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06日

就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外交部长凯拉特·阿布德拉赫曼诺夫的会谈结果,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致辞并答记者问, 阿斯塔纳,2017年10月6日

1887-06-10-2017

就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外交部长凯拉特·阿布德拉赫曼诺夫的会谈结果,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致辞并答记者问, 阿斯塔纳,2017年10月6日
尊敬的女士们和先生们,
首先,我想向我们热情好客的哈萨克斯坦朋友表示感谢。
我们与哈萨克斯坦外长凯拉特·阿布德拉赫曼诺夫在相互信任的气氛中进行了会谈,会谈的内容非常丰富,使我们能够就国际和地区议程中的许多热点问题达成一系列共识。正是2013年我们两国签署的《二十一世纪睦邻友好同盟条约》,为我们共同开展的建设性工作指明了方向,这份由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发起的文件,规定了我们两国要奉行协调一致的外交路线。
我们注意到,几天以后,即将迎来我们两国建立外交关系二十五周年纪念日。今年,我们成功实施了一系列活动来庆祝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们做了许多可以载入两国战略同盟伙伴关系历史的事情。我们建立了坚实的合同法律基础,签署了共计350多份国家间和政府间文件。
我们正在积极发展经济合作。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已经成为推动欧亚地区一体化进程的重要因素。我们约定,继续在欧亚经济联盟框架内加强努力,该联盟已经可以自信地立足于当下,并在提高成员国间的贸易额方面取得了初步成效。
在我们的伙伴关系中,地区间合作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正如哈萨克斯坦外长凯拉特·阿布德拉赫曼诺夫所说的,很快将在车里雅宾斯克举行第十四届地区间论坛,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都将出席该论坛。
我们对两国外交部门间的合作表示满意。双方商定,在集安组织、独联体、上合组织、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亚信会议)、欧安组织框架内,当然,也包括在联合国框架内,继续保持协调一致的立场。哈萨克斯坦是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正在切实履行若干重要反恐委员会的主席职能、这些委员会的主要工作是确保各国遵守针对“基地组织”、“伊斯兰国”和其他恐怖机构的制裁制度。
104日,“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伙伴国家情报机构、安全机构和执法机构领导人会议”在克拉斯诺达尔举行,来自75个国家的代表团出席了该会议。领导这些反恐委员会的哈萨克斯坦驻联合国代表,在会议上做了非常精彩的报告。所有人都对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在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表示认可。
我们重申了今年夏天在阿斯塔纳签署的《上合组织反极端主义公约》的重要性。这是一份具有突破性的文件,该文件应当在进一步讨论如何反对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意识形态上具有重要的意义。
我们对“不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制度给予了高度重视。我们认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是遵守这些制度的基石。我们将严格履行该条约缔约国,在定期举行的审议大会框架内通过的各项协议。
我们还谈论了我们在联合国大会框架内的协作。我们一直对这个论坛讨论的主要决议持有统一的立场。今天,我们再次提到双方在一些传统议题上的密切协作,如决不允许英雄化纳粹主义、不在外层空间部署武器,以及国际信息安全等诸多议题。
当然,我们也讨论了中东和阿富汗一直持续的紧张局势。这些都是与我们毗邻的地区。我们一致认为,必须遏制恐怖主义前所未有的嚣张气焰,同时团结所有力量,在这些地区建立稳定、持久的和平。毫无疑问,在这个意义上,哈萨克斯坦及其领导层在就叙利亚问题召开国际会谈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还讨论了筹备在阿斯塔纳举行下一次会谈的相关事宜。
哈萨克斯坦即将主办下一届里海峰会,而这已经是第五届里海峰会了。我们希望,该峰会能在明年举行,这是我们两国首脑共同商定的。今天,我们讨论了制定《里海法律地位公约》的进程,我们希望,该文件的制定工作可以在近期内完成。
我想再次对我的同事和朋友哈萨克斯坦外交部长凯拉特·阿布德拉赫曼诺夫,以及我们所有哈萨克斯坦朋友的殷勤款待表示感谢。我还想对“第四届国际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毕业生论坛”出色的组织工作表示赞赏。

问:您能否评论一下,是否可能增加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和谈进程的参与方的数量?俄罗斯如何看待扩大该进程的想法?
谢尔盖·拉夫罗夫:从最开始,也就是阿斯塔纳进程的三个担保国成立的时候,大家对该进程的形式就一直保持着浓厚的兴趣。哈萨克斯坦成为邀请叙利亚冲突各方(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代表)的东道国。来自美国和约旦的观察员也先后对此表现出了兴趣。我们认为,扩大观察员国的数量是不无益处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愿意就此进行讨论。当然,需要该进程的所有发起国一起协商解决这个问题。
尽管许多国家尚未正式参与这一进程,但他们已经为该和谈的顺利进行做出了非常有益的贡献。例如,反对派武装的代表们能够开始与叙利亚政府在阿斯塔纳进行直接接触,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日内瓦进程”推动的结果。一些主要生活在叙利亚境外的具有代表性的“非暴力政治反对派”,直到最近才同意与大马士革政府进行直接谈判。阿斯塔纳也以其直接对话的形式推动了“日内瓦进程”。
现在,沙特阿拉伯王国为我们所有人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帮助,该国将四分五裂的叙利亚反对派团体召集在一起,其中包括“利雅得小组”、“莫斯科小组”和“开罗小组”。我想提醒大家的是,还有一个“阿斯塔纳小组”,该反对派曾多次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召开会议。同时参与这方面运作的还有我们的埃及同事。他们在确保四个“冲突降级区”中的两个降级区达成协议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正是由于各方在开罗进行了接触,才得以就这两个降级区的所有参数达成一致。
还有许多国家,即便他们没有正式参与阿斯塔纳的和谈进程,也同样为这一进程的成功给予了实际的帮助。我们将对所有愿意为该进程做出有益贡献的各方,能够采取同样的建设性态度表示欢迎。
问(针对两国外长的提问):请问,你们是否期待在最近一轮的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和谈进程中,能够取得某些具体成果或突破?
谢尔盖·拉夫罗夫:这取决于,什么才能算作突破。
最近一次会议的内容非常实际。“冲突降级区”的参数得到了具体说明。首先涉及的是伊德利卜省。可以说,这里的“冲突降级区”的情况是最复杂的。此外,还通过了五份非常务实的文件,这些文件的目的是在叙利亚政府代表和叙利亚反对派代表的参与下,由三个担保国采取具体行动。文件中明确规定了“冲突降级区”的运作机制、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问题,以及在启动民族和解进程的背景下建立对话的问题。这些能否算作突破?我个人认为,我们没必要用一些高大的词汇来形容这件事,但是我们的确取得了非常好的实际成果。
我相信,同之前进行过的所有会谈一样,新一轮阿斯塔纳会谈也将会在哈萨克斯坦东道国的协助下,取得卓有成效的结果。
问:您刚才提到需要将四分五裂的叙利亚反对派团体召集在一起。鉴于莫斯科和利雅得近期所进行的谈判,我们是否可以期待在阿斯塔纳看到最具代表性的叙利亚反对派团体?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已经说过了,利雅得试图将参与“日内瓦进程”的反对派代表团都召集在一起。我们支持他们的这种做法。各反对派已经确认参与阿斯塔纳和谈进程。这是一些非常重要的武装组织,他们已经与叙利亚政府建立了直接对话,并愿意与叙利亚政府一起应对恐怖主义的威胁。
沙特阿拉伯王国正在开展的召集各反对派的工作,主要针对的是日内瓦谈判,目前仍然没有明显进展,其原因主要是:一些反对派企图将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赶出政治舞台作为参与和谈的先决条件。这严重违反了主导“日内瓦进程”的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
问:现在,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是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您对我国在这方面的活动如何评价?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似乎在前面致辞的时候就涉及了这个问题。哈萨克斯坦是联合国安理会的一个非常积极主动的成员,该国积极参与各类具有建设性意义的讨论,始终致力于寻求共同的立场和制定能够付诸执行的一致决议。因为那些分裂联合国安理会或联合国大会各成员国的决议是不会长久的,而且也是不能真正调解任何进程的。
正如我已经指出的,哈萨克斯坦在联合国安理会领导着若干涉及恐怖主义活动的反恐委员会(包括打击“基地组织”、“伊斯兰国”和塔利班的委员会),并在最高层面上非常有效地履行这些职能。而这些都在不久前,在克拉斯诺达尔举行的有75个国家参与的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大会上,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可。
针对这样一些问题,如阿富汗议题,以及包括叙利亚危机和巴以问题在内的更广泛的中东调解问题,哈萨克斯坦一直非常积极地寻求着普遍能够接受的解决办法。
哈萨克斯坦将于明年1月份出任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我们对此非常期待。我们的哈萨克斯坦朋友已经拟定了明年一月份的计划。我们将积极促进其全面实施该计划。
问: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于下周宣布其针对与伊朗核协议的决定。根据美国媒体的看法,他打算退出当前形式的该协议。您对此有何评论?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不喜欢对道听途说进行评论。我很尊重媒体的看法,但这毕竟还只是猜测。
关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有意最终决定,美国是否继续参与《伊朗核问题调解协议》一事,我们也听到了来自白宫的一些信号。我们认为,该协议的签署的确曾是国际社会取得的最重要的成果之一,而该协议的执行也为加强不扩散核武器制度做出了实际的贡献。因此,充分而全面地保留该协议是十分重要的。在这方面,美国的参与将是非常关键的因素。我们希望,欧洲国家、国际社会的其他成员,以及华盛顿,能够在他们进行接触的过程中,涉及到这个话题。我们也希望,这些接触不会是徒劳的,而美国总统特朗普能够从今天的实际情况出发,权衡利弊后再做出其最终的决定。事实就是如此,已经达成的协议还是非常需要的。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887-06-10-2017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