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07日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欧安组织第24次外长理事会会议上的讲话,维也纳,2017年12月7日

2361-07-12-2017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欧安组织第24次外长理事会会议上的讲话,维也纳,2017年12月7日
尊敬的主席先生,
尊敬的秘书长先生,
女士们和先生们,
今天,依然以《联合国宪章》和《赫尔辛基最后文件》为基石的欧洲-大西洋地区的架构,正在经历着严峻的考验。北约不断加强“东翼”的军事力量、秉持不顾一切进行扩张的方针,以及美国在欧洲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行动,都严重破坏了安全不可分割的原则。一些粗暴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引发各方的严正关切,如:干涉他国内政,包括直接支持政变,企图使用武力解决现有问题,采取非法的单方面强制措施,包括从能源到体育等各个领域的不公平竞争。有人想要以蛮横强制和最后通牒的方式,取代国际事务中的民主、市场自由和真诚的辩论制原则。
这样做的结果是在一些地区,特别是在与我们所有国家的安全都存在利害关系的地区,冲突的可能性增加,恐怖主义威胁、非法移民和其他跨国风险加剧。特别令人感到忧虑的是,那些在中东和北非采取冒险政策的人,企图使用最肆无忌惮的手段以达到其狭隘自私的目的。
我特别想指出的是,欧安组织的某些成员,为诸如“白盔”等伪装在非政府组织下的机构提供财政和其他支持,而这些机构在叙利亚公开采取挑衅行动,直接支持极端主义的罪行。在这件事情上,我们有足够的事实来证明。
我们相信,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第2354号决议,在没有任何双重标准的前提下,必须加强欧安组织在打击恐怖主义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
还需要加强本组织打击毒品威胁的努力。我们正在继续实施欧安组织的项目,对来自阿富汗的缉毒警察在俄罗斯进行培训,尽管北约部队在该国已经驻扎多年,但阿富汗的鸦片和海洛因的生产量依然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我们正在确认关于在秘书处建立一个独立的禁毒机构的建议。
由于信息领域被越来越多地利用于非法目的,因此需要各国在该领域采取负责任的行为。我们呼吁,应当把重点放在制定和实施更多建立信任的具体措施上,以确保网络安全,而不是一味进行毫无事实根据的凭空指责。
谈到安全领域,我们希望,欧安组织能够为缓解军事-政治紧张局势做出贡献。一年前,在德国的倡议下推出的“结构化对话”,其目的就是为了促进恢复信任。而该倡议可以发挥多大的效果,则取决于是否能够避免其政治化,而迄今为止,依然有某些讨论的参与者还在强行把事情向政治化的方向推进。
我们认为,重要的是,不仅要实现不可分割的安全,而且还要实现不可分割的社会经济发展。俄罗斯正在与欧亚经济联盟(EAEC)的合作伙伴一道,支持开展关于将我们共同空间中的各种一体化进程进行对接的对话,从而在未来建立起“大欧亚伙伴关系”,这也正是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所提出的建议。欧安组织也可以为开展这样的对话做出有益的贡献,包括加强欧盟和欧安组织之间的联系。
然而,欧洲大西洋地区遵守权利和自由的状况令人感到十分担忧。有人正在实施将媒体分为“自由媒体”和“宣传媒体”的荒谬做法。在法国,不允许“卫星通讯社”的记者参加新闻发布会。美国当局对“Russia Today(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的活动施加严格限制,并给该电视台挂上了外国通讯社的标签。在乌克兰和波罗的海国家,有人任意削减俄语信息空间。遗憾的是,欧安组织机构信奉双重标准,往往在西方和西方庇护的国家对类似事件保持沉默,只有当俄罗斯被迫采取对等回应措施时才会发表声音。我想提醒大家的是,今年七月份,当各方针对欧安组织秘书处四个主要职务的候选人达成“一揽子协议”时,他们公开向我们保证,他们都将实事求是、一视同仁地工作。他们必须履行承诺,因为正是这些承诺让我们在上述“一揽子协议”中达成了共识。
对言论自由的侵犯还体现在,今年11月份,克里米亚的记者被禁止讲述有关半岛局势的真相。起初是“民主制度与人权办公室”拒绝给他们发放参加维也纳活动的签证,而他们已经在活动中注册,之后又禁止他们对与会者进行视频采访。
少数民族的状况依然受到严正关切。到目前为止,那个令欧盟蒙羞的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没有国籍的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对于乌克兰通过的《教育法》(该法案粗暴违反了基辅在语言和教育权方面应当履行的国际义务),布鲁塞尔所持的态度极不明朗。如果正在对该法案进行审议的“威尼斯委员会”将要采取妥协的态度,那么该委员将会给自己的声誉造成严重损害。我要提请大家注意的是,在乌克兰公开颁布歧视性法律的影响下,取消欧盟语言的企图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够明白,纵容乌克兰实施反对俄语(这是数百万乌克兰民众的母语)的手段是可耻的,
我们还一再提请大家注意,乌克兰当局对那些侵占和亵渎俄罗斯教会教堂的激进分子所采取的放任态度。目前,基辅官方正在企图从立法上巩固其所谓的干涉教会活动的“权利”。
令人感到不安的还有:欧盟国家实施的对使用宗教服饰的禁令,剥夺父母用基督教的道德精神教育孩子的权利,以及反伊斯兰国情绪的激化。
我们不止一次提出,需要执行还是在2014年欧安组织外长理事会在巴塞尔(同《打击反犹太主义宣言》一起)批准的,关于通过若干反对基督教恐惧症和仇视伊斯兰教的文件的任务。而这些协议必须予以执行。
一些人不断尝试改写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粉饰,甚至美化纳粹分子。拉脱维亚已经通过了一项法案,该法案将纳粹党卫军(被纽伦堡法庭判决有罪的组织)成员与把欧洲从褐色瘟疫中拯救出来的人相提并论。在波兰,正在掀起一场亵渎解放战士纪念碑的战争,这严重侮辱了上千万法西斯受害者的记忆,伤害了他们后代的感情。
为了欧洲的未来,欧安组织应当严厉谴责这种现象。我想提请大家注意,我们在这次会议上大范围分发了的独联体八国针对此议题的宣言。
协助解决冲突依然是本组织活动的主要方向。我们支持欧安组织在联络小组中的努力,以及顿巴斯特别监察团的工作。欧安组织的这两项职能,都应以发展基辅与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之间的直接对话为目的,正如明斯克“一揽子措施”所要求的,大家在这件事情上别无选择。但是,到目前为止,在联络小组框架内,以及在“诺曼底模式”中的努力,都被基辅人为制止了。围绕“联合监督和协调中心”形成了非常危险的局面。而乌克兰方面,特别是乌克兰总统彼得·波罗申科,他在2014年提出了成立这个“中心”的倡议,今天却想尽一切办法,欲将其中的俄罗斯军官置于无法承受的条件下,并对他们提出不可接受的要求,目的就是为了让该“中心”自行关闭。由此产生的一切责任,当然,都应当由乌克兰当局承担。令人深感不安的是,有人企图“阻碍”对俄罗斯提出的一项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草案进行实质性的审议,这是一项在严格遵守观察员授权的前提下,关于成立一个协助保护欧安组织“特别监察团”观察员的“联合国使团”的草案。作为交换,有人建议在顿巴斯引入一个带有侵占性质的行政管理局,目的是“埋葬”经联合国安理会一致同意的“一揽子措施”,并以武力解决问题。其实,基辅当局已经毫不遮掩地说明了这一点,包括其现任部长们,他们同时还在尽一切努力,试图让那些在政变期间和政变之后犯下罪行的人逍遥法外。
关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俄罗斯,作为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的联合主席,将继续按照俄罗斯、美国和法国总统屡次批准的原则,促进寻求各方都能接受的解决办法。
在“德涅斯特河沿岸”的解决方案中,我们注意到,在“基希纳乌”和“蒂拉斯波尔”实施的“小步骤”策略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为了保留这一积极态势,我们建议让“基希纳乌”和“蒂拉斯波尔”签署一份协定,保证执行已达成的协议。
我们呼吁欧安组织在“日内瓦外高加索问题会谈”框架内,促使在格鲁吉亚和阿布哈兹与南奥塞梯之间签署一份带有不使用武力义务的文件。外高加索的所有问题都应当只通过和平手段解决。
现在需要加强本组织在巴尔干半岛的活动,那里的不稳定因素、恐怖主义威胁和跨国犯罪都出现了抬头的趋势。这在很大程度上与科索沃局势恶化有关,而科索沃局势应当成为欧安组织,以及联合国安理会经常关注的对象。我们警告,不要采取违背联合国安理会第1244号决议的草率行动。我们支持开展相互尊重、没有单反面压力的“贝尔格莱德-普利什蒂纳对话”。
欧安组织的全部经验证明了组织早就应当进行改革的需要。我们指的是:通过组织《宪章》,制定执行机构的工作原则,在财务、人事、预算外项目和各使团、机构的长期问题上建立透明机制,以及确立非政府组织参与本组织活动的规则。
我相信,只有在平等和共识原则的基础上,通过共同努力,我们才能加强本组织,实现在阿斯塔纳峰会上确定的目标:走上从温哥华到符拉迪沃斯托克建立自由、民主和不可分割的安全共同体的道路。我们愿意尽我们所能促进这一目标的实现。我们等待各方对我们的建议和关切的具体回应。我们对当前事态的所有批评都是客观的,目的是使欧安组织重新肩负起其最初的使命:成为一个寻求妥协途径、推行普遍接受的解决办法的论坛,而不是作为好战分子的避难所,以及那些强制实施单方面行动的人的听话工具。
最后,我要向奥地利主席表示感谢,并祝愿即将担任轮值主席国的意大利取得成功。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361-07-12-2017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