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2月03日

俄罗斯外交部新闻出版司就美国发布新版核学说发表评论

160-03-02-2018

美国22日发布的新版核学说(所谓的《核事态评估》)的内容令我们深感失望。只要稍作了解,这份文件的对抗情绪和反俄倾向一目了然。我们很遗憾地看到,美国在俄罗斯身上为自己大规模发展核武器的路线找理由:借口俄罗斯更新改造核武库,称核武器在俄方学说中的作用似有增加,还指责俄方在某些“带有侵略性的战略”中降低了使用核武器的门槛。
他们所说的这一切都与实际情况完全脱节。俄罗斯联邦的军事学说明确指出,俄罗斯仅限于在两种抵御侵略的情景下才会使用核武器:要么是俄罗斯及(或)我们的盟友受到核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攻击,要么是第二种情况,常规武器的进攻危及俄罗斯国家存亡。2014年,俄罗斯军事学说首次引用了术语“非核威慑体系”,强调重点在于依靠常规武器而不是核力量防止军事冲突。
这样看来,根据美国新版核学说,美国愿意为阻挠俄罗斯使用核武器而动用核武,这意味着美方试图质疑俄罗斯在国家生死存亡的关头抵御侵略的自卫权。我们希望,华盛顿还是能够意识到,将这种学说转化为实际军事部署是非常危险的。
令我们感到关切的是华盛顿对使用核武器所采取的“毫无节制的”方式:他们宣布可能在“特殊情况”下使用核武器,然而该学说的作者完全没有将这些“特殊情况”局限于军事情况。而且即使是军事情况也是如此的不确定,以至于美国的“策划者们”可以将任何使用武力的行为当作对他们认为的“侵略者”实施核打击的借口。如果这一切不是为了提高军事学说中核武器的价值,那么当他们提到俄罗斯的时候,美国在这个概念里想表达的又会是什么内容呢?
在这种学说的衬托下,美国宣布了大力改进核武器的计划。在此背景下,特别危险的是在新版美国核学说中提到的为核设备中的海基巡航导弹安装“小威力”弹头,以及为“三叉戟-II”型潜水艇导弹提供“轻型”弹头的项目。具有类似性能的核武器明显被考虑为“实战武器”。特别是这种武器理论上保留了其能够实施先发制人的核打击的权利,从而使人们使用这种武器的可能性明显增加。尽管他们保证,实施上述计划“不会降低使用核武器的门槛”,然而这种保证,至少是在企图误导国际社会。而美国国家安全领域的一些军事专家和其他专家,在核学说中对其能够完全控制他们允许使用“小威力”核弹头的冲突进展所表露出来的信心则更加危险。对我们来说,这明显是相反的结果:大幅减低“门槛条件”,即使是在小规模冲突过程中也可能导致核导弹战争的出现。
我们,当然,不得不考虑华盛顿目前的做法,同时采取必要措施确保自身安全。
美国的这份文件饱含各种反俄的陈词滥调,从对所谓“侵略行为”和各种“干预”的凭空指责开始,到同样毫无根据地指控我们“违反”一系列军控领域的协议结束。最近这段时间,华盛顿不停地采取这种专横做法。我们认为,这是把自己对国家和地区安全领域局势恶化和军控机制失衡所应承担的责任转嫁给他人的不正当企图,而这也正是美国所采取的一系列不负责任的措施的结果。
俄罗斯一直严格履行所有国际协议的义务。我们正在无条件地执行《消除中程和短程导弹条约》和《开放天空条约》。我们从没有以任何方式违反2011年签署的《有关加强信任和安全措施的维也纳文件》及《布达佩斯备忘录》规定的义务。我们不止一次公开揭露违背上述事实的声明的诽谤性质。至于说到《欧洲常规武器条约》,俄罗斯更是不可能违反这份文件,因为我们早在2007年就暂停参与该文件。当初我们这样做的原因是,该条约是在两个军事政治集团“华沙条约组织”和“北约”相对抗的时期制定的,不符合当今的实际情况,因为一个集团早已解体,而另一个集团则相反,不断加强自己的力量、扩大自己的范围。这些现实反映在对待《欧洲常规武器条约修改协定》的态度上,与俄罗斯不同的是,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拒绝批准该文件。
美国核学说中凭空捏造的主张还包括,似乎俄罗斯正在逃避执行1991-1992年俄罗斯总统的倡议,该倡议涉及撤出部署和缩减非战略核武器的政治承诺。为了实施这些倡议,俄罗斯销毁了大部分非战略核武器,削减了四分之三的核武库,同时将其转为非部署类别,并把它们集中在俄罗斯境内的中央存储基地中。这在降低核武器的作战级别和重新审定其在国家军事学说中的作用和地位方面,从俄罗斯所采取行动的规模来看是前所未有的。尽管这些倡议不具有强制性国际协定的法律地位,但是对于我们而言,它们直到今天依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依然在欧洲保留甚至改进其战术核武器,并将其部署在临近俄罗斯边界的地方。此外,北约还在实施一项所谓的“联合核任务”,在该任务框架内,联盟的无核成员参与部署和使用美国的核武器,并参加针对此类武器的训练,而这样的做法严重违反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
在这份新核学说文件中包含的另一个公开“颠倒是非”的例子是:据称,俄罗斯拒绝进一步削减核武器。我们多次重申坚决履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五条中规定的义务。我们不止一次指出,我们愿意讨论与加强国际安全有关的任何问题。包括美国人在内,我们都注意到,在确保战略稳定的背景下解决这样一些关键问题,如单反面、无限制地部署美国全球导弹防御系统、实行“全球打击”理念,以及美国拒绝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和《防止在太空部署武器条约》等,将会为在削减核武器道路上取得进展创造必要的条件。
同样显而易见的是,在裁军领域需要所有拥有军事核力量的国家,首先是作为美国军事核同盟的英国和法国,共同付出努力。鉴于美国在新核学说中宣扬的借助北约所有成员国的总体核力量压制俄罗斯的意图,其在裁军领域的努力则显得尤为重要。我们特别注意到,美国人在这份文件中丝毫没有提及其在《核不扩散条约》第六条中的义务。
鉴于上述情况,美国新版核学说提到的有关华盛顿愿与俄罗斯保持“稳定关系”,并愿为降低现有风险开展建设性工作的内容看起来颇为虚伪。
从我方而言,我们愿意开展这样的工作。我们呼吁美国认真为两国在维护战略稳定领域积累的问题共同寻求解决方案。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