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8月31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 莫斯科,2017年8月31日

1611-31-08-2017

    内容



  1. 叙利亚当前局势

  2. “伊斯兰国”的财务状况

  3. 伊拉克局势进展

  4. 阿富汗局势进展

  5. 朝鲜半岛局势

  6. 俄罗斯外交部网站中文版开通




叙利亚当前局势


叙利亚阿拉伯共和国的局势进展正保持着良好的态势,“冲突降级区”的情况比较稳定。叙利亚政府正继续采取措施,使国内局势正常化,使因长期冲突而遭受苦难的当地居民改善其人道主义状况。

在俄罗斯和解中心的支持下,成功举行了几次电话会议,叙利亚南部若干省的省长和被非极端武装组织控制的地区代表参加了电话会议。在建设性对话的过程中,各方讨论了恢复和平生活、启动基础设施(包括供电、供水等)的具体方案,以及其他问题的解决,特别是筹备新学年的问题。叙利亚当局重申了其对公民应尽的社会义务,这些义务与公民的居住地无关。会议商定,要及时向所有学校,包括位于反对派武装控制区的学校提供教科书和教学辅导资料,并继续给教师支付工资。

东古塔地区的局势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那里举行了被俘人员和人质的交换。“伊斯兰军(Jaysh al-Islam)”组织释放了11名叙利亚军人,以交换40名武装分子。大马士革希望在古尔邦宰牲节期间或之后,立刻释放所有在2013年首都阿德拉镇遭遇突袭时被吉哈德圣战分子扣押的人质。

从Telbis居民区和部署在那里的俄罗斯军事警察部队传来的消息称,俄罗斯军方已经与“Jaish al-Tawhid”组织代表就解除对大马士革-霍姆斯公路的封锁达成了协议。在此背景下,一些非法武装组织出现了分裂。一个所谓的“霍姆斯省北部协调总部”理事会(有七个土匪集团正式加入该理事会,但“努斯拉阵线(Jabhat al-Nusra)”仍试图自己说了算),因为对“冲突降级区”的运作协议有争议,决定将“Jaish al-Tawhid”开除出他们的队伍。诚然,并非所有的武装分子都承认这个决定,许多人更愿意与该决议保持距离。

努斯拉领导的“沙姆解放组织(HTS/Hayʼat Tahrir al-Sham)”的军事头目H·谢赫称,他们已经准备好自行解散,条件是在伊德利卜和其他邻近省份活动的其他团伙也能像他们那样,加入一个在总指挥领导下的统一的军事机构。这让人产生一种感觉——努斯拉对于“拯救的力量”这个习惯性的再造品牌深信不疑,并认为再次更换形式和名称能够有助于使其被排除在恐怖组织的名单之外。然而,所有这些逃避犯罪责任的企图以及“合法化”的伎俩都已注定了失败——联合国安理会已明确认定“努斯拉阵线(Jabhat al-Nusra)”和其他“基地组织”的分支机构为可能引发一切后果的恐怖组织。

保持已全面掌握了战略主动的叙利亚军队,正继续迫使“伊斯兰国”和“努斯拉阵线(Jabhat al-Nusra)”的武装分子节节败退。

在霍姆斯省,政府军不断消灭大批阿克尔巴特市附近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并继续向代尔祖尔方向顺利推进。

同时,也有一些令人担忧的消息。根据俄方掌握的信息,武装组织“Shabab al-Sunnah”有可能获得了化学武器。目前,在该组织位于德拉省博斯拉居民区的弹药库中,就存放着一些带有军用毒剂的导弹。武装分子计划在德拉省的某个居民区使用这种武器,最有可能的是在Hiran、Nave、Inhile、Jamil、Tapas或Daile中的某个居民点,然后,像往常一样,诬陷政府军对平民使用了“化学攻击”。

拉卡市正在进行阵地战。“叙利亚民主力量”无法在城市中心区取得重大进展。由美国主导的所谓“国际反伊斯兰国联盟”的空军正从空中积极支持库尔德部队。与此同时,令人深感遗憾的是,被打击的对象不仅有恐怖分子,也有和平居民。日前,一所市医院再次遭受了损害。


“伊斯兰国”财务状况

我还想就“伊斯兰国”的财务状况再说几句。因为此前我们曾多次涉及这个话题,说的就是这个恐怖组织所获得的大量资助,遗憾的是,在很大程度上,正是这些资助充当了多年来该组织得以顺利发展的保证。

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遭受的损失,大大降低了其产生利润的能力,特别是销售石油所获得的利润。由于俄罗斯空军在叙利亚开展的行动,自2015年9月以来, “伊斯兰国”和“努斯拉阵线(Jabhat al-Nusra)”已有超过15000个设施被摧毁,其中包括200多个石油和天然气开采地、176家炼油厂(设备)、112个燃油泵站和大约4000辆石油运输车。2016年,“伊斯兰国”所谓的“预算”因销售石油和石油产品增加了2-2.5亿美元。这比一年前的10亿多美元减少了很多。面对国际社会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坚决打击,“伊斯兰国”正在适应新的局面——通过对受控地区实施“税收”和勒索、绑架平民以获取赎金、扩大古董和人体器官交易等方式增加其收入,并且还在伊拉克直接投资养鱼业和证券市场从而获得利润。去年10月,在巴黎举行的“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全会上,公布了“伊斯兰国”企图向德国建筑业投资,以及在欧洲、美国(特别是纽约)和土耳其投资房地产的消息。我再强调一次,不要把干涉别人事务的罪责再归咎于我们,我指的是2016年10月召开的国际“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全会。

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主张采取进一步的协调措施,打击该恐怖团伙。六月份,我们向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提交了一项关于对“伊斯兰国”恐怖分子控制下的区域实行贸易禁运的决议草案。我们还建议,通过特殊部门建立密切而务实的多边合作,确定与“伊斯兰国”有经济往来的具体国家、个人和法律实体,以期进一步打击其犯罪行径。


伊拉克局势进展

莫斯科对伊拉克武装力量在打击“伊斯兰国”的过程中所取得的成绩表示赞赏。然而不久前,塔尔-阿法尔——伊拉克恐怖分子最后的大堡垒之一——的解放,并不意味着“罪恶已经被根除”。这里还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目前,在塔尔-阿法尔西北部的Al-Ayadiya区仍有武装冲突,而哈威贾市也依然在“伊斯兰国”分子的控制之下。另外,人道主义领域的情况令人十分担忧。自从军事行动开始以来,有90多万摩苏尔居民被迫逃往国内比较安全的地区。根据现有的评估,解放摩苏尔之后,这些居民中的大约四分之一已经返回了家园。所有这些人都需要救助。

战争引发了另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战争的孩子”。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伊拉克分部的资料显示,在解放摩苏尔的行动中,有大约3800名儿童与亲属分离。俄方正在查明他们当中有多少俄罗斯人,或者拥有俄罗斯血统。一旦这些孩子进入伊拉克儿童收容所,所面临的问题是识别和确认他们与正在寻找他们的亲属之间的关系。俄罗斯外交部正在为此开展工作,并动用了我们驻巴格达大使馆、驻埃尔比勒总领事馆、俄罗斯联邦总统顾问、俄罗斯联邦总统下属的公民社会发展与人权委员会主席米哈伊尔·费多托夫,以及俄罗斯联邦总统儿童权利全权代表安娜·库兹涅佐娃的力量,当然,所有这些行动都是在与伊拉克当局的密切配合之下进行的。

我们支持伊拉克领导层就恢复主权和领土完整所采取的措施。在这种情况下,实现伊拉克民族和解与达成一致,才是国家稳定和建设性发展的保证。

我们还相信,在尊重和遵守宪法原则的基础上,为了所有伊拉克人的利益,一定能够在包容性的对话框架内实现这一目标。我们的出发点是,即将举行的议会选举是此道路上的重要里程碑,我们希望,选举能够在法定的期限内举行。



阿富汗局势

我们注意到阿富汗的安全形势依然严峻。

塔利班分子并未减缓对国家安全部队的施压,他们在全国各地发动了大规模的袭击。上周,塔利班在巴格兰、努里斯坦、加兹尼、赫尔曼德、扎博勒和乌鲁兹甘各省加强了进攻,造成了大量阿富汗军人和平民的伤亡。

尽管为确保首都安全而采取了额外措施,但我们也遗憾地看到,喀布尔距离局势稳定还相去甚远。8月29日,塔利班分子在市中心的一家银行门口发动了恐怖袭击,造成5人死亡、8人受伤。

我们还注意到,有人继续企图在阿富汗煽动教派之间的冲突。8月25日,“伊斯兰国”的阿富汗“分支”在喀布尔的一个什叶派清真寺(“伊玛目扎曼”清真寺)内再次发动了恐怖袭击,造成三十多名平民死亡,超过八十人受伤。我们向死难者的家属和亲人表示哀悼,并祝愿伤者尽快康复。我们再次呼吁阿富汗当局确保国家公民的安全,防止种族分裂。

朝鲜半岛局势

我们遗憾地注意到,朝鲜方面再次违反联合国安理会的相关决议,于8月28日发射了一枚弹道导弹,该导弹的飞行轨迹穿越了日本上空。

我们呼吁各方保持克制和负责任的行为,放弃好战言辞和军事行动。现在表现出来的“武力竞赛”,只能导致地区局势陷入军事冲突的边缘。在别的方面“竞赛”难道不更好吗?譬如,谁能够提出并执行和平解决的最佳方案?

我们也注意到,目前只有俄罗斯和中国提出了通过政治外交手段,全面解决包括核问题在内的朝鲜半岛问题的实际倡议。我们再次呼吁所有的相关方,根据俄中提出的“路线图”中的建议,不加任何前提条件地立刻开始对话。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网站中文版开通

今天,我们开通了俄罗斯外交部官方网站的中文版,我们的官网又有了一种语言版本。尽管中文版的内容不像俄文版那么丰富,但是我们为中国用户以及其他懂中文和说中文的网友们,挑选了对他们而言更感兴趣的新闻。中文版网站将由图片资料、热点新闻等版块组成。

这是我们将俄罗斯外交部官方网站发布的信息进行推广和扩散的工作的一部分。

我认为,这一举措符合发展已经达到前所未有高度的俄中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任务。

我还想提请大家注意的是,中文版网站即日起开通,但尚处于试运行阶段。我们希望用户能够提出意见和建议,我们也会对这些意见和建议做出快速的回应。

我邀请我们的中国朋友们访问网站。欢迎光临!




问题:8月28日朝鲜发射导弹之后,朝美关系的紧张度剧增。是否存在这样的可能性,即俄罗斯将作为朝鲜和其他相关国家之间的调停人,并将与朝鲜举行双边会谈或类似活动?

答:众所周知,我们与解决进程有关的美国、韩国、朝鲜和中国等所有相关方都有接触。我们进行的是双边接触。至于说到作为中间人进行调停,那为什么不把俄中倡议视为将局势拉回和平轨道、使其不再增压的调解方案?倡议就“摆在桌面上”,大家都能看得到。它很清楚,而且我们认为,是绝对可行的。

大家都知道,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马尼拉与他的同事们进行了一系列的会晤。当然,这个议题都是在双边渠道内讨论的,它对该地区所有相关国家来说都很重要。我们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平台上再次重申了俄中倡议的紧迫性。我们做这些都是公开的,俄罗斯外交部的高级代表也曾谈论过此事。可以认定,我们在此方向上的努力是“积极的”。

您说得很对,该地区正在发生的情况不可能不令我们担忧。关于这一点我们今天已经说过了。而且俄罗斯常驻联合国代表瓦西里·涅边贾也谈论过这个问题。来自一些国家的官方代表和政治学界发出的声音,不能不令人担忧。所有的努力都应当以通过政治外交途径去解决为目的,而不是讨论武力解决的方案,哪怕是在理论的层面。

我再说一次,在“谈判桌上”,该有的都已经有了。现在需要的就只是实施这些建议的政治意愿。

问:如果美国对北朝鲜使用武力,俄罗斯将如何应对?

答:我们已经有了无论在假设上、理论上,还是在实际上都不允许这样做的建议。

问:根据俄罗斯驻叙利亚和解中心的倡议,不久前,在库尔德市的阿福林地区创建了“民族和解委员会”。这是否意味着,库尔德方将加入政治解决叙利亚危机的行列?到目前为止,这件事还没有实现。

答:我们一贯主张通过政治途径把库尔德人拉到解决局势的谈判中来,因为从原则上讲,我们将其视为政治解决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已经将这一立场在接触过程中正式传达给了我们的同事和伙伴。我们不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您刚才提到的库尔德武装的介入,能够使问题得到深度的解决。


补充资料

图片

Брифинг Захаровой (1611) 31.08.17 18:42:00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