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06日

在“东方经济论坛”框架内,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答记者问, 符拉迪沃斯托克,2017年9月6日

1631-06-09-2017

在“东方经济论坛”框架内,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答记者问, 符拉迪沃斯托克,2017年9月6日
问:如果有人向联合国安理会提交反对朝鲜的新决议,俄罗斯是否会投否决票?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知道,美国已经起草了一份这样的决议。在看到这份决议之前就断言我们将给予否决或支持,这样做很不专业。我们首先应当了解这份决议,而目前,这项工作正在专家层面进行。我们将秉承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厦门新闻发布会上提出的看法和态度,那就是多年以来,有人一直企图用各种层出不穷的施压举措来解决朝鲜半岛的核问题,而同时又声称要对话,但是却又不为对话的恢复和开启付诸任何行动。这将是决定我方所持立场的风向标。
正如我们已经表明了的,我们将在近期针对北朝鲜核试验举行的联合国安理会会议期间,与中国同事一起,提请各方注意俄中关于落实莫斯科和北京提出的“路线图”的联合倡议,其目的就是将已经跌入深谷的局势重新拉回到谈判的轨道上来。
我再重复一遍,我们首先要看看决议草案里写了些什么内容。我们将明确提出,必须强调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的不可替代性,而不能采取武力方式。考虑到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曾公开对这一事件的当前形势深表关切,可以请求他也能加入到调停人的努力中来。我想,这不无益处。
问:您是否计划在“东方经济论坛”的框架内与朝鲜代表进行沟通?据说,他们也在这里。
谢尔盖·拉夫罗夫:据我所知,参加本次论坛的朝鲜代表团由朝鲜政府经济部门的代表组成。我们在这里也有经济部委和部门的代表。我认为,两国在对口机构的层面会进行联系。
问:俄罗斯是否支持乌克兰关于让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俄乌边境的建议?
谢尔盖·拉夫罗夫:最好把这个问题反过来问。这个建议是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提出的,这是由于几个月以来,欧安组织驻乌克兰的特别观察团一直在受到如何才能确保其观察员自身安全问题的困扰。
双方在几个月的接触过程中,一直未能履行撤离接触线上的军队和武器的协议。该协议是由“诺曼四国” 领导人(俄罗斯、法国、乌克兰的总统,以及德国的总理)一致达成的,它曾被记录在2015年2月签署的《明斯克协议》的第一部分。之后,四国领导人在2015年的巴黎会晤和2016年的柏林会晤期间,批准了该协议。然而后来什么也没有发生,甚至就连最初确定的三个“试点”安全区都没能最终建立,而在这三个安全区内,双方都应撤离军队和武器。这三个“试点”区的最后一个卢甘斯克州,无论如何都无法达到双方撤离军队和武器的水平,其原因是我们的乌克兰同事、乌克兰政府和乌克兰最高法院的代表们,每次都要求先保持七天停火,再撤离军队和武器。欧安组织的观察员已经正式记录并确认了八次“停火一周”的事实,并建议立即在卢甘斯克镇实现军队和武器的撤离。然而每一次基辅当局都声称,他们记录的情况与欧安组织的统计不符。根据他们的资料,总有人不知在哪儿开枪射击过一次。 他们绝对是在消极抵制对“诺曼四国”领导人命令的执行。我们常听到欧安组织的观察员抱怨他们处于危险当中,他们不被允许进入某些区域巡视。由此可见,欧安组织的统计数据表明,阻碍欧安组织观察员进入某些区域的问题都出自乌克兰政府一方。而在乌克兰最高法院控制的一方,类似情况所发生的次数,至少比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宣布的次数多两倍。如果在保障观察员安全方面存在问题,那么,正如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在厦门时所说的,我们愿意支持已经提了很多次的倡议——创建一个名为“保卫欧安组织特别观察团观察员的联合国使团”的联合国维和使团。所有在“明斯克进程”以及随后在巴黎和柏林——分别于2015年和2016年——举行的“诺曼形式”峰会上所达成的协议,都把双方将接触线上的军队和武器撤离称为主要的优先事项。我们建议通过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这个决议规定,一旦撤离开始,就向那里派遣欧安组织观察员。而与他们一道(为了保护他们),将在那里派驻联合国的部队和武器装备。
当然,关于 “保卫欧安组织特别观察团观察员的联合国使团”的军队和武器装备的具体标准,包括各国名额的协调、该使团人员从哪些国家派遣等等问题,都应由冲突各方进行协商,这意味着要求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必须参与该过程。总的来说就是这样。
当我们的乌克兰同事说,他们已经准备好让这样的维和使团在顿巴斯部署,但是似乎不应该从分割线开始,而是应该在俄乌整个边界上部署,那么这已不仅仅是明显的歪曲事实,而是在直接曲解《明斯克协议》。该协议明确规定,当乌克兰执行完其首脑彼得·波罗申科签署的所有条款,包括解决乌克兰国内危机的所有政治问题之后,边界将完全由乌克兰监控。这要求将顿巴斯各区的特殊地位永久性地记入乌克兰宪法、对在国家政变后发生的事件以及被基辅针对自己的国民所宣称的“反恐怖行动的参与者”予以大赦,并且在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境内举行大选。
我们关于部署联合国使团部队的建议,涉及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性的优先事项。早在《明斯克协定》当中,这一事项就已经是优先事项并且被“诺曼四国”领导人多次重申过了——在实际接触线撤离军队和武器,以便使欧安组织观察员能够进驻到各方已撤离了军队和武器之后形成的安全区内,最好还有联合国的维和部队保护他们。
问:您对代尔祖尔解除封锁有何评论?现在,叙利亚军队中有许多声音呼吁俄罗斯支持叙利亚人解放伊德利卜省。这对于在该城市尚未宣布的“冲突降级区”有何影响?
谢尔盖·拉夫罗夫:也许,不必呼吁俄罗斯帮助叙利亚人解放属于自己的国家。确实,当代尔祖尔的封锁被解除的那一刻,这成为叙利亚境内反恐斗争最重要的里程碑。那里的叙利亚军队和民众被“伊斯兰国”分子围困了若干年,如今随着这一封锁的解除,也为另一个重要问题的解决创造了条件,那就是从恐怖分子手中解放代尔祖尔。现在,在我们空军的支持下,叙利亚军队正在完成这个任务。
“阿斯塔纳进程”的发起方和担保国——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之间,一直就伊德利卜省的相关问题保持着沟通,期间在协商关于确保伊德利卜省“冲突降级区”安全的布防标准和方式上,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我希望,近期我们能够听到更加确切的消息。
问:您是否会在“东方经济论坛”的框架内会见日本外相河野太郎?
谢尔盖·拉夫罗夫:明天,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将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我和日本外相河野太郎都将参加会见。
问:9月2日,他们关闭了俄罗斯驻旧金山总领事馆和俄罗斯驻华盛顿贸易代表处。我们将会采取哪些回应措施?
谢尔盖·拉夫罗夫:他们没有关闭贸易代表处,而是要求我们腾空大楼,而这些与旧金山的两栋大楼一样,都是我们的主权财产。至于我们对此会作何反应,昨天,在金砖国家厦门峰会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就此问题已经回答过您的同事。我们宣布将动用司法程序的强硬决定,引起了美方的某种反应,而美国国务院称,司法程序对这种情况并不适合,因为他们完全根据美国自己的规定,宣布终止我驻旧金山总领事馆的运作。昨天,俄罗斯总统普京也提到,的确,任何国家都有权撤销对任何其他国家的某个外交机构的运作的许可。而我们所说的是针对我们的财产被没收、扣押和剥夺而诉诸司法程序。俄罗斯联邦拥有那些如今被扣押了的大楼,这个事实,与美国允许或撤销在其领土内开设外交机构的许可无关。

补充资料

图片

Ответы Министра 1631-06-09-2017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