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06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 莫斯科,2017年12月6日

2353-06-12-2017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 莫斯科,2017年12月6日

内容

1. 美国情报机构对俄罗斯媒体施压的新方法
2.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出席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部长会议
3. 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外交部长会晤
4. 叙利亚局势发展进程
5. 斯洛文尼亚举办国际打击英雄化纳粹主义大会
6. “俄德关系新历史研究联合委员会”成立二十周年庆祝活动



美国情报机构对俄罗斯媒体施压的新方法

现在我们不只是向我们的美国同事,同时也向整个国际社会再一次提出这个问题,即美国情报机构正在针对俄罗斯媒体施加前所未有的压力。不久前,我们一直在讨论损害记者权利的事情,包括华盛顿要求“今日俄罗斯”电视台以外国代理人的身份进行登记,并披露内部信息。但是,我们认为,美国国家官员这是搅尽脑汁寻找新方法,给我们的记者制造不利于工作的环境。除了法律上的压力外,美国当局还在积极采取一些其他方法,在他们看来,这些方法少了一些形式,但却是更加有效的方法。近期,俄罗斯媒体代表,包括驻美国的媒体代表,都感受到了来自美国情报机构的巨大压力,主要是要求他们登记的压力。
这些行为不胜枚举,而且还是多种多样的,我们指的是针对俄罗斯国有和非国有媒体代表,以及俄罗斯记者和俄罗斯媒体杂志代表的所谓“态度”。出于一些众所周知且大家都能理解的原因,我无法罗列出俄罗斯记者们的名字,但是我能说出具体的事例。起初,美国情报机构向俄罗斯记者提出合作的建议,把合作事项规定的非常具体,与此同时,他们隐藏了自己的真实意图。随后,在遭到俄方斩钉截铁的拒绝后,他们另辟蹊径:通过收买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之后,他们又转向心理攻势,然后又是毫无新意的直接威胁。他们还闯入包括非工作时间在内的私人空间,也用类似的方式对待俄罗斯媒体代表的家人,而这些人都是一些原则上和记者工作没有关系的人。
我们把这一切都看作是践踏言论自由,以及在信息方面的一种侵略,这针对的不只是俄罗斯联邦,也是对全世界言论自由的蓄意侵犯。
我们认为,现在原则上一切都很明朗了,对于华盛顿和美国情报机构而言,媒体只是美国为达到其直接目的所使用的工具而已。如果再遭受这种压力或直接威胁,有时甚至是遭受到恐吓之后,俄罗斯记者能够迅速找到俄罗斯在该国的大使馆、领事馆或代表处,并获得所有必要的保护和帮助,那么很难想象美国媒体把自己放到了一种怎样的境地中,现在我们知道了,他们也是被设法管束的。显然,美国情报机构正是这样做的。
不久前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的媒体自由事务代表哈雷姆·德济尔访问了俄罗斯,我们希望他能够注意到这个令人无法接受的情况,并得出相应的结论。
当然,美国方面的评论看起来也符合逻辑,但是我很清楚将会发生什么,如果你们向美国国会提出这个问题,他们只会两手一摊,说:他们对此事毫不知情,也无可奉告。又比如,如果你们向美国联邦调查局提出这个问题(就是这个机构的人对俄罗斯外交人员采取了这种手段和其他违法行为),他们就会说,他们对此不予评论。为了让这种情况不再发生,相关的信息需要在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和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计划在维也纳举行的会谈期间提交给美方。这样做的目的是,让美国人无法以手里没有信息为借口而不做任何评论。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出席
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部长会议


127-8日,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将出席于维也纳举办的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第24次部长会议。
我们希望高层能够在此次会议上就欧洲安全问题的现状、欧安组织成员国面临的挑战和成员国之间未来的合作等问题展开开诚布公且相互尊重的对话。我们期待此次会议能够恢复互信,缓解欧洲大西洋地区的军事政治紧张局势,尽快在找到打击跨境威胁的方法方面达成一致,推动解决冲突,首先是乌克兰东部的冲突,以及拉近各国在经济与人文合作等重要问题上的立场。
俄方准备在维也纳的部长会晤期间提出的主要议题中,包括打击恐怖主义和毒品犯罪、网络安全、一体化进程,以及保护传统价值观。俄方还将会重点指出与北约组织加强“东翼”方针有关的军事政治方面的不良局面、破坏言论和教育的权利、破坏媒体自由,以及乌克兰、美国和欧盟(首先是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的排他主义和新纳粹主义抬头的问题。俄方愿意在欧安组织外长会议框架内,与匈牙利一起采取措施,保护基督徒的权利。俄方将提出明确欧安组织改革建议的重要性,包括制定欧安组织《章程》,以及建立各机构和委员会的工作秩序。
在这些重点事项中,俄罗斯向外长会议提出了三个提案——打击恐怖主义思想,抵制恐怖主义宣传,以支持联合国安理会第2354号决议;欧安组织人事制度改革;以及与欧亚经济联盟伙伴国一道,共同推进一体化进程。在维也纳举行的欧安组织外长会议上,将讨论大约30项提案。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将在此次会议期间,与欧安组织成员国和伙伴国外长,以及国际组织首脑举行一系列双边会晤。我不会把所有双边会晤都列举出来,现在只介绍其中几个会晤对象:梵蒂冈分管国际事务的国务卿伯多禄·帕罗林、欧安组织秘书长托马斯·格雷明格、欧安组织议会大会代主席乔治·伽瑞泰里(George Tsereteli)、马耳他外交与贸易促进部长卡尔梅洛·阿贝拉、欧安组织现任轮值主席、奥地利外交部长塞巴斯蒂安·库尔茨、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瑞士联邦委员兼外长伊格纳西奥·卡西斯、芬兰外交部长蒂莫·索伊尼、阿富汗外长萨拉赫丁·拉巴尼、匈牙利外长彼得·西雅尔多、丹麦外交部长安德斯·萨缪尔森。之后我们还将向你们做关于他们的详细报道。 欧安组织外长会议和一系列双边会晤结束后,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将于12月8日召开记者会,具体时间另行通知。

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外交部长会晤


1211日,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外交部长将在新德里举行第15次会晤,轮值主席国将由印度担任。
会议期间,三国外长将就当前的地区和世界局势交换意见,包括阿富汗局势、中东和朝鲜半岛问题等。打击恐怖主义和非法毒品贸易,以及保障国际信息安全等问题将成为各方关注的重点。建议在主要的国际和地区组织范围内审议协调合作的问题,这些组织首先指的是联合国、金砖国家、上海合作组织、“二十国集团”、东亚峰会,以及亚洲地区论坛。
对全球和地区问题的讨论结果将体现在联合公报中。
预计在三方会谈框架内,俄罗斯联邦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将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举行会晤。按照计划,两国外长将对今年中俄战略合作进行总结,并就“俄印中三国机制”和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交换意见。

叙利亚局势发展进程


1128日起,在联合国的主持下,各方于日内瓦举行了第八轮叙利亚问题会谈。在紧张的讨论过程中,在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斯塔凡·德米斯图拉的积极斡旋下,叙利亚政府代表团和反对派努力寻找妥协方案,以便达到长期的政治和解以及叙利亚局势的最终正常化。
我们欣喜地注意到,在叙利亚阿拉伯国家境内,其局势发展过程继续保持着积极的趋势。叙利亚军队正沿着哈马-阿勒颇的老公路挺进,从阿勒颇省东南方向进攻的部队将“努斯拉阵线”分子从阿维安村和拉姆里亚村中赶了出去。政府军在俄罗斯空军部队的支持下,在哈马省东北部占领了若干个居民点。
由于俄方提出了停战两天的倡议,这让东古塔的局势得以稳定。作为对哈拉斯塔和首都巴布-穆萨尔地区遭到武装集团成员迫击炮射击的回应,政府军对“努斯拉阵线”和反对派组织“Faylaq al-Rahman(拉赫曼旅)”位于贾巴尔和邻近的阿因-特尔玛(Ain Terma)居民区的部队进行了炮击。随着战争逐步降级,1128日,联合国军队得以再一次尝试向纳沙比亚居民区的平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东部战场仍在继续清扫幼发拉底河西岸的“伊斯兰国”分子,从库里亚居民区赶走的恐怖分子残部还被封锁在布克马里亚(Al-Bukemalya)以西的哈斯拉特和萨亚尔地区。恐怖分子正在尝试突破包围圈。
根据叙利亚境内消息来源,叙利亚的极端分子还在内讧。据消息称,根据“沙姆解放组织(HTS/Hayʼat Tahrir al-Sham/)”(其新名称是:“努斯拉阵线(Jabhat al-Nusra)” )领导人发布的命令,伊德利卜省已经以“背叛国际恐怖主义意识形态”的罪名发起了运动,旨在消灭一些有影响力的战地指挥官。
我们谨提请大家注意最近的媒体报道,一些工作人员身上携带有在代尔祖尔省东南边的阿沙拉、苏贝汉和萨利西亚地区找到的伊斯兰国的武器。叙利亚军队缴获了上千件枪械,高射炮、大口径坦克炮、防空炮的炮筒储备。这些战利品中有美国和欧洲生产的军事用品。
日前,英国媒体,尤其是BBC,对资助所谓的分布在阿勒颇省、德拉省和伊德利卜省的“叙利亚自由警察”项目进行了调查。上述电视台的记者披露的情况为,部分资金落到了“努斯拉阵线(Jabhat al-Nusra)”武装分子的手里,他们能够选择谁以怎样的条件当上“执法者”。因此,努斯拉分子有时也把一些所谓“死魂灵”加入到名单里,进而从这个项目的赞助者那里拿到额外的资金。
我们认为任何支持叙利亚极端分子的行为都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呼吁国际和地区伙伴们尊重叙利亚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希望大家注意,叙利亚人需要更多的人道主义援助,需要协助他们恢复一些至关重要的基础设施和工业设施。但是,绝不要向和地下恐怖分子或多或少有关联的非法武装部队提供武器或资金。


斯洛文尼亚举办国际打击英雄化纳粹主义大会


121日,在马里博尔(斯洛文尼亚)举办了“为了未来的繁荣,铭记过去的教训”国际大会,主要是在应对当今挑战的大背景下分析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此次活动由俄罗斯驻斯洛文尼亚大使馆和卢布尔雅那的俄罗斯科学文化中心主办,参加活动的有来自俄罗斯、斯洛文尼亚、奥地利、塞尔维亚、克罗地亚等国的学者、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俄罗斯联邦议会科学教育文化联邦委员会主席柳鲍芙·格列波娃等在报告中强调了大家应当铭记历史,并将其作为公共外交的手段之一,同时还指出了必须坚持同歪曲1941-1945年历史事实的行为作斗争,要求必须教育年轻人反对法西斯主义。相关的内容已记录在大会的决议中。
我们将此次大会的召开看作是俄罗斯与斯洛文尼亚在实施开设“卢布尔雅那二战国际研究中心”项目上走出的重要一步,该中心将设立于过去的苏联战俘纳粹集中营大楼内。我们重申,俄罗斯愿意与斯方和其他国际伙伴一道,继续采取多重措施,打击篡改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和将纳粹主义英雄化的行为。

“俄德关系新历史研究联合委员会”成立二十周年庆祝活动


1130日,“柏林-卡尔少斯特”俄德博物馆举办了隆重的庆祝活动,纪念“俄德关系新历史研究联合委员会”成立二十周年。包括委员会联合主席之一的“俄罗斯科学院全俄历史研究所”导师亚历山大·丘巴里扬,以及“慕尼黑-柏林当代历史研究所”所长安德烈亚斯·维尔申科在内的超过100名学者、研究人员和专家参加了此次庆祝活动,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向到场来宾致欢迎辞。
需要指出的是,委员会为俄罗斯和德国之间发展历史纪念方面的合作做出了重大贡献。过去的几十年间,委员会开展了众多合作项目,包括起草俄德历史课本,查明两次世界大战的战俘和遭监禁人员,以及集中营里的囚徒和伟大卫国战争时期受奴役工人的命运。
该委员会为两国学者和研究人员加强合作打通了必要的路径,有利于对历史事件进行客观的评价,防止有人为了某些政治意图篡改历史,毕竟这种事情我们也不是第一次遇到。
需要指出的是,7月份,俄罗斯外交部在莫斯科也举行了类似的纪念活动,我们举办了纪念俄罗斯革命一百周年的专题科学研讨会。

问:我不得不就俄罗斯奥运代表团无法以俄罗斯的名义参加奥运会这一事件向您提问,很多人,还有运动员以及政治家们都认为,这更多的是一种政治决议,而非体育决议。您认为,哪些政治势力对国际奥委会施加了压力?您如何评价现在的局面?


答:我们认为,现在有人在很多地方都在采取针对俄罗斯联邦的挑衅行为。今天我们谈到了媒体和媒体人受到的压力。这种压力的形式都是公开的,即有选择性地利用法律,尤其是美国人喜欢这么做。这座“冰山”还有水下的部分,也就是我说的,那些针对记者的方法,比如取消他们的采访资格,在媒体里进行无休止地“清洗”,在宣传里将俄罗斯媒体称作“克里姆林宫的信息机器”,用捏造的理由、“假新闻”等对我们进行没完没了地指责。
只是拿媒体来举例,您就已经能够看到他们在进行一场多么声势浩大的全球性的新活动。这种事情现在也出现在体育界了:毫无理由地指责,取消运动员参加比赛的资格。用俄罗斯运动员之间广为流传的一个新词来形容,这是一种“集体责任”,不过这个词用在他们身上就不是好的那一面了。
这种信息战在索契冬奥会之前就已经打响了,当时不只是打信息战,也是实实在在地想把俄罗斯从世界体坛上“挤走”。很显然,他们非常希望索契冬奥会无法成功举办,以及俄罗斯队表现失常,但是冬奥会举办的还是较为成功的,我们的运动员们也表现的很好,观众、啦啦队和代表队都很满意。所以他们就要转而使用第二套方案,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活动。这次活动的范围很广,不只是在体育界和媒体圈,当然也不只是在政治领域,这是一次针对我们的大规模进攻。
我认为,这主要是因为以前每一次旨在孤立俄罗斯的行为都落空了,都没有让他们得逞。没有哪一次的孤立行为是成功了的,但是他们还是抱有幻想,他们还保有力量和机会。所以他们又把眼光对准了其他领域,如打击恐怖主义、消除贫困、应对自然灾害,以及在自然灾害之后想办法恢复毁坏的基础设施,防止人为灾难等领域。但是这些都是没有意义,且毫无必要的。在这些问题上需要持续努力,投入巨大的资金之后才能看出是否奏效。
他们选择了一个攻击的对象,那就是俄罗斯联邦,并且是在多个战线上同时进攻。之前他们就商量好了(这点很可笑,同时也很可悲),说是美国在“打击”和“消灭”叙利亚的恐怖分子,而非俄罗斯。然后他们就试图窃取胜利果实,想要“挤走”(原谅我用了这个词)我们,“逼走”我们,他们说俄罗斯在阿勒颇打死平民,而和恐怖分子战斗的只有美国人。这根本就是荒诞至极的无稽之谈,但是我们看到他们还是这么做了,大家都是证人。
当然,这是一场和历史史实的战争,战争的目的是让大家彻底不相信历史,甚至“抹黑”苏联和苏联人民对世界历史所做出的贡献,对消灭法西斯主义所做出的贡献。在这方面,也同样进行着全球性的战争,我就是这样认为的。
您刚刚说到,这里也有政治压力的因素存在,当然,事实确实如此。兴奋剂问题不是昨天才有的,也不是今天才有,也不是2014年在索契才有的。请大家看看,那么多国家有那么多运动员都因为使用兴奋剂被取消资格,也包括取消奥运会的资格。奥林匹克机构方面,也就是奥委会或者体育界的其他官员们对此有过什么反应吗?从来没有过。您见过其他运动员提出类似的想要重新举行颁奖仪式的要求吗(并且这是作为一项现成的决议提出来的)?但是他们还是这样做了。
如何施压,如何利用政治工具,这都不取决于我,但是如果我获得了相关的信息,我会告诉大家。至于我的个人观点,请大家关注我的社交平台页面。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353-06-12-2017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