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24日

俄罗斯外交部就美国在叙利亚“化武事件”上的 无端指责发表评论

102-24-01-2017

123日,多名美国高级代表对俄罗斯联邦和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提出诬蔑性指责,企图将叙利亚冲突中发生的化武袭击事件归咎于莫斯科和大马士革。实际上,这是美方发动的密集宣传攻势,目的是在国际舞台上抹黑俄罗斯并破坏和平解决叙利亚局势的努力。
而对于那些“负责任”的美国官员无视基本道德规范的行径,俄罗斯早已习以为常。然而昨天他们含沙射影的诽谤言论,让他们又一次“超越自我”。
与常理相反,我们连同叙利亚合法政权一起,都被指应为122日在叙利亚东古塔地区发生的化武攻击事件负责,而该事件本身甚至都还未得到证实。唯一的参考是臭名昭著的“白头盔”组织发布的报道,该组织长期与恐怖团伙合作,因各种挑衅和经常公开散布谎言而早已名誉扫地。
我们发现,以前,“无论是谁使用了有毒物质”,就连美国人都不曾明确主张将这样的事情归咎于俄罗斯。但是现在,他们不仅没有证据,连最基本的逻辑论据都没有,就试图让世界相信,我国(与美国不同的是,我们已经销毁了自己所有的化武储备)不仅纵容叙利亚使用化武,而且在任何时候和任何事情上都是有过错的。
与此同时,他们还虚伪地指责我们不愿调查发生在叙利亚的有毒物质事件。然而,正如大家早就非常清楚的那样,正是美国人一直在阻挠客观的审查。在美国,他们根据自己的地缘政治野心和依靠与反政府武装的幕后协议,顽固地判断谁对谁错。我们看到,华盛顿对查明事件真相并不感兴趣,而且根本不接受任何与其不一致的观点。
美国及其盟国故意在去年十一月份“封杀”了由联合国和“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创建的“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联合调查机制”,否认其活动符合专业性和客观性的国际标准。而就在123日,在联合国安理会的会议上,美国代表断然否决了我们关于成立一个取代“叙利亚化学武器问题联合调查机制”的新的、公正的和确实有效的调查机制的决议草案。美国人不需要任何用于开展公正调查的方式。他们需要的只是指责叙利亚当局,现在也包括指责俄罗斯。
我们很清楚,就像之前不止一次发生的那样,当前的攻击都是在美国及其盟国可疑的幕后唆使下进行的。在这种情况下,“证据材料”被简化为明显伪造的新闻报道,而且作为“罪证”的信息,也许就是在距离叙利亚很远的社交网络上张贴的消息。
就连现在,似乎在东古塔地区发生的事情,也恰逢巴黎和华盛顿提议在法国首都召开所谓的“反对使用化武有罪不罚问题的国际伙伴关系”会议。这个小范围形式的会议,没有邀请我们参加,目的是企图取代“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并通过诽谤建立一个反对大马士革的集团。其最终目标显而易见,就是阻挠即将在索契举行的旨在支持联合国主持下的日内瓦谈判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并彻底破坏叙利亚的和平进程,因为这样的和平进程可能不会令美国人满意。
有人试图通过加入巴黎会议所达成协议的方式赋予与会国相应的义务,我们相信,这些与会国知道所谓“伙伴关系”背后的那些国家的卑鄙目的。我们呼吁同行们认真想一想,美国的用意何在,并与这种与策划者声称的目标毫无关系的冒险行为划清界限。
华盛顿使用的这种伎俩并不少见。还记得20174月在汗舍孔镇使用沙林毒气的类似事件,俄罗斯外交部多次对此事进行详细评论,包括2018119日的评论。而美国毫不犹豫地立刻将发生此事的责任归咎于叙利亚政府军。
俄罗斯专家和独立的国际专家无可辩驳地揭露了美国人及其“志同道合者”的毫无根据的断言。我们与我们的对手不同的是,我们依据的不是猜测,而是以全面、专业的方式分析这一轰动事件的来龙去脉,而这件事已经成为美国在违反国际法的情况下对叙利亚“沙伊拉特(Shairat)”空军基地进行导弹打击的借口。当时美国对一个主权国家实施了侵略行动。
我们一再指出,美国人一直非常清楚在叙利亚前军事化学计划框架内合成的沙林化学成分,因为美国在2014年就销毁了其初始化学成分DF。这是在美国专门的“光芒角(Cape Ray)”号货船上进行的。我们有理由认为,美国的某些“知情”人士完全有可能将叙利亚的沙林配方分享给在汗舍孔镇实施挑衅的组织者。
三年多来,我们一直建议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或者至少是其主席能够发表谴责中东化学恐怖主义行径的声明。我们敦促大家不要对现实视而不见,因为武装分子不仅会使用有毒化学品,而且他们早已获得了自主制造军用有毒物质的能力。而美国及其盟国直到现在一直阻拦我们的建议。
事实胜于雄辩。美国官员的谎言重复再多也不会成为真相。美国一直痴迷于对叙利亚使用他们之前在原南斯拉夫、伊拉克和利比亚设计的剧本,其目的一目了然。国际社会是时候对正在发生的事情认真思考了。我们建议华盛顿仔细权衡,采取破坏与俄罗斯关系的方针将会把其带向何方。这是否符合美国人民的利益?

x
x
高级设置

The main foreign policy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