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7月09日

在欧安组织部长级非正式会议结束后,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发表演讲并答媒体问,斯洛伐克,2019年7月9日

  • 在欧安组织部长级非正式会议结束后,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发表演讲并答媒体问,斯洛伐克,2019年7月9日

1 张中的第 1

欧安组织成员国外交部长非正式会议在高塔特拉山举行。我们对斯洛伐克作为该组织轮值主席国提出这一倡议表示赞赏。尽管我们的一些同事依然只专注于千篇一律地指责俄罗斯——侵略、占领等等,但总体上看,这是一次有益的会谈。大多数人都在试图利用这次会议,来寻找摆脱欧洲大西洋当前所处危机状况的途径和方法。
你们知道是什么影响了这些进程吗?那就是北约持续不断地“大秀肌肉”,以及在靠近俄罗斯边境的地区增设军事基础设施,并要求北约国家不顾一切地增加本就比俄罗斯多二十倍的军事预算。另外,围绕《消除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中导条约》)所发生的事情也对整体局势产生了影响,由于美国单方面的行动,该条约即将停止存在,而且他们甚至拒绝聆听我们已经准备好提供的解释。他们无视我们提出的为他们详细展示该产品,以及回答可能出现的任何问题的建议。他们对待此事的态度就是不理不睬。类似的最后通牒已经成为美国政府的行事风格。我不认为,这样的做法能够让他们在国际舞台上取得更多的成功。顺便说一句,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不在这里,这里只有一位代理助理国务卿。问题在于,欧安组织从《赫尔辛基最后文件》、1999年欧安组织峰会上通过的文件,以及《欧洲安全宪章》等文件中获得了授权,有能力促进军事政治领域的沟通,从而增强互信。三年前,在德国的倡导下,针对欧洲的安全问题,在专家层面开始了“结构性对话”。这是一件有益的事情,但它暂时还未取得任何结果。而现在,情况已经非常严峻,需要采取决策和切实措施以缓和局势。我们希望,“结构性对话”能够在不久的将来达成某些具体的协议。显然,目前的情况与2011年通过有关加强互信与安全措施的《维也纳文件》时的情形大相径庭。现在,我们的西方同事要求对增加透明度更高的互信措施达成一致。他们忘记了,但今天我们提醒了他们,当前的情况与2011年不同,因为北约正在增加军事基础设施,且不断向我们的边境推进。我们赞同在欧安组织中继续这样的对话,但要让其更负责任地进行,并让对话的所有参与者努力寻求共同的解决办法,而不是使对话沦为毫无根据的指责,以及其他对抗性的言论。
欧安组织的第二项“任务”是经济“任务”。在这里我们感兴趣的是,欧安组织作为一个独特的平台,能够促进协调欧洲-大西洋各个地区的一体化进程,包括欧盟与欧亚经济联盟之间的联系。这两个联盟已经在委员会层面进行了初步接触。我们认为,有必要尽一切可能继续扩大和鼓励这样的接触。
该组织在人道主义方面也积累了很多问题。在欧盟国家中普遍存在着一种偏见,他们不愿意对那些公然侵犯少数民族权利的行为给予特别关注,例如,乌克兰针对语言、教育和东正教教会通过的法律。但是,我认为,现在是“民主制度与人权办公室”应该处理这些问题的时候了。我们已提请该办公室主任对此予以关注。同时,欧安组织少数民族事务高级专员的直接责任,就是确保本组织所有成员国履行其在尊重少数民族的语言、宗教和教育权利方面的义务。
当然,还有新纳粹主义复苏的问题。极端激进分子在乌克兰和波罗的海国家都有所抬头。这也是一个大问题。我们今天对此进行了详细讨论。遗憾的是,不久前结束的欧安组织议会大会,通过多数票表决,未能支持俄罗斯关于不允许新纳粹主义复苏的草案。我认为,这对我们的欧洲伙伴来说是一种耻辱。但是,我们将继续在联合国、欧洲委员会和欧安组织平台上提出这个议题。我们将努力与我们的同事们一起,为将于12月初在布拉迪斯拉发举行的欧安组织外长理事会正式会议筹备一揽子必要决议。
问:乌克兰总统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建议在明斯克举行一次由俄罗斯、乌克兰、英国、德国和法国参与的高峰会议。今天相关各方是否对乌克兰的这一提议进行了讨论?也许,也应该让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参与进来?
谢尔盖·拉夫罗夫:没人讨论过这个议题。我们已经建立了用于解决乌克兰危机的现行机制:在俄罗斯和欧安组织的支持下,由基辅、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参与的联络小组,以及“诺曼底机制”,该机制集体达成了《明斯克协议》,包括关于建立“在冲突各方之间开展直接对话的联络小组”的协议。“诺曼底机制”和《明斯克协议》已获得联合国安理会的批准,是国际社会需要直接运用的工具。
尽管也可能存在其他提案,但我要强调的最重要的事情是:重点应当放在直接对话上,这是《明斯克协议》的“核心”。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重要的提案应当首先通过外交渠道提出,而不是通过“Facebook”公开发布。我们愿意审议有助于执行批准《明斯克协议》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而不是要取代该决议或《明斯克协议》本身的具体建议,
问:在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就俄罗斯回归该组织的问题进行投票时,斯洛伐克伙伴是否明确地阐明了自己的立场?
谢尔盖·拉夫罗夫:这件事没有讨论过。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已经做出了决定,俄罗斯议会代表团的权利无一例外地得到了全面恢复。这是事实,也是我们的依据。
问:莫斯科呼吁欧洲伙伴与德黑兰维持“核协议”。各方为挽救该协议付出了哪些努力?今天,在非正式会谈期间,是否讨论了有可能稳定当前局势的措施?
谢尔盖·拉夫罗夫:欧安组织不是讨论有关伊朗核计划局势的机制。为讨论该问题而存在的机制被称为:伊朗核问题《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签署国“联合委员会”。不久前,该委员会召开了政治事务负责人会议。有人提议召开该委员会部长级会议。我们将为此做好准备,但前提是要明白,需要带着具体协议参加此类会议。然而暂时我们还看不到具体协议。
我们当然不愿意看到围绕伊朗及其周边整个地区的局势白热化。我们希望伊朗能够表现出克制的态度。但我们也无法对客观事实视若无睹。而事实是,现在伊朗已经开始将铀浓缩丰度提升至3.67%-5%,之后也许还会尝试这样做,那么它既不违反《核不扩散条约》、也不违反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署的《安全保障协定》及其附加议定书。因此,有必要考虑与此有关的情况。伊朗根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所承担的任何额外义务,都有必要在“联合委员会”中进行审议。正如批准《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安理会决议所确定的,这属于该委员会的职权范围。
目前的情况有些荒诞不经。美国自己不履行批准《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自行退出了该计划,同时还禁止其他所有国家履行该决议,却在对伊朗指指点点。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当白宫和美国国务院要求伊朗履行其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中的义务的时候,当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前天要求欧盟因伊朗违反《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而惩罚它的时候,按照逻辑,由此说明:美国和以色列已经承认了《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合法性。但他们只是在当前形势下承认了这一点,因为可以利用围绕《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所形成的事态,增加对伊朗施压。
这是一个错误的做法。我们赞同寻找解决方案。我们也很清楚,谁是加剧对抗的幕后推手。而至今未对围绕邮轮的挑衅行动进行调查。是的,我们尚未找到走出这一境况的方法。除了坚持让《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所有参与国重新回到该计划的基本原则上,并重新履行自己在该计划中的义务以外,我认为,别无他途。如果我们的美国同事或其他国家的同事,特别是以色列同事,对伊朗的导弹计划及其地区政策存在疑问,那么这些问题都是可以讨论的。顺便说一句,当初在制定《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时候,我们曾坚决主张在该计划中加入需要就地区问题进行对话的内容。现在大家都忘了这件事。不要破坏历尽艰辛才取得的成果,这些成果为加强核不扩散制度做出了巨大贡献,应当首先保留住这些成果,而对于其他任何额外出现的问题,都需要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进行集体讨论。
x
x
高级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