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25日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接受“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的采访, 2017年12月25日

2511-25-12-2017

问:唐纳德·特朗普声称,他计划与普京就朝鲜问题举行会晤。俄罗斯总统也表示愿意进行对话。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期待这样的会谈,在哪里,以何种形式进行?关于改善两国关系的问题,是只能靠领导人的单独接触,还是也有其他选择,从而使两国不会陷入新的“铁幕”境地?
拉夫罗夫:近来,俄罗斯和美国总统的接触非常频繁。通常,他们的谈话不会只限于一个内容,而是会涉及广泛的双边和国际话题。
我们还没有讨论过下一次单独会面的时间。我想提醒大家的是,普京和特朗普在岘港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上进行了交流,并批准了非常重要的《叙利亚问题联合声明》。之后,两国元首分别于1121日、1214日和17日进行了三次电话会谈。当然,同样涉及到的还有朝鲜半岛局势。
同时,我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也经常讨论俄美议程中的问题。对于其中比较重要的问题,我们还额外在工作层面进行专家磋商。
我们还通过其他部门的渠道与美国政府进行对话,包括情报部门间的对话。在不久前的一次通话中,俄方从中央情报局那里获得了恐袭情报,从而抓获了准备在圣彼得堡喀山大教堂和其他人流密集地点实施爆炸的恐怖分子,俄罗斯总统为此向特朗普表示感谢。该事件成为俄罗斯和美国合作的优秀样例。
与此同时,我们也意识到,两国关系中存在许多新老问题,确切地说,都是人为造成的问题。其中最突出的是反俄狂,这种狂热完全吞没了华盛顿的政治统治机构,毫不夸张地说,已经到了偏执狂的程度。就是这种偏执阻碍了我们两国在重要方向上的前进道路,在世界舞台上造成了更多的紧张不安。
今年夏天,美国批准了针对我们的法律《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案》。众所周知的事件是,他们实际上非法掠夺了我们的外交财产。
联邦调查局还给我们的外交官施压,阻挠他们的工作。对俄罗斯媒体进行骚扰,首先是“今日俄罗斯(Russia Today)”电视台。而这也只是其发动大规模、无根据的反俄行动的一部分。针对俄罗斯运作的“第三院”不断采取新的不友好,甚至是公开敌对的措施。

然而,我认为,“铁幕”这个术语不适用于现阶段俄罗斯与美国的关系。倒是可以将其称之为“麦卡锡主义”的再次发作,看来,美国社会对此还没有产生完全的免疫力。但是,我个人相信,就像那个时候美国民众厌倦了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导演的“政治迫害”运动并最终结束这场闹剧一样,人们终将会对今天的情况有清醒的认识,之后一切都将恢复到健康的状态。尽管时间会被白白地浪费掉。
而我方采取的是务实做法。我们对带有侵略性的攻击予以回应,但我们不会刺激对抗。我们将继续坚定、有力地捍卫我们的立场,并使我们的华盛顿同事回到双边对话所应当建立的基本原则上,其中最主要的是考虑和尊重彼此的利益。没有这样的原则,就不可能改善双方的关系,也不可能在国际事务中开展有效合作。
问:是否有可能在2018年实现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到时能否通过新的叙利亚宪法和举行选举?阿萨德是否将参加选举?俄罗斯是否准备在举行选举期间协助确保叙利亚的安全?您是否担心,在俄罗斯撤军后,以美国为首的联盟可能采取打击政府军,甚至企图推翻阿萨德的行动?
拉夫罗夫:我们希望,在即将到来的一年,叙利亚局势能够继续向稳定和长期政治解决的方向发展。我们已经为此创建了必要条件。叙利亚武装力量在俄罗斯空天军的支持下,摧毁了“伊斯兰国”恐怖集团,消灭了其武装残余。同时,我们还在继续努力,以加强该国在和解、和平建设和恢复国家方面的正面趋势。
从冲突一开始,我们就敦促各方进行广泛的叙利亚人之间的对话,叙利亚人应当在该对话框架内解决国家议程的主要问题。而今天,实际上,叙利亚人需要制定一个新的社会合约,该合约将成为未来重建叙利亚的基础。任何人都无权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他们,也无权迫使他们采用“现成的”方案。只有拥有各种宗教信仰的叙利亚人民才能够决定,也应当由他们决定,他们要在自己的国家如何生活。
我们继续推动召开“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的倡议,目的是把在叙利亚人之间建立包容性对话的思想付诸实践,并为在联合国主持下的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代表团举行日内瓦和谈提供支持。在日内瓦机制框架内,应当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的规定,在联合国的监督下,使叙利亚各方能够最终在相互协商的基础上就宪法改革和选举达成协议。
至于说到阿萨德是否会参加即将举行的选举,那么这个问题应当去问叙利亚总统。总的来说,我们的出发点是,任何人都无权强加给一个主权国家歧视其某个公民或团体的要求。
正如我已经提到过的,1111日,俄罗斯和美国总统在岘港“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框架内通过了《联合声明》,其中重申了双方共同致力于维护叙利亚国家的统一、主权、领土完整和非宗教统治特征。我们定期向美国伙伴提出有关“从国际法的角度出发,美国在叙利亚领土上的武装行动,从一开始就是非法行为”的问题。叙利亚政府在反恐任务的迫切形势下,还能在事实上“容忍”美国人的存在。然而,在击溃“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后,还要找借口留在叙利亚,则难免遭人诟病。实际上,美军的非法滞留阻碍了叙利亚的政治进程,使其国家统一受到质疑。

我们将继续协助叙利亚人稳定局势,恢复和平与秩序。在与地区和国际伙伴合作的过程中,我们将继续提醒相关方,必须尊重叙利亚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
问:莫斯科是否试图与平壤在最高层和高层建立经常性的定期沟通渠道,而到底为什么至今都没能做到这一点?西方批评俄罗斯对朝鲜的态度“不够果断”。在平壤的行动中是否存在某些“红线”,如果朝鲜越过这些“红线”,俄罗斯将采取更加严厉的行动吗?
拉夫罗夫:当然,我们严重关切朝鲜获得拥核地位的企图。任何时候都不会接受,也不会赞同。平壤在该方面的举动有可能给全球不扩散制度造成破坏。而目前,朝鲜半岛的局势非常紧张。
多年来,俄罗斯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直参与制定禁止朝鲜进行核试验和发射弹道导弹的相关决议。目前,现行严厉的国际制裁限制具有不允许平壤发展核导弹计划的明确目标。
我们遵循的不是“红线”逻辑,不是要等到朝鲜跨越这个“红线”后就要对它进行“惩罚”,而是必须不断耐心细致地给平壤做工作,从而解决最终的主要问题——朝鲜半岛无核化和巩固其无核地位。因此,我不赞同一些国家“最大程度地对朝鲜施压”,这通常被他们诠释为使用一切可行办法对该国实施完全经济和政治封锁。然而,他们完全没有考虑到,实施这样的计划会引发真正的人道主义灾难。
我们呼吁伙伴们在谈判的基础上,集中力量解决朝鲜半岛的具体问题。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与朝鲜发展联系,而不是断绝关系。
我们努力在尽可能高的层面与朝鲜保持联系。当然,我们之间已经建立了一个关于实施俄罗斯提出的有关解决朝鲜问题《路线图》的磋商机制。
我们坚信,无论是朝鲜,还是美国及其盟友,必须停止采取任何可能引发危机的举措,并最终启动谈判进程。俄罗斯将尽一切可能做到这一点。
问:北约和美国的军事设施,特别是在俄罗斯边境的军事设施,数量越来越大。俄罗斯可以用什么予以回应?为什么海外的军事基地问题,比如拉丁美洲的基地,不相干?
拉夫罗夫:我简要地说一下。确实,北约在俄罗斯边界附近增加军事设施,以及美国在欧洲部署反导系统,都引起了我们最强烈的关注。这些破坏安全不可分割原则的非建设性举措,导致欧洲大西洋地区的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也使欧洲大陆的“分界线”日益加深。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采取合理的补充措施,以增强防务能力,维护国家利益。正如俄罗斯总统普京在1214日举行的“年度大型记者会”上所指出的,我们要确保自己的安全,不参与军备竞赛。
鉴于此,与某些国家不同的是,我们不支持军事扩张。为了武力投射而在包括拉丁美洲在内的国外建立基地,并不是为了我们自己的目的。
x
x
高级设置

The main foreign policy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