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30日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框架内答记者问,索契,2018年1月30日

135-30-01-2018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框架内答记者问,索契,2018年1月30日
问:现在能否谈一谈以兰达·卡西斯、卡德里·扎米尔、哈伊萨姆·曼纳以及艾哈迈德·贾尔巴为代表的反对派力量缔结的新联盟?他们与那个拒绝来索契并在索契机场制造事端的反对派相对立。
拉夫罗夫:确实,在叙利亚冲突持续的七年来,我们今天举办了一次独一无二的会议。此前,政府和反对派代表也召开过会议。最初只有外国的一些反对政权的反对派参加,后来我们在阿斯塔纳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政府和反对派武装也坐到了谈判桌旁。而在此之前,他们从未参加过日内瓦和谈。正如你们所了解的,正是由于进行了这样的直接对话,我们得以在这两个手持武器的对立方之间建立起冲突降级区。尽管还存在许多缺陷,但他们毕竟显著降低了暴力水平。这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包括联合国安理会在内。
本次“大会”确定的任务,比只有国外反对派参加的阿斯塔纳进程,尤其是日内瓦和谈的任务更为广泛。在这里,我们得以将叙利亚官方代表(议员、执政党党员、独立代表)以及在叙利亚的生活中具有重要意义的国内外各反对派和各民族代表召集在一起。
当然,没有人指望能够在这里毫无例外地聚集所有叙利亚人各团体的代表,既包括政府的支持者,也包括中立者、独立者和反对派。我不认为有两三个团体没能出席本次大会是非常不好的事情。这是一个旨在将联合国主导下的第2254号决议付诸实施的过程的开始,特别是关系到叙利亚人想要在什么样的国家生活这个最重要的问题进行对话的开始。为此,需要叙利亚全社会达成一致和共识。今天举行的“大会”就是启动了这样的对话。
“大会”通过了叙利亚未来国家制度的基本原则。其中没有任何革命性的东西。这是国际法至关重要的准则:尊重叙利亚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确保所有民族和宗教团体的权益,启动一个所有人都能参与的政治进程,并让叙利亚人在不受外界干扰的情况下决定自己的命运。另外还通过了成立“宪法委员会”的决议,今天选举的代表将进入该委员会,同时由于各种原因未能出席今日“大会”的团体将另行派代表加入该委员会。此结果(成立“宪法委员会”)将根据第2254号决议提交至联合国。“宪法委员会”这一新的机构将在日内瓦开展起草叙利亚宪法的工作。
我们希望,“大会”恳请协助“宪法委员会”工作的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斯塔凡·德米斯图拉,能够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赋予的特权开展务实工作。我们将期待,近日内能收到他的具体建议。
问:您对“克里姆林宫报告”的内容如何评价?俄罗斯是否会给予回应?
拉夫罗夫:俄罗斯总统和总理都已经就此问题发表了意见。当我在电视屏幕上看到“克宫报告”所列的名单时,有一个情况令我感到非常惊讶。制定此名单的命令载于20178月通过的法律。他们用了五个月的时间了解包含政府成员和总统办公厅官员名单的资料。这件事本可以用更快的时间做完。
问:法国外长目前表示,政治进程的决定应该在日内瓦而不是索契。我们都知道,不久前美国提出了一个“五国方案”。这不就是从中作梗的行为吗?日内瓦进程是否还能向前推进?看来,有些伙伴还是在意图阻碍进程。
拉夫罗夫:我们的这次“大会”明确表示,目的就是为了让日内瓦能够“重振旗鼓”,因为迄今为止,那里的工作一直没有明显进展。我们这次得到了日内瓦和联合国非常有力的支持,当然,是在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的基础之上获得的支持,这意味着,任何措施都必须取得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的一致同意。在这里不应当产生任何怀疑和顾虑。如果没有政府的同意,或者未经反对派同意,什么事情都不能做。
针对我们从巴黎、华盛顿和其他一些国家首都听到的意见,可以说,我们的“大会”是在“非常公开的”状态下举行的,与会者包括联合国秘书长叙利亚问题特使斯塔凡·德米斯图拉,以及我们从所有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叙利亚所有邻国、其他阿拉伯国家和作为阿斯塔纳进程东道国的哈萨克斯坦邀请的观察员。
你刚才提到了五个曾先后在华盛顿和巴黎碰面的国家提出的“方案”。他们只是提出了一些想法,然后把这些想法写到了纸上。我甚至可以说,这种“小范围”的活动,在我看来,根本不符合日内瓦进程,因为他们只是任意选择的五个国家聚集在一起,没有邀请调解叙利亚问题的主要参与方,更不用说没有出现在那里的叙利亚方面了。五国中甚至都没有人想到过他们。而且,无论是土耳其、伊朗、还是俄罗斯,这三个拥护阿斯塔纳进程的担保国,都没有被邀请。我认为,正是这样的小范围聚会可能阻碍日内瓦进程,因为也许会有人产生这样的幻想:这种“密友聚会”可以比所有各方都参与的会议更快达成协议。
我们走的是第二条道路。的确,当谈判桌旁坐着的不是在巴黎和华盛顿聚集的那些志同道合的人,而是交战各方时,谈判要困难得多。但是,在交战各方之间达成的协议,远比那些思维一致的国家在小范围内替叙利亚人民决定的协议更稳定、更持久,也更可靠。
同时,我想再次强调,我们邀请了联合国安理会所有常任理事国和其他许多国家的代表出席本次“大会”。我们感谢中国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他们派出了特别代表出席本次活动。我们的西方伙伴只派来了他们驻俄罗斯联邦大使馆的初级外交官。常言说的好,那就随他们的便吧。
我们愿意以任何形式,在任何水平上进行对话。重要的是,我们严格遵守了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规定的基本原则——只有叙利亚人自己才能决定其国家的命运。我们举行今天的“大会”,就是要为此创造条件。我认为,总体来说,这是我们迈出的第一步,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步。目前,我们将期待联合国根据这里达成的协议进行研究的结果。同样,我们也会尽最大努力来促进这件事。
本次“大会”的发起者,三个担保国——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今天我们会见了我们的同事。我们重申,我们将尽一切努力在联合国推进本次“大会”的成果,并协助斯塔凡·德米斯图拉及其团队与叙利亚所有参与方达成协议。
问:是否有可能再举行一次“大会”?
谢尔盖·拉夫罗夫:我们现在并不打算过多考虑以后的事。我们今天商定,把“大会”结果提交给联合国,就是希望它们能够促进日内瓦进程。斯塔凡·德米斯图拉拥有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规定的所有权利。今天在大会上,各方表示对这些权利予以支持,并恳请他积极开展起草宪法的工作。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35-30-01-2018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

The main foreign policy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