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0日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答俄罗斯媒体问, 纽约,2017年9月19日

1729-20-09-2017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答俄罗斯媒体问, 纽约,2017年9月19日
问:您对本届联合国大会如何评价?特别是对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演讲中的声明——如果有必要,为了保护合作伙伴,华盛顿有可能对朝鲜实施打击——您作何评价?
谢尔盖·拉夫罗夫:本届大会开幕已经一周,但之前一直在做组织工作。“政治辩论”是今天才开始的。关于本届大会的进展,我们稍后再做评论。
至于说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演讲,那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他似乎不仅是讲给外人听的,还针对了内部的受众。其对国际事务中的主权和平等原则非常明确的支持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他宣称美国要成为一个带头榜样。美国不想教任何人应如何生活,也不想强迫任何人应遵循哪一条道路,美国尊重人民为自己选择的生存方式,如果你们愿意,也可以自己选择国家的管理形式。我再说一遍,这是非常值得关注的言论。我们姑且听其言、观其行。
声明指出,美国谴责侵犯乌克兰主权的行为。遗憾的是,2014年,当发生武装叛国政变,当欧盟代表签署的协议遭到践踏的时候,美国前政府未能发表同样的声明。更何况,乌克兰局势还有待调解,而现在就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调解方式——“明斯克协议”。今天,我们与美国同事进行了交谈,与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进行了第二次会谈。我们重申了我们坚决支持这些文件,这些文件必须得到全面的执行。
除了乌克兰,美国总统特朗普谈到其他国家时,使用了“流氓国家”一词,还谈到了美国将如何应对朝鲜。我们的原则性立场是我们不想妖魔化任何人,我们一直试图了解问题的本质。有人关心自己的安全,有人在与邻国建立关系,也有人在处理内部矛盾。如果只是谴责和威胁,那我们也许会回应我们想要影响的国家。因此,无论是针对某个国家的内部冲突,或是针对类似朝鲜半岛核问题这样的冲突,我们都更愿意与相关各方合作,支持他们进行对话。
尤为令人不安的是,在伊朗问题上,特朗普重申了不可调和的立场,严厉批评了能够彻底解决伊朗问题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明天将要进行“六方”外长会谈——该“六方”与伊朗人一起制定了《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六国(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和德国)外长将与伊朗外交部长共同进行会谈,该会谈将讨论如何执行《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我们将以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专业评估为指导,该机构的总干事曾多次确认,伊朗一直忠实地履行了自己的所有义务。我们将捍卫这份文件和那些经过了一致协商的意见,该文件已经得到了整个国际社会的认可,并且在我们看来,它也切实加强了地区稳定,甚至,从更广泛的角度说,它还加强了国际安全。
问:今天,与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进行了三天里的第二次会谈。你们的会谈涉及到哪些内容?是否涉及了联合国安理会明日将要举行的、关于可能在顿巴斯派遣联合国维和使团的会议?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们的谈话并未涉及明天联合国安理会将要讨论的乌克兰问题。在我看来,将要讨论的是整体的维和行动,以及联合国采取维和行动的途径。
我们的谈话没有涉及这个话题,因为有更重要的问题需要讨论。维和调解是联合最有效的手段之一,尽管在任何事务中都存在着各种不足,十全十美是不现实的。实际上,我们一直在对维和调解进行完善,联合国秘书长做过许多报告,提出了一系列有趣的想法,而这些想法正在付诸实施。
当今,如何能够最有效地利用维和调解,是在任何情况下都应当研究的话题。美方的观点是在这方面的花销太大。我认为,可以在一些维和行动上省点儿钱。我指的不是在各处减少维和行动,而是要在不影响他们执行任务的前提下,让每一次维和行动更加富有成效,也更加经济。
另外,我和雷克斯·蒂勒森还讨论了叙利亚各方进行沟通的问题。目前,为了不发生冲突,攻克拉卡的部队正在继续与攻克代尔祖尔的部队进行沟通,他们在继续协商采取必要的措施,以确保打击恐怖主义的目标不受影响。当然,我们重申了自己的观点,所有人都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美国主导的驻叙国际联盟在那里就是不速之客。我们看到,这的确是事实,当叙利亚军队在俄罗斯空军的支持下采取行动的同时,他们也来打击恐怖主义,而俄罗斯空军是叙利亚合法政府正式邀请的。
当这一进程中的所有参与方都集中精力打击“伊斯兰国”的时候,这是非常务实的。今天,我们提醒我们的美国同事,“努斯拉阵线(Jabhat al-Nusra)”(或者是其他什么名字)也是恐怖组织,类似这样的组织都必须被消灭。雷克斯·蒂勒森承认的确如此。而这一认可是否能够体现在行动上,我们将拭目以待。
我们讨论的第二个方面是我们两国关系的现状。我们指出,就在不久前,俄罗斯副外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与美国副国务卿托马斯·香农在赫尔辛基进行了详尽的会谈。会谈期间,双方梳理了双边关系的现状,大家都清楚,我们需要调整这些关系。这些消极的相互行动的逐渐升级,并非由我们挑起的。我们有兴趣恢复正常的双边关系。双方还商定,保持谢尔盖·里亚布科夫与托马斯·香农定期接触的机制,他们将对今后的会谈进行协商。
还有一个议题是战略稳定。也就是如何执行《削减战略进攻性武器条约》和《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我们有问题问美国人,他们也向我们说明了自己的关切。双方商定,必须重新审视这些问题,在外交部门代表的参与下,消除两国军方的关切。
我们还谈到了我们所面临的中东“调停人”的工作。“四方”特别代表将在近期召开会议。我们负责阿富汗问题的代表将于近日在这里,在纽约,进行会晤。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俄罗斯和美国这两个国家,能够对世界各地的事态产生深刻影响),我们的日程都安排得十分丰富。今天的谈话非常务实,没有任何将我们的关系政治化的企图。我们的原则是(在我看来,雷克斯·蒂勒森也是如此)必须务实,并寻找在不同情况下(在双边关系和冲突局势中)能够有助于问题得到解决的办法。
问:美国参议院今天批准了一项预算,其中包括允许美国退出《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的修正案。俄罗斯是否认为还有留在该条约中的必要?
谢尔盖·拉夫罗夫:没有修正案和国会,也可以从协议中退出。这适用于任何协议,也包括《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正如俄罗斯总统普京曾说过的,我们有兴趣保留该《条约》,但条件当然是美国伙伴没有违反该《条约》。我们至少能从三个方面怀疑美国人正在建造违反或可能违反该《条约》义务的作战系统。我们诚恳地表达了我们的关切,美国人也向我们提出了意见,但是他们又无法具体说明,他们担心的到底是什么。
问:关于顿巴斯维护行动的决议草案处于哪个阶段?工作是否停止了?
谢尔盖·拉夫罗夫:草案尚处于我们提出的阶段,在俄罗斯总统普京与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通过电话之后,我们对其进行了修改。不能说工作已经停止了,一直以来,当有决议提出时,想要将自己的意见列入决议的国家,都会受邀做这件事。我们向我们的所有同事都发出了邀请,并进行了讨论,但暂时尚未听到任何针对我们所提出的内容的具体意见。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乌克兰伙伴提出了一些抽象的分歧——负责此事务的乌克兰副外长格奥尔基·图卡曾发表声明说,需要立刻引进4万到6万名武装士兵,他认为,应当直接给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和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施压,并在那里开启其篡改《明斯克协议》的进程。
我们的建议非常明确,维和人员将保护欧安组织驻乌克兰特别监督团,并只执行在《明斯克协议》中规定了的观察员职能。任何其他维和团体的行动,都将意味着把这些协议一笔勾销。而乌方似乎正在朝着这个方向迈进。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729-20-09-2017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