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17日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利亚·扎哈洛娃新闻发布会, 莫斯科,2017年8月17日

1535-17-08-2017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利亚·扎哈洛娃新闻发布会, 莫斯科,2017年8月17日

内容



  1. 俄罗斯联邦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与埃及外长谢赫·舒克里举行会谈
  2. 俄罗斯联邦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会见梵蒂冈国务卿彼得罗·帕罗琳
  3. 韩国外长康京和访问俄罗斯联邦
  4. 朝鲜半岛局势
  5. 叙利亚局势进展
  6. 阿富汗局势进展
  7. 中央情报局局长麦克·蓬佩奥发表反俄言论
  8. 第十九届世界青年和大学生联欢节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将于8月21日在莫斯科与正在对俄罗斯首都进行工作访问的阿拉伯埃及共和国外长谢赫·舒克里举行会谈。


为了深化5月29日两国防长和外长以“2+2”的形式在开罗举行的会谈,两国外长将继续就广泛的国际与地区间问题交换意见。针对进一步加强俄埃关系的实际问题,两国外长将给予相当的重视。
埃及是俄罗斯在中东和北非地区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多年建立起来的友谊和互利合作的传统,以及对国际和地区之间关键问题的相似或一致的看法,将我们两国联结在一起。近年来,尽管全球经济出现了动荡,中东地区暗流涌动,俄罗斯与埃及在多层面的关系却一直在稳步发展。双方在高层乃至最高级别都保持着积极的政治对话,在经贸、文化和人文方面,不断开发着新的合作领域和新的合作形式。
会谈期间,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和阿拉伯埃及共和国外长谢赫·舒克里将重点讨论中东和北非危机的解决,包括叙利亚、利比亚和也门等问题。双方还将重点关注现阶段该地区国家所面临的新的威胁与挑战,着重探讨对于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联合打击,并将研究能够使这些地区的冲突得到缓解的途径——包括在中东建设“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区”的前景。当然,双方还将深入探讨有关重启“巴以和谈”的计划。



俄罗斯联邦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会见梵蒂冈国务卿彼得罗·帕罗琳


梵蒂冈国务卿彼得罗·帕罗琳将于8月20日至24日在俄罗斯进行工作访问。访问期间,将与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进行会见。
双方将就一些国际热点话题进行讨论,包括“打击新的威胁和挑战”、“解决地区冲突”等相关内容。
双方将重点关注叙利亚、利比亚,以及其他中东和北非国家的局势,特别是在面临着“和平解决危机、打击人道主义灾难、保护冲突地区的基督徒和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等任务的背景下。
俄方将向国务卿通报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对于基辅当局无视《明斯克协定》中的义务,采取非建设性的行动,以及乌克兰东南部居民所面临的严峻的人道主义形势,双方将给予关注。
在双边议程中,文化、人文关系、科学、教育和医疗领域的合作占据着中心地位。今年,在国立特列季亚科夫画廊举办了来自梵蒂冈若干博物馆藏品的独一无二的展览——“Roma Aeterna,梵蒂冈画廊的杰作;贝里尼、拉斐尔、卡拉瓦乔” 。另一个重要活动是,将于今年十二月份在莫斯科举办历史纪念展 ——“俄罗斯罗曼诺夫王朝与梵蒂冈,1613-1917”。
俄罗斯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与教皇历史委员会正在实施一系列项目,旨在研究俄罗斯与梵蒂冈的关系史。
在卫生领域,双方正在开展俄罗斯和梵蒂冈医疗机构之间的职业交流,为罹患严重疾病的儿童进行治疗。

大韩民国外长康京和访问俄罗斯联邦


大韩民国外长康京和将于8月24日-25日对俄罗斯联邦进行工作访问。
康京和将于8月25日与俄罗斯联邦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进行会谈。期间,双方将讨论包括经贸合作在内的双边关系的发展现状与前景。双方还将针对国际和地区的热点问题交换意见,其重点是朝鲜半岛局势的解决。

朝鲜半岛局势



朝鲜半岛的对抗升级正在继续缓解。
8月5日,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了第2371号决议,该决议反映了国际社会对朝鲜持续进行弹道导弹试验的关切。俄罗斯将继续履行自身所承担的国际义务,包括拟定新决议的条款。
同时,联合国所有成员国都必须全面执行该决议。该决议的第28条强调了联合国安理会坚持和平、对话和政治解决朝鲜半岛局势,以及共同努力缓解这一紧张局势的重要性。为了综合解决此区域性问题,所有的利益相关方都应努力协助“全面对话”的开启。
遗憾的是,近年来,我们时常能够看到,一些国家在冲突热点解除之后就成了利益相关方,于是紧急召开会议,制定计划挽救局势、帮助难民,并处理其他一系列问题。真希望就在现在,在调解朝鲜半岛局势的时候,能有更多的利益相关方——各方无论如何都能有助于局势的缓解,认识到那些信奉权力至上的政客们孜孜不倦的疯狂叫嚣。
非常遗憾的是,近期我们不得不向回看。一些国家公开威胁使用武力,从那里传来了关于筹备武力冲突的极其危险的声明。我们坚决声明,任何打算武力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企图,都将导致巨大的悲剧,冲突各方的居民都将面临巨大的人身伤亡,以及人道主义的、经济的、环境的灾难。
我们呼吁所有国家保持克制,采取切实的努力,以免局势落入“无法挽回” 的状态。我们正在用相应方式,与六方进程的各参与国进行沟通。在与中国伙伴的合作中,我们坚持认为“和平是解决朝鲜半岛所有问题的唯一途径”。我们呼吁国际社会所有负责任的成员,都支持签署于7月4日的《俄罗斯和中国外交部的联合声明》,支持该声明所提出的解决朝鲜问题的俄中“路线图”的思路,该声明发表在俄罗斯外交部的官方网站上。

叙利亚局势的进展


我们很高兴地注意到,叙利亚的军事政治局势有了正面的发展态势,停火协议得到了加强, “冲突降级区”也开始了运作:在该国的西南部、古塔省的东部和霍姆斯市的北部,专家们正在以“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会谈”的模式研究在伊德利卜省建立“冲突降级区”。根据5月4日的备忘录以及在安曼和开罗达成的协议,所采取的实际措施包括:沿降级区内各方接触路段,在协商好的地点部署俄罗斯的军事警察部队,通过对那里的局势进行人道主义的实质性改善,使我们能够在叙利亚社会中逐步建立起信任的桥梁。由此,汇聚比之前打击“伊斯兰国”和“努斯拉阵线”恐怖分子大得多的力量的可能性已经出现。
叙利亚军队已将伊斯兰国恐怖分子逼退到叙利亚沙漠、幼发拉底河谷和叙利亚的东南部。8月12日已完全清除了苏呼纳居民区的恐怖分子——该居民区曾一直作为他们盘踞的据点。目前,叙利亚军队正在向被封闭了3年的代尔祖尔(Deir-Ez-Zor)发起进攻。

敌人负隅顽抗,试图卷土重来,酝酿新的冲突。
在这方面,特别令人担忧的是伊德利卜省的局势,那里的“努斯拉阵线”部队利用相对平稳的环境,已经在设法增加其战斗能力,并将自己的规则强加给其他的非法武装团体和当地居民。在这样的环境下,那里的抗议活动正在增加。努斯拉分子们在短时间内竟设法在伊德利卜省建造了14个监狱——它们大多是被破坏了的禽类养殖场。努斯拉分子将犯有严重“罪行”的人关押在那里——如:政府军、警察和官员的亲属——他们正在挑起对那些参与“阿斯塔纳进程”的武装部队的流血清理。这导致伊德利卜省被新一轮无法无天的暴力和流氓行径所挟制。上周,一伙持枪歹徒袭击了“叙利亚民防组织”(又称“白头盔”)位于沙敏镇(Sarmin)的办公地点,造成了七名志愿者死亡就证明了这一点。此前,俄罗斯外交部曾多次对“白头盔人”的活动进行过原则性的评价,我们并未改变自己的看法,但我们不能无视这种面对手无寸铁的人们所进行的冷酷的大屠杀。
我刚才提到的这种情况必须尽快停止。俄罗斯将与“阿斯塔纳进程”的其他保证人一起,继续致力于将“在伊德利卜省建立降级区”的协议尽快落实,并让叙利亚的该省居民能够摆脱恐怖分子和犯罪分子的肆意妄为。

阿富汗局势进展



遗憾的是,阿富汗的安全局势正在继续恶化。尽管根据五角大楼的资料显示,上半年美军对反对派武装进行了超过1600次的空中打击,其武装分子仍在包围更多新的县市。特别是近几个星期以来,扎尼黑尔县(帕克季亚省)和太瓦拉县(果尔省)都已落在极端分子的掌控之中,他们甚至还占领了格尔玛奇县(法利亚布省)。恐怖分子依然十分活跃。在军事情况恶化的背景下,阿富汗社会的抗议情绪正在加剧。
我们看到,该国有煽动民族冲突的企图。鉴于此,我们对在萨里普尔省的米尔扎·奥朗村发生大规模屠杀平民的报道表示深切关注。据目击者说,此犯罪行径并非当地塔利班人所为,而是用不明直升机运送到那里的外国武装分子。
不明身份的直升飞机在阿富汗其他北部省份的极端分子控制区飞行的情况赫然在目——有证据表明,8月8日有四架直升机从位于马扎里·沙里夫市的阿富汗国民军第209军团的空军基地起飞,飞向位于雅各布省阿克恰县的武装分子占领区。值得注意的是,目击了这些飞行的见证人都开始从执法机构的视线范围内消失。给人的印象是,北约部队在该国监控阿富汗领空的司令部非常不愿看到这些事件。
我们提请联合国阿富汗援助团注意,必须对每一个类似情况进行彻底的调查。

中央情报局局长麦克·蓬佩奥发表反俄言论


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麦克·蓬佩奥6月24日在接受NBC电视公司的采访时声明,多年来,俄罗斯一直企图破坏美国民主,并且据说还干预了美国的大选。对此,我们不能选择忽视,也不能不加以评论。显然,在他看来,俄罗斯长期企图破坏美国民主的至高点,就是干涉美国大选。
正如我们所知道的,俄罗斯人干涉选举进程的话题已经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媒体故事和摆脱不掉的想法。这个故事就是为了用来进行反俄宣传。这个话题的热度不断增加,并在那些企图以“非法行为中的过错”抨击我们的官员的声明中听到,而他们至今并未出示任何证据。我想提醒大家回顾他们历史中的一些“光彩的”页面——与美国人不同的是,我们正好有真实的事实,以及能够申诉的东西。
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美国就曾宣布打算在俄罗斯创建“杰菲逊民主”,这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秘密。只是这个任务本身的设置与托马斯·杰菲逊(美国的国家和民主的创始人之一)本人的思想在根本上就是背道而驰的。我们都知道,他呼吁尊重其他民族对治理形式的选择,并宣布美国不会在任何地方强加自己的意愿——他错了,唆使一个独立国家采用某种治理形式的意图,托马斯·杰斐逊称之为“傲慢、野蛮和令人愤慨的”。看来,对美国现在的思想家们而言,如果“民主输出”和“人道主义干涉”的概念已经不再是实行侵略性外交政策的最佳方式,而成为了国家理念的一部分,那只能说他们就连对自己的历史和自己国家的建立基础都知之甚少。几十年来,世界各地的数十个国家一直遭受着美国人强加的国家制度的制约,后者试图将所有国家列为同一模式,而从不考虑其具体情况和特性。这些政策和试验绝非无害——仅就近几年而言,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埃及、叙利亚和乌克兰都已成为这一理念的牺牲品。毋庸讳言,基地组织的一切表现,“伊斯兰国”及其他各种宗教的激进恐怖主义团伙,都正是在美国人创造的肥沃土壤中成长起来的,而有时他们自身就是这些力量的直接后代。
还有一个美国多年来一直试图影响世界各地政治进程的“灰色地带”——通过大量的基金会和非政府组织,以项目和资助金的形式进行大量的金融注入。在这些拨款名单中,俄罗斯几乎可以排到第一名。各种不同的政府和非政府组织,诸如和平部队、美国国际开发署、国家民主研究所、国际共和研究所,以及其他许多类似机构,在数十年的时间里不断部署自己的代理网络,从而渗透到俄罗斯的政治统治集团和媒体界中,并对公众舆论产生影响。据一些资料显示,仅九十年代,美国就为了上述目的花费了大约50亿美元。很奇怪的是,麦克·蓬佩奥先生在发表这样的声明时忘记了,许多涉及资金分配的决议都是其自身机构的人员签署的。
奇怪的是,华盛顿也忘记了,1996年俄罗斯总统大选前夕,联邦储蓄银行以“为避免在兑换旧版100美元钞票时操纵行情”为借口,向位于莫斯科的美国大使馆运送了5亿美元现金。当时,由M.苏里克率领的中央情报局驻大使馆的全体人员就在装满现金的袋子上睡了几个晚上,守护着这些钱,直到这些钱被挂着外国牌照的汽车分批次地从外交史团运送到了某些私人手里。当时,他们用这些钱去资助了什么?我想,总有一天我们会知道的。
为了破坏世界不同地区,以及那些不遵从其指挥的地方的稳定,美国有着五花八门的伎俩。我们绝对不会期望麦克·蓬佩奥先生会停止他的言辞——那是幻想——你只需要明白,你的每一个“问候”都将得到“回应”。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第十九届世界青年和大学生联欢节


第十九届世界青年和大学生联欢节将于10月14日至22日在俄罗斯索契举行。类似规模的节日我国已经不是第一次举办了。许多人都记得运动史上那些最大的青年节日——1957年(我个人不记得,但是我读到过)和1985年(这个我记得),这两次都是在莫斯科举行的。许多历史年鉴和目击者回忆录上都曾提到,这些活动不仅规模宏大,并且成为了青年和大学生们的真正节日。
我想提醒大家的是,目前在节日官网russia2017.com上正在继续认证媒介和自媒体代表。我们期待媒体界的广泛参与。认证将持续至8月31日。就只剩下两个星期了,因此请那些有意报道本次活动的记者们抓紧时间去认证吧。
我们在青年和大学生联欢节上等你们!这将是一场一如既往的狂欢。

补充资料

图片

1535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