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8日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联合国大会第73届会议上的讲话,纽约,2018年9月28日

1809-28-09-2018

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在联合国大会第73届会议上的讲话,纽约,2018年9月28日
尊敬的主席女士,
女士们、先生们,
在联合国大会本届会议的一般性辩论期间,大家的发言已经表明,当前国际关系正处于一个非常困难而矛盾的历史时期。
当前,我们所有人都是两种不同趋势相互碰撞的见证者。趋势的一方主张加强世界秩序的多中心原则,坚信正在形成新的经济增长中心,倾向于让人民维护其自身主权,选择符合其民族、文化和宗教认同的发展模式。而趋势的另一方是一些西方国家希望保留其自诩的“世界领袖”地位,阻碍多极化不可逆转的客观进程的形成。由此发生了一切,包括政治讹诈、经济压制和粗暴地付诸于武力。
由于这些非法举动,战后世界秩序所依托的国际法地位被削弱。我们听到了一些刺耳的声音——不仅对国际条约的法律效力加以质疑,甚至还宣称其单方面的狭隘做法优先于联合国框架内通过的决议。
我们正在目睹好斗的修正主义对当代国际法律体系的挑衅。中东解决方案的基本原则、伊朗核计划《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世界贸易组织框架内的义务、多边气候协定等其他众多事项,如今都在受到挑衅。
与此同时,我们的西方同事正试图用所谓“基于原则的秩序”取代国际事务中的法治。他们这套规则,本身就出自政治权宜之计,并且是双重标准的典范。他们在公开采取“动摇和推翻由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的政策同时,却又毫无根据地指责其他人“干涉别国内政”。他们威胁对那些自主选择自己的伙伴和盟友的国家进行惩罚,从而试图拉拢一些国家加入由他们创建的违背人民意志的军事联盟。
重要的是,在对国际组织进行挑衅性攻击的同时,他们还企图将这些组织的秘书处等机构进行“私有化”,赋予其政府间机构的权利,以便随后对它们进行操控。
具有建设性的国际合作空间在缩小、对抗在升级、普遍的不可预测性在加强、自发性冲突风险在显著增加......所有这些都在影响着联合国的活动。
国际社会不得不为少部分国家的自私野心付出高昂的代价。而人们所共同面临着的安全与挑战,其集体应对机制正在陷入空转。外交的方式、谈判和相互妥协的文化,正在被独裁以及未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并带有治外法权性质的单方面限制所取代。这种殃及了数十个国家的做法不仅违法,而且也是无效的,特别是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国对古巴的封锁,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这也受到了整个国际社会的谴责。
但是历史再次未能教他们学会引以为戒,那些希望不经审判和调查就做出裁决的人并未减少。今天,对于一些西方同事来说,只要合乎那个臭名昭著的“极有可能(highly likely)”原则,就足以给任何人定罪。我们已经经历过这样的情形。我们清楚记得,他们有多少次利用虚假的借口,为其武装干涉和挑起战争做辩护,就像1999年在南斯拉夫、2003年在伊拉克和2011年在利比亚所发生的那样。
今天,他们对叙利亚又在使用同样的手段。4月14日,就在国际观察员应当抵达这个戏剧性事件现场前的几个小时,在一个完全捏造的借口下,他们对叙利亚领土实施了导弹袭击。我们必须发出警告:决不允许恐怖分子及其庇护者利用化学武器发起新的挑衅。
叙利亚冲突已经持续了七年。原本指望极端分子能从外部实现政权更迭的企图已经破产,由此却也几乎导致了该国的解体和恐怖主义哈里发的出现。在阿斯塔纳进程框架内的外交措施支持下,应叙利亚政府的请求,俄罗斯帮助他们防止了这一灾难性情景的上演。由俄罗斯、伊朗和土耳其发起的、今年一月份在索契举行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为在联合国安理会第2254号决议基础上对叙利亚问题予以政治解决创造了条件。也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叙利亚“宪法委员会”如今正在日内瓦筹建,其议程包括:让数百万难民尽快返回家园并重建被摧毁的基础设施。在联合国系统内,各机构的国际努力和工作开展的优先事项,应当是在没有任何双重标准的情况下,帮助所有叙利亚人解决这些问题。
尽管叙利亚、伊拉克、也门和利比亚的局势非常复杂,但也决不能因此忽视业已长期存在的巴勒斯坦问题,这是毋庸置疑的。巴勒斯坦问题能否得到公正解决,对于改善整个中东地区的局势至关重要。我想再次警告:不要采取单方面行动,不要试图垄断调解进程。今天,为了在联合国决议和阿拉伯和平倡议的基础上恢复巴以谈判,国际社会的努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予以加强。我们将继续以各种可能的方式(包括在中东问题“四方机制”内和与“阿拉伯国家联盟”及“伊斯兰合作组织”合作),推进这件事的进程。制定一个彼此均可接受的协议,应当确保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这两个国家能够和平相处、安全共存。
在这里,在这个脱胎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惨痛教训而成立的联合国里,我们所有人都必须思考未来。而未来不能再重蹈覆辙。今年,是可耻的“慕尼黑协定”签署80周年,“第三帝国”罪恶的绥靖政策曾由此达到巅峰。同时它也是一个可悲的例子——如果一个国家靠自私、无视国际法和试图以牺牲别人为代价来解决自己的问题,那将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遗憾的是,在一些国家中,不仅对防止纳粹主义死灰复燃的防范已经减弱,同时那些试图重写历史、粉饰战争罪犯及其帮凶的活动却在不断扩大。我们认为,在一些国家掀起的意在反对欧洲解放者的“纪念碑风波”,是对信仰的亵渎。我们呼吁大家支持联大关于决不允许为纳粹主义唱赞歌的决议草案。
乌克兰激进的民族主义和新法西斯主义正在兴起,纳粹党卫军旗帜下的战犯在那里却被奉为英雄,而这正是乌克兰内部长期冲突的主要原因之一。化解它们的唯一途径,是全面、彻底和认真地执行经由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的明斯克协议中的《综合措施》。我们支持欧安组织驻乌克兰特派团的工作,愿意为该组织观察员提供联合国安全保障。但是,基辅方面却既不履行《明斯克协议》,也不与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进行对话,反而在西方国家的支持下,幻想着把占领军引入顿巴斯,继而越来越多地以武力方式相威胁。那些对基辅现任当局提供庇护的人应当开导一下自己的“小弟”,让他们停止对顿巴斯的封锁,以及对整个乌克兰境内少数民族的歧视。
在科索沃,由联合国安理会授权的国际军事存在正在转变为美国的基地,那里正在建立科索沃武装部队。而贝尔格莱德和普利什蒂纳在欧盟调解下所达成的协议并未得到执行。俄罗斯呼吁各方根据安理会第1244号决议进行对话,并将支持能够被塞尔维亚所接受的协定。
总的来说,我们主张不要让巴尔干再次成为对抗的舞台,不要宣布它们是别人的世袭领地,不要让巴尔干国家的人民面临错误的选择,避免在该地区出现新的分界线。
在世界其他地区,包括在亚太地区,也需要建立一个平等和不可分割的安全架构。我们欢迎朝鲜半岛局势沿着俄中“路线图”逻辑的轨道积极发展的态势。重要的是,在各方进一步采取措施、相向而行的基础上,通过联合国安理会予以激励,以鼓励平壤与首尔之间对于已签署的重要协议能够得到切实执行,继而推进这一进程。我们将继续为早日启动旨在建立东北亚和平与安全的持久机制的多边进程而努力。
朝鲜半岛无核化,是国际社会在重大国际安全领域所面临的任务之一,我指的是,确保不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遗憾的是,在这条道路上已是障碍累累、困难重重。在批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以及在中东建立“无核武器和所有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区”方面目前均无建树,这也导致了美国违反第2231号决议,单方面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并且这还是在伊朗完全履行了其义务的情况下。我们将尽一切努力,维护已获联合国安理会批准的协议。
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工作,其负面趋势日益严峻。西方正试图将该组织的“技术秘书处”变为惩罚“不听话”国家的工具。此类冒险将损害该机构的独立专业性,破坏《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普遍性,并危及联合国安理会的专有特权。
今年9月26日,美国作为轮值主席国,非常及时地召开了联合国安理会会议,会上详细讨论了不扩散领域的这样和那样的问题。
我们相信,国际关系中出现的任何问题和关切,都应通过实质性的对话加以协调。如果对任何人持有疑义或看法,那就坐下来谈谈,提出事实,听取伙伴们的反向观点,寻求在利益上达成平衡。
在过去的几年中,关于网络空间舞弊行为的争论愈演愈烈。我想提请大家注意的是,还是在二十年前,俄罗斯就在联合国发起过针对确保国际信息安全问题的讨论。在最近发生的一些事件的背景下,更加迫切需要在联合国的主持下制定一个“全球性的、在信息空间领域负责任的国家行为规范”,其内容应包括:不使用武力、不干涉内政、尊重国家主权等原则。我们打算向联大“第一委员会”提交这个决议的草案。
我们认为,开始拟定《打击网络犯罪公约》,并规定在“第三委员会”对其进行相应的讨论,同样非常重要。
在世界贸易和经济关系领域,对于“寻求一个能被普遍接受的协议,并顾及彼此利益”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迫切。如今它们正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政治化,自由贸易的价值正在沦为贸易战及其他形式不公平竞争的筹码。
俄罗斯一贯推行“经济发展不可分割”的理念,这是俄罗斯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提出的“大欧亚伙伴关系”所倡议的基础。这个大型项目公开面向所有的亚洲和欧洲国家,无论其是否加入各种一体化联盟。该项目的持续实施,将有助于在欧亚大陆形成广泛的经济合作空间。而未来更将成为符合二十一世纪现实的、新兴的大陆安全架构基础。
俄罗斯将继续尽最大努力打造一个基于法制、真理和正义原则的世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并不孤单。我们在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欧亚经济联盟、独联体、金砖国家和上合组织的盟友和伙伴,以及总体上世界绝大多数的其他国家,都在和我们一道,为了无一例外的所有国家的利益,倡导各种表现形式的国际生活民主化。就连西方也不得不倾听他们的声音,这个现象已越来越多地体现在“二十国集团”的活动当中。
在当今动荡的形势下,客观上凸显了联合国的作用——它是一个解决分歧、协调国际社会行动的不可替代的平台。成立联合国的初心,就是优先通过集体协商努力,来获得能被普遍接受的解决方案。然而,由于“冷战时期”的两极对抗,致使这一潜力未能得到实现。如今,决不允许任何人在当今阶段不遵守《联合国宪章》的崇高宗旨和原则、不履行创始国对未来所应承担的义务。
为了能够当之无愧地继承先辈们的遗产,我们必须牢记谈判的艺术。只有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我们才能解决当今时代的众多问题。殖民时代典型的独裁和专制,应当一劳永逸地送到“档案馆”,而更好地做法是丢进历史的“垃圾箱”。
过去的政治家们曾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堪称教训的临别赠言,它们都已成为格言警句。我想引用哈里•杜鲁门总统曾说过的一句话:“伟大的国家以身作则去引领,而非操控。”
我希望,相互尊重的对话文化最终能占据上风。俄罗斯将竭力促进此事。

补充资料

视频

图片

1809-28-09-2018 фото
x
x
高级设置