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7月21日

俄罗斯联邦常驻欧安组织代表亚历山大·卢卡舍维奇在 欧安组织常设理事会会议上的讲话,维也纳, 2017年7月20日

1395-21-07-2017

尊敬的主席先生,
就欧安组织轮值主席国驻联络小组特别代表马丁·萨伊迪克和欧安组织驻乌克兰特别观察团负责人埃尔图鲁尔·阿帕坎所作出的评价,我们向他们表示感谢。
乌克兰冲突已经持续到了第四个年头。虽然依据明斯克协议的“综合措施”制定了明确的和解 “路线图”——该措施由被称为“诺曼底模式”的四国元首批准,并得到了联合国安理会的支持。其间联络小组的谈判模式也发挥着作用,在其框架内,基辅与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正在进行直接的对话——然而和解进程却每况愈下,无论在安全方面还是在政治领域,都没有取得进展。
昨天,联络小组在明斯克举行的会议结果再次表明,基辅并不愿意认真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也不愿与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的一些地区代表就他们提出的关键问题进行讨论。在政治问题分组中,基辅甚至依然没有准备好将“施泰因迈尔公式”记录在案——该公式把举行选举和关于“顿巴斯特殊地位法律”的生效联系在一起。乌克兰代表团试图重新研究或淡化之前在最高层面业已达成的协议的实质。
为了解决冲突,政治和军事行动必须保持同步。2015年和2016年,分别在巴黎和柏林举行的“诺曼底模式”四国峰会上,已经达成了相应的谅解。顿巴斯的居民需要在宪法中明确自身的安全保障,其中包括特殊的地位、大赦、在欧安组织民主机构和人权委员会的监督下进行地方选举。
我们不得不说,安全分组的工作也没有取得突破。由于基辅在7月19日的会议上所持的立场,我们甚至都没能就在卢甘斯克州斯塔尼茨的最新撤军期限达成一致。而对于新的停火区,讨论也仍然受阻。在此情况下,我们支持埃尔图鲁尔·阿帕坎提出的倡议,让特别观察团部队对于重要基础设施(顿涅茨克过滤站和瓦西里耶夫卡输电线)周围的情况进行密切监视。
经济分组的工作也依然是一潭死水。让基辅恢复向一些地区的居民支付退休金和社会津贴的问题未能解决。关于乌克兰某些危险的生产企业对地区水质造成的影响,问题十分严峻,需要在当地和国际专家的参与下,对地区生态所面临的威胁进行广泛的论证。
只有人道主义分组的工作取得了些许进展,一些在押人员获得了释放。但是过程持续缓慢,十分艰难。我们注意到,必须尽快协商由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筹划的、在卢甘斯克州的斯塔尼茨重建步行桥的项目。

尊敬的主席先生,
在联络小组的谈判陷入僵局的背景下,顿巴斯的安全状况正在恶化。7月8日,在卢甘斯克州斯塔尼茨的撤军进程被再次打乱。特别观察团的观察员们亲眼得见,在回应民兵发出的开始撤军的信号时,乌克兰军队并未打算带离部队。特别观察团的摄像机再次捕获了在这一地区发生的小规模冲突。双方部队在“接触线”上的距离十分接近,危险一触即发。
在经历了“休战”初期的短暂平静之后,局势再次恶化。根据特别观察团的资料显示,在过去的三个星期里,来自乌克兰军队部署方向的射击,造成了克明杰尔诺沃、斯塔罗米哈伊洛夫卡、特鲁多夫斯基和亚西诺瓦塔亚的5名平民被打死;顿涅茨克、度库恰耶夫斯克和斯达汉诺夫的4名公民受了伤;位于顿涅茨克、度库恰耶夫斯克、维谢拉亚格拉、扎伊琴科、佐罗托姆-4、基洛夫斯克、克明杰尔诺沃、列宁斯基、萨汉卡和特鲁多夫斯基的十几所房屋被摧毁和破坏。观察员还发现,乌克兰军队正在米罗柳波夫卡地区集结军事装备。大规模敌对行动再次爆发的威胁依然存在。
在这种情况下,必须确保特别观察团的观察员常驻“热点”区域,对“接触线”双方进行一致的、对等的观察,并及时、客观、完整地撰写观察团报告。我们期待,在不久的将来,对于特别观察团在硬质路面的公路上巡逻的限制能够取消。目前我们看到存在着一些不公平现象——在乌克兰军队控制区,沥青道路明显比“接触线”的另一边要少。我们注意到,由于以地雷为借口,在卢甘斯克的斯塔尼茨、斯恰斯基耶、波帕斯纳亚、佐罗托姆、波格丹诺夫卡和卡捷林诺夫卡的乌克兰军队控制区,完全隐藏在观察员的视线之外。我们强烈谴责针对特别观察团的任何恐吓和威胁,无论它们源自哪里。我们强调,让民兵代表返回“俄乌联合控制和协调中心”是务实的权宜之计。这将使安全问题的协调得到极大的简化。我们呼吁特别观察团更加密切地联系当地部队,并促进各方参与对话。
我们支持观察员们协助建立局部停火,以便开展维修工程的工作。我们看到了观察团对米哈伊洛夫卡的输电线进行维修所做出的贡献。
我们呼吁特别观察团更加密切地监督乌克兰西部和中部地区的局势、激进主义和侵略性民族主义的表现、对少数民族权利的侵犯——包括语言侵犯和宗教排挤。特别观察团记录了7月7日一些青少年身着迷彩服在基辅行军时的混乱。7月13日,若干激进分子袭击了位于利沃夫州的希腊天主教修道院。美国NBC电视台也播放了关于青年新纳粹军事化营地“Azov”的消息。这些都证明,在乌克兰,激进主义正在蠢蠢欲动,不断挑起国际纷争。这些都需要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和及时应对。
最后,请允许我再次向尊敬的马丁·萨伊迪克和埃尔图鲁尔·阿帕坎大使表示感谢,并向特别观察团的观察员们转达我们的谢意和支持。
谢谢关注。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