓的团结。但问题仍然存在。

在今天召开的利比亚问题会议的“间隙”,我与欧洲理事会主席夏尔·米歇尔进行了交谈。他强调,他有兴趣找到办法使我们的关系摆脱深陷的僵局,因为西方在2014年采取了支持和接受乌克兰极端激进分子发动政变的措施。直到现在,我们仍能感受到那次政变造成的后果。奉行这条路线的结果是,现在很难说服我们的欧盟同行(我现在不是指法国)仅仅在平等和利益平衡的原则基础上建立关系。我们已准备好进行此类互动。我们在与法国同行的会面,以及我与夏尔·米歇尔的交流中都重申了这一点。

我们详细讨论了战略稳定问题,包括在美国退出《消除中程和短程导弹条约》和《开放天空条约》之后出现的新挑战的背景下。我们重申了将继续表现出非常克制的态度,不会人为制造问题的打算。但是,我们也会对西方采取的不友好措施做出回应。我们将采取对等措施,而如果需要,也会采取不对等的措施。

我们提请大家注意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倡议,他宣布,在世界相应地区出现美国制造的《消除中程和短程导弹条约》禁止的陆基导弹之前,俄罗斯单方面暂停部署此类系统。同时,我们还要提请大家注意的是,我们对进入外层空间进行军备竞赛的未来感到严重关切。美国已经公开宣布了这样的计划。不久前,法兰西共和国也提出了类似的倡议。

与我们的法国同行一样,我们重申,除了明斯克《综合措施》之外别无选择。然而,双方对《综合措施》的解释却大相径庭。我们的同行开始越来越坚定他们的立场,即必须由俄罗斯履行这些职责。对于任何哪怕只是快速阅读过一次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批准的《明斯克协议》内容的人来说,这种做法显然是毫无意义和毫无根据的。根据这份文件,基辅、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必须就一些关键问题达成一致,而能否解决乌克兰内部危机就取决于这些问题。我们再次呼吁巴黎和柏林,不仅要鼓励,而且要迫使乌克兰当局履行其国际义务。我们提请大家注意基辅奉行的绝对不能接受的路线,该路线实际上将本国公民分成不同种类的人。这让我们想起了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总统说过的一句“非常亮眼的”话,即:“如果在乌克兰有人认为自己是俄罗斯人,那就让他们去俄罗斯联邦吧。”而西方对此依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我们尚未听到对这些事实以及其他许多事实的任何答复,包括继推出关于教育和语言的法律之后,乌克兰正在准备下一项将会破坏《明斯克协议》的法律。我指的是乌克兰政府提交的《关于过渡时期国家政策基础》的法律草案。该草案被威尼斯委员会认为在一定程度上是正常的法案,这简直是该委员的巨大耻辱。它甚至不认为有必要将这项法律草案中的提议与《明斯克协议》或安理会决议的要求进行比较。如果这项法律获得通过,那么基辅将宣布退出明斯克《综合措施》。我要提醒大家的是,法国人和德国人曾在非常高的级别上向我们保证,他们将尽一切努力阻止这项法律被通过。但从那以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正如我们从最高拉达所发生的事件中看到的,该法案的批准进程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我们谈到了有关伊朗核计划的问题。在这方面,我们拥有更多进行建设性互动的前景。我们定于1129日重启《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参与者之间的谈判,以解决围绕伊朗核计划的局势。我们将主张全面恢复执行2015年在该文件框架内达成并经安理会决议批准的协议。这意味着美国应恢复履行自己的义务,其中包括解除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背景下实施的所有制裁。

我们对解决中东问题非常重视。有一种联合机制——四方国际调停人:俄罗斯、欧盟、联合国和美国。遗憾的是,目前暂时还无法恢复该机制的工作,因为美国不同意尽快恢复工作的建议。与此同时,在巴勒斯坦领土上的局势正在恶化,加沙地区人道主义危机不断加剧。我们已准备好与我们的法国同行一起做出更多努力。由此会得到怎样的结果,让我们拭目以待。至少我们就此达成了一致。

我们还谈到了叙利亚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有联合国安理会决议需要执行,包括阐述了解决方案主要依据的基本决议和今年夏天通过的要求增加人道主义援助的决议,更重要的是它规定在实施“早期恢复项目”中协助叙利亚的道路上消除所有障碍。这些项目指的是恢复能源供应、供水、教育、医疗和住房建设系统。

我们讨论了利比亚局势。法国总统埃玛纽埃尔·马克龙召开了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会议通过了内容详细的文件。该文件已经分发,可以了解一下文件内容。该文件符合以往召开的关于该主题会议的决定,包括今年6月举行的柏林会议。这些决定的主要内容是呼吁利比亚各方遵循他们一年前自行商定的时间表,首先是关于举行总统和议会大选的时间表。另外还必须确保这一选举过程具有包容性,以便利比亚社会所有阶层和政治团体的代表都能够参与竞选。

我们谈到了撒哈拉-萨赫勒地区的局势,包括重新部署驻扎在那里的法国武装部队的情况,包括来自马里的部队。这导致马里领导人担心法国人想要离开该国北部那些恐怖组织正在变得更加活跃的地区。我们对经常针对俄罗斯鼓动马里领导人与俄罗斯私营军事公司进行某种接触的指责做出了解释,并证明了这种指控是毫无根据的。我们强调,通过国家间合作,我们正在向马里提供军事技术援助,并帮助该国组织安全部门和马里军队的工作。至于私人军事活动,我们引用了一些事实,这些事实证明,这种“现象”根本不是在俄罗斯产生的,而是在西方产生的。我们列举了从美国、英国和法国“成长起来”的私人军事服务公司进行此类运作的例子。俄罗斯公民创建的私人军事公司所做的事情,根本无法与我们西方同行的大规模“工作”相提并论。我们赞同在撒哈拉-萨赫勒地区共同打击恐怖主义团伙。自从西方轰炸利比亚并剥夺其国家体制以来,这些恐怖团伙一直在那里"肆虐"。 我们现在正试图重新组建这个国家,而这一切都需要不断地付出努力。

我们还谈到了中非共和国。我们在联合国安理会与法国拥有良好的合作经验。不久前我们通过了一项决议(我们与巴黎就此进行了非常详细的讨论),该决议扩大了在向中非共和国交付武器通知程序中的武器清单。对于这个非洲国家打击恐怖主义威胁而言,这是极其需要的。

我们讨论了巴尔干地区的局势。我们提请我们的法国同行注意一个事实,即:近日,西方一直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有俄罗斯和法国参与的“执行《代顿和平协议》理事会指导委员会”在那里运作)试图推行一些绝对非法的决定,特别是关于“任命”一位新的高级代表的问题。这件事发生在几个月前,严重违反了《代顿协议》本身规定的程序(该程序要求须经组成该国的所有三个民族同意),同时也违反了不仅是波斯尼亚三个民族,而且联合国安理会也要求的批准此类决定的程序。我们提请大家注意这样一个事实,即西方伙伴决定走上破坏塞尔维亚人、波斯尼亚人和克罗地亚人在统一国家框架内共存基础的道路,这是相当危险的。

我们强调,在巴尔干的另一条“战线”(我指的是科索沃),被联合国大会赋予调解人职能的欧盟,无法履行贝尔格莱德和普里什蒂纳早在2013年在其帮助下做出的决定。我指的是关于建立“科索沃塞族城市联盟”的决定。这是一个原则性问题,能够使塞族人在该地区保留他们的身份。我们对欧盟当时能够确保达成这样的协议表示敬意和赞赏。但是,现在欧盟无法让普里什蒂纳履行其义务的事实,也是非常说明问题的。

我们讨论了阿富汗局势。我们对塔利班需要履行他们上台后发表的所有声明拥有共同的看法。

我们在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联合主席(俄罗斯、法国和美国)的活动范围内,对解决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问题进行了商讨。几天前,三位联合主席在巴黎会见了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外长。所有人都支持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和亚美尼亚总理尼科尔·帕希尼扬于2020119日达成的协议。我们注意到,俄罗斯维和部队在解决一系列人道主义问题方面所取得的进展。我们指出了一些需要投入更多工作的领域。从这个意义上说,联合主席近期的活动将集中在解决人道主义问题上,以及为该地区的亚美尼亚居民和阿塞拜疆居民之间建立相互信任的氛围,并本着具有建设性的妥协精神解决日常问题创造条件。

我们审议了进一步政治接触的时间表。双方表示有兴趣继续开展“2+2”形式的工作。

我要指出的是,法国同行谈到了与白俄罗斯同波兰、拉脱维亚和立陶宛边境的移民危机有关的话题。我们指出,无论是在与白俄罗斯的边境上,还是在与其他欧盟国家的边境上,在对待移民问题方面都不应当采取任何双重标准。我们必须一视同仁,充分尊重国际人道主义法的基本原则。我认为,我们没有说服我们的同行。但至少我们拥有一些他们没有进行争论的论点——他们只是敦促我们帮助说服明斯克解决这个问题。但这并不仅仅取决于明斯克,欧盟也应当在这里拿出建设性的态度。今天,我与欧洲理事会主席夏尔·米歇尔也讨论了这个问题。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314-13-11-2021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