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1日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 莫斯科,2017年12月21日

2492-21-12-2017

俄罗斯外交部官方发言人玛利亚·扎哈罗娃新闻发布会, 莫斯科,2017年12月21日

目录

1.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将与
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举行会谈
2. 叙利亚局势进展
3. 中东调解局势进展
4. 美国实施反俄新制裁
5. 华盛顿指责俄方违反《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
6. 关于美国向乌克兰提供武器
7. 第72届联合国大会通过打击美化纳粹主义决议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将与
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举行会谈


1222日,在英国外交大臣对俄罗斯联邦进行工作访问的框架内,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将在莫斯科与其举行会谈。
在俄罗斯外交部进行会谈期间,双方计划讨论俄英关系的现状与前景,目的是寻求两国关系正常化和加强双边合作的途径。另外,双方还将就国际和地区议程的热点问题交换意见。
我们还计划举行新闻记者招待会。我们希望,英国方面不会对该议程进行其他调整。


叙利亚局势进展

在俄罗斯空天军的决定性作用下,清除叙利亚国际恐怖主义军事政治策源地的行动已经圆满结束。叙利亚政府军成功捍卫了作为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的叙利亚。恐怖主义集团“伊斯兰国”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其作为军事政治机构在叙利亚境内已经不复存在。
遵照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最高统帅、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命令,俄罗斯军队正在继续撤离回国,回到常驻基地。与此同时,仍有一部分部队将在叙利亚境内留守,并始终保持战备状态,目的是帮助叙利亚政府军防止恐怖分子在暗中发动危险的偷袭,并阻止残留的恐

怖分子窜逃到邻国,然后再从那里前往其他国家和地区。
尽管“伊斯兰国”组织已经被击溃,但安全领域的局势依然十分严峻。叙利亚境内依旧面临恐怖袭击、炮轰和劫持人质的高度威胁。近日,当地的特种部队在大马士革粉碎了一起重大恐怖袭击事件,及时查明并摧毁了那里的“圣战分子(Jihad-mobile)”。也是由于类似企图,叙利亚人民委员会副议长M.拉米亚的儿子在阿勒颇遇害。潜伏在霍姆斯省和代尔祖尔省交界处广大沙漠地带的伊斯兰国匪帮的残余分子,袭击了靠近T-2油泵站和“Al-Muaysia”地区的叙利亚政府军检查站。1217日,“努斯拉阵线(Jabhat al-Nusra)”的恐怖分子对位于哈马省北部的军事阵地发动了突然袭击,但在俄罗斯空天军的协助下被叙利亚政 府军击退。
叙利亚政府军继续逼近处于大马士革地区西南部的“努斯拉”武装分子。军方已经抵达具有战略意义的“马格尔 阿里-梅伊尔(Mahar Al-Meir)”居民点,并控制了一些制高点,使其得以在“拜特-金”市附近切断圣战吉哈德分子的补给和转移路线。
在打击恐怖主义的同时,叙利亚领导层正努力推进地方停战和全面民族和解。在俄罗斯军方的调解下,叙利亚斯洛伐克人与加鲁特市议会议员在东部的卡拉蒙再次召开会议,会上讨论了解除当地非法武装、恢复国家机构的工作和遣散“不可调和的”武装分子的问题。
此外,一些“努斯拉”恐怖分子正在干扰东古塔冲突降级区的有效运作。在俄罗斯军方的调解下,本来叙利亚当局已经与1300名“努斯拉分子”及家人谈妥了离开大马士革郊区前往伊德利卜的条件,然而却在最后一刻终止了协议。原因是“努斯拉分子”内部出现分歧,一些人不愿意接受“可耻的投降”。
人道主义领域的积极趋势正在得到不断加强。越来越多的叙利亚难民和国内的流离失所者返回家园。当局正在积极参与重建这些年因武装冲突而被摧毁的社会经济基础设施,努力为公民的和平生活创造所需的一切条件。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真诚希望尽快解决叙利亚危机。我们看到,一些人正在企图破坏已经取得的成果,妄图阻止政治解决进程的启动。尽管日内瓦的叙利亚反对派代表团已经重组,但是巴沙尔·阿萨德并没有摆脱掉那些老的“病态”反对者。
令我们感到遗憾的是,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斯塔凡·德米斯图拉不认为有必要对叙反对派在12月份进行的叙利亚间磋商过程中发表的明显的挑衅言论做出应有的评价,而他们的真实意图是破坏磋商、阻碍和平进程,包括给在索契召开“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设置障碍。
莫斯科对斯塔凡·德米斯图拉针对日内瓦叙利亚间接触结果所发表的声明感到失望。特别是其在未能建立叙利亚人之间的沟通上指责叙利亚政府代表团。我们认为,这是企图将责任转移到不应该为此轮磋商失败负责的一方。
与此同时,我们重申愿意与特使及其在日内瓦、阿斯塔纳和索契的团队密切协作,以便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促进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
我再说一次,预计今天将就所有问题深入交换意见。俄方将之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把结果分享给大家。
第八次“阿斯塔纳叙利亚问题国际会谈”将于1221日-22日举行,我们对此寄予厚望。在本次会谈框架内,计划审议和签署关于在叙利亚开展人道主义排雷和释放被拘留者/人质的文件。我们在阿斯塔纳工作过程中关注的重点是组织和召开“全国对话大会”,我们将此次会议视为一个论坛,目的是为在联合国主持下的日内瓦谈判进程提供必要的推动力,并使叙利亚人按照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的规定,通过相互协商、无先决条件地达成协议。


中东调解局势进展

由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在巴勒斯坦“大街”上的抗议活动持续不断,导致巴勒斯坦境内的局势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围绕加沙地区的局势也越发危险。受害者和死难者的数字与日俱增。
在这样的背景下,联合国安理会也引发了相应的事件和投票。关于这些事件的结果你们都已经很清楚,我就不再重复说明。遗憾的是,在我们看来,这只会加剧紧张局势,我们认为,想要走出巴勒斯坦-以色列问题正在形成的不利局面,最好的办法可能就是恢复双方之间的直接对话,在国际社会熟知的决议的基础上坚定、持久地解决冲突。与此同时,有必要避免当地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绝不允许采取可能伤害无辜群众、破坏建立持久和平前景的行动。


美国实施反俄新制裁


就在1219日,由于美国毫无根据地指责俄罗斯违反《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俄罗斯外交部以各种形式对美国针对我们的组织实施制裁发表评论。我不得不再次谈论华盛顿采取的反俄新措施,而这次与美国所谓的“谢尔盖·马格尼茨基法案”有关,基于该法案,五年来我们一直试图在人权保护方面提出要求。
昨天,美国此次实施制裁法案的行动又波及到了若干俄罗斯公民,其中包括车臣共和国首脑拉姆赞·卡德罗夫,从而使得在美国各种限制之下的我国同胞的数量达到了195人。同样处于这种状况的还有402家俄罗斯的法律实体。
所有这些看上去都十分荒诞无稽,因为他们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然而遗憾的是,我们不得不再次重申我们的立场,那就是对于这样的做法,我们也会随之采取回应措施。我们一直是这样做的。我们始终强调的是,我们进行这样的回应,并不是我们的选择。在战略方面,我们主张的是与美国开展合作。我们早已准备好这样做,而且我们认为这才是正确的道路。
令人遗憾的是,美国的一些政治和军事集团直到现在仍然明确希望破坏双边关系,公开以俄罗斯为敌,将俄罗斯视为其“国家战略安全”的威胁,并不断采取制裁措施。然而在我们两国以及整个世界所共同面临的挑战和威胁的背景下,所有这一切看上去真的很荒谬。
我们认为,那些妄图用这种方式破坏双边关系的利益集团,是时候意识到这样的做法只会给国际稳定带来危险,尤其不会给美国人民带来任何好处。


华盛顿指责俄方违反《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

我们注意到,美国正在继续推动这个话题。我们指的是,他们经常散发一些关于据称俄罗斯违反《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的信息、评论和声明。在现阶段,他们又转而指责俄罗斯使用射程与该《条约》不符的9M729地基巡航导弹。然而,与往常一样,美国依然没有提供任何证据,显然,原因只能是这样的证据根本就不存在。
而美国所说的导弹,也就是代号为9M729的地基巡航导弹,实际上完全符合《条约》的要求。我们既没有在《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禁止的射程范围研制该导弹,也没有试验过该导弹。我们是严格按照我们的国际义务对该导弹进行部署。
我们敦促美国方面停止利用所谓的俄罗斯“违反”《条约》的话题,与俄罗斯开展建设性地对话,以解决俄罗斯提出的、众所周知的美国自身没有遵守《条约》的问题。我想提醒大家的是,当五角大楼参与对靶弹进行反导试验时,他们实际上是在加强中短程导弹的技术,试图在《条约》框架外保留具有攻击性的、带有地基巡航导弹性能的无人机,以及在东欧部署能够发射攻击性导弹的通用发射装置Mk-41作为“宙斯盾”系统(Aegis Ashore)的一部分。不仅如此,华盛顿还宣布计划启动一个研制《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明令禁止的导弹项目。可见,他们采取的是直接破坏《条约》的方式。
我们再次重申遵守《条约》的承诺,我们希望美国能够重新审视其起负面作用的方针,回到非政治化的、专业对话上来,认真讨论双方所积累问题的实质,从而解决这些问题。
这是我们的一贯立场,我们一直遵循这样的立场,并在谈判期间将其灌输给美国,以及我们各方面的伙伴和同事。


关于美国向乌克兰提供武器


我们对美国当局向不明武器生产商颁发其为基辅提供巴雷特(BarrettM107A1重型狙击步枪的许可证深表失望。这是华盛顿首次公开宣布向乌克兰提供武器的事实,尽管,不久前我们就已经获悉,美国“AirTronik USA”公司从四月份就已经开始向那里运送手榴弹发射筒。
尽管他们说并不是在国家层面,而是在商业合同框架内正式提供武器,但这什么也改变不了。 这只是伪装,是企图从外表改变大家对这一事实的认知。正是华盛顿为这件事情给予了官方认可,而这也意味着,他们必须为其后果承担责任,为那些可能葬身于美国武器的乌克兰民众承担责任。
我们对当前的基辅当局的立场非常清楚。而今天,清楚这一点的已经不只是我们,我觉得,绝大多数专家也是很明白的。美国向乌克兰提供武器的举动,实际上是意图在顿巴斯地区重新引发大规模流血冲突,然而那里的情况是,即使没有美国提供武器,那里也已经因为基辅控制区经常发动炮击而处于大规模流血冲突的边缘。实际上,对于那些反对乌克兰民族主义政变,并保留和捍卫自己说母语的权利和自身价值观的人们来说,华盛顿已经成为杀害他们的帮凶。当然,我认为,历史会把一切按部就班地安排好。但是我还是希望大家现在就能意识到这样做的结果,而不是在许多年以后。这将能够让我们避免许多人员伤亡。


第72届联合国大会通过打击美化纳粹主义决议

应俄罗斯联邦代表团的倡议,1219日,在第72届联合国大会全体会议上通过了《打击美化纳粹主义、新纳粹主义及其他助长当代形式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不容忍行为的做法》的决议。早先,该文件得到了第72届联合国大会第三委员会的批准。
今年,联合起草该文件的国家达到了57个。绝大多数成员国——133个国家——投票赞成该决议。同去年一样,只有美国和乌克兰代表团表示反对,而包括欧盟成员国在内的49个国家投了弃权票。
对于许多国家来说,该决议提出的问题十分紧迫,在这些国家中,纳粹运动和被纽伦堡法庭认定为犯罪组织的武装党卫队(WAFFENSS)原军人得到赞扬,并把那些曾与纳粹分子合作过的人标榜为民族英雄,
我还想再说一下,详细资料已于1220日在俄罗斯外交部官方网站上公布。
         
问答环节选登:
问:通常情况下,新闻发布会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专门讨论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关系,以及一些双边问题。您提到了美国、乌克兰、波兰和法国。我想提一个更加普遍的问题。您对当前俄罗斯与西方的对抗如何评价?这是谁的过错?始终是西方的过错吗,还是俄罗斯愿意做一些自我批评,毕竟这些问题并不总是别人造成的?
答:首先,我们大部分时间主要讨论的是叙利亚问题,以及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局势。客观地说,这些内容占了发布会的绝大部分。让我们先承认这一点吧。
其次,您提问的方式很有意思。“西方针对俄罗斯的言论您都一扫而过,话说回来,你们那里是否有自我批评的成分”。您为什么要这样提问?这跟自我批评和西方批评俄罗斯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您一定要这样看待这个问题?我们什么时候没有进行自我批评了?在我看来,根本就没有比我们更能进行自我批评的人。那个愿意从早到晚批评自己的人,我认为,那就是我们。也许你们不会相信,经常有许多外国记者来找我,他们主要来自亚洲、高加索和中东地区,他们总是问我,为什么我们能够这样批评自己,为什么我们对自己比别人对我们批评的还要厉害。请您看一看我们的“脱口秀”节目,以及我们发表的声明。我们经常“挖掘”自己,无论是在我们的历史中,还是在当今社会,我们总是用批判的眼光看待自己。我不知道还有哪个国家能像我们这样不断批评自己,而且比别人批评我们还要多。
至于说到我们对西方同事批评的回应,这并不是说我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而是我们一直所说的,我们想要跟他们一起弄清事情的原委。感谢您让我们注意到他们,但是,首先,你们也有自己的问题,在你们热切关注我们的问题的时候,你们的这些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其次,我们可以很好地处理自己的事情。如果我们的西方同事不试图干涉我们的内部事务,如果没有他们的参与,那么许多事情的确可以处理得更加成功。
关于全球对抗,就像你刚才所表达的。在我看来,这不是对抗,从一方面来说,这是反对大规模宣传活动,反对公然采取孤立和高压统治政策,而这是任何人都隐瞒不住的;从另一方面来说,而且是在对等的水平上,呼吁同事们开展互动与合作。说实话,经常回应针对俄罗斯采取孤立态度的企图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与此同时,还要伸出友谊、合作和协作之手。我们始终呼吁互动与合作,不断指出我们有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同时对于那些伤害我们的企图,有时甚至是对我们做出的更加恶劣的事情,我们都不在意,还尽量回避,你能再找出一个这样的国家吗!
现在回到我们发布会所说的主要内容上(毋庸置疑,当然是叙利亚局势),这也是我们反对(我们曾试图这样做)我们的西方同事实际上企图破坏该地区局势稳定的例子。例如,反对他们向武装分子提供武器,为极端分子提供财政、精神和信息支持。然而与此同时,我们还常常邀请他们进行对话和采取联合行动。那我再举一个具体的例子。你们是否记得,在俄罗斯空天军开始行动之后,我们遭受了许多批评。而在此之前呢?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联合国大会的讲台上发表讲话,他号召在叙利亚乃至整个地区建立打击恐怖分子的联合阵线。这是一项准备好在“当地”以及制定相应的法律框架的范围内采取实际行动的建议。然而这项建议,一直没有得到回应。只有当我们完成了所有手续,在俄罗斯尝试了所有可能的办法之后,我们在公开场合表示过,“关起门”来也提出过,但我们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积极响应之后,我们的空天军才开始行动。那个时候需要挽救局势、建立秩序,确保恐怖主义势力不再扩张,不会“跑到”该地区以外的地方,不会渗透到我们这里。这只是其中一个具体的例子,而这样例子还有很多。
您可以用差不多两年的时间仔细翻阅一下《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的资料,看看到底是谁进行对抗。他们在2014年之前、之间和之后始终在进行对抗。而俄罗斯在这段时间一直呼吁采取联合行动。而且总是如此。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2492-21-12-2017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