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8日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联合国安理会题为《不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建立信任措施》的会议上发表讲话, 纽约,2018年1月18日

55-18-01-2018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联合国安理会题为《不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建立信任措施》的会议上发表讲话, 纽约,2018年1月18日
尊敬的主席先生,
尊敬的秘书长先生,
俄罗斯联邦对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提议举行题为《不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建立信任措施》的安理会特别会议表示欢迎。
由于今年7月1日是作为支撑国际核不扩散体系架构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开放签字50周年,因此举行这样的会议尤为重要。我们相信,今天我们在这一领域所遇到的风险和威胁,应当在该《条约》的基础上予以消除,并采取权衡的态度对待其三个组成部分——不扩散、裁军与和平利用核能。
然而遗憾的是,近半个世纪以来,我们逐渐产生了非常严重的矛盾,这些矛盾使我们在《条约》当前审议周期内的工作变得更加复杂,而该审议周期本应在2020年的《审议大会》上结束。
审议周期工作的主要任务有:重申坚定地致力于该《条约》的目标、履行其义务,以及在2010年《审议大会》上通过的“行动计划”的基础上加强该条约的执行力。为此,各方应避免出现在2015年《审议大会》上明显表现出来的不愿意倾听彼此意见的情况。
而且,尤其是,“强迫”核国家放弃现有核武库(在不考虑其安全和战略现实利益的情况下)的不切实际的危险倾向已经占据上风。这种做法导致了开放签署《禁止核武器条约》的快速发展。
俄罗斯不打算加入《禁止核武器条约》。我们认为,只有在全面、彻底地实施裁军的背景下,在确保包括拥有核武器国家在内的所有人享有平等和不可分割安全的条件下(正如《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所规定的那样),才能彻底消除核武器。
目前提交签署的《禁止核武器条约》的规定与这些原则相距甚远。其忽视了对当今所有影响战略稳定因素予以考虑的必要性。这还引起了国际社会成员之间的严重分歧,并可能对不扩散制度的稳定造成不利影响。
我想强调的是,我们赞同建立无核世界的目标。但是,不应当通过这些单方面的做法达到这个目标,而《禁止核武器条约》就是以这些单方面做法为基础形成的。
当前审议周期未来工作的问题依然是在中东建立无核武器和所有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区缺乏明确性。我们相信,召开“建立中东无核区会议”仍然非常重要。就我方而言,我们将继续推动这一进程。我们看到,在广泛的地区安全背景下审议该问题是成功的前提。所有相关方都很清楚俄罗斯在这方面提出的具体方案,而且这些方案依然有效。
还有一个重要问题,是与《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有关的事态发展。作为该《条约》原则上的支持者,我们呼吁决定其生效的所有国家,按照某些相关国家的一再承诺,完成该条约的签署和批准。同时,极为重要的是暂停所有核爆炸形式的核试验。
维护现阶段核不扩散制度所能采取的最重要的具体措施,就是要为确保可持续的落实关于解决伊朗核问题的《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做出共同努力。联合国安理会支持《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一致通过了相关的第2231号决议,这意味着,其对该《计划》的执行负有责任。伊朗一直严格履行自己的义务,国际原子能机构定期对此进行确认。国际社会的绝大多数国家都认识到,《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为加强不扩散制度和维护和平与安全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不能为了某些国家的政治利益,放弃多边外交的真实成果,而这不仅是该计划的参与国,同时也是包括哈萨克斯坦在内的其他许多支持该计划的国家共同努力的结果。
显然,对于国际安全的整体架构而言,包括对于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前景来说,《联合全面行动计划》遭到破坏,特别是由于“5+1”小组的一个成员的错误而导致的破坏,将成为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我们重申,俄中提出的只通过和平途径解决该问题的“路线图”非常重要。
我们对中东地区(特别是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日益增长的“化学”恐怖主义威胁表示严重关切。武装分子不仅能够使用有毒化学制剂,他们还拥有自主合成完全化学战剂的技术和生产能力,并建立了获得化学战剂前体的多分支渠道。
我们不能忽视中东以外的“化学”恐怖主义蔓延的真实风险,尤其要特别关注极端分子中及其重要的一部分外国武装分子。从其他国家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恐怖主义分子已经有机会获得制造和使用化学武器的实际经验和技能。
近三年以来,我们多次提出应当通过一项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或者至少是由安理会轮值主席提出的谴责叙利亚和伊拉克“化学”恐怖主义具体行动的声明。然而遗憾的是,我们提出的所有提案无一例外地遭到我们某些西方同事的强烈反对,而他们更愿意对恐怖主义使用甚至制造化学武器的事实视而不见,并不断对大马士革提出毫无根据的指责。
我们认为,为了实现狭隘的地缘政治目的而打击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任务是不可接受的,就像15年前以一个完全虚构的借口武装干涉伊拉克所发生的情形一样。
最近,我们目睹了不断企图操纵“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和已经完成自身工作的“联合调查机制”的活动。我们认为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事情。我们重申,我们的建议是,以充分遵守《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规定为原则,成立一个调查叙利亚利用使用化学武器情况的新机制。
我们呼吁所有国家同样履行还是在2004年通过的联合国安理会第1540号决议规定的义务,该决议要求所有国家采取有效措施,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所有与其相关的材料,落入包括恐怖分子在内的非国家主体手中。联合国安理会在2016年对第1540号决议的执行情况进行全面审查之后,再次重申了该决议的重要性。安理会应当对违反第1540号决议要求的行为(特别是对为非国家主体获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提供协助的事实)做出严厉反应,无论这种行为是发生在叙利亚、伊拉克,还是其他地方。
俄罗斯支持建立和加强完成这些任务所需要的国家、地区和次区域潜力的努力。不久前,在欧安组织和“联合国裁军事务厅”的主持下,我们在加里宁格勒举行了关于实际执行第1540号决议的特别研讨会,而在2017年我们担任“欧安组织安全合作论坛”轮值主席国期间,我们还就该议题组织举办了一次特别会议。
我们也对201711月“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执行理事会”就旨在遏制非国家主体使用化学武器威胁的决议达成一致共识表示欢迎。我们认为,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为了提高防止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避免其落入恐怖集团和其他非国家主体手中威胁的多边合作的效率,俄罗斯提议制定一份新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打击化学和生物恐怖主义行为国际公约》。我们已经将该《公约》草案提交给了“日内瓦裁军会议”。我们呼吁尽快开始就该《公约》进行协商。

主席先生,
总统先生,
秘书长先生,
当前不扩散和裁军领域的状况,迫切需要各方在珍惜已经证明其有效性的合作机制,以及在考虑到所有国家利益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其国际法律基础的同时,共同寻求消除日益加剧的矛盾的办法。
我们希望,今天举行的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以及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提出的倡议,将有助于完成这些任务。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55-18-01-2018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

The main foreign policy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